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我在唐朝当镖师 > 第三十四章 我出二千两

第三十四章 我出二千两


醉梦楼门口,小姑娘来回不停的踱着步,远远的见徐秋收走了过来,一提裙摆,跑了过去。

平缓的胸脯剧烈起伏着,急忙道:“徐公子,你怎么才来啊。”

云锦姑娘请帖里写得不明不白的,徐秋收到现在还是一头雾水,杏儿姑娘急切的模样让他感觉事情似乎没有那么简单,他问道:“你家小姐请帖里也没说什么事,你给我说说怎么回事,让我心里有个准备。”

杏儿姑娘喘着粗气道:“徐公子,还是边走边说吧”。

杏儿姑娘前面领着路,徐秋收落后她半个身子,杏儿姑娘侧着脑袋道:“今天楼里来了一群贵客,洛老爷带来的,点名让小姐坐陪,我偷听到朱妈妈和小姐的谈话,朱妈妈让小姐今晚服侍好那个客人,小姐不愿意,朱妈妈就发了脾气,现在小姐只能被迫陪着几位客人在喝酒,现在已经过去一个时辰了,想来喝酒也该结束了,怎么办啊,徐公子。”

这就有点头大了,这青楼开门做生意。做的就是这笔买卖,如今云锦姑娘不愿意接客,他能有什么办法。

徐秋收为难道:“这事我也无能为力啊”。

杏儿姑娘慌了,她知道小姐把眼前这人当作唯一的救命稻草,可徐公子也没有办法,难道小姐真的就摆脱不了这青楼女子的宿命吗?杏儿姑娘已经红了眼圈。

徐秋收见小姑娘急得要掉眼泪,问道:“你们不是有迷药吗,用迷药啊。”

杏儿姑娘回答道:“自从那日被徐秋收识破了迷药之后,小姐觉得这方法不安全了,这几日都是拒门谢客的。”

两人说着已经走到醉梦楼门口,徐秋收道:“我先上楼,以不变应万变,你也别急,有我在肯定不会让你家小姐有事,就算强抢也要把你家小姐救出魔掌。”

有了他这句话,小姑娘安心了许多,对他道:“多谢徐公子了,小姐在三楼的包厢里,徐公子也多加小心。”

三楼包厢。

朱妈妈领着云锦下了楼,满脸堆着笑,道:“让几个贵客久等”,她对着云锦招了招手,道:“来,陪几个贵客喝几杯。”

云锦强颜欢笑的走上前,施礼道:“见过几位贵客”。

钱公子看着朱妈妈身后的云锦姑娘眼睛都直了,今日这扬州城算是来对地方了,这等美人儿,只天上有,他也丝毫不掩饰他内心的想法,直接上前就去抓云锦姑娘的手。

云锦姑娘吓了一跳,后退了一步,勉勉强强躲过袭来的魔掌。

洛老爷看见钱公子这反应很是满意,看来今天是可以谈成一笔大买卖了。

朱妈妈看着猴急的钱公子,捂嘴轻笑,知道今天这条大鱼是跑不掉了,等会还不狠狠宰你一笔。

这几人个怀心思,却苦了云锦姑娘,两边都得罪不起。

洛老爷拉着钱公子坐了下来,对着朱妈妈道:“朱妈妈,这里没你什么事了,让云锦姑娘好好陪着就是。”

朱妈妈应了一声,临出门凑到云锦耳边轻声道:“今日陪好了这钱公子,这一周都不让你接客。”

云锦木讷的站在那里,对她来说,接了第一次,以后接与不接又有什么区别。

洛老爷见云锦姑娘还站在那里,开口道:“云锦姑娘,快过来敬钱公子一杯。”

云锦回过神来,端起桌子的酒杯对钱公子道:“奴家敬钱公子一杯。”

钱公子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一双眼睛在云锦姑娘身上打转,喉结不时蠕动一下。

钱公子肆无忌惮的打量,让云锦浑身不舒服,她坐了下来,低头不语。

洛老爷看着两人,心里盘算着,这钱公子明显是起了色心,趁他淫虫上脑,今天必须把几趟运输生意拿下。

洛老爷给钱公子满上一杯酒,端起自己桌前的酒杯道:“钱公子,不知那几趟运输,钱公子决定好了没,是走水运还是路运,这水运快,而且一次运输量大,钱公子还是水运划算啊”。

钱公子拿起酒杯一口喝完,道:“洛老爷,今日我们不谈商事,我们就喝酒,赏美人。”

