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我在唐朝当镖师 > 第二十八章 迷药

第二十八章 迷药


醉梦楼四楼,走廊里灯火忽明忽暗,寂静无人,没有一丝声响,只听见两人踩着地板的脚步声。

小丫鬟领着徐秋收,推开一处屋门,对他道:“徐公子里面请,云锦姑娘马上就来”,见他走进屋里,小丫鬟退了出去关上了房门。

房间里四处悬挂着粉色,红色的纱帘,纱帘后的景物若隐若现,有种朦胧之美。桌上放着一个香炉,烟雾缭绕,细闻下有淡淡的清香,屋里窗门紧闭,清香久久不散,慢慢的香味越来越浓,徐秋收不禁打了个喷嚏,突然间他感觉口干舌燥,见桌子上有个茶壶杯子,他走了过去,拿起茶壶摇了一下,有水,倒满一杯茶饮了下去,嗓子舒服了点。

屋外门缝里出现了一双眼睛,盯着徐秋收看了许久,见他喝下了茶壶中的水,蹑手蹑脚的转身离开。

屋里静悄悄的,他一边喝着茶,一边欣赏着屋里的装饰物,他隐隐约约听见有人在说话,他好奇的起身,顺着声音走到墙角处,将耳朵贴在墙上,声音清楚了些。

一女子道:“小姐,那人已经喝了房间里的水”。

另一女子道:“嗯,好的,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先下去吧,我去查看一下。”

那女子提醒道“小姐,我看那人一身黑衣,不像个公子哥,更不像个商人,与之前之人打扮都不一样,小姐还是小心为好。”

“放心吧,不管他是什么人,只要喝了迷药,不到明天是醒不了的,我们又不是第一天这样做了,不会出现意外。”

“那好吧小姐,我先走了”

“嗯”

徐秋收心里一惊,这是什么情况,下迷药,难道刚刚喝的茶有问题。这家不会是个谋财害命的黑店吧,自己这么走运中了仙人跳。不应该啊,这里可是醉梦楼,这醉梦楼能在扬州城这样的大城市站住脚,名气旺着呢,根本不屑搞这些小把戏,那难道针对他而来吗?也不可能啊,他刚入这扬州城,一无财,二无名,图什么呢,谁会这么无聊下了这么大一番功夫对付他这个寂寂无名之辈。他苦思良久也搞不清楚个所以然。

走廊里有脚步声传来,想来是那女子进屋查看了,为了弄清楚事情的缘由,现在只能以不变应万变,徐秋收连忙坐回椅子上,趴桌子上装晕。

门外脚步声越来越近,吱呀一声,房门被推开,进来一女子,女子进门就喊道:“徐公子,徐公子我来了”,见无人应答,她咣当一声将房门关上,她走到桌边坐了下来。看了半晌,见徐秋收还是趴桌子上一动不动。她拿起茶壶就欲将水淋在徐秋收头上,想了一会还是放弃了,虽然这迷药药性很强,她还是担心把他淋醒。她自言自语道:“你们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今天就放过你,不淋你水,中了我的魅药,就让你在睡梦中风流快活吧,明早起来也不会知道昨晚是现实还是梦幻。”

徐秋收恍然大悟,想来是这女子不愿委身于人,才用这种迷幻人心智的药物,以假乱真,中了迷药之人还以为昨天与这云锦姑娘一晚风雨了,殊不知只是一夜春梦。这女子真是好手段,特意将房间布置的如梦如幻,让人深陷其中,想来那刺鼻的香味也有问题,能让人口干舌燥,诱使人喝下壶中下了药物的水,一环扣一环,可真是处心积虑啊。还有一个疑点就是,他也喝了那茶壶中的水,为何他没事,不会是因为我是穿越过来的,对我无效,出BUG了吧,看来我真是那么与众不同,徐秋收大为得意。

云锦姑娘见趴在桌上之人半天也没有动静,也放下心来。

徐秋收趴桌子上,也不见这云锦姑娘对自己做出什么出格之事,想来也是心底善良之人。他看见云锦姑娘垂在桌下的手,五指修长甚是漂亮,突然起了戏弄之心,他慢慢伸出手来,一把握住哪玉手,入手软绵绵,他捏了捏,柔若无骨,他嘴里呢喃道:“云锦姑娘,我来了。”

云锦姑娘突然被抓住了手,绷直了身子,扭头见徐秋收还是趴在桌子上,长吁了一口气,拍了拍胸口,安慰道:“原来是做梦呢,吓死我了”,她尝试着抽出自己的手,奈何徐秋收抓得太紧,她咬紧牙关用力一拽,手终于抽了出来。她揉了揉被抓疼的手,盯着徐秋收看了一会,见确实没有反应,才松了一口气。

