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小姐不哭 > 第32章 大叔,月亮到中天了吗?

第32章 大叔,月亮到中天了吗?


漫步老街,悠悠牵着梁小晞慵懒地走在前面,陈灿阳跟在她后面。

街上的行人少了,店家也都纷纷就着街灯收摊打烊,认识的老街坊们跟小晞热情地打着招呼,互道晚安。

老街依然是老街,但梁小晞此刻的心情却与往常不同,既有些慌乱,也有些欣喜。

以往,都是王姨跟她结伴而行,挽着她的手臂,一路上有一句没一句地唠着家常,而今晚不一样,她的身后跟着“他”。

梁小晞嘴角上扬,眉头微蹙,她感觉有些虚幻,甚至都不敢相信“他”是真实的,真的就从她的梦里走了出来,跟她一起徜徉在这悠长的老街上,两个人的背影被昏黄的街灯拉得老长老长……

“小晞,时间还早,要不要找个地方坐会?”

出了老街,走上刺桐大街,他问。

他的声音依然犹如梦里,有些沙哑,但很性感,一种让人痴迷的成熟男人的美。

梁小晞双肩一颤,小声应道:“好。”

刺桐大街往北是泉州科技园,往南是西湖,梁家大院就在西湖附近。

梁小晞停下脚步,等了等身后的陈灿阳,说道:“我们去西湖边坐坐吧。”

“好。”陈灿阳应着,不自觉地放慢脚步,让小晞走在前头。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进了西湖北门,走在湖边的鹅卵石甬道上。

“大叔,今晚有月亮吗?”

沉默了许久,梁小晞问道。

在梁小晞的世界里,任何一个角落都是一样的,没有色彩,没有光亮。对此,她早已习惯,但今夜不同,她还是非常渴望有月光铺洒在自己的身上。

陈灿阳举目远眺,找到了那一弯初月:“是月牙儿,挂在远处的楼顶上。”

“好看吗?”梁小晞歪着头,细声问道。

“好看。像你的眉毛。”

“瞎说!你都没见过我的眼睛。”

“我可以想象得到。”

“你都是这样跟女孩子说话的么?”

“不。只是现在才是。”

……

梁小晞低下了头,默默地走路。

陈灿阳紧走两步,轻轻地拉住她的手臂:“小晞,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啊,什么?”

梁小晞一惊,轻轻地甩掉了他的手。

“你真的是梁总的女儿吗?”

陈灿阳一脸认真,表情严肃。

梁小晞愣在原地,不停搓着手,许久过后,她开口说道:“是,我是梁国华的女儿。”

“小晞,你的事,我听说了。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放弃家产,但我对你很钦佩。现在的社会,物欲横流,没有哪一个女孩能够像你这样……”

“可是,我一无所有了。”

“不。你不会一无所有,你将拥有更多。如果,一个人能够脱离了物欲的牵绊,她必定是富有的,她的精神生活一定是富实的。”

陈灿阳边说边握住她的手,那股沁凉迅速流入他的心底,让他禁不住在她的手背上不停地抚摸着,想把它们捂热。

“大叔,你真是这么想的?”

“是的。很多人都做不到,但你做到了,你比任何女孩都更可敬,也比她们更可爱。”

女孩的心原本就是一泓湖水,禁不起微风的来回撩拨,被陈灿阳这么一说,梁小晞感觉浑身暖烘烘的,像在心上举着一盏灯似的。

陈灿阳脱下外套,俯身将它铺在路旁的石凳上,然后牵过梁小晞,陪她坐在上面。

“大叔,你是什么样的人呢?”

梁小晞抿了下嘴唇,终于问出了心底里最想问的问题。

陈灿阳推了一把鼻尖上的眼镜,望向迢渺的夜空:“嗯,怎么说呢?或许,只能说是一个不太成功的男人吧。”

“嗯?为什么这么说?”梁小晞侧过脸,撅着嘴角。

陈灿阳轻轻叹了一口气:“我今年四十二岁了。虽然有一份还算理想的工作,勉强可以养家糊口,但高不成低不就的,也就只能这样了。”

“很多人都是这样的。而且,这样不是很正常吗?”

