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我在唐朝当镖师 > 第七章 又被骗了

第七章 又被骗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此时用这来形容徐秋收的处境再合适不过了,问了几家酒楼客栈,就没有一家招人的,他甚至连青楼也去问了,中年老鸨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围着他转了一圈,打量了一番,还在他屁股上摸了一把,他全身起了鸡皮疙瘩。老鸨满意的点点头,对旁边的管家道:“我看他行,给他换身衣服,收拾干净点,好吃好喝供着”。

  他心里疑惑,不是来干活的吗?怎么又是梳洗打扮换衣服的,还好吃好喝的养着,天上掉馅饼了,还有这等好事。

  管家对他招了招手,道:“跟我走吧”。

  他犹豫了一会,还是跟着管家向楼上走去。

  管家在前面领路,头也没回的问道:“今年多大了?”

  “十六了”,他回答道。

  管家脚步停顿了一下,接着问道:“成家没?还是童子之身吗?”

  问我还是处男吗?问这个干嘛,有种不好的预感,他还是回答道:“还没有成家呢,还是童子之身。”

  管家松了一口气,点了点头,小声嘀咕道:“还好,还好,还是童子之身,他这样貌,第一次应该能卖个好价钱。”

  他离管家并不远,也听见了管家小声的嘀咕,心里想道:“什么第一次,难道是要我做鸭?”,他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一个猥琐壮汉追着他在房间里到处跑的画面,他被自己恶心到了,问前面的管家道:“不知我做何工?工钱怎么算?”

  管家回答道:“工钱嘛,每月固定十两银子,再看客人的打赏情况,店里抽取六成,四成归你,你也别担心没客人,我家这青楼在扬州城也算小有名气,每天晚上都是高朋满座,你吃不了亏。”

  管家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但是这番话离他心中的那个猜想越来越近。

  他试探性的问道:“这扬州城也有喜欢男童的男子?”

  “那可不,这世间千奇百怪,扬州城有龙阳之好的人不在少数,你放心好了,少不了你的打赏钱,那些人大方的很。”管家回答道。

  他心中恼怒:“卧槽,真的是骗我做鸭”,他虽然生气,但是也不能把眼前这管家怎么样,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那我走总可以了吧。

  他转身朝楼下走去。

  管家听见后面没有了脚步声,回头已不见徐秋收的身影。

  此时的他已经到了一楼大厅。

  管家向楼下看去,问道:“公子,你这是去哪里?”

  他抬头看着管家,已忍不住心中的怒火道:“老子操,还想骗老子当鸭,老子堂堂七尺男儿,怎能做这种丢祖宗脸的事,你个老不死的,要做你自己去做吧,老子不陪你玩了。”说完朝大门走去。

  这管家有点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大致也听出来他在骂自己,不愿做男妓。中年管家也不恼怒,桀桀一笑,道:“进了我家门,哪有你做主的事,今天不做也得坐”,大喊一声:“来人啊,给我抓住他”。

  这胆子也太大了吧,还想逼良为娼,他看到几个身穿黑衣的壮汉向自己围了过来,心里把这中年管家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一遍,拔腿就往屋外跑去。几个壮汉在后面追,他跑到大街上回头看了一眼,几个黑衣壮汉追到青楼大门口就停下了脚步,想必是不敢明目张胆的在大街上抓人。

  徐秋收喘着粗气,今天这一天算是倒霉到家了,从进城开始,就没一件顺心事,他看到旁边墙脚处有一算命小摊,二话没说,拉开板凳就坐了下来,对着摊后的白胡子老道,道:“道长,我坐这里歇歇脚,不介意吧”。

  白胡老道一捋胡子,开口就来:“公子,看你的骨格精奇,是万中无一的练武奇材,维护唐朝和平就靠你了,我这里有颗仙丹,我看与你有缘,就十两银子卖给你吧”。

  这话怎么这么耳熟,这不是周星驰电影功夫里面的一段话吗?妈的,又来一个骗子,你好歹也改一下台词啊,他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不去理会这白胡老道。

  白胡老道从一个葫芦里倒出一个黑色药丸,递到他跟前道:“公子,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便宜卖给你了”。

  “你自己留着吧”

  白胡老道把黑色药丸放鼻子下闻了一下,一眯眼,一脸享受的样子,开口道:“公子,此仙丹可是贫道,走遍千山万水寻得药材,炼就九九八十一天所得,珍贵着呢,如今看与你有缘,才忍痛卖给你”。

  “这么珍贵,我又怎么忍心夺道长所爱,你还是留着自己享用吧”他揶揄道。

  白胡老道一声叹息:“哎,这等机缘,公子可要抓住了,十两不行,八两也行”。

  他看着眼前这骗子,真想一拳砸过去,要不是看他年事已高,万一有个好歹讹上自己,他早就动手了。他站起身来,对白胡老道,道:“道长,别说八两银子了,我连五两银子都没有,你找错人了”,说完转身就走。

  “等等,等等,八两不行,五两也成”,白胡老道在后方喊道。

  徐秋收不为所动,继续往前走。

  白胡老道继续喊道:“公子别走,我看公子非常人也,想必是来自遥远的地方,这才割爱卖给公子”。

  他脚步有些迟疑,“难道他看出了什么?”,另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他走了回去,重新坐在板凳上。

  白胡老道见他回来,哈哈一笑,道:“公子,仙丹要么?”

  “你是不是看出什么了?”,他急忙问道。

  “公子的一切,贫道都知晓”,白胡老道捋了捋胡子,一副尽在掌握之中的神情。

  “那你再说说,我从何而来,要去往何处?”,他问道。

  白胡老道重新把黑色药丸拿了出来,对他道:“公子,先买了仙丹,我再说”。

  他把袖子里所有的银子放在桌子上,对白胡老道,道:“我全身上下就这么多了”。

  白胡老道看了一眼桌上的银子,一皱眉道:“这也才四两多点,五两都没有”。

  他摆了摆两个袖子,空空如也,道:“看,没了,就这么多了,身上一文钱也没有了”。

  白胡老道边收银子边道:“好吧,我吃点亏,仙丹卖你了”,他将银子揣进袖子里,把那黑色药丸递给徐秋收。

  他接过黑色药丸,拿在手里,感觉有点黏。

  白胡老道催促道:“快,快吃下,暴露在阳光下时间久了就会失去药效。”

  他皱着眉头,一咬牙,吞了下去,看着白胡老道,问道:“这下满意了吧,快说说,你都知道我哪些事情,我该何去何从?”

  白胡老道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转而问道:“怎么样,仙丹有没有效果?”

  他奇怪的问道:“什么效果?”

  “难道你就没有感觉丹田发热,真气涌动吗?”

  他回答道:“没有啊,什么感觉都没有?”

  白胡老道,咦了一声:“不应该啊,难道真的是时间久了,变质了?”

  徐秋收一脸疑惑的看着他。

  “别急,我再炼一颗看看”,说完,他把手伸进衣服里,前前后后,左左右右的摸着,然后将手放着他跟前,掌心里出现了和刚才一模一样的黑色药丸。

  徐秋收感觉胃里一阵翻江倒海,伸出手指就去扣喉咙,扣了半天除了难受,什么又没吐出来。

  他一指白胡老道:“你,你居然给我吃你身上的污渍”。

  白胡老道一捂肚子,哎呀一声:“肚子疼,我先去一趟茅厕,公子帮我看着点小摊”,然后一溜烟的消失在人群中。

  徐秋收在摊前坐了一炷香的时间,也不见老道回来。无奈叹息道:“哎!自己又被骗了,这死骗子肯定是不会再回来的”。

  他起身离开小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