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我在唐朝当镖师 > 第十九章 何洛两家

第十九章 何洛两家


何家大老爷带着老管家骑马赶至洛家,何管家上前敲了敲洛家大门,不多时,洛家大门被打开,一小厮探出半个身子,看着门外站着的何家老管家,询问道:“你找谁?”

  何管家抱拳道:“麻烦通报一声,就说何家大老爷带着礼物前来谢罪。”

  这小厮伸长了脖子朝门外看去,见石阶下方还站着一人,正是何家大老爷。他对何管家道:“还请门外等着,我去通报一声”。

  “有劳了”,何管家说完,小厮关上了大门。

  门房小厮走进正厅,对着正在喝茶的洛家老爷道:“老爷,门外何家老爷求见。”

  这洛家老爷是个年过四十的商人,精于计算,此时何家老爷求见所谓何事他也心知肚明,无非就是生意上的事。今日晌午时分,自家儿子气冲冲的回到府里,还不待他询问为何生气,洛公子已经开始抱怨,怒斥何家下人无礼,让他当众难看,还怨何大小姐不会管教家奴,让家奴如此放肆,说出让他颜面尽失的话来,现在就连何大小姐也恨上了。

  这洛公子是洛家独子,从小衣食无忧,可何曾受过此等羞辱,洛家老爷更是捧在手心里。洛家老爷见自家儿子受此大辱,更是气愤得摔了茶杯,将整个何家给恨上了,“好你个何家,竟然如此不给我洛家颜面,那就别怪我洛家无情。你何家不过是个镖局起家的小家族,如今镖局落末,想着在船运上分一杯羹,如今就让你连汤也喝不到。我洛家家大业大,更是垄断整个扬州城的河上运输,你何家不但不捧着点我洛家,还敢羞辱我儿子,我定要你何家在这扬州城没了落脚之地。”

  这洛家老爷,不慌不忙的揭开茶盖,轻轻的吹了吹杯里漂浮在茶面上的茶叶,小酌了一口,闭上眼睛慢慢体会茶叶的芬香,茶水经过舌尖流入喉咙里,洛老爷轻声道:“好茶”,这才睁开双眼。

  下面的小厮见自家老爷只顾喝茶,也不说见不见何家老爷,他还等着回去回话,喊了一声:“老爷”。

  何老爷将手里的茶杯放在一旁的桌子上,问道:“何家老爷,可曾说何事求见”

  小厮回答道:“何家管家说,何老爷是带着礼物来谢罪的。”

  洛老爷满意的点点头,对小厮道:“那你就去请何老爷偏殿来见吧”

  小厮以为自家老爷说错了,再次问道:“老爷,是偏殿吗?”

  “对,就是偏殿”。

  小厮领命而去。

  洛家大门再次被打开已经过去了一盏茶的工夫,按理说,如果洛家老爷不在家,那门房小厮刚刚就会说老爷不在,既然门房小厮进去通报,就说明洛老爷在家,既然在家,又不见小厮开门相迎。何老爷心知这是洛老爷故意的,要给他一个下马威,他叹了一口气。

  小厮将朱红大门打开半扇,对何家老爷道:“何老爷,我家老爷偏殿有请。”

  偏殿,一般接待客人都是正厅,这洛家老爷却是偏殿有请,明显没把何老爷当客人看待。

  小厮在前方领路,何管家,提着礼物摇了摇头,知道今天这谢罪怕是白来了。

  洛家大厅侧后方有一小屋,就是所谓的偏殿。

  小厮敲了敲偏殿的屋门,喊道:“老爷,何家老爷到了”。

  “进来吧”。

  小厮推开房门,做了个请的手势让何家老爷先进。

  何家老爷,刚踏进屋里,双手抱拳,笑呵呵道:“洛老爷,不好意思,何家家奴无礼了,得罪洛公子,我特此前来谢罪,还望洛老爷大人有大量,不要怪罪那该死的家奴,在下备下薄礼,还望洛老爷笑纳”。

