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这个三国很核理 > 第二百四十八章 关于‘挟天子以令诸侯’的由来

第二百四十八章 关于‘挟天子以令诸侯’的由来


  “子初,贾文和何在?”

  郭嘉单手提着一壶酒,另一只手轻摇羽扇,而外套随意披在身上,一副袒胸露背的伤风败俗模样。

  自从在广宗城内一番恐吓外加忽悠,搞定了孙观后,郭嘉整个人都膨胀得不行。

  此次出征泰山郡,昌豨是自己跟徐晃打败的,现在孙观又是被自己劝降,说是功劳最大也不为过。

  当然,郭嘉肯定不会在林朝面前炫耀自己的功劳,这等于自讨没趣,于是就开始问起了贾诩的下落。

  某已建功立业,你贾文和却还只会吃吃喝喝,此番一对比,你我之间高下立判!

  至于手中的羽扇,正是林朝之前命工匠做得那一把,来之前郭嘉从诸葛亮手里要过来的。

  他见林朝时常拿在手中,觉得甚是有趣,而作为诸葛亮未来的姐夫,这点小要求诸葛亮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

  “你找贾文和作甚?”

  林朝正在观看林夕传过来的密报,闻言不禁抬起头来,好奇地问道。

  “这个……”

  郭嘉再次摇了摇手中羽扇,露出自矜的笑容。

  “某自城内归来时,主公有言,等回到徐州,便拜某为军师,与公达同职。”

  “嗯,然后呢?”

  林朝面色不变,开口问道。

  你郭奉孝升任军师,跟他贾文和有关系吗?

  再说了,军师这个职位,跟后世的参谋没什么区别,压根算不上具体职务。

  “然后……”郭嘉语塞。

  毕竟他总不能说,自己只是单纯想找贾诩炫耀炫耀吧。

  所谓智商太高,难免会拉低情商,说得就是郭嘉这种人。

  林朝见他没了下文,也就不在搭理他,继续看手中的密报。毕竟这家伙,日常脑子抽风的时候,比正常的时间还要多。

  当看到林夕一枪捅死了潘凤的时候,林朝的表情,顿时变得很怪异。

  潘凤……

  这家伙不是在虎牢关下出战华雄,不到三回合就被斩了吗!

  怎么,这次在林夕手下挺到了第四枪才死?

  嗯,值得鼓励。

  这是不是说明,林夕目前还不是华雄的对手?

  林朝当然知道那是演义,但心中还是有些好奇,情不自禁的做了个比较。

  感叹一声,林朝继续看下去,直到最后出现了三个名字,顿时引起了他的注意。

  军司马张郃,

  军师沮授,

  还有军中任曲军候的审配。

  这三个家伙……

  可都是大鱼啊!

  尤其是沮授,这人堪称当世顶尖谋士,万不能小觑。

  在原本的历史上,袁绍之所以能统一河北,手握四州。除了袁氏四世三公,门生故吏遍布天下之外,就是靠沮授的谋划。

  沮授此人,高瞻远瞩,见识卓绝,对于战略的规划能力,不次于诸葛,荀彧,鲁肃等人。

  韩馥把冀州让给袁绍之后,沮授跟着一起投降,便向袁绍提出了一个数年内的扩张战略。

  当时袁绍只占领了冀州,沮授建议袁绍先出兵往东,扫除青州黄巾,占领青州。然后则兵发并州,剿灭张燕。最后合三州兵力,击败公孙瓒,占领幽州。

  最后,以青幽并冀庞大的实力迎奉天子,占据大义名分,再徐图拿下司隶,举军征讨豫州。

  如此,中原可定!

  事实正如沮授所料,袁绍凭借着这份战略,成功占据了青幽并冀四州,成为天下第一大诸侯。

  可是……

  战略上迎奉天子的后半段,袁绍却不愿意遵从。

  在袁绍的认知中,自己将来是要统一天下的。现在把天子迎了过来,以后还怎么称帝?

  事实上,沮授也未必就对汉室忠心耿耿。

  当时荀彧上奏曹操的时候,说得是‘奉天子以令不臣’。

  而沮授就干脆多了,他说得是‘挟天子以令诸侯’。

  没错,直接赤裸裸把天子当成了可以利用的工具人!

