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我在唐朝当镖师 > 第二十章 大小姐哭了

第二十章 大小姐哭了


京杭运河河面上,立春诗会最后的歌舞表演已毕,众人散去。

  徐秋收跟着何大小姐乘坐小船上了岸,岸上的小桃姑娘已经等候多时,见大小姐带着徐公子朝这边走了过来,连忙招手道:“大小姐这边”。

  徐秋收刚走两步,一个侍卫拦住了去路,递给他一个长方形木盒,道:“徐公子,这便是立春诗会的奖品,王羲之书法”。

  徐秋收一把抱过木盒,心里暗骂道:“妈的,终于舍得把我的王羲之书法给我了”,他轻轻的抚摸着,双眼发光的看着怀里的木盒,银子啊,这就是银子。他爱不释手,轻抚的动作,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个爱好书法之人。

  他抬起头,对跟前的侍卫道:“多谢这位大哥了。”

  侍卫躬身道:“这是徐公子应得的,穆老在那边”,说完手臂引向一边。

  徐秋收顺着他手臂的方向看去,只见一六旬老者坐在马车里,正是那诗会上拉着他的手不撒手的穆老,他探出脑袋,见徐秋收朝这边看过来,开口喊道:“徐公子,没事来府上玩。”

  徐秋收对他喊道:“谢谢穆老,改日一定登门拜访。”

  穆老点点头,放下马车窗帘,对赶车马夫道:“走吧,回府。”

  马车向前方驶去。

  侍卫见穆老马车渐行渐远,对徐秋收拱手告辞道:“徐公子,在下先行告退。”

  徐秋收回礼拱手道:“慢走”。

  送走侍卫。

  小桃姑娘已经迎了过来,扶着何大小姐上了马车。徐秋收刚要跳上马车,肩膀被人轻轻的拍了一下,他回过头来,见拍他肩膀之人正是在画舫上的张姓公子。

  徐秋收拱手道:“张公子好啊,张公子怎么还没回府?”

  张姓公子回答道:“我见徐公子还没走,这才上来打声招呼,我家马车在那边等着呢”,说完用折扇指着不远一辆挂着'张'字灯笼的马车。

  这张公子看了看徐秋收怀里的木盒,问道:“想必徐公子怀里的就是那王羲之的书法吧。”

  徐秋收点点头,回答道:“正是。”

  坐马车里的何婉凝听见马车外有动静,好奇的掀开车帘,见自家家奴正在和张姓公子说话,不禁皱了下眉,瞪了他们一眼。

  徐秋收和张姓公子也看见掀开车帘的何大小姐,被她一皱眉一瞪眼吓到了,他俩可是见过何大小姐盛怒的样子,惹不得,那就只能躲。

  张姓公子把徐秋收往旁边拉了拉,远离何家马车些,何婉凝见两人鬼鬼祟祟的跑到一旁说话,心知肯定没好事,嘴里骂道“两个登徒子”,放下车帘坐回马车里。

  张姓公子见何大小姐坐回马车里,看着徐秋收怀里的木盒道:“徐公子,可否将这王羲之的书法借在下一观”。

  “那有什么问题”,徐秋收将木盒递给张姓公子。

  张姓公子接过木盒,取出里面的书法,小心翼翼的展开,见字迹时而藏蕴含蓄,时而锋芒毕露,不由得赞叹道:“真是好字,这王羲之书法果然不俗”,看完又小心翼翼的卷好,放回木盒递还给徐秋收。

  徐秋收见张姓公子如此称赞,想必也是懂书法,喜爱书法之人,开口道:“张公子既然如此喜欢这王羲之的书法,不如卖于张公子,以作成人之美。”

  张姓公子哈哈一笑,道:“徐公子可真是舍得啊,这王羲之书法都舍得出手,可惜我并非爱好这王羲之书法之人。如果徐公子真舍得卖,我定当为徐公子找到愿买之人,到时候可要好好报答我哦。”

  徐秋收嘿嘿一笑,道:“有何舍不得,我又不懂书法。这王羲之书法放家里,又吃不得喝不得,还不如换些银子来的实在。张公子放心,如若这书法卖得好价钱,肯定忘不了张公子的好,到时候请张公子去扬州城最好的青楼,醉梦楼一聚,如何。”

  “要得,要得,听说醉梦楼里头牌姑娘,云锦姑娘一晚上可不便宜,到时候可别心疼银子哦”。

  “不会,不会,肯定让张公子玩的尽兴”。

  “那可说好了”。

  两人谈妥,看着对方哈哈大笑起来。

  张姓公子一拱手道:“徐公子,在下先告辞,定为你找到买书法之人。”

  徐秋收拱手回礼道:“张公子,慢些走,我等你的好消息”。

  见张姓公子朝张家马车走去,徐秋收也回到马车旁,跳上马车,对身旁的小桃姑娘道:“小桃姑娘,我们也走吧。”

  小桃姑娘回头朝马车看了一眼,见大小姐没说话,赶着马车朝何府驶去。

  马车刚驶动,马车里就传出大小姐的声音:“你进马车里来。”

  这没指名没指姓的,徐秋收也不知道这大小姐是不是让他进马车,想来马车外就两个人,小桃姑娘要赶车,进不了马车里,那就只剩自己了。

  三月天,晚上还是比较寒冷的,坐马车里肯定比外面舒服。

  他掀开车帘,钻进马车里,坐在离大小姐远些的地方,这大小姐的马车就是不一样,芳香四溢。

  他坐在马车里贪婪的呼吸的这芬香的空气。

  何大小姐不说话,他抱着木盒坐在那里也不说话。

  沉默了片刻,何婉凝还是没忍住,开口道:“刚刚,你和那个张公子鬼鬼祟祟的在说什么?”