  侧后方跟着的何管家,上前一步,双手奉上礼物。

  洛老爷,对一旁站着的小厮招了招手,小厮上前接过礼物,洛老爷道:“何老爷客气了,还请坐下”,然后对屋外喊道:“上茶”。

  礼物被收下,何老爷安心了些,在侧下方椅子上坐下,何管家站在身后,不多时,一小厮端来茶水放在何老爷一旁桌子上。

  洛老爷拿起茶杯对何老爷道:“何老爷,这是刚到的西湖龙井,品尝一下”。

  何老爷没心情喝茶,也只能端起茶杯象征性的喝了一小口,赞叹道:“好茶”。

  洛老爷哈哈一笑,道:“这西湖龙井珍贵着呢,每年产量也就那么点,大半进贡到了宫里,流落在人间的少之又少,我可是花了大价钱才搞到这西湖龙井,何老爷可要好好的品尝一番。”

  “一定,一定”,何老爷再次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放下茶杯道:“洛老爷,我听闻,扬州城有一批瓷器要运往海口,刚好我何家商船停在码头多日,可以接下这单生意。”

  洛老爷摆摆手,道:“不急,不急,此事不急”。

  何老爷皱了皱眉,现在不敲定下来,等其他家的商船回来,这运瓷器的生意又有了变数,按照商会的规矩,每家的商船轮流运输,这瓷器生意刚好轮到他何家,却迟迟不见洛家下批文,他如何不急。

  何老爷道:“洛老爷,按照规矩也该轮到我们何家了吧,这运输批文啥时候下来啊”。

  洛老爷喝了口茶,道:“这瓷器运输生意,还没谈妥,如何下批文”。

  何老爷恼怒的捏了捏拳,这瓷器运输生意早几日就谈妥了,现在却说没谈妥,明显就是欺压他何家,奈何这洛家是这扬州商会会长,他也只能忍气吞声,敢怒不敢言。

  屋里沉默了片刻。

  洛老爷问道:“何家大小姐,近日可好?”

  何老爷拱手道:“有劳洛老爷挂心,小女一切都好”。

  洛老爷继续道:“听闻前些日子何家大小姐,被一来历不明之人拒婚,自寻短见,跳河自杀被人救起,可有此事?”

  “那些都是谣传,我家小女,整日都在书房,练习书画,何来跳河一说”

  洛老爷哈哈一笑,道:“也是,以何大小姐的容貌,又怎会因为拒婚自寻短见,追求何大小姐之人如江河之鲤鲫,我家洛儿就喜欢的紧,几次让我登门求亲,你看我,一把老骨头的,那丢得下那个脸,今天何老爷在此,你看两家联姻之事如何?你我结为儿女亲家,商业上强强联合,定是一桩美谈”。

  这洛家老爷转了这么大一个弯,说到底就是想让何大小姐嫁给洛公子,他何老爷也疼爱自己的女儿,断然不会为了生意之事断送儿女的幸福,何老爷回答道:“小女是个有主见的人,我这个做父亲的当不了她的主,还是让儿女们自己接触吧”。

  洛老爷道:“自古,女子婚嫁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怎会做不了她的主,你就是太惯着她了”。

  何老爷不接话,自顾喝着茶。

  洛老爷见何老爷不说话,知道他不会应许这桩婚事,再谈下去已经没了必要,开口道:“我看时日也不早了,何老爷回去和何大小姐商量商量这婚事。”

  何老爷起身躬身道:“那在下先告辞了”。

  “来人,送客”

  何老爷刚出屋门,洛公子冲了进来,问道:“爹,怎么样了?”

  洛老爷看着自家儿子道:“这事有点难,那何家老爷就是个老顽固”。

  “爹,你再想想办法,我是非婉凝不娶的”。

  “好,爹再想想办法”。

  何老爷带着何管家出了洛府,回头见洛家小厮已经关上大门,对何管家道:“走吧”。

  何管家抱怨道:“那洛家欺人太甚,完全不顾商会规矩,仗着是会长还想逼婚”。

  “没办法,谁让我们何家没靠山,走吧,回何府再说”,何老爷叹息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