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拯救黑化仙尊 > 第93章 陪练

第93章 陪练


慕策吩咐人给牧云归送年志, 但是等第二日清早,他却把东西拦下,亲自带去了言家。

慕策没有惊动帝辇,再加上来得早, 一路上静悄悄的, 直到门口, 暗卫们才发现陛下来了。慕策手指微微抬了抬, 示意众人不要喧哗,悄无声息进府。

他来时, 正好看到江少辞教牧云归练剑。慕策停在回廊外,远远看着那边的动作。

玉树琼枝, 银霜满地,两个人站在雪地里, 侧影被风雪模糊,几乎要与环境融为一体。白衣少女握着剑, 对面的少年一边陪她拆招, 一边告诉她如何变化。

因为慕景曾惜败江少辞,慕策从小被严厉要求, 对江少辞的剑风研究过很久。他将凌虚剑法拆解过上万遍, 对江少辞的招数不说了如指掌, 至少也是熟知的。但是, 他们现在练习的这套剑法慕策却没见过。

慕策看了一会, 不得不承认, 这套剑法很适合牧云归。凌虚剑法变化奇诡, 对使剑者要求极高,一定要既快且刚,要不然剑法就失去了意义。而这套却主打轻巧, 长与控制,不像凌虚剑法一样一招制敌,却能稳扎稳打,慢慢将敌人压制。

简直像是为牧云归量身定做的。

慕策心想,或许就是量身定做的。慕家对江少辞有诸多成见,但还是得承认,江少辞在剑道上得天独厚,天赋斐然。慕策研究了那么久,其实毫无意义,因为他研究的是死招,而江少辞只要握住剑,就会变化无穷。

他甚至能现场创造一套和凌虚剑法截然不同的剑招,慕策就算再拆解两千年也没什么意义。

帝御城永远不缺风和雪,清晨又卷起了风,浩浩荡荡的碎雪遮挡了视线。然而变化莫测的风势刚好适合这套剑法,江少辞和牧云归练剑,慕策遥遥站着,没有上前打扰。

江少辞给牧云归讲解完剑招后,模拟不同风格的敌人和牧云归对战。江少辞一向秉承理论不如实战,只有在实际战斗中才能领悟剑招的奥妙,远比他给牧云归总结技巧强。

刚猛的,柔和的,正统的,邪诡的,每一种风格他都模仿的像模像样。慕策第一次直观地意识到江少辞天赋有多高,江少辞随随便便模拟,拿出去都能砸别人的饭碗了。果然,创造始于积累,只有足够了解其他流派,才能创造自己的风格。

慕策轻声问:“听说江少辞当年练剑时,有很多高门出身的世家子女给他当陪练?”

“是。”侍者应道,“当时昆仑宗还没有覆灭,连云水阁掌门大小姐都是他的陪练。”

慕策点点头,道:“博采众长,自成一家,确实天赋不错。”

慕策剩下的话没有说,曾经江少辞众星捧月,如今,轮到他给别人陪练。不愧是他,连当陪练都是最合格的那种。

练剑最耗费体力,即便风雪交加,牧云归也一点都没感觉到冷意,反而出了一身薄汗。等终于收剑,牧云归忍不住问:“你最近修为是不是又提升了?”

修为和剑法是一个相辅相成的过程,修为高低不能评判剑术,但毋庸置疑,修为高,剑招发挥出来的威力才会更强。刚才两人练剑时,牧云归明显感觉到江少辞的剑法又精进了。

江少辞点点头,说:“嗯,差不多三星了。”

牧云归倒吸一口凉气:“你前两天不是才说打通了一星脉吗?”

“是啊。”江少辞一脸理所应当,“那已经是好几个月前的事情了。这段时间提升到天玑星,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牧云归自闭,不想说话了。他们两人交流,没人理会不远处的慕策,慕策见他们练得差不多了,缓步上前:“这么早就起来练剑?”

牧云归看到慕策,收了剑,轻轻点头。牧云归对着慕策时十分疏离,远不如和江少辞自在,慕策心中叹气,依然平和地问:“言家久无人住,许多地方萧条了。你有没有什么不习惯的?”

牧云归摇头:“没有,一切都好。谢陛下。”

慕策心知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缓和关系急不来。他问道:“你们用膳了吗?我让御膳房送来了早膳,已摆在饭厅,好些是你母亲喜欢的,你也来试试。”

慕策搬出了牧笳,牧云归霎间不好拒绝。她看向江少辞,江少辞淡淡道:“宫里准备的早膳,恐怕陛下不欢迎我去吧。”

“怎么会。”慕策瞥了江少辞一眼,冷淡道,“多谢江仙尊这一路护送小女,我这个做父亲的自然该尽地主之谊。”

慕策实在没想到有朝一日他和女儿吃饭,还要拐弯抹角拉拢江少辞。三人总算坐到饭厅,侍女们次第上菜,每一道都精美小巧,看着不像是食物,更像是艺术品。

慕策如今已经不需要饮食了,其实江少辞也不需要,他们俩坐在这里,纯粹是为了陪牧云归。慕策见牧云归不动摆在最中心的食物,只挑着边上的吃,问:“这是你母亲最喜欢的酸梅酥,你不喜欢?”

