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小姐不哭 > 第26章 有时逃避也是爱

第26章 有时逃避也是爱


陈灿阳没想到,原本只是想刺探下孙甜甜,现在皮球又被踢回给了自己。像是被重重地打了一棍,陈灿阳感觉自己的头是晕的,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我们都分开这么多年了……”

孙甜甜打断了他的话:“没事,当我没问。没其他事,我挂了。”

“啊,好。”陈灿阳敷衍了一声,随后就听见了电话另一端传来了“嘟嘟”的声音。

是啊,复婚吗?

陈灿阳点了根烟,倚着阳台的栏杆,将目光投向茫茫的夜空。

经过这通电话,至少证明了一点,如果自己要跟孙甜甜复婚,她是不会反对的,而且也证实了之前自己的猜测。

陈灿阳知道,自己对孙甜甜还是有感情的,但他不敢确定是不是爱,或许那只是两个曾经相濡以沫的人对彼此的关心和爱护,更多的是亲情,而不是爱情。

如果真的复婚了,或许也不是因为爱。

“唉,回不去了,都回不去了”,陈灿阳叹息了一声,对着窗外婆娑的树影喃喃自语道:“物是人非,我不再是我,她也不是以前的那个她了……”

陈灿阳独自发了一会呆,准备转身回房查看下母亲,此时电话又响起了。

郭大锤子!

“喂,这么迟了,有事吗?”陈灿阳接起率问道。

“眼镜,我后天初三要回泉州,你去吗?”

“不是初七才上班吗?”

“是啊,不过接到吴胖子通知要大家初三就去加班,据说是一个大工程,节后第一天上班要开标,得赶标书,所以通知全体员工提前上班。吴胖子让我也给你打个电话,你怎么样,可以么?”

“这么着急啊!我都还没安排好呢。”

“你妈怎么样了,可以出院了吗?”

“医生说是再观察两天就可以了。可是,我这家里没人照顾啊。”

“这样啊。要不要我跟吴胖子说下,反正跟你们综合管理部也没什么太大关系,宽限几天应该没问题。”

“先别说。我看下能不能安排得了。”

“那行。哥初三上午出发,要是你可以,到时打电话,搭哥的车下去。”

“好。”

挂断了电话,陈灿阳的脸上又布满了愁云。

过年这几天,父亲留在福州照顾下老妈倒是没问题,但初七过后他就得回老家了,毕竟过了年弟弟和弟媳要外出打工,那之后怎么办呢?

找孙甜甜?

陈灿阳想到了自己的前妻,可刚刚跟孙甜甜通过电话后,他又马上迟疑了起来。

“她已经过得很不容易了,绝不能再干扰她的生活!”

对于孙甜甜,现阶段最好是积极地修复她与董浩之间的关系,切不可因为前夫的家事而使他们之间的裂隙继续加深。

这时候,陈灿阳宁可选择逃避。

他轻轻地叹息一声,再次望向迢渺的夜空。

繁星满天,明天会是个艳阳天吗?

*******

回到家里,梁小晞简单地吃了下午饭,走回自己的房间。

“小晞,馨雨怎么没跟你在一起,把你一个人丢在山上?”母亲杨秀梅推门进来,关切地问道。

自从梁小晞答应父亲安排人调查“大叔”,她跟母亲之间的矛盾也缓和了许多。

“哦,她和杨睿有急事先走了。”

“那也不能将你一个人留在那里啊。回头我一定好好说下这个丫头,做事也太不靠谱了!”

母亲一边埋怨着夏馨雨,一边抚着女儿的头发,说道:“小晞,馨雨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她妈妈呀?”