洛老爷脸色一沉,这钱公子为人太过精明,一边和他谈着水上运输之事,私下又找了马车商队打听陆运的价格。船运成本高,价格自然也高,如果今天再谈不下来,恐怕生意要黄了,他看着坐一旁的云锦姑娘,道:“云锦姑娘,再敬钱公子一杯。”

云锦像个机器人一般,洛老爷让她敬酒她就敬,他们谈话,她就坐在一边。

钱公子在洛老爷和云锦姑娘两人连番灌酒下,已经开始有点迷糊了,但是色心一点也不迷糊,他坐到云锦姑娘旁边,时不时伸手抓云锦的小手,几次闪躲不及,被抓了个正着,他摩擦着云锦的手,一脸淫笑道:“这小手又滑又嫩。”

云锦连忙将手抽了出来。

钱公子将碰过云锦的手放鼻子下闻了闻,一脸陶醉道:“真香”。

云锦只觉得恶心。

洛老爷见时机已经差不多了,开口道:“钱公子,我看今天你也喝多了,我们回去歇着吧!”

回去歇息,他今日还没一亲芳泽你,钱公子不乐意道:“洛老爷,你这是何意,不是说了今日玩得尽兴吗?”,他看着云锦,脸上露出了猥琐的笑容。

洛老爷叹息道:“哎,生意没了着落,实在是没心情在这醉梦楼里喝花酒。”

钱公子已经明了他的意思,他这是要他应下运输的生意,可是船运价格颇高,有些不划算,他又看了看眼前这美人,知道今日不应了这门生意,这尤物是没法拥入怀中的。此时他已经被云锦迷得神魂颠倒,哪里肯轻易放过她。

钱公子道:“洛老爷,今日尽管放心玩,明天我就与你签下运输协议。”

洛老爷心头一喜,早就听闻这钱公子好色,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美人计一使,生意就到手了。

洛老爷哈哈一笑,道:“多谢钱公子,今日一定陪着钱公子尽兴而归。”

又是几杯酒下肚,钱公子喉结蠕动的频率越来越多,一股邪火升了上来,他手已经开始不听使唤,朝云锦的脸伸了过去。

云锦偏头避开,引来钱公子的不满。

钱公子看着洛老爷道:“这是何意”。

洛老爷安抚道:“钱公子莫急,我去找朱妈妈谈谈价格。”

钱公子喝了一杯酒,压了一下邪火,急道:“洛老爷快去将朱妈妈找来”。

洛老爷对门口喊了一声:“来人”。

一个家丁推开房门道:“老爷,有何事?”

“你去把朱妈妈找来”。

家丁关上房门应声而去。

包厢里,钱公子盯着低下头的云锦不停的喝酒。

不多时,朱妈妈迈着小碎步上楼来,不见其人先闻其声,“哎呦,来了,来了”,朱妈妈推开而入,歉意道:“洛老爷,钱公子,不好意思,楼下客人实在太多,抽不开身,让两位久等了,不知两位有何事?”

洛老爷眼神示意了一下低头不语的云锦,开口道:“朱妈妈,开个价吧!”

朱妈妈也看了一眼云锦,知道今天可以狠狠宰一笔了,“想必是云锦姑娘没陪两位尽兴,看我不.....”。

钱公子不耐烦的打断朱妈妈的话,道:“好了,别说有的没有的,直接说个价吧!”

朱妈妈也不饶圈子,笑吟吟道:“洛老爷是我们醉梦楼的熟客,云锦姑娘的规矩想必也清楚,过夜一千两银子,这还要看我们云锦姑娘的心情。我好不容易说服了云锦姑娘出来陪两位,要是过夜的话,起码得一千五百两银子。”

洛老爷倒吸一口凉气,这要价也太狠了吧,洛老爷道:“朱妈妈,你这是不是太狠了,扬州城里都知道,云锦姑娘虽说过夜要一千两银子,但是却没多少人愿意拿出一千两银子来,我看这样,我也不坏了云锦姑娘的规矩,一千二百两银子。”

朱妈妈心里也清楚,之前不过是搞噱头,一千两银子过一夜确实没多少人拿得出来,这几年来,每年愿意出钱之人屈指可数,如今开价一千五百两银子确实也高了。

朱妈妈假装为难道:“看在洛老爷的面子上,一千二就一千二吧!”

钱公子喜上眉梢,就欲扑向云锦,门口突然传来一声:“我出二千两。”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