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我在唐朝当镖师 > 第四十二章 比武

第四十二章 比武


早上醒来的杨公子头疼欲裂,他掀开身上的棉被,见自己光着身子,被子里一片狼藉。

这才回想起昨晚的风流韵事,他呵呵淫笑道:“小浪蹄子,昨晚都快榨干我了。平时看你挺高冷的没想到这么风骚,真够劲。管你什么头牌花魁卖艺不卖身的,还不是屈于少爷我身下承欢。”

杨公子看着床边散落的衣物穿了起来,喊道:“来人啊”。

靠着门沿睡了一晚的两个大汉被自家公子一声叫唤惊醒,连滚带爬的进了屋子。

杨公子问道:“昨晚可有什么事?”

两个大汉擦了擦嘴边的口水道:“昨晚一切正常,就是昨晚公子太过勇猛了”,说完淫笑了起来。

这记马屁很是受用,杨公子哈哈大笑起来,“也不看看你家公子是谁”,又问道:“那诗诗姑娘呢?”。

大汉答道:“昨晚公子歇息了一晚,诗诗姑娘穿着公子的衣服离开了房间,临走时还特意嘱咐我们不要进屋打扰公子,后来一个小丫鬟将公子的衣服还了回来”。

杨公子很是满意,大喝一声道:“好,你们两个挺懂事的,回府里有赏赐。”

两个大汉连声谢道:“谢公子,谢公子”。

萧家,金陵数一数二的大家族,李姓皇帝的第七任妃子便是这萧家女儿,正真意义上的皇亲国戚,萧家老爷是个精明的商人,硬是凭借着送礼拉关系将儿女送进皇宫,萧家女儿也没让她老父亲失望,一步步爬到如今的地位,那可是皇宫里的一部励志剧。

萧贵妃吹着枕头风,给萧家吹来了大量财富,如今又凭借着一哭二闹三上吊的为萧家揽了个肥差--押运边陲小国进贡的金银珠宝等物品。

原本每年进贡都是归附的小国自行押运贡品,可是这些年来进贡途中不太平,经常有土匪拦路抢劫。

进贡物品在李氏王朝被劫,押运之人自己返回自己的国家,然后他们的王直接修书一封,言辞愤慨,大指李氏王朝治理不善,劫匪横行,进贡之物在你李氏地盘被劫,李氏要付全部责任,物品已经送到你李氏王朝了,至于有没有入李家皇宫他们可不管,重新进贡已经无可能。

李氏皇帝大怒又无可奈何,每年进贡之物可是一大笔金银,直接派军队前去护送,可是今年战事吃紧,已经无军队可派,只能民间召集能人勇士护送这批贡品。

几日前,有消息传出萧家夺了这押运贡品的任务,这几天萧家大门被各大小镖局踏破了台阶,只为争取押运任务。

萧家老爷一张告示公告全国,五日后,金陵萧家举行夺镖比试。

今日萧家可是热闹非凡,萧家大院已经挤满了人,大院中间搭建了个擂台,擂台上侧摆了一排桌椅。

一大早,王教头就带着何家一众镖师进了萧家大院,大院里已经来了不少人,已经将擂台围得水泄不通。

何家众人好不容易在擂台旁挤出一块地方。

重要人物落座,一中年男子走到擂台中央道:“各位武林好汉,想必今天大家已经知道今天这擂台的意义,一个镖局没几个武功出众之人很难在江湖行走,今日就以武功论高低,胜者可以接下这趟押镖任务。必须提醒各位一句,此次皇镖与以往不同,接了镖就必须保证镖的万无一失,如若有个闪失,丢了人头事小,诛连九族那可就事大了,大伙可要想清楚,别冲动行事,当然风险越大回报越大,安全押运到京城者,酬劳一千两。别的话我也不多说了,武功分高下,能站到最后者就是本次押运之人”,中年男子说完走下台去。

台下议论声响起,有说报酬丰厚,干完这一票就可以休息一年的,也有说这皇镖太过严苛,丢了镖车诛连九族的,有说好的也有说不好的,众说纷纭,就是没有一个人上台。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一个自称宁江宋家镖局大汉跳上擂台,有人第一个上场,接着便有了挑战者,大家都是刀口下吃饭的,谁都知道押镖有风险,但是报酬实在太诱惑了,谁也不想拱手相让。

徐秋收看着台上一波换一波的擂主,挑战者,只觉得可笑,这种毫无公平的比武意义何在。任你武功再高,也架不住一轮又一轮的挑战者,总有力竭被打下台的时候,所以这种比武越后上台越有利。

台上激烈的打斗着,台下呐喊声不停歇。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头顶的太阳越来越高。台上一个近两百斤的大汉挺过了两三个挑战者站到最后,那大汉一抱拳对台下道:“还有哪个英雄好汉挑战的?”

