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我在唐朝当镖师 > 第八章 比武招亲

第八章 比武招亲


一而再再而三的被骗,骗了银子还想骗身子,徐秋收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他捏了一下自己瘦弱的胳膊,难道真的要去码头做苦力当搬运工么?即便自己能吃那个苦,但是也没哪雇主敢用他吧。不管了,死马当作活马医,去碰碰运气。

  扬州城东边,横贯一条南北走向的河道——京杭大运河。

  相传此运河始建于春秋时期,历经数朝数代人工开凿,才形成如今规模,堪称世界级工程。

  正所谓要想富先修路,此运河大大便利了扬州的水上运输,让扬州成为一个美丽富饶的城市,扬州城因河而繁荣昌盛,京杭运河因扬州城而波澜壮阔。

  他向城东走去,路见前方空地挤满了人,人群中搭了个擂台,擂台一侧竖了个旗子,上面写道:“比武”,另外一边矗了根断了一截木棍,看样子应该同样是个旗子,只是不知怎么的断了,旗子也不知所踪,只剩下断了一截的旗杆立在那里。

  他朝擂台走去,拨开人群,挤到擂台边沿,擂台上已有两个大汉,你一拳我一脚的打斗着。台下人群中不时高喊一声:“好...”。擂台正上方摆了一张椅子,上面坐着个满脸胡须的中年大汉,身旁站着两个持刀随从。

  这是干嘛?他心中疑惑,他看着身边喊得脸红脖子粗的大汉,拉了一下他的衣袖问道:“大哥,这是干嘛的啊?”

  这大汉看得正带劲,被打断,有点恼怒,看了他一眼,没好气道:“你不会自己看啊,当然比武啊”。

  他当然知道是比武,旗子上不是写着了吗,但是比武干啥?难道是武林盟主,就这拳脚功夫,也能竞选武林盟主,我在部队里学习过的格斗,擒拿术,自己上台还不是分分钟制敌,那我岂不是也能当个武林盟主玩玩,就是不知道这武林盟主有什么好处,会发银子么。

  他又拉了一下旁边那大汉,问道:“大哥,赢了,有银子吗?”

  身旁大汉怒视他,怒道:“你小子是不是欠揍啊,赢了,别说银子,保你吃香的喝辣的”。

  他一思量,那岂不是正合他意,现在兜里比脸还干净,要是当了这武林盟主,有吃有喝,没事还能以武林盟主的头衔,上街调戏下娘家妇女,那日子还不是美滋滋。他想着想着,脸上不禁露出猥琐的神情,他左右看了一眼,见无人看见自己脸上的猥琐笑容,轻咳了一声,掩饰内心不良想法。

  此时擂台上已经进入白热化,一大汉一脚正中另外一大汉小肚,那大汉捂着肚子倒地不起。旁边立马有个留着八字胡的中年男子宣布:“这场比试,马六胜”,八字胡中年男子看着台下,问道:“还有没有哪位英雄好汉上台挑战的?”。

  台下陷入沉默,鸦雀无声。

  “我来”,他大喊一声,手扶护栏向台上爬去,被护栏绊了一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台上,台下哄堂大笑,八字胡中年男子皱了皱眉,回头看了一眼正上方坐着的满脸胡须大汉,见他没任何表情,转头问他到:“这位壮士,报上姓名”。

  他尴尬一笑,道:“徐秋收”。

  八字胡中年男子宣布道:“现在由徐壮士挑战马六,比试现在开始”,说完退到擂台一边,把擂台留给他和刚刚赢了的马六。

  马六看了眼前这人一眼,弱不禁风的样子,担心经不起他的一拳,提醒道:“小兄弟,你还是下去吧,拳脚无眼,万一伤到你就不好了”。

  他一抱拳,道:“多谢这位大哥好意,没比过就下去,脸上挂不住,还是请大哥赐教吧”。

  马六见劝不动,摆开架势,大喝一声:“小心了”,举拳朝他冲了过来。

  他站在原地,看着马六拳头向自己脑袋袭来,扭头左边闪躲,迅速抓起袭来的手,一个转身来到马六身后,一只手抓着马六的胳膊,另外一只手已经掐在马六的咽喉处,好一个反手锁喉。

  马六一拳打空,心里也是一惊,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他抓住胳膊,锁住咽喉动弹不得,求饶道:“好汉,手下留情,我认输”。

  徐秋收松开了他,一抱拳道:“承让了”。

  马六一抱拳,向台下走去。

  台下人看傻了,这也太快了,一个回合不到就认输,难道是串通好了的?看着台上怎么也不像能赢的徐秋收喊道:“作弊,作弊.....下去”。

  八字胡中年男子,也觉得匪夷所思,一招的功夫,那马六怎么就认输了,台上坐着的主人家不发话,他也只好硬着头皮走到擂台中间道:“大家安静一下”,台下渐渐平息。他接着道:“刚刚大家也看到了,马六是自己走下台的,这局徐壮士胜,如果哪位不服者,可以上台挑战”,说完,他看了一眼这个瘦弱的男子,退到一旁,留徐秋收一人在擂台中间。

  台下起哄的不少,真正上台的没有几个。

  一个肥头大耳胖子走上台来,走一步,擂台抖三抖,二话也没说就向他冲了过去,

  这身体肥胖的男子动作迟缓,徐秋收瘦弱灵动,不能硬碰硬那就躲,这胖子追着徐秋收在擂台上到处跑。

  台下看热闹的人不乐意了,大声喊道:“打啊,别躲啊,快点打.....”。

  傻子才打,这身形差距太大了,怎么可能打得过。

  徐秋收左闪右闪,愣是没碰到徐秋收的衣角。不到半柱香的时间,这胖子已经累得不行,倒在擂台上喘着粗气,开口道:“不...不跑了....我...实在...跑不动了...我认输”。

  胖子慢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向台下走去。

  台下“切...”了一声。

  后来又上来几人,都被他各种手段赶下台去。

  八字胡中年男子喊了半天不见有人上台,一举他的手道:“此次比武胜出者是徐壮士”。

  台下想起热烈的掌声。

  那一直坐在擂台正上方椅子上的满脸胡须大汉起身走了过来,压了压手,台下瞬间安静下去,他开口道:“我何某人说过,今天不管是谁能在此擂台站到最后就是我何家的乘龙快婿”。

  台下立刻爆发一阵“好...”的喊声。

  徐秋收傻了眼,不是比武当武林盟主吗?怎么变成招亲,他看着身前这满脸胡须大汉,结结巴巴道:“是...是不是...搞...搞错了...不是..不是比武当武林盟主吗?怎么...变成...比武招亲了”。

  胡须大汉看着他,道:“谁告诉你是武林盟主了,今天在此设擂台是为我家女儿选婿的。”

  啥?又是找女婿,他手一指擂台一边写着“比武”的旗子道:“那不是写着比武吗?”。

  台下不知是谁,捡起地上一面被踩的脏兮兮的旗子,竖了起来,上面赫然写着两个大字“招亲”。

  胡须大汉对着台下一抱拳,开口道:“今天谢谢各位父老乡亲捧场了,何某人已经找到乘龙快婿,三天后举办婚礼,还望各位捧捧场”,说完转身向擂台下走去。

  台下时起彼伏的响起几声“恭喜,恭喜”。

  徐秋收不淡定了,邹家女儿的样貌历历在目,他不能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被人抓去成亲了,他大声喊道:“等等,我还有话要说,我还没....”,话还没说完就被两个持刀男子一左一右的架着,跟在胡须大汉身后,消失在人群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