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我在唐朝当镖师 > 第十八章 诗诗姑娘

第十八章 诗诗姑娘


徐秋收坐在台下正前方,身旁六旬老者拉着他的手,一脸笑眯眯的看着他,看得徐秋收汗毛只竖,要不是这老者年过六旬,一脸慈祥,又是文学大家,徐秋收都怀疑他有龙阳之好。

  台上老者拿着徐秋收所作那首《春江花月夜》宣布道:“今年可谓人才辈出,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这《春江花月夜》真乃是神作,让我等大饱眼福,今日这头魁便是何家镖师,徐秋收,徐公子了,还望徐公子能再出惊世之作。”

  台下又是一阵热烈的掌声。

  掌声停歇,台上老者继续道:“今年立春诗会算是圆满结束,接下来便是歌舞表演,今晚的压轴戏乃是城守大人特意从金陵醉香楼请来的头牌,李诗诗姑娘的歌舞表演,还请大家耐心等待”说完老者也下台坐在一边。

  这就结束了,颁奖仪式呢?我的奖品呢?我的王羲之书法呢?我还等着卖钱换银子呢,徐秋收满是疑惑,看着身边笑眯眯的六旬老者问道:“老先生,这诗会就这样结束了?”

  “别老先生,老先生的喊了,叫我穆老”,他拍了拍徐秋收的手,回答道:“这诗会本来就是让那些才子佳人一展才学之地,比完了诗词自然就算结束,只是为了不让诗会显得单调,特意邀请一些名妓伶人来助助兴,活跃气氛。”

  徐秋收想问的不是这个,他想问的是他的奖品什么时候给他,他丝毫不掩饰道:“那我的奖品呢,王羲之书法呢?”

  这老者微微眯了眯眼,道:“想不到徐公子也是爱好书法之人,想必是对书法也有涉猎,改日登门讨教一番。这王羲之的书法可谓平和自然,笔势委婉含羞,遒美健秀,是不可多得的绝世书法。那书法,徐公子莫急,等徐公子下船时自会有家丁双手奉上,现在还是欣赏歌舞表演吧”。

  他不想讨论王羲之的书法,他对书法也没有研究,这歌舞也没有什么好看的,一点意思也没有,还不如早点把王羲之的书法给他,他好趁现在人多,找个识货之人卖掉,然后拿着白花花的银子,去青楼妓院欣赏歌舞,那里的歌舞才有意思。

  几支歌舞过后,音乐骤然停歇,随着一声琵琶声响起,一个婀娜多姿女子,轻挪莲步缓缓走上台,台下爆发热烈的呼喊声,“诗诗姑娘...诗诗姑娘....”,呐喊声已经盖过琵琶音。

  李诗诗看着台前正下方坐着的年轻男子微微一笑,翩翩起舞来。

  李诗诗在船舫里也听见了那首《春江花月夜》,竟作的如此之好。她听得如痴如醉,恨不得现在就出去一睹这才子的风采,她偷偷的掀开布帘,见一老者拉着一年轻男子坐在台下正前方,这老者她认识,扬州城名门穆家老太爷,文学大家。这年轻男子她也见过,初次见面是在扬州城门口,那时的他衣着华丽,像个翩翩公子。再次见面是几日前的京杭运河上,他躺在水面上,她以为他死了,划船过去查看,他突然翻身吓了她一跳,她一个没站稳,落入水中,还好被他救起,那日在水里,她胡乱挣扎时,以为自己就要死了,突然有个男子抱住她,她的手无意见碰到他身上,知道他未着寸缕,没想到这人竟是个暴露狂。今日再次遇到他会是在这立春诗会上,他竟然有这般学识,所作诗词竟被穆老评价为惊世之作。

  他像谜一样吸引着她,她多么希望自己只是个普通女孩,不是人们口中的金陵名妓,醉香楼头牌,她只想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那样她就能毫无顾忌的坐到他身边,看他写诗做词,听他讲他的故事,那该有多幸福。从她进了醉香楼那刻起,她就知道,自己不会再有幸福,因为她不配。

  每个进青楼的女子,青楼妈妈都会给她们编一个悲惨的经历,博得他人同情,可是她的经历却是实实在在的。她原本也是个大家闺秀,有个幸福的家庭,爹爹在朝为官,爹爹为人刚正,不愿与人同流合污,被奸人陷害,皇上下旨抄了家,全家流放塞外,恶人丝毫没有放过爹娘的意思,派人路上折磨爹娘,爹娘经受不住折磨,双双去世,押送士兵见主犯已死,不愿再赶路前往塞外,带她返回了金陵,将她卖给醉香楼换取银钱,还特意嘱咐醉香楼妈妈,要给她改个名,她就有了现在的名字,李诗诗。

  那年她十二岁,她知道青楼是什么地方,她知道进了这地方,女子这一生就毁了。她不求能有幸福的爱情,只希望自己死的时候,还是干干净净的。她听闻只要能夺的青楼花魁之名就能卖艺不卖身,她开始拼命的练习歌舞,琴棋书画,也许是爹娘在天显灵,她最终击溃醉香楼一众姐妹,夺得花魁之名。她知道这花魁只是暂时的,后面又会被夺了去,如果那天真的来了,妈妈 逼她接客怎么办?也许那天就是自己的忌日吧。

  舞毕,她退到船舫,换了身衣服,领着丫鬟,走了出来,丫鬟手里端着一茶托,上面放着一壶酒和两个酒杯。

  她走到台下正前方,微躬身,施礼道:“奴家见过各位老先生”,后又对着徐秋收施礼道:“想必这位就是徐公子了,奴家有礼了”。

  徐秋收拱手道:“诗诗姑娘多礼了”。

  李诗诗眼神示意了一下身后的丫鬟,丫鬟端着茶托走上前来,李诗诗拿起茶托上的酒壶将两个酒杯倒满,拿起其中一个酒杯,对徐秋收道:“不知徐公子可还记得前几日清晨,京杭运河中救起小女子之事,小女子多谢徐公子救命之恩”,说完一饮而尽,

  徐秋收也端起另外一个酒杯,道:“不过是举手之劳,诗诗姑娘不用挂怀”,说完也一饮而尽。

  李诗诗又倒满两杯酒,继续道:“今日徐公子夺的立春诗会头筹,在此祝贺徐公子”,又是一杯酒下肚。

  徐秋收无奈只能拿起酒杯,一口喝尽。

  李诗诗倒满了第三杯酒,端起酒杯接着道:“祝徐公子有个好的前程”,再次见底。

  徐秋收端过酒杯,回道:“借诗诗姑娘吉言”,再次一饮而尽。

  两人放下酒杯,李诗诗告辞道:“小女子不胜酒力,先退下了”,说完带着丫鬟退回船舫里。

  见李诗诗退下,那穆姓老者道:“听闻这金陵李诗诗是醉香楼头牌,之卖艺不卖身,为人洁身自好,更是不主动敬男子酒,想不到今天连敬徐公子三杯酒。想必是被徐公子才学所折服,恐怕这扬州城又要添一桩才子佳人的韵事了。”,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徐秋收可不觉得一首诗就能让这当代名妓折服,惊才绝艳之辈多了去,也不见这诗诗姑娘将身子给了哪个才子,他也不知这李诗诗姑娘为何要敬他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