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我在唐朝当镖师 > 第二十七章 对对联

第二十七章 对对联


京杭运河西岸,高楼林立,青楼妓院依水而建,楼外灯火通明,楼内莺莺燕燕,甚是热闹。

  醉梦楼一楼大厅挤满了人。

  大厅里,高高挂起一副上联,上面写道:寂寞寒窗空守寡。

  对联下面已经围满了人,一个个在那里摇头皱眉,苦思冥想。

  徐秋收指着那悬挂的对联问道:“这就是你所说的上联?”

  张公子回答道:“正是”。

  这对联也不是很难啊,徐秋收奇怪的看了张公子一眼,这张公子莫不是银样镴枪头,中看不中用,按理说,读过几年私塾之人应该都能对上吧。

  张公子似乎也觉察到徐秋收审视的目光,连忙解释道:“徐公子有所不知,这只是入门上联而已,对出下联,才能上二楼,二楼还有一联,对出便可上三楼,第三联便是云锦姑娘亲自出的,对上了才能成为她的入幕之宾。”

  原来如此,他还以为上联就这程度呢,那入云锦姑娘房间也太简单了。

  张公子继续道:“这醉梦楼,每个月初都会举行这样的活动,持续三天,只要连对出三联就能进云锦姑娘的房间,这一楼二楼容易,即便对不出,花些银子也是可以上三楼的,上二楼一百两,二楼上三楼可要五百两,难就难在这云锦姑娘的第三联,如若无人对出,才学能得到云锦姑娘的认可,再花上一千两也是可以成为入幕之宾的。”

  徐秋收了然的点了点头,看来这醉梦楼的主人真是好手段,这种营销策略都能想到。男人都是有征服欲的,越是难以得到的东西越想得到,有钱的花银子,即便花了银子,到最后还不一定能让云锦姑娘看上眼,那可真就是人财两空了。没钱的施展才学,既可以证明自己还能一亲香泽,这醉梦楼不但赚了银子还得了名声,还真是名利双收啊。

  醉梦楼朱妈妈见张公子也在一楼大厅,迎了过来,一块绿色手巾轻轻拂过张公子脸,魅声道:“哎呀,张公子也来了”,极具诱惑。

  徐秋收见这醉梦楼老鸨风姿犹存,脸上涂满了胭脂,遮盖岁月在脸色留下的痕迹,竟看不出年龄来。

  张公子折扇轻摇,问道:“朱妈妈,这二楼上去了几位啊,三楼可否有人上去?”

  “张公子来得可真是巧了,今日赵知府家的公子带着几个才子,一连上了三楼,此刻二楼有十多人,三楼就赵公子一行四人”,朱妈妈回答道。

  张公子一脸惊讶道:“竟然有四人上了三楼”。

  朱妈妈凑到张公子耳边轻声道:“我看赵公子带来的三人脸生,不像本地人,应该是赵公子请来的外地才子,这次赵公子可是有备而来,张公子可要抓点紧啊,莫要被那赵公子抢了先。”

  “多谢朱妈妈提醒”。

  张公子回身对徐秋收道:“徐公子抓点紧吧,三楼已经上去4人了,这次赵公子请了外援,徐公子还是赶紧对出下联,我们上二楼吧。”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急啥”,徐秋收看着上联对道:“俊俏佳人伴伶仃”

  “好,对的好”,张公子赞叹道,他看了一眼朱妈妈,问道:“朱妈妈,这对得可还行”。

  朱妈妈看着张公子身后之人,见他一身黑衣下人打扮,还以为是张公子家的家丁,此刻听见张公子喊他徐公子,她不禁想起立春诗会那个夺了头筹之人也姓徐,莫不是同一人,问道:“不知这位公子如何称呼。”

  张公子回答道:“他是徐....”。

  徐秋收连忙打断他的话,回答道:“我叫徐三”