云锦姑娘见徐秋收已经入梦,再待这里已无意义,起身朝门口走去。

“云锦姑娘这是准备去哪里啊?”,徐秋收站起身来,看着准备开门离去的云锦姑娘问道。

云锦姑娘开门的手僵住了,她可是听得很清楚,这可不像睡梦中的呢喃,她心跳加速,缓慢的转过身来,见原来应该趴在桌子上的徐秋收,此刻已经站起身来,一脸邪魅的看着她。

云锦姑娘结结巴巴道:“你..你你你...你怎么没昏迷。”

徐秋收学着她说话,回答道:“我..我我我...我也不知道。”

云锦姑娘已经慌了神,开门欲逃,徐秋收上前,一把拉住她的胳膊,调笑道:“云锦姑娘,春宵一刻值千金啊,莫误了这良辰美景”,一边说着,一边拉着云锦姑娘往床边走去,

云锦姑娘拼命挣扎着,奈何她的力气太小,挣脱不开,眼看着离床越来越近,心里害怕极了。

徐秋收一把将她推倒在床上,嘴里喊道:“云锦姑娘,我来了”,飞身一跃,扑在了云锦姑娘身上。

云锦姑娘见压在身上之人,绝望的闭上了眼。她没有呼喊,没有求饶,因为那些都是徒劳的,这醉梦楼四楼是个特别的存在,是她醉梦楼头牌姑娘接客的私人地方,没人会到这里来,这里隔音效果极好,呼喊也无用,即便呼喊有人听见,他们也只会以为是闺房之乐。求饶更无可能,她在这醉梦楼里见过太多被强占了身子的姑娘,那些男子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求饶只会让他们更兴奋。她知道今天是逃不掉了,她用这种方法躲过了一次又一次的侵犯,她也知道迟早有一天会躲不过去的,没想到这天来得这么快,一滴眼泪滑过眼角。

徐秋收从来没想过强迫别人干什么,他不过是开个玩笑而已,此刻见云锦姑娘滑落的泪珠,感觉自己是不是玩笑开过了,他从云锦姑娘身上翻了下来,躺在一旁。

云锦姑娘感觉身上一轻,半天也没动静,她睁开眼,见自己身上衣物完好无损,坐起身来,胸口剧烈起伏着,她转头见徐秋收躺床上,眼睛看着床顶也不知道再想什么。

徐秋收对上云锦姑娘满是雾气的双眸,心里柔软处被撞了一下,他开口道:“再不走,我可就不客气了”。

吓得云锦姑娘赶紧下床,跑出屋外。

徐秋收深吸了口气,他一个现代人的思想,受到现代教育熏陶,他知道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他前世是个军人,是一个保家卫国的边防战士,即便在这古代,他也不能干这种强要了别人身子的事,那样他就对不起军人这个称呼了。他原本以为入了青楼的姑娘都应该是那种烟视媚行,善于取乐男子的女子,如今却是想错了,今日这云锦姑娘的反应,想必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吧,前有金陵李诗诗,如今又出了一个扬州云锦姑娘,他不禁对青楼女子有了新的认识。

云锦姑娘逃出房后,躲在昏暗的角落里慢慢平复情绪。冷静下来的她,知道自己必须回到房间找那个男子谈谈,即便她知道现在回去很危险,但是她必须得这么做,今日的一切已经被他知晓,如若告到朱妈妈哪里,那她的命运就和青楼其他姐妹一样,只以肉身博取男子的欢心。那样的她就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刚刚那徐公子明明可以强要了自己,可是他没有,他放自己走了,想来这徐公子应该是个正人君子,她心放宽了些。

云锦姑娘从新回到房间,关上屋门。

徐秋收做起身来看见去而复返的云锦姑娘,打趣道:“怎么了云锦姑娘,见我独守空房,来陪我了。”

云锦姑娘微躬身施礼道:“谢徐公子怜悯锦儿,今日之事还望公子莫要说了出去。”

徐秋收为了让她放心,开口道:“保守秘密也不是不行,就是这总该给点封口费吧”。

“啊”,云锦姑娘啊了一声,随机明白过来,取下头簪,递了过去,道:“这头簪纯银打造,值点银子,徐公子莫要嫌少。”

徐秋收接过,放手里掂量了一下,有点分量,上面纹饰很漂亮,他揣进怀里,道:“拿人手短,吃人嘴软,既然收了云锦姑娘的东西,肯定为云锦姑娘保密,今日也不早了,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云锦姑娘见要走的徐秋收连忙制止道:“徐公子请留步,今晚还是在这屋里歇息吧,公子如果现在出去,肯定惹人怀疑。”

徐秋收停下了脚步,折返了回来,想来也是,好不容易入了云锦姑娘的房间,就这样走了出去,肯定招惹怀疑,徐秋收点了点头,道:“好吧,今天就住这里了。”

云锦姑娘又是一躬身,道:“多谢,徐公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