牧云归静静挑了一块水晶卷,说:“我母亲从来不吃酸的。”

江少辞在旁边轻轻一笑,虽然未发一言,但讽刺之意昭然。慕策目光扫过去,觉得简直碍眼极了。

但慕策自己也知道,他看江少辞不顺眼,更多是迁怒罢了。

若不是牧云归,他也不知道,她竟然不喜欢吃酸的。明明这一千年中,只要有酸梅酥端上来,她从不挑剔,每次都吃完了。

慕策心里仿佛被什么人攥紧一样,又是一阵绵密的抽痛。原来,这并不是牧笳的喜好,而是言瑶的。她要扮演另外一个人,即便自己不喜欢,也会一口不落地用完。可笑她在他身边陪伴一千载,他自认愿意为了她对抗世俗,却从未留意过她的喜好。

但凡他仔细观察过,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她并不喜欢那些所谓的“爱好”。宫里,雪衣卫,乃至慕策印象中她最喜欢的食物,其实都是言瑶喜欢的。

慕策放下筷子,再也吃不下去了。他面无表情,让人将那几道菜全部撤掉,压抑着声音对牧云归说:“以后这些东西不得再出现在宫中。你有什么喜欢吃的菜,尽管吩咐。”

侍女立刻给牧云归奉上菜单,牧云归淡淡扫了一眼,说:“不必麻烦,我已用的差不多了。”

慕策皱眉,怎么才吃这么点?但牧云归已经拿起帕子,擦拭唇角,慕策看着牧云归冷淡的脸色,竟也不敢再说。

北境的人天生性情清冷,慕策身为皇子,从小在众星捧月中长大,性子越发随性散漫,不理人是常态。从前只有别人小心揣摩慕策脸色,如今,竟轮到慕策看人脸色。

牧云归说不吃,慕策也不敢劝,只能冷着脸让人将盘盏撤下。江少辞本来也不喜欢北境过于平淡的口味,自从上菜他就没动过,如今撤下去也无所谓。他百无聊赖地擦手,蠢蠢欲走。

慕策一眼就看出江少辞心不在焉。江少辞去哪儿他当然不关心,但江少辞一动身,牧云归多半也要离开。慕策实在不想第二次见面以这种惨淡局面收场,认错牧笳的喜好是他不对,但是若今日就这样让牧云归走了,以后他们父女破冰就更不容易了。

慕策只能像曾经他最不耐烦的长辈一样,问起修仙界的万能话题:“你修行怎么样,到哪一步了?”

提起修为,牧云归认真很多,说:“一星中段。”

慕策一怔,由衷道:“才十九岁就修到这种程度,很不错了。”

牧云归眉尖挑了挑,用一种颇为一言难尽的眼神看慕策。不和江少辞这种人形漏洞比,就算是和南宫玄、东方漓相比,牧云归的修行进度也偏慢。牧云归一直知道自己勤勉有余,天赋不足,她不会妄自菲薄,但是慕策说她修为很不错,就纯属睁眼说瞎话了吧。

慕策发现牧云归不信,内心叹息,他这个父亲在牧云归心中真是毫无公信力,连修行这种事也不愿意信他。慕策说:“北境的修炼方式和外界不同,早年都很慢,往往要经过漫长的成长期后才有能力自保。我也是闭关一千年,才终于打通二星。”

牧云归惊讶:“真的?”

“真的。”慕策说,“北境地处极北,臣民在寒冬中长大,修行比外界慢,相应寿命也长一些。我用了一千年才打通二星脉,但之后升到五星玉衡,也用了一千年。相比之下,你十九岁就修炼到天枢中段,已经很快了。”

牧云归知道桓致远和詹倩兮都是一万年前的修士,他们这些人修到三星只用了不到一百年,但后面就举步维艰,桓致远在瓶颈中卡了许多年,直到桓家覆灭,经受大挫,他才终于勘破心魔突破;而詹倩兮至今都是五星。

慕策如今两千岁,修为五星,和桓致远、詹倩兮相比,完全称得上后来者居上。但他前期的修炼进度却慢极了,要不是寿命长,恐怕他还没进阶就老死了。

慕策这样一说,牧云归瞬间觉得没那么紧迫了,她的修行天赋似乎也没那么差。至于江少辞不在讨论范围,和他比纯属自寻烦恼,至今天底下还没人能比过他。

这个话题虽然老套,但至少有用,饭厅中氛围缓和很多,慕策顺势问:“你心法练到第几重了,有无难关?”

