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小姐不哭 > 第16章 你竟然怀了他的孩子!

第16章 你竟然怀了他的孩子!


“我洗好了。太晚了,你也赶快擦干净吧。”

梁小晞走出浴缸,披上了浴衣。

“擦不干净了。”

夏馨雨仰面躺在浴缸里,双手有气无力地搭在浴缸两侧,深深地叹了口气。

梁小晞心里一惊,一脸茫然:“什么叫擦不干净了?你什么意思?”

“没事。我马上起来。”夏馨雨冲她微微一笑。

“那你快点啊,挺冷的。”

梁小晞用腰带将浴衣裹紧,扶着墙走出了浴室。

夏馨雨闭上了眼睛,泪水汹涌而出。

“要不要跟小晞说呢?”

她轻轻地抚摸着自己渐渐隆起的小腹,渐渐哭出声来了。

梁小晞轻敲了两下浴室的玻璃门,小声地问道:“馨雨,你没事吧?”

“没事。你先吹下头发啊。”

夏馨雨从浴缸里爬起来,匆忙拧着头发。

走出浴室,梁小晞已经吹好了头发,扭头对夏馨雨说道:“你刚才哭了,是吗?”

“没,没呢。我夏馨雨怎么会哭呢?我可没你想得那么懦弱。”夏馨雨狡辩道。

梁小晞戴好墨镜,弯身去铺被子:“别不承认了,我都听见了。跟我说说吧,你有什么心事?你今个留下来陪我,绝不是因为我,你是有事要对我说,对不对?”

“啊,真没事。就想跟你一起睡觉,聊聊天,仅此而已。”

“我不信。那你解释下,为什么你说擦不干净了?你一定有事瞒着我。”

“大小姐,你就别问了。快睡觉吧。”

“你不说我睡不着。”

“真拿你没办法。你等着,我吹下头发。”

……

梁小晞端坐在床沿,静静地听着海风呼啸的声音。

很多个夜晚,梁小晞就这么安静地坐在黑暗里,心如止水。

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想,这种感觉真的太好了。梁小晞经常会这么对自己说。

通常在这个时候,梁小晞会将自己想象成一朵开放在野地里的百合花,静静地开,静静地败,风来了点点头,雨来了挥挥衣袖,仿佛什么也不曾发生,什么也没有留下。

“大小姐,睡吧。”夏馨雨溜进被窝里,对梁小晞说道。

“好。”

梁小晞脱下浴衣,穿上了粉红色的保暖内衣,整理了下枕头,上了床。

夏馨雨揽着她的腰,将脸贴在她的背,轻轻地嗅着:“真香!抱着你真好!”

说完,她的手在梁小晞的身上游离起来。

梁小晞按住了她的手,柔声地问道:“你心里有事就说出来吧。”

夏馨雨鼻子一酸,泪水又不听话地流了下来。

梁小晞转过身,伸手抱住她的不停抖动的双肩:“你心里有委屈,对吗?”

“小晞……我怀孕了。”

梁小晞一惊,身体剧烈地抖了一下。

“瞧把你吓得!没事,我没事,你放心好了。”

“不,馨雨,你还是个学生啊,大学还没毕业呢,到底怎么回事啊,孩子是谁的?”

“明年就毕业了。放心吧,我会处理好的。”

“你快说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

“小晞,我很好,你不用这么紧张。”

“不是,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个小孩呢?想生下来吗?”

“来,小晞,你摸摸这里。”

夏馨雨拉着梁小晞的手,将它放在自己柔软的小腹上。

梁小晞战战兢兢地,指尖不停地抖动。

“他在里面,你能感觉到他在动吗?”

“哦,不,馨雨,你到底打算怎么办,你还不到二十四岁啊!”

“你自己都说了,我已经二十四岁了。我是大人了,会处理好的。”

“快告诉我,小孩是谁的?是杨睿的吗?”

“不,不是他的。”

“那是谁的,你倒是快说啊!”

……

“你真是急死我了!”

“是,是你叔的……”

“什么?是他的?你竟然怀了他的孩子,天哪!馨雨,你到底怎么了,他儿子都上高中了啊!”

“没办法。我也不想。”

“他怎么可以这样?!”梁小晞真是气坏了,浑身都在颤抖:“他都一大把岁数了,还对你这样!他明明知道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从小看着我们长大的啊!真是个禽兽!”