  朱妈妈点点头,原来不是一个人,她对两人道:“两位公子上二楼吧”。

  二楼大厅内,几张桌前已经坐满了人,有书生打扮的,也有衣着华丽的商贾,正目不转睛的盯着大厅一处,那里同样悬挂着一幅上联,上联道:蚕为天下虫。

  张公子拉着徐秋收找了个空桌坐下,对徐秋收道:“徐公子,这上联有些难度,我也是苦思一晚才想到下联,侥幸入了三楼。三楼却是对不出云锦姑娘的上联,只能抱憾而归,若是徐公子已有下联,就写在这纸上”,他边说着拿过一张纸,又将毛笔蘸了蘸墨,递给徐秋收道:“只需要把下联写在这上面,然后交给那边站着的丫鬟,她会将下联呈给云锦姑娘,等待结果便是。”

  徐秋收接过毛笔,写道:“鸿为江边鸟”。

  张公子看着纸上的五个字,惊叹道:“徐公子,果然才思敏捷,这么快就想出下联了,比我的好上千倍不止”,他见徐秋收要放下毛笔,提醒道:“署名,署名,别忘记把名字写上面。”

  徐秋收又在白纸的下方写上“徐三”,将白纸递给了张公子。

  张公子拿着白纸朝楼道口站着的一丫鬟走去,那丫鬟接过白纸,走上楼去,不多时走了下来,喊道:“请徐三,徐公子上三楼。”

  二楼大厅瞬间安静下来,张公子带着徐秋收朝三楼走去,众人一脸羡慕的目光。

  三楼大厅昏暗了些,一张桌子旁坐着四人,正是赵公子一行四人。

  赵公子见有人上楼,细看发现是张公子,起身打招呼道:“没想到张公子也能上这三楼。”

  张公子拱手道:“赵公子还不是上了这三楼”。

  赵公子脸色有点难看,他可是花了一千五百两才上的三楼,他特意花了重金请了几个外地有名望的才子,一楼还好,很快的对出下联,至于二楼,三个才子中就一人想到个下联,其余两人一筹莫展,为了能最后抱得美人归,他一咬牙,花了一千五百两才让四人都上了三楼,此刻见张公子居然带着下人也上了三楼,很是不爽。

  三楼一侧,屏风后方,一美妙身影若隐若现

  屏风后方女子道:“刚上来的两位公子,还请坐,请听我的上联:望江楼,望江流,望江楼下望江流,江楼千古,江流千古”。

  张公子看着徐秋收道:“徐公子,怎么样,有下联没?”

  徐秋收已经想好了下联,他对张公子道:“不知这下联值多少银子,要不然我把这下联卖给你。”

  张公子拒绝道:“我可没那么多闲钱”

  “那我卖给旁边那赵公子,想必卖个千八百两不是问题”

  “徐公子,莫要开玩笑了,想到下联就赶紧说出来,急死我了,你看那赵公子带了三个才子,四人都上了这三楼,肯定是才学过人,莫要让他们占得先机”,张公子催促道。

  徐秋收哈哈一笑,站起身来念道:“印月井,印月影,印月井中印月影,月井万年,月影万年,云锦姑娘,这下联可算工整。”

  沉默了片刻,屏风后面云锦姑娘道:“想不到徐公子有如此才华,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就想到下联,小女子佩服,还请徐公子上四楼”。

  这时走过来一个丫鬟,对徐秋收道:“徐公子请随我来。”

  张公子见徐秋收站着原地不动,推了一把,道:“徐公子别发呆了,快去啊。”,今日能压过赵公子,他很是开心。

  丫鬟领着徐秋收朝四楼走去。

  屏风后再次传来云锦姑娘的声音,道:“感谢几位公子捧场,几位公子请回吧。”

  赵公子心有不甘,花了银子最后让人捷足先登,甚是恼怒。

  张公子看着徐秋收的背影,嘿嘿一笑,自言自语道:“徐公子,过了今晚看你拿什么来感谢我”。

  几人下了三楼,屏风后也消失了身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