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我在唐朝当镖师 > 第二十六章 拉拢

第二十六章 拉拢


何府大厅。

  何老爷坐在正上方太师椅上,两侧分别坐着徐秋收和何婉凝。

  何老爷对着徐秋收一抱拳,道:“这次的事让徐公子挂心了,何家本就捉襟见肘,如今丢了生意,还赔了银子,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哎...”。

  “何老爷不用太过悲叹,人没事就好”,徐秋收安慰道。

  “是啊,爹爹,只要你没事就好,有爹爹在,什么困难都会过去”。

  “此事不提也罢,听闻徐公子夺得立春诗会头筹,没想到徐公子才学如此了得,早知如此,上次怎么也要让徐公子做我女婿,我家凝儿可是最仰慕有才学之人了”,何老爷看了一眼何婉凝问道:“是不是啊,凝儿?”。

  何婉凝羞红了脸,嗔道:“爹,你说什么呢”,她看了一眼徐秋收,低下头去。

  这何老爷是啥意思,莫不是要再提入何府当女婿之事,大小姐倒是长相美,身段苗条,就是这脾气有点火爆,想来娶她当老婆也不错,起码拿得出手,男人好面子,漂亮老婆就是最好的面子,古代女子讲究三从四德,我就不信成了亲以后,她何婉凝还敢对我动手动脚。

  徐秋收正犹豫着,权衡弊利,何老爷又说话了。

  何老爷接着道:“徐公子和小女走得挺亲近的,这女子名声可是很重要呢”,这何老爷只想把徐秋收绑在何府,奈何何府无权无势的,实在是给不了徐秋收好的前程,唯一拿得出手的就是自己女儿。

  这又是啥意思?莫不是怕我坏了他女儿的名声,刚刚还以为他要重提招我做女婿的事呢,看来是自己想多了,徐秋收回答道:“还请何老爷放心,我不会坏了大小姐名声的,近来几日都是有事情才来找大小姐的,以后一定会多多注意。”

  何婉凝脸色惨白。

  何老爷叹了口气,他还是看不上我这武夫之女,也是,这个朝代重文轻武,一般才子是瞧不上那些商贾,武夫的。徐公子又有如此才学肯定会娶个书香门第之女,或者官宦之女为自己的前程铺路。

  既然做不了亲事,那也只能好生款待,让他记得我何家的好,何老爷问道:“不知徐公子在我何家镖局过得怎么样?王教头这几日运镖未归,徐公子就在何府住上几天吧。”

  “多谢何老爷关心,镖局住得还算舒心。”

  “镖局一个人也没有,怪冷清的,还是住何府吧,我让下人备好客房”。

  反正都是何家的,哪边都一样,徐秋收也不拒绝,回答道:“那多谢何老爷了”。

  何婉凝起身告辞道:“爹爹,我先回房歇息了”。

  何老爷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脸色不太好,再次被拒,她心里肯定难受,“凝儿,我听下人说,你一晚上都没合眼,快去歇息吧”。

  徐秋收也是一晚上都在赶路,马车颠簸也没睡好。

  他也起身告辞道:“何老爷,没什么事我也告辞了”。

  何老爷点了点头,对门外喊道:“来人,带徐公子去客房休息。”

  何府家丁带着徐秋收进了何府后院。

  何府的客房就是不一样,竟比客栈上等房间还要好。徐秋收不知道的是,这是何老爷特意交代过管家的,不能怠慢了他。

  一觉睡得天昏地暗,要不是家丁敲门他还不知道醒。

  家丁在门外喊道:“徐公子起来了,该用晚膳了。”

  徐秋收打开房门问道:“何老爷,和大小姐吃过没?”

  家丁回答道:“老爷和大小姐早就用过了,现在在大厅叙话呢,老爷特意交代过不要扰了徐公子休息,给徐公子备好晚膳就行,我看这个点了,担心徐公子饿着了,才敲门的。”

  “多谢这位小哥了”

  “徐公子客气了,大老爷说过,要对徐公子客气点”

  晚饭过后,想着怎么也应该去见见何老爷吧,毕竟自己只是何家镖师,虽然没有签卖身契,那也是何家下人啊,这何老爷以客怠之,让他颇为不自在。

  大厅里,何老爷正在和女儿说话,徐秋收走了进来,道:“何老爷好。”

  “徐公子来了,用过晚膳没?”

  “用过了,谢何老爷款待,我只是一个何家下人,何老爷不必如此”,徐秋收尴尬道。

  何老爷哈哈一笑,道:“徐公子哪里的话,你虽然是我何家镖师,但是你才学过人,我又怎能把你当下人看待,来日徐公子若能中个举人秀才的,那就是我何家高攀了。”

  这古代科考制度,考得四书五经,他七窍通了六窍,一窍不通的,他拿什么去考,总不能随便在试卷上大放厥词吧,万一搞个文字狱那可就是冤枉了。

  徐秋收回答道:“我对这科考可没兴趣。”

  何老爷大吃一惊,道:“徐公子莫要开这玩笑了,十年寒窗苦读不就是为了科考吗?”

  “我志不在此”

  “徐公子有何志向,不如说来听听!”

  男子一身追求不过就是金钱,地位,女人。古代君权主义太严重,伴君如伴虎,皇帝一个不开心就要了脑袋,再还有奸官吝臣背后算计,这地位越高,越危险,地位还是算了,现在他的追求就是金钱,女人了。

  徐秋收见一旁坐着的何婉凝冷着个脸,也不知道谁得罪她了,她做在一旁也不好说他追求的是财富女人,正在他不知如何回答何老爷时,家丁来报:“老爷,门外张公子求见。”

  “张公子,哪个张公子?”,何老爷问道。

  “就是扬州布商张家,张公子。”

  张家可是扬州城有名望的布商,每年都会为皇宫里提供一批布料,虽然是个商人,但是人家能做皇商,在扬州城也不是谁都能随便招惹的。

  何老爷起身道:“快快有请”,说完也随着家丁一同前往。

  徐秋收和何婉凝跟在何老爷身后。

  张姓公子还是一身白衣,拿着个折扇,书生打扮,进门就对何老爷一拱手,道:“见过何老爷”。

  张姓公子看见何老爷身后的徐秋收,开口道:“我就知道徐公子在何府,刚刚去了城南何家镖局,不见人,想来应该在何府,果不其然就在这里”。

  徐秋收疑惑道:“找我,找我何事啊。”

  张姓公子看了何婉凝一眼,想着有女眷在场不便说,他拉着徐秋收走远了一点,开口道:“徐公子可真不够意思,我在家等了你几天,都不见你来找我,说好的一起逛青楼呢”。

  “实在不好意思,有事出门了两天,今天才回”,徐秋收歉意道。

  “不知今天徐公子有没有空,听闻醉梦楼出了一副对联,能对上者可做云锦姑娘的入幕之宾,我昨晚去了,难得紧,想来徐公子才学过人,何不去一试”

  还以为这张公子找他什么事呢,原来是泡妞遇到难题,找他搬救兵来了。

  徐秋收道:“反正闲来无事,不如去看看。”

  张姓公子一拍折扇,“甚好。”

  两人向何老爷告辞,勾肩搭背的出了何府。

  何婉凝看着两人出了何府,心里很是不舒服,这两个大男人,这么晚出门,不是喝酒就是逛青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