  徐秋收也不隐瞒,回答道:“我让张公子给这王羲之书法找个主人,事成之后,请他到醉梦楼喝酒。”

  醉梦楼?那不是扬州城有名的青楼吗?何婉凝轻呸了一声,恼怒道:“两个无耻之人,你们男子,果然没一个好东西,整天想着逛青楼,想着...那....那种事”。

  徐秋收微笑道:“大小姐,这男子逛青楼不是很正常的事吗?怎么就无耻了。”

  “就是无耻,没有名分就随随便便和女子那样,和强抢民女的流氓恶霸有什么区别”,何婉凝怒道。

  徐秋收辩解道:“大小姐,那你可说错了,逛青楼花了银子,那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是两厢情愿的事,强抢民女,那是单方面的强迫,有本质上的区别,那可不一样。”

  何婉凝见这家奴口舌如簧,能言善辩,心知说不过他,气得眼泪都要掉下来,怒道:“你这个...这个....”想了半天,才脱口一句:“混蛋”。

  徐秋收感觉很委屈,他不过是和大小姐解释,自愿和强迫的区别,还被骂了是混蛋。他想着这几天大小姐脾气火爆,莫不是每个月的特殊那几天,他问道:“大小姐,你莫不是来了大姨妈?”

  “什么大姨妈,我没有大姨妈”,她听不懂。

  额,看来需要解释一番了,徐秋收解释道:“大小姐,我说的大姨妈就是女子成年以后,每个月的那几天,你们应该叫做月信,这几天女子脾气会特别火爆,容易动怒。”

  何婉凝听见,月信时,脸颊绯红,双眸已经快喷出火来,强压的怒火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对着徐秋收就是拳打脚踢,爆喝一声:“滚...”。

  徐秋收可曾见过爆怒下的大小姐,吓得连忙逃出车外,跳下马车。

  坐在车外赶车的小桃姑娘听见两人在车里吵闹,也吓了一跳,心想,这徐公子难道真的和大小姐八字不合,见面就吵,大小姐也没有平时温文尔雅的样子,这两天大小姐生气的次数比以往加起来还多,难道真的是大小姐来了月信,脾气暴躁了。

  徐秋收不敢上马车,跟在马车一旁,突然听见马车里传出嘤嘤哭泣声,心道:“不会吧,这何大小姐哭了”,他慢慢靠近马车,掀开马车一侧窗帘,见何大小姐果然在抹眼泪。

  何婉凝看到马车窗帘被掀开,那可恶之人的脸出现在马车窗上,连忙转过身去,不让他看见自己哭泣的样子,她抹了会眼泪,扭头见他还在窗旁看,喝道:“你滚,离我远点”,然后伸手去抢徐秋收掀起的马车窗帘,放下窗帘,看不见那恶人,才好了些。

  徐秋收掀开的马车窗帘被放下,依旧能听见马车里不时传出的抽泣声,他急的抓耳挠腮,怎么办,他怎么就把这大小姐惹哭了,他最怕女孩子哭了,一哭他就没辙了。

  他思索着要怎么哄大小姐,他前世加今生也没谈过恋爱,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哄,要不先认错,大小姐说什么就是什么,不反驳,什么都顺着她,他现在能想到的也只有这些了。

  他再次掀开马车窗帘,对还在抽泣的何婉凝道:“大小姐,你别哭了,我知道错了,都是我不对惹你生气了,你要打要骂都随你,你别哭就行。”

  没动静。

  他看着怀里抱着的木盒,心想这大小姐喜欢舞文弄墨说不定也喜欢这王羲之的书法,他一咬牙,只要大小姐不哭,这银子没了就没了吧,他将木盒从窗口递了进去,开口道:“大小姐,别哭了,这王羲之书法就当是给大小姐赔罪的。”

  还是没动静。

  他有点手足无措,正准备收回木盒,就听见何婉凝略带哭音道:“真的将这王羲之书法给我?”。

  见大小姐终于说话了,他连忙点头,道:“是的,大小姐,这王羲之书法送你了”。

  坐马车里的何婉凝没接,还在擦眼泪,徐秋收以为大小姐又改变主意,不要这王羲之书法了,他看着大小姐道:“大小姐,你要是不要这王羲之书法,那我只好拿去卖钱,逛青楼了。”

  “你敢”,也不知道大小姐说的是你敢拿去卖,还是你敢去逛青楼,何婉凝一把将木盒抱在怀里。

  见大小姐收下木盒,不再抹眼泪,他才松了一口气,终于算是哄好了,他现在才知道哄女孩有多难。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