  挟天子以令诸侯,最早出自战国时期,秦国相国张仪之口。

  当时张仪与司马错辩论的时候,就说天下霸业与周天子有不可分离的关系,秦国应该东出洛阳,拿下周天子,然后借用周天子的名义号令天下。

  这,才是真正的挟天子以令诸侯。

  而沮授作为饱学之士,不会不明白这句话的意义与由来,之所以在用词没有丝毫避讳,就是想告诉袁绍,天子并非神圣无比,而是可以利用的工具。

  只可惜沮授看得透彻,说得明白,但袁绍就是不愿意采纳。

  说到底,世家高门出身的袁绍,还是太爱惜羽毛。他若迎奉天子,将来即便统一了天下也不好称帝,怕为后人所诟病。

  当时的袁绍自信满满,以为自己必能平定天下,甚至都开始考虑起了身后名。

  而就在袁绍犹豫的时候,差点饿死的天子,直接就被曹操拐跑了,导致袁绍坐失良机,沮授也表示大为可惜。

  若只是如此,沮授最多是个长于战略的谋士,还称不上当世顶尖。

  真正能让沮授跻身一流的原因,是他不禁有远见卓识,还具有强大的战术能力。

  官渡之战时,沮授曾向袁绍提出了好几条建议,其中就包括不可让颜良独领一军,以及跟曹操打持久战的设想,结果都被袁绍否决。

  导致沮授一气之下,称病不出。

  以事后的眼光来看,若袁绍能够采纳其中哪怕一条,也不至于在官渡惨败。

  所以,沮授不仅战略卓绝,战术上也是超人一等。

  简单来说,得他一人,就等于得到了一个弱化版的巅峰诸葛亮,能比得上荀彧,荀攸绑在一起。

  一念及此,林朝顿时有些心动了。

  要不,把这家伙也赚……招揽过来?

  “奉孝,你可识得这三人?”

  林朝将密报递给了郭嘉,开口问道。

  “沮公与,审正南,张俊乂?没听说过。”

  作为大半辈子的宅男,郭嘉看完之后,想也没想便摇了摇头。

  林朝见此,便从郭嘉手中拿过密报,径直向外面走了出去。

  “子初,你去哪?等等某。”

  郭嘉喊了一声,见林朝没搭理他,也追了出去。

  ……

  自从刘岱听从了林朝的建议,改攻城为围城之后,兖州联军便清闲了许多。

  而刘备为了配合郭嘉接下来的计划,开始了自己的本职工作,那就是……

  吃席!

  今天上午去鲍信军营中,让鲍信设宴款待,下午就去袁遗的军中蹭吃蹭喝,第二天上午又到了刘岱帐中饱餐一顿,下午就搞个大动作,把所有人都邀请到自己这边设宴款待。

  反正就是闲逛,就是吃吃喝喝。

  一个字,轻松写意,逍遥快活。

  当然,这番吃席总少不了徐州集团的外交达人荀谌,他作为刘备吃席的搭档,在宴会上负责活络气氛。

  只要不是面对林朝的时候,荀谌接人待物都堪称有古君子之风,根本找不出一丝瑕疵。

  此时,刘备刚从桥瑁那里回来,脸上带着微微的醉意。刚一入账,就见到荀攸在帐中对着地图发呆,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刘备也知道荀攸有点社恐,所以吃席也就没带上他。

  “军师。”

  大概荀攸想事情想得比较入神,导致刘备进来有一会儿了,荀攸却还是没有发现。

  无奈,刘备只得轻声唤道。

  荀攸这才反应过来,急忙站起来对刘备拱手行礼道:“拜见主公!”

  “军师免礼。”刘备笑道,“方才见军师凝神思索,不知有何难处?”

  闻言,荀攸摇了摇头,指着地图说道:“主公,攸方才正在为孙仲台东归路线,做些许规划与探查。”

  城中孙观虽然已经答应投降,但什么时候投降,怎么投降,当着兖州诸侯的面,总要做一番规划才好。

  按照郭嘉与荀攸的谋划,最好能让孙观率军突围出城,然后一路直奔泰山而去。而且孙观突围的方向,决不能是刘备把守的那一面城门,如此就能撇开自己的嫌疑。

  至于刘备这两日为何到处拉人吃席,其一是为了增进徐州与兖州的关系,其二就是为了麻痹兖州诸侯的防备,好让孙观能突围成功。

  等到出城之后,怎么去泰山,从哪条路去泰山,才是荀攸刚才思索的要点。

  “那军师可有定计?”刘备问道。

  荀攸点了点头,指着地图说道:“主公,等到孙仲台突围之后,便令他东入平原,过济南,最后进入泰山。主公可下令,使我军从泰山郡出兵,携带粮草接应孙仲台。只是粮草不能携带太多,沿途放置一些……”

  经过荀攸的一番讲解,刘备不由得跟着点头,眼中逐渐浮现一抹喜色。

  简单来说,就是等孙观突围之后,让他按照自己的路线前往泰山郡。而在这条路线上,让泰山郡那边派人带着粮草一路接应,只是把粮草分成数十份,相隔百里便设置一个补给点。

  每一个补给点的粮草,又不多不少,恰巧够孙观麾下兵马吃上一两天,在断粮前赶到下一个补给点。

  这样做的好处,可以防止孙观反复无常。

  等到了泰山郡,凭他手下那点人,也就翻不出什么浪花了。

  关于裹挟驱赶这一块,荀攸算是玩明白了。

  听完,刘备大喜道:“公达此计甚妙,某这便传令给文若,让他依计行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