“啊?没有啊。”梁小晞吃了一惊,连忙答道。

“刚刚蒋阿姨打电话过来了,问馨雨有没有在我们这里,说这丫头最近行踪不定,总是神神秘秘的,想问你是不是知道。”

“馨雨不都是这样的吗?蒋阿姨多疑了。”

“我想也是。不过她今天中午没回家吃饭,这倒是蛮奇怪的,以前从不这样。”

“妈,你告诉蒋阿姨,馨雨跟杨睿在一起,让她不用担心。”

“唉,现在年轻人都这样,越长大越不让人省心。”母亲摇头叹息,随后嘱咐道:“你上午爬山也累了,躺下来睡一会,我出去啦。”

母亲走后,梁小晞原本平静的心湖又开始漾起了波纹:“馨雨跟杨睿到底去哪了呢,会不会出事啊?蒋阿姨是不是也察觉到什么了,要不然也不会那么跟妈妈说话?要是怀孕的事瞒不住,家里人会对馨雨怎么样呢……”

梁小晞越想越乱,索性摘下墨镜,仔细地揉了揉两边的太阳穴。

揉完后,她伸手摸向床头,想拿手机给馨雨打个电话。

“家都没回,馨雨应该是想一个人静一静吧?而且,在清源山上,她刚刚误会了我,会接我的电话吗?就算她接了,我该怎么跟她说呢?”

当手指触到手机的瞬间,梁小晞又迟疑了起来。

最后,这个电话还是没拨出去,梁小晞推开了手机,将头埋进枕头里,竟嘤嘤地哭了起来。

哭够了,梁小晞坐了起来,理了理乱发,走出了房间。

“小晞,要去哪里?”

母亲在楼梯口扶住了梁小晞。

“到西湖走走,晒晒太阳。”

“那我陪你一块去。”

“不用了,妈。有悠悠陪着,我一个人就行。”

“那好。小晞,你是不是刚哭过啊?”

“没事。妈,你忙你的,我没事。”

“唉,你和馨雨是不是闹别扭了?”

“没有。”

跟母亲告别后,梁小晞牵着悠悠,出了院门。

下午的阳光很暖和,梁小晞没走多久就觉得有些热了。走进西湖公园,她就在湖边的一块绿荫下坐了下来。

“悠悠,你很久没跟姐聊天了吧?”

梁小晞俯下身,抚摸着趴在脚边的悠悠。悠悠知趣地轻轻地扭动着身子,扑哧扑哧地出着气,对她进行了回应。

“姐现在心里乱得很,很想有人陪着说说话。悠悠,你说你的馨雨姐现在会在哪里,会不会很伤心?”

“或许,杨睿已经跟她解释清楚了吧?她会把自己的事都告诉杨睿吗,毕竟他那么爱她?悠悠,你说杨睿会接受你的馨雨姐吗?”

“唉,摊上这样的事情,无论是对馨雨还是对杨睿,都是够倒霉的,你说是不是啊?”

“悠悠,你馨雨姐一直都对杨睿隐瞒那个事情,甚至准备一个人逃到澳洲去,我怎么觉着这也是对杨睿的爱呢?”

……

梁小晞自言自语了一番,扬起脸,迎接湖面吹过来的微风,顿时感觉心里轻松了许多。

一面湖,一缕风,一丛绿荫,一张长凳,梁小晞觉得只要这么静静地一直坐着,就很美好。

独自坐了一会,梁小晞终于把“馨雨”放下了,但紧接着又想起自己的事情来。

无论怎样克制,人类终究还是感性的动物,触景生情,由人及己,都是与生俱来的天性。

“要是有一个像杨睿一样的男孩,像他对馨雨那样对待我,该有多好啊!”

在梁小晞的心里,她自始至终都相信杨睿对馨雨是坦诚的、真心的,甚至坚定地认为他能够接受馨雨现在所遭受的一切。

“我的‘大叔’会这样对我吗?”

“大叔,你会是怎样的一个人啊?”

“大叔,你的事情应该办完了吧,可以早点来看我吗?”

“泉州的天气很好。大叔,要是这会有你陪在我身边,该有多好啊!”

……

想了一会,梁小晞觉着阳光照射得自己的脸颊有些发烫,手心里也渗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珠儿。

她站起身,用拳头轻轻地捶了两下腰背。

“悠悠,嗮够太阳了吧?我们回家。”

一只乖巧可爱的导盲犬,一个面带忧伤的女孩,一前一后,静静地走在西湖边的鹅卵石甬道上,背影被西斜的夕阳拉得又细又长……

梁小晞知道,夕阳之下,群星正在缓缓升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