牧云归听到,迷惑地问:“什么心法?”

慕策仔细看牧云归的神情,发现她一脸认真,着实吃了一惊:“那你如今用什么修炼功法?”

“在天绝岛时,我用的是夫子统一传授的引气诀。”牧云归说着飞快看了江少辞一眼,说,“后来去无极派,我本来打算换,他说没必要,我就一直练下去了。”

引气诀是天绝岛最基础的功法,像东方漓这种受宠的小姐早早就换了家族秘法,而牧云归是外来人,南宫玄早年不受宠,他们俩只能用免费功法。牧笳看过后,也没说不可,故而他们就这样练习下来。

至于南宫玄重生后有没有换功法,牧云归就不得而知了。无极派的基础功法是乾坤天机诀,她犹豫过要不要换心法,江少辞坚决反对,牧云归便一直沿用原本的大路货。

她从来不知道,心法还有配套的。慕策怀疑地看向江少辞,江少辞轻轻打了个哈欠,说:“别诬赖我,我又不知道你们的功法。她原本心法已经修炼了十多年,贸然换有害无利。”

修仙界中,法诀大致可以分为三种,一种是修炼心法,用于积累灵气,类似于凡人修内力;第二种是五行法诀,比如藤蔓术、水箭术之流,是攻击手段,攻击效果取决于修为、熟练度、战斗意识等,最是因人而异,是修仙界主流打架方式;第三种是不局限于修为的辅助类法术,比如定身术、隐身术这种,任何修为的人都可以施放。

至于剑法是武器,那就是另一套体系了。

慕策惊讶,问:“难道你母亲什么都没教你?”

“倒也不是。”牧云归纤细的指尖飞快变化,一转眼就掐出几个常见的攻击法诀。她自从遇到江少辞后,大多数时间都在用剑,但母亲教给她的法诀也没有疏忽。

牧笳教给牧云归的法诀是第二种攻击术。母亲对牧云归向来温柔,唯独修炼上从不放松,这套口诀更是让她从小熟背。牧云归最开始没感觉出母亲教给她的和夫子课堂上讲的有什么不同,直到后面足够熟悉,她才发现母亲的口诀可以进阶,杀伤力和攻击力随之翻倍。

慕策看到牧云归使出来的藤蔓是铁青色的,藤蔓虽然纤细,但是韧度和强度上了好几个台阶。慕策微微放心,他早就知道牧笳的真实身份,也知道她祖上有凡人血脉。虽然被宫中诟病,但是她的修炼天赋比言家人强了不少,要不然,她一介罪臣之女,也不会升到雪衣卫大统领的位置上。就连如今的雪衣卫统领,也是牧笳一手培养起来的。

牧笳在修炼上自有一套体系,她教自己的女儿,慕策信得过。慕策说:“这套法诀很好,不必换了。但是外面的心法不适合你,只有合适的心法才能更快积累灵气,从而更好施展法诀。这几天你先不急着修炼,一会我让人来给你做测试,然后,就换慕家独门心法吧。”

牧云归回头,江少辞微微颔首,牧云归这才相信慕策的话,谨慎应下:“好,多谢陛下。”

慕策看到女儿不信任他,反而信任江少辞,心里感觉实在复杂。但这些事还不急着计较,为今最要紧的是牧云归修炼。慕策又问:“我昨日看你身法独特,以前练过专门的轻功吗?”

“有。我练过揽月步和流风诀,摘星步也练过一段时间。”

这三门都是云水阁的功法,揽月步和流风诀是天绝岛上江少辞告诉她的,摘星步是无极派选拔弟子去殷城时,提前请云水阁的弟子突击培训的。慕策一听心中就有数了,他轻轻应了一声,道:“云水阁的身法太差了,没必要学他们的。过几日,罢了,就明日吧,我让人来教你慕家的紫微混元功。”

慕策看不上云水阁的功法,还真不是冤枉她们。慕家以身轻如燕、踏雪无痕著称,当年慕景以一己之力就能吊江少辞三天。这种事情换成当时修真界任何一个人,都是不可想象的。

慕家便是剑修最不喜欢遇到的那种人,典型可能没法打赢,但一定不会打输。一旦打不过就跑,反正没人追得上他们,耗时间最次也能耗个平局,战斗体验极差。

牧云归这种愿意老老实实学剑法的,简直是异类。

慕策给牧云归换了更好的心法和轻功,保留牧笳原本编写的五行法诀,剑法压根没问。

慕策当了许多年帝王,很懂得扬长避短。论轻功和身法,天下绝没有人能超过慕家;而经过历代改良,他们的心法未必完美,但一定是最适合慕家人体质的;相比之下,慕家,或许说整个北境,在攻击手段上都稍显不足,江少辞和牧笳完美补上了这个缺。

