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我在唐朝当镖师 > 第四十章 杨家之人

第四十章 杨家之人


徐秋收见陈镖师坐那里喝闷酒,觉得颇为好笑,这难道就是所谓的花钱吃狗粮。

这时门外又来了几个男子,为首的俊俏男子身后跟着两个青色紧身衣大汉,一人拿着一把大刀,一左一右跟着俊俏男子身后,应该是两保镖。

那俊俏男子进门就嚷嚷道:“金妈妈,金妈妈...”

醉香楼老鸨金妈妈迎了过来,脸上堆着笑道:“哎呦,杨公子来了,快楼上请。”

杨公子问道:“今日诗诗姑娘可曾有空闲?”

金妈妈回答道:“杨公子年少多金可是我们醉香楼的贵客,必须安排诗诗姑娘坐陪。”

杨公子很是受用这样的奉承的话语,一仰脖子,跟着金妈妈上了楼。

目送几人走上楼去,陈镖师突然凑到徐秋收耳边轻声道:“刚刚上去之人便是金陵杨家镖局的公子,杨冲,听闻这杨冲能文能武,在金陵城也是有名气的公子哥。”

“金陵杨家镖局?”

“对,就是金陵杨家镖局,也是我们何家镖局此次夺镖的最大劲敌。”

醉香楼二楼包厢里。

杨冲刚坐下就催促道:“金妈妈,快去把诗诗姑娘请来吧!”

“杨公子别急,我这就去。”

一会的功夫,金妈妈领着李诗诗走进屋内,李诗诗抱着一把琵琶,对着杨冲一施礼,问道:“杨公子,今天可要听何曲”。

杨冲看着金妈妈,金妈妈很识趣的告辞离开,两个青衣大汉也退出屋外,关上房屋,持刀一左一右站在门口。

李诗诗秀眉紧锁,有种不好的预感,平日里杨公子过来也就听听她唱个小曲,并不会屏退左右,今日屋里就剩下两人,难道他要...要...用强。

李诗诗心扑通扑通乱跳。

杨冲对着站门口的李诗诗一招手,道:“诗诗姑娘,今日就不听小曲,你陪我喝几杯酒吧。”

李诗诗拒绝道:“杨公子,诗诗不会喝酒,如若杨公子不听小曲,我就先告辞了。”

杨冲一个箭步冲了过来,拉住要逃离的李诗诗,声情并茂道:“诗诗姑娘,我喜欢你很久了,如果你愿意,我为你赎身,不管多少钱我都愿意。”

李诗诗挣脱了杨冲的束缚,拒绝道:“多谢杨公子好意,我在这醉香楼挺好的。”

杨冲问道: “你要如何才肯接纳我?”

李诗诗后退了几步,离他远了些,道:“杨公子能文能武,有何必看重我这个青楼女子,以杨公子的家世,随便招招手,多的便是女人任公子挑选,再说杨公子已经是有家室的人,也不少我一个。”

“那些女子都是庸脂俗粉,如果诗诗姑娘不愿意当妾,我立你为正妻便是。”

李诗诗冷笑一声:“这样一来,杨家门我更入不得了,杨公子今日能为我一个青楼女子废掉结发妻,来日便也会为了别的女子废了我”。

杨冲急忙解释道:“不会的,我就喜欢你一人,其他女子入不了我眼,断不会因为其他女子而冷落于你”。

李诗诗冷冰冰道: “那谢杨公子赏识了,小女子不配”。

杨公子接连被拒,也撕下了伪装,怒道:“别给你脸不要脸,你一个青楼女子被我杨冲看上是你的福气。要不是过几天要出远门,我也不好急于来表白,你们这些自视清高的花魁说什么卖艺不卖身,谁知道背地里有什么勾当,要不是老子怕离开一段时间,你房间就钻进别的男子,我也不会为你赎身,今日不管你愿意不愿意,你身子我今日是要定了。”

李诗诗见平日里温文儒雅的杨公子突然向她扑过来,连忙闪躲,拿着手里的琵琶胡乱挥舞着。

杨冲一把抓住琵琶,用力一拽,琵琶已经被他夺了过来,然后扔在地上。

手里没有武器的李诗诗一边围着桌子闪躲,一边喊着“救命...”。

杨冲猥琐的笑道:“别喊了,没有的,金妈妈已经被我支走了,没人回来救你的,你还是省点力气待会喊吧,那样我会更加兴奋”,说完他一把抓住李诗诗的袖子,用力一扯,整个袖子掉了下来。

杨冲看着李诗诗露出光滑的玉臂,色心大涨,扔掉袖子继续向李诗诗扑了过去。

李诗诗是没见着,陈镖师顿时兴致全无,喝掉最后一杯酒道:“徐兄弟,我们回去吧”。

徐秋收喝完将被子放桌子上,突然听见有人喊救命,凝神细听下确实是女子在喊救命,声音还有点熟。

徐秋收对陈镖师道:“陈师兄,你有没有听见有女子喊救命啊?”

