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拯救黑化仙尊 > 第92章 侍女

第92章 侍女


冰层中的人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 两人隔着寒冰,无声对视。

牧云归刚才就觉得这个人长得好,现在他睁开眼睛,牧云归才意识到自己的想象力还是太过贫瘠。这个男子看年纪和南宫玄差不多大, 但没有南宫玄那股悍劲。他身量很高, 身形介于少年和男人之间, 肩膀已经像成年男人一样宽阔平直, 但是背部还如少年般劲瘦单薄。他皮肤很白,隔着冰层都挡不住的白,长发如墨, 剑眉星目, 鼻梁窄长英挺,嘴唇却是红的, 唇形棱角分明。

然而他脸上最出色的还是眼睛。他睫毛纤长,眼形优美凌厉,眼尾高高挑起, 显得飞扬又勾魂。他闭眼时纯洁无害,然而当那双眼睛睁开时,瞬间亮光四射, 杀气逼人。

牧云归吓了一跳, 后退一步,险些摔倒。牧云归愣了一会,率先对冰层中的人露出微笑:“你也受伤了吗?没关系,我救你出去。”

牧云归心里暗暗纳罕,明明这个人的长相看起来冰姿玉骨,正气凛然,为什么眼神却有股狠戾疯魔劲?她救的, 确实是一个修仙之人吧?

牧云归犹豫时,寒冰中的人也在打量她。

江少辞从未想过,他可以醒来。

记忆中最后的画面,就是血流成河的屠魔阵,灵气翻涌的昆仑宗。风靡大陆的天才一夜间成了禁忌的魔,许多人来昆仑宗观看行刑。他双手倒吊在屠魔台上,手腕粗细的铁链穿透了他的肩胛骨,稍微一动就鲜血淋漓。白衣胜雪的师尊站在屠魔阵前,问:“江子谕,你可知错?”

错?他何错之有?

江少辞的态度激怒了仙门,他曾经是万古一见的奇才,如今就成了威胁仙界的毒瘤。他被活生生抽出入星脉,挖除剑骨,他的师尊亲手实行搜魂术,废了他的识海。每一项都是修真界的酷刑,但江少辞依然一声不吭,最后,他被十大宗门联手封印。

他本来以为,那些人会趁他沉睡时杀了他。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面前站着一个弱的感觉不到灵气的少女,用一种很愚蠢的方式,对他说要救他。

江少辞绕过牧云归,目光环视四周。想来,这就是那些人封印他的地方,困住他的是冥寒冰,地上画着绝灵阵,他们竟如此忌惮他,生怕有一丁点灵气进入他体内。

可惜现在,封印解开了。

他们没有杀了他,乃是他们毕生之祸。

江少辞手指动了动,牧云归费尽全力都凿不动的冰层瞬间碎成细块。江少辞终于能自由活动,他支起上本身,低头看自己的手,目光晦暗难测。

入屠魔阵前,他以十九岁之龄打通六条星脉,成为大陆上修为最高、修行最快的旷世奇才。他随手一挥就能移山倒海,但是现在,他却弱成这个样子。

牧云归以为他体力不支,试图去扶他:“你小心点。”

但是在牧云归的手即将接触到他的手臂时,被他躲开了。江少辞冷冷看着牧云归,眼睛中幽黑深沉,暗流涌动:“你是谁?”

那样的眼神深不见底,仿佛牧云归一句话不对,他就会杀了牧云归。牧云归被摄住了,片刻后她反应过来,说:“我是牧云归,追杀海兽时不慎掉入海里,被暗流卷到这个地方。你呢,你遇到了什么,为什么会被冰封住?”

江少辞压根没理会牧云归最后的问题。他脑中飞快闪过慕、穆、木等姓氏,穆、木都是凡姓,没有大型的修仙家族,至于慕家倒是有,但远在北境,不太可能出现在海边。最重要的是,慕家和他有仇。

江少辞隐约有感觉,封印是在这个少女进来后消失的。如果她是慕家人,应当还没大度到替他解开封印。

江少辞无声望着牧云归,少女乌发雪肤,琼鼻红唇,骨架生来修长纤细,不说话时像一尊玉雕美人,但是动起来的时候,弯弯的眼睛立刻冲淡了那股冰冷精致感。江少辞暂时打消了杀她的念头,无论她有什么图谋,封印解开总和她脱不了干系。况且她这么弱,杀不杀都没区别。

少年抬眼扫过四周,根据牧云归话语中的信息判断了一下地形,薄唇微动,问:“这是在南海还是西海?”

他本以为这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问题,但牧云归却摇头,说:“我不知道。我们只知道内海、外海,至于天绝岛在什么位置……夫子没教过,长老也没说,可能他们也不清楚吧。”

天绝岛?少年皱起好看的眉,过了一会,又问:“现在是什么时间?”

“启元四千二十年。”

江少辞神情微怔,随后问:“前一个纪元是什么?”

这个牧云归知道。虽然他们出生在启元,一生下来就要面对稀薄的灵气、紧缺的资源、恶劣的环境,但并不妨碍他们向往曾经那个繁荣昌盛的修仙界。牧云归眼睛里含了光,说:“是天醒纪元。”

和他的猜测一样,江少辞怔松,片刻后,轻轻一笑:“竟已过了这么久。”

他被封印时,正值天醒四千四十年的春天,他去极北之境取了慕家的圣花霜玉堇,供师尊冲击境界。但是回去后,迎接他的却是同门刀剑。

原来,都一万年过去了。

他的笑声短促又清冷,不像是高兴,更像是讽刺。牧云归小心地看着他,试探问:“你是谁呀?”