“是吧。其实,每个人刚开始都会做梦,美丽的梦,但生活就像一根银针,不停地戳你,直到有一天,终于将那个你编织得很精致的梦境戳穿,而且不仅如此,还让你感觉浑身刺痛,体无完肤。”

“是吗?大叔的梦是什么?”

“我嘛,刚开始是想做文学的,所以学的是中文系,但是你也知道,在这个社会里,做纯文学是没有出路的,除非你写得非常好。”陈灿阳有些忧伤,语速越来越慢:“所以,迫于生计,只能去做一些自己不喜欢的事情。我现在做的,就是给公司领导写一些马屁文章,让他们充当个文化人。”

梁小晞有些不解,却很兴奋:“大叔是学中文的?那可是我学长了。”

“你也是?”陈灿阳一脸疑惑。

“是啊。失明之前,我在福州大学读中文。不过,当时我才大一,还只是上大班课,专业课还没怎么接触。”

说起往事,梁小晞有些黯然神伤,兀自流下了两行泪水。是啊,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才刚刚开始,却因为一场意外而骤然结束,对于任何一个心怀憧憬的女孩子来说都是一个无情的打击。

他扳过她的肩膀,轻轻地替她拭去泪水:“命运对你真是太不公平了!”

“不!它是公平的。”梁小晞嘴角一撇,咬着牙说道:“它让享用了其他女孩子无法享有的美好事物,我可以买名牌衣服,佩戴名贵首饰,出入坐豪车,随行有保镖……所有这些,都是普通女孩子梦寐以求却无法拥有的,但它都给了我。当我享受了之后,它似乎才发觉这样对于其他女孩来说就太不公平了,所以它让我下半辈子什么都看不见……”

这让陈灿阳大感意外。他愕然地看着眼前的这个柔弱女孩,惊诧于她对自己的命运竟有如此深刻的认识,而且丝毫看不出感伤。

“可是,你此前享有的富贵与奢华,毕竟是父辈给予你的,跟你自身并无关系,毕竟人无法选择自己的出生。所以,你应该跟其他女孩一样,享受阳光,享受爱,无论怎样,都不应该由你来独自承受那些黑暗、孤独与苦闷……”

陈灿阳还想继续安慰梁小晞,却被她阻止了:“我知道,这都是命运的安排。上天的任何安排都自有他的道理,而我也会坦然接受。虽然,刚开始很艰难,我也颓废过,甚至想过死亡,但我不能,我还需要去爱,爱我的父母,爱我的朋友,爱我的爱人……大叔,你会爱我吗?”

她摘下了墨镜,两只明亮的大眼睛盈满了泪水,望着他。

“会的。我爱你,小晞!”

他动情地将她搂进怀里,让她的脸紧贴着自己怦怦跳动的心:“我第一眼见你就爱上你了。虽然你带着墨镜,看不清你的脸,但我的心告诉我,你就是我要找的那个人,我这么多年的等待,等的就是你!”

梁小晞笑了,像一朵夜里悄然绽放的百合花。

她让他紧紧地抱着,一动也不想动,她生怕自己只要稍稍一动,就再也无法倚靠他的胸膛,听不见他胸腔里汩汩地心跳。

晚风从湖面上缓缓吹来,撩动着梁小晞肩上的秀发,扑打在他的脸颊上,让他感受到了一种甜丝丝的痛感。

他搂住她的肩头,闻着秀发里的幽香,手指开始微微地颤抖。

是的,究竟有多久没感受过这样的感觉了?还是说从来就不曾有过?

陈灿阳轻轻地在心里问自己,却给不出个答案来。

慢慢地,他的脑袋一片空白。

周围一片寂静,他听见了自己和她的心跳声,它们靠近、相拥、交融,最终汇成一支略带忧伤的小夜曲,静静地流淌……

梁小晞抬起头,望着他的脸,略显慵懒地问道:

“大叔,月亮到中天了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