陈镖师闭上眼睛,仔细听了一会,入耳的都是些酒杯碰撞以及一些男女调笑之声,哪里有什么救命呼喊声。

陈镖师睁开眼睛道:“徐兄弟,你是不是听错了,哪里有人喊救命,走吧,我们还是回客栈吧”。

呼喊声越来越清晰,徐秋收已经听出来是二楼传出来的,他指着二楼道:“陈师兄,声音是二楼传出来的”。

陈镖师看着二楼,怎么也听不见有呼救之声,他道:“徐兄弟,你是不是幻听了。”

呼救之声很急切很绝望,绝对不是幻听,徐秋收肯定的回答道:“绝对没错,就是二楼有女子在呼喊救命”。

“走吧,即便真如你所说有女子呼喊救命,那也怎么样,这里是青楼,说不定是调情呢”。

他一直受的熏陶就是要帮助他人,这是一个军人最基本的素养,他也受过很多人帮助,要不是那些帮助他的人,他也不会活到今天,他不想冷漠的不理这件事,如果真有点什么事,那样他一辈子都会内疚的。

徐秋收对陈镖师道:“陈师兄,你先回去吧,我去二楼看看”。

“别多事”

徐秋收不理会陈镖师,直接上了二楼。

陈镖师看着已经消失在楼道徐秋收只能跟着上了二楼,毕竟人是他带来的,今日如果他惹了麻烦,那会拖累他的,甚至会拖累到整个何家,他必须看着点他,千万不能让他惹出什么乱子。

徐秋收寻着声音的方向穿过走廊,见前面房间门口站着两个大汉,可以断定声音就是那个房间传出来的。

陈镖师跟着徐秋收身后,离得房间近了,他也听见了确实有女子呼救之声。

徐秋收回头见陈镖师也跟了过来,指着前面房间道:“陈师兄,声音就是从那个屋子里传出来的”。

陈镖师点了点头,看门口站着的两个杨家镖局之人,也知道了房间里的人是谁,为难道:“房间里的是杨冲,你看那两个持刀大汉就是刚刚跟着杨冲一起进来的杨家镖局之人,这下可难办了,想不到赫赫有名的杨公子也在这青楼中用强”。

要想进屋救人就必须引开门口的两人。

有什么办法能引开这两人呢,徐秋收突然想到一般大户人家出行必定会有马车,这样能彰显身份。

徐秋收凑到陈镖师耳边轻声说了几句,陈镖师咧嘴一笑,转身下楼去。

不多时,楼里的伙计匆匆跑上来,对着房门门口两个大汉道:“两个客户,不好了,你们随行的马车不知怎么的,马匹脱绳跑了”。

两个大汉一声惊呼:“什么?”,敲了敲门道:“公子不好了,拉马车的马脱绳跑掉了”。

“两个没用的东西,还不快去把马追回来,坏了我的好事,要你们好看”

两个大汉跟着伙计急忙下楼去。

李诗诗已经被杨冲压倒在床上,她使劲挣扎了,越是挣扎越是呼喊,她越是绝望,身上的衣物一件件被撕烂,只剩下一件红色肚兜了,她双手护在胸前,眼睛里满是绝望的泪水。

杨冲似乎不急于扯掉她身上最后一件衣物,他开始解开自己的腰带。

李诗诗看着赤裸着上半身的杨冲,知道最可怕的事情马上就好发生了,她不甘心,但是那又能如何,没有人会来救她,过了今晚,也许她就不在是她了。

她闭上眼,她不想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玷污。

等了许久也不见有进一步的动作,她睁开了眼,眼前站着的居然是朝思暮想之人,她以为自己看花了眼,擦了擦眼睛,眼睛之人的样貌更加清晰了,是他,没错,确实是他。

徐秋收见门口两人被引走,慢慢推开房门,看见房间里正在上演霸王硬上弓的戏码,他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捡起地上的琵琶,朝着杨冲后脑勺就是一下,杨冲直接被打晕了过去。

他看着床上躺着之人,难怪会觉得有点耳熟,竟然是有过几次交集的李诗诗。

此时的她上身衣物已经不知去向,仅剩一件红色肚兜遮挡这胸前的春光。

正当徐秋收看着血脉偾张之时,李诗诗一下扑在他坏里。

抱着他,呜呜的哭了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