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我在唐朝当镖师 > 第三十九章 前往金陵

第三十九章 前往金陵


四月初,清晨露水稍重,何家镖局大院里一排排站满了十多个身穿黑衣的大汉。

王教头站在队伍前面,喊道:“我们今天就前往金陵,大家都检查一下随身物品,这次可是要出远门的,千万别落下什么东西,一个时辰后集合去码头,坐船去金陵。”

徐秋收还是第一次坐船,刚开始还挺兴奋,欣赏着沿途的风景,渐渐的头晕了起来,船不大,左右摇晃得厉害,他终是没忍住,趴在船沿上吐了起来。

王教头实在看不下去了,走了过来,问道:“你不是江南一带的人吧?”

徐秋收感觉胆汁都有吐出来了,摇摇头,虚弱道:“我老家北边,不是江南这边人的”。

王教头拍了拍他后背,道:“那难过会晕船,我们江南这一带以水路为主,陆路为辅,从小都是船上长大的,早已经习惯了船上的颠簸,倒也不会像你这般晕船,在我们扬州讨生计,你可要熟悉船上的生活啊,这才不到半天功夫就要你了你小半条命”。

徐秋收感觉越来越难受,问道:“王教头有没有晕船药?”

“晕船药没有,不过我有个法子能让你安安稳稳的到金陵”

徐秋收急忙道:“王教头啥法子,快交交我”。

王教头邪魅一笑,一掌劈在徐秋收后颈处,徐秋收两眼一翻,晕倒在甲板上。

王教头抱起徐秋收扔在船舱木板床上。

徐秋收醒过来时已经是傍晚时分,后颈处隐隐作痛,这王教头办法损了点,但是真管用。他打量了一眼房间,不是船上,倒像个客栈房间。他推开房门朝楼下看去,一楼摆了几张桌子,各色服饰的人正坐桌子大快朵颐,店小二拿着酒菜穿插在人群中。

旁边房门也被推开,走出一中年男子,对他轻声道:“徐兄弟醒了。”

徐秋收回头看了一眼,微微一笑,回答道:“陈师兄好。”

陈镖师道:“徐兄弟一天没吃东西,走下楼吃点东西吧。”

徐秋收跟在他身后下了楼。

徐秋收问道:“陈师兄,王教头呢?”

“出去打听事情去了,让我们在客栈等着”。

饭桌上,这陈姓镖师突然凑了过来,神神秘秘道:“徐兄弟,等会吃完饭你上楼换身衣服,带你去个好地方”。

徐秋收疑惑道:“陈师兄,什么地方啊?”

“等会你就知道了”

徐秋收还欲再问,陈镖师已经低头吃饭了。

金陵的繁华程度与扬州城不遑多让,同样的国之重镇,同样的繁荣昌盛。

看着眼前出现的建筑,徐秋收终于知道了陈师兄说的’好地方’是什么地方了。

青楼,似乎是每个男子喜欢出的地方,这样的消金窟里,有的人一晚上能花掉普通人家一年的开销,甚至是一辈子的收入。即便如此,却是很多男人趋之若骛的地方。

徐秋收虽然每次说要逛青楼,但是一到青楼面对那些搔首弄姿的姑娘们却是退避三尺,他不明白是为什么,也许是一个现代人的思想影响着,始终放不开,毕竟他几十年还未经人事,是个名副其实的老处男。

徐秋收一指前方的醉香楼问道:“陈师兄,这就是你说的好地方啊?”

陈镖师突出猥琐的笑容,道:“怎么样,地方还不错吧”。

“地方是不错,你有钱吗,这一晚上可得花不少银子呢”,徐秋收问道。

陈镖师面露尴尬之色道:“这地方确实花银子,姑娘点不起,进去花些银子喝喝酒还是可以的,听闻这醉香楼也有一位与咱们扬州城云锦姑娘其名的花魁,长得可漂亮了,运气好说不定还能遇到呢”。

人们追求美好的事物本就没有错,他不知道陈师兄花数倍于外面的酒钱之为一观传说中的李诗诗姑娘是对还是错。

徐秋收提醒道:“陈师兄,我们这样出来,不和王教头打声招呼不好吧,万一王教头有事找我们怎么办?”

陈镖师递给徐秋收一个放心的表情道:“放心吧,我和王教头一起外出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王教头从来不在晚上召集我们,他可是挺支持我们晚上出去溜达溜达,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及时行乐。”

及时行乐,多贴切镖师这个职业的词。

陈镖师突然情绪低落,接着道:“徐兄弟,你真不该选镖师这个行当,这行当真他妈不是人干的,这么多年来,我见过太过弟兄死在押镖途中,也不知道那天就轮到我了。”

徐秋收问道:“陈师兄,你知道这镖师危险,为什么还要干这行?”

陈镖师笑了笑,道:“我就一个人,死就死了吧,无所谓的,再说你看我也这么大年纪了,离开镖局还能去哪里谋生存,更何况王教头救过我的命,我这条命就是王教头的了。”

徐秋收现在有点明白陈镖师为何要来这高消费的地方了,他是看透了这个职业,过一天算一天,对他们来说人生最大的悲哀就是没命花钱。

徐秋收一拍陈镖师肩膀道:“陈镖师,今天我请客”。

陈镖师发完感慨,心情也好了不少,问道:“你小子有钱吗?你...镖局谁都知道你兜里比脸还干净”

徐秋收从怀里掏出十两银子道:“上次帮大小姐班了点事,大小姐赏得,叫姑娘不够,喝点酒还是够的吧。”

陈镖师看着徐秋收手里的银子两眼放光,道:“这大小姐对你不错啊,出手就是十两银子,可比我们外面跑舒服多了。”

徐秋收可不敢告诉他,要不是大小姐黑了他的银子,别说今天在这醉香楼喝酒了,就是把李诗诗叫来跳跳舞,唱唱曲也是完全没问题的。

醉香楼格局竟和醉梦楼有几分相似,要不是老鸨不一样,徐秋收都怀疑这就是扬州城的醉梦楼了。

醉香楼妈妈五十多岁,两鬓已经花白,脸色涂抹着厚厚的胭脂,长着一副尖酸刻薄的嘴脸。

她见徐秋收和陈镖师一副普通人的打扮,都没正脸瞧过,对于衣着华丽者一脸谄媚之色。

陈镖师知道身份相差悬殊,倒也不甚在意。陈镖师都不在意,他徐秋收更加不在意,在他眼里,人无贵贱之分,唯一的区别就是自己的本性。

两人在一楼大厅找了张桌子坐下,走过来一小厮问道:“两位客官要吃点什么,有没有相好的姑娘,我好去通告一声。”

徐秋收摆了摆手道:“姑娘就不必了,上几盘好菜,几壶好酒就行”。

没了打赏钱,小厮瞬间失了热情,硬生生道:“那两位客户稍等”。

陈镖师喝着酒看着旁边几桌左拥右抱的有些羡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