台下沉默了片刻。

此时大家心里都明白,这擂台比武才刚刚开始,之前的比试不过是淘汰一些小的镖局,一些有点名气的镖局还没出手呢,大家都在观望。

王教头一拍身旁的一个张姓镖师道:“你去。”

张姓镖师信心满满道:“是,王教头”。

擂台上,几个回合下来,那两百斤的大汉败下阵来,台下响起热烈的叫好声。

何家张姓镖师跟随王教头习武多年,应付一些自会三脚猫功夫的镖师可谓游刃有余。

连胜五场后,台下叫好声越来越大,有起哄的,更多的是被张镖师武功所折服。

台上又一人倒在张镖师身下,王教头满意的笑了笑。

众人都知道方圆几百里就两个大城市的镖局比较出名,一个是扬州的何家镖局,是个老牌镖局了,虽然这些年有所落末,但是何家镖局的口碑还在,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另外一个就是新晋的金陵杨家镖局,财大气粗,镖师待遇好,引来不少武林好汉投奔,如今在武林中地位不容小觑。

何家已经派人上了擂台,小的镖局知道已经没有夺镖的可能性,唯一可以一争高低的就是杨家镖局了。

何家镖局人气正旺,杨家也坐不住了,一个光头大汉跳上了擂台,二话没说,直接朝张镖师袭来。拳风强劲,张镖师险之又险的避开一拳,他知道上来的是个劲敌。

十几回合下来,张镖师隐隐有些吃力,反观杨家光头镖师依旧生龙活虎。

高低以分,王教头大声喊道:“张兄弟,可以了,下来吧!”

张镖师心有不甘,但是他连打了几场,已经有些使不上劲,不得已跳下擂台,歉意道:“王教头,我给何家镖局丢脸了。”

王教头一拍他肩膀道:“你已经很不错了,赢了这么多局”,转头对陈镖师道:“你去吧”。

何家镖局和杨家镖师还真是旗鼓相当,十几人轮流上场,愣是从上午打到下午。

众人越看越有劲,丝毫不觉得饿。擂台一侧桌椅旁的几个衣着华丽之人,品着茶吃着点心,欣赏着台上的比斗,好是惬意。

有着何家镖局二把头之称的赵镖师战胜杨家两个镖师后不敌杨家一个独眼镖师。

何家这边就只剩下徐秋收还有王教头了,徐秋收是新入镖局之人,拳脚功夫还没学全,上台只有挨揍的份,王教头已经将他排除在外,此时只能王教头亲自上场。

杨家见王教头亲自上场,知道何家已经是最后的底牌了,可他杨家还有几张底牌没亮呢。杨家已经是一副胜券在握的姿态。

王教头也是生猛,硬接杨家独眼镖师一拳,近身一拳轰在独眼镖师小肚上,独眼镖师捂着肚子,倒地不起。

杨家众人一惊,一拳就撂倒杨家一员猛将,心道这何家镖局王教头果然名不虚传。

何家镖局众人大声叫好。

擂台上跳上来一个赤裸上身的大汉,他全身黝黑,青筋暴起,打起拳来虎虎生威。

王教头与他对接了一拳,王教头后退两步,胸口气血翻涌,那赤身大汉却只是后退了一步,站在那里扭了扭脖子,随时准备第二次出击。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何家众人为王教头捏了一把汗,一个个面露担忧之色。

徐秋收看着台上两人的脸色变化已经知晓孰强孰弱。杨家刺身大汉一脸从容不迫,王教头面露凝重之色,额头已经有汗珠冒了出来。

王教头打斗经验老道,倒也和那赤身大汉打得不分上下。

赤身大汉步步逼近,王教头被逼到擂台死角,已经没了退路。

赤身大汉大喝一声,举拳冲了过来,硬接这拳必定会震出擂台之外,王教头化拳为掌,一把抓住赤身大汉刚猛的一拳,王教头借力打力,往擂台外一带,赤身大汉已经收不住脚步眼看就要摔到擂台之外,他反手抓住王教头一只胳膊,两人都摔到擂台之下。

平局

何家众人送了一口气,很明显王教头不敌那赤身大汉,能打个平局已经算是最好的结局了。

杨家不乐意了,明明可以赢的,却被何家用了巧,打成平局。

中年男子走上台,准备宣布何杨两家平局,话音未落,杨家一男子高声喝道:“等等”。

徐秋收认识此人,正是昨晚要对李诗诗姑娘用强的杨家公子,杨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