牧云归想问好久了。但是这个少年看起来脾气不太好,刚才一直抓着她问问题,牧云归也不好意思打断。现在找到了机会,她终于问出来了。

“我?”少年眉目清绝,漆黑的眼眸里燃烧着与世界格格不入的疏狂和仇恨,“叫我江少辞吧。”

江少辞……牧云归在心底默默念这个名字,问:“你不是天绝岛的人?”

江少辞回头,眼睛里又浮现出若有若无的杀意:“怎么了?”

少辞是他未加入昆仑宗时使用的俗世名字,拜入仙门后,接引人给他赐名子谕。他在修仙界的那些年,天下无人不知江子谕,但是却少有人知道少辞这个名字。

连他的师父、好友、未婚妻都不曾留意过,所以江少辞才敢报出姓名。没想到,这个凡人少女却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江少辞再次动了杀机,她竟然对他的名字有这么大的反应,莫非她认识他?江少辞手指慢慢曲起,随时准备动手。

一万年虽久,但是对于他那些死对头而言,也不算太漫长。那些人多半还活着,并且位于权势和力量的巅峰,江少辞修为尽毁,如今的他对上故人,绝对不是好事。

他不能让任何人泄露他醒来的消息。

江少辞都要出手了,然而意外的是,面前少女的眼睛却骤然亮起,她弯了眼,笑着对他说:“太好了,这些年岛上只有我一个外姓人,做什么都孤零零的,现在终于有你了。你是怎么找到天绝岛的?外面是什么样子?我还没见过岛外的世界呢。”

牧云归注意到江少辞的手,好奇问:“你的手怎么了?你要拿什么东西吗?”

江少辞松开手指,轻轻捏了捏精致漂亮的关节,说:“没事。这个鬼地方不安全,先出去吧。”

牧云归应好,她也是这样想的。牧云归转身往外走,江少辞从冰块上起身,才走了两步,忽然摔倒。

牧云归吓了一跳,赶紧回头去扶他:“你怎么了?”

江少辞一手撑着冰层,另一手从唇边划过,狠狠擦去嘴角的血。他口吻不善,冷冷道:“无事。前方带路。”

牧云归看着江少辞苍白的脸、染血的手,怎么看都不像是没事的样子。但是江少辞自尊强,无论如何都不肯让牧云归扶。牧云归没办法,只能站起身,放慢了前进速度,说:“外面有毒齿鳄,洞里可能还有其他魔兽,你自己小心。”

江少辞醒来片刻,已经听到许多个他不懂的词了。天绝岛,毒齿鳄,魔兽,俱前所未闻。江少辞没有表露出来,他沉睡了一万年,对外界一无所知。如今的修仙界似乎和从前不太一样,在摸清环境之前,最好不要轻举妄动。

江少辞无声瞥了前方那个背影一眼,少女一无所知,还在认认真真带路。看在她还有利用价值的份上,再多留她几天。

牧云归本来防备着洞穴里还有其他高级魔兽,但是幸好,除了一个奇怪的阵法和躺在冰块中的江少辞,此外再无他物。眼看前方就是洞口,牧云归握紧了剑,悄悄提醒江少辞:“前面就是毒齿鳄,你小心些。”

话音未落,平静的水面突然窜出一道黑影,一张腥味冲天的大嘴径直朝牧云归扑来。怪物嘴里长着三层崎岖细密的尖牙,牙缝中还能看到血肉沫。牧云归用剑架住毒齿鳄,对身后人大喊:“我拦住它,你快点走。”

江少辞默默看着少女的动作,他早就发现水底下有波动,他以为牧云归知道,结果她竟然不知道。江少辞后知后觉地想起来,她不是修士,而是个尚未打通星脉的凡人。

凡人听不到水下的动静,勉强也能理解。

牧云归和毒齿鳄对峙,她猛地抽剑,毒齿鳄因为惯性冲到后面。借着这片刻的空隙,她回头对江少辞说:“从右边那条路走,路上小心角落,不要靠近水面,快走。”

牧云归见江少辞不动,以为江少辞吓傻了。其实,江少辞也觉得牧云归是傻子。

江少辞自从修道以来,无论比试还是猎杀,从未站在别人后面。但是现在他却被一个女人护在身后,她还屡次拦住那只丑的可怜的鳄鱼,不断催促他离开。这种感觉……江少辞无法形容,只能说很新奇。

江少辞忍无可忍,对他的工具人说:“用火龙术啊。”

她虽然还未打通星脉,但已入道门,体内应当有灵气。这种低级又丑陋的水生妖兽,一招火龙术省时省力,很快就能烧的干干净净,连尸骨都不用处理。

牧云归听到愣了下,差点被毒齿鳄扑中。她朝旁边滚开,诧异地看向江少辞:“你说什么?”

等打通一星脉后才能释放火类法术,但要真正起攻击效果,少说要达到二星脉甚至更高。至于火龙术,那是灵气未枯竭前才能释放的大型法术,如今已断绝六千年了。

江少辞是不是在冰块中冻坏了脑子,他在说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