慕策自忖牧云归的修炼方案已经调整到最佳,他想了好几遍,确定再无更好选择才恋恋不舍起身。他要回去给牧云归安排测试,寻找师父,还要准备接下来的修炼物资。

北境的世家子女一出生就有人贴身照顾,连每顿饭摄入多少灵气、修炼后喝多少水都有专人精心计算,慕思瑶连脚下踩着的地砖都是灵石。而牧云归完全自由生长,结果她非但没有荒废根基,反而比温室里的花朵更有生命力。

慕策内心叹息,女儿争气,他这个做父亲的并不觉得骄傲,只觉得愧疚。慕策挥手,让众人把言家的资料抬进来,说:“言家的东西都在这里了,这是管理宫中实录的史官,你有什么疑惑,尽可问他。”

史官对牧云归深拜,牧云归避开一步,轻轻回礼。慕策交代完后,宫里还有其他事情等着他,便很快走了。

慕策走后,牧云归终于能长松一口气,眉宇间轻松很多。史官对牧云归十分恭敬,垂首问:“姑娘,您想看言家哪一年的笔录?”

牧云归看向地面上厚厚一箱年志,说:“我自己找便好。辛苦了,请回去吧。”

史官抬头,有些进退两难,但是他最终不敢违逆牧云归,行礼后顺从退下。

终于将无关之人都打发了,牧云归拿出一本翻了翻,叹道:“北境也太保守了,不说无极派,连天绝岛都用灵器记录文字了,他们却还用最古老的书籍。守旧程度和天醒纪元的老古董有的一拼。”

江少辞本来浑不在意,听到牧云归说“老古董”,他眨了眨眼睛,忽然觉得被冒犯。

他就是天醒纪元的老古董,牧云归嫌弃的那些人,说不定比他还年轻好几千岁呢。江少辞轻哼一声,飞快翻页:“也不一定吧,守旧未尝没有好处。”

江少辞说完,自己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有什么好处。牧云归瞥他一眼,不知道他为什么又杠起来。江少辞一天有一半的时间在抬杠,牧云归懒得理他,对他招手道:“别阴阳怪气了,你快来帮我找一个人。”

江少辞和牧云归在一堆纸张中翻了好半天,终于找到关于耿薇的记录。耿薇原本叫牧薇,她不是纯北境人,如果套用北境的等级观念,她比最底层的凡族还要低一等。牧薇的父亲叫牧野,是一个纯纯正正的外界修士,在北境历险时遇难,生死关头遇到一个采药女,这才侥幸得救。之后,牧野就留在北境,没有再出去。

能让一个人自愿留在异乡,除了秘宝,就只有爱情了。牧野爱上了救他的采药女,采药女也是凡族,父母双亡,生活困窘,只能靠微薄的采药收入维生。高门视外嫁为奇耻大辱,但是对底层来说,谈血统实在可笑。采药女没什么门第观念,很快就嫁给牧野。

虽然他们的结合不被街坊邻居接受,可是夫妻两人却过得非常美满。牧野能活着进入北境,可见修炼才能不错,心性、手段也颇有过人之处。家里有了牧野这个顶梁柱,采药女不必再去危险的地段采药,收入宽裕很多。没过几年,他们就有了孩子。

这个孩子,正是牧薇。牧薇继承了父亲的修炼天赋和母亲的美貌,按照外界的评价标准,牧薇分别继承了父母的长处,又完美回避了短处,简直是赢在起跑线上。但是在北境,她却是一个不被认同的“杂种”。

原本牧薇家庭和睦,牧野和采药女能为女儿挡开流言蜚语,但是意外却降临了。有一年北境受灾严重,百姓中流行起疫病,采药女不幸染病。牧野为了给妻子筹药钱,只能卖身给他曾经看不上的废物卿族,在言家当护卫。

然而采药女还是没能熬过天灾,妻子病逝后,牧野把幼女寄托在言家,专心在外打拼,想多为女儿攒些嫁妆。在北境这么多年,他已经认清偏见的威力,他一个人终究无法对抗世俗。他从不觉得他的女儿差人一等,可是拦不住别人嚼舌根。如果牧薇有足够多的嫁妆,或许以后能招到一个好夫婿。

牧野忙于挣钱,没时间照顾女