“对他来说,这样才刺激啊。”夏馨雨叹了口气,像是自言自语,“我也没想到他会是这样的。我真是太傻了,太天真了。”

“我婶要是知道了,非得剥了你们的皮不可。馨雨,你告诉我,他知道吗,他要你怎样?”

“什么?”

“你怀了他的孩子啊,告诉他了吗?”

“说了。”

“他说要怎么做了没?”

“他让我打掉。”

“我就知道,这个禽兽!”

“唉,也怪我自己。”

“你们俩到底是怎么开始的?”

“今年暑假之前,我在福州上大学,他去出差,把我叫出去喝酒。在你我眼里,他是长辈,他打电话给我,我想都没想就去了。只是没想到,他竟然会恬不知耻地对我下手……”

梁小晞打断了夏馨雨,咬紧牙根:“馨雨,你别说了!我要告诉我爸,让这个禽兽滚出梁氏集团!”

“别,你别这样,小晞。”夏馨雨双臂环抱住小晞,轻声地说道:“也不完全是他的错。要是那次以后,我不再理他,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你怎么还替他说话?他可是我们的父辈,怎么可以这样?我一定要让我爸知道,绝不能让这个禽兽再残害你!”梁小晞气愤不过,坐了起来,准备下床。

夏馨雨一把拉住梁小晞的胳膊,带着哭腔:“小晞,求你别这样,你这样我会更难过的。”

“你还为他难过?”

“不,不是为他。而是为孩子。”

“你是打算把他生下来了?”

……

“到底是不是这样想的,你是不是就这么想的?”

“不。他毕竟是我的骨肉,我要把他生下来。”

“馨雨,你可想好了,这可不是儿戏!”

“我知道。我跟他说好了,他给我一笔钱,我去澳洲读书,然后把他生下来,就在外边,我养活他。”

“……馨雨,你真这么想?你一个人在外头会很苦的。”

说着,梁小晞转过身来,流下了眼泪。

“我知道,但我不怕。既然我给了他生命,我就要对他负责到底。”夏馨雨咬紧嘴唇,将头枕在了梁小晞的腿上。

“那,那我帮你什么吗?”

“不用,你什么也不用做,只要替我保守这个秘密就好。”

“都是你心甘情愿的,都是你心甘情愿的,都怪你!”

梁小晞的心在绞痛,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儿,啪嗒啪嗒地掉在夏馨雨的脸上。

夏馨雨也不擦拭,任由它滴落着,流淌着。

“小晞,有个事,我犹豫了很久,但还是决定要告诉你。”

“什么?”

“关于你爸的事。”

“嗯。你爸有心脏病,你知道吗?”

“不知道啊,他从没跟我说过。我妈也没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你先别急。是他告诉我的。你得防着点他,他这人阴得很,一肚子坏水。”

“什么?你是说那个禽兽吗?”

“嗯。他说你爸有心脏病,只要一激动,就会发作。所以,他在暗地里活动,准备以你爸身染重疾为由,让董事会改选新的董事长人选,然后他取而代之。”

“哼!即便我爸病了,也轮不到他!”

“是,本来是这样的。但是,小晞你放弃了家产继承权,这样他就有机会了。毕竟,你爸的法定继承人放弃了权利,那他们就可以逼迫你爸出让股权……”

“我绝不会让他的阴谋得逞的!”

“所以,小晞,你不能放弃继承权,绝对不能!”

“可是……”

“我知道,小晞。你是个天真烂漫的女孩,你渴望真正的爱情,而且也你配得上拥有,但是为了家族,也为了你爸,我还是劝你回心转意,再考虑考虑。”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你可是怀了他的孩子啊!”

“是,但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他觉着我怀了他的孩子,不会把这一切说出去,其实也是为了让我死心塌地地跟着他,说什么以后梁氏集团就是他的了之类的,但我不想这样,我不希望看着你和梁伯伯、杨阿姨过得不好,尤其是你,小晞。”

夏馨雨说着说着,声音哽咽起来了。

“所以,你今天特意留下来,就是要告诉我这些?”

“对。小晞,听我的,一定要牢牢地把梁氏集团的掌控权握在自己手里,别让他有机可乘。”

……

夜深了,两个女孩紧紧相拥在一起,脸贴着脸,心贴着心,仿佛只有这样,她们才能给对方带去些许的抚慰和温暖。

这寒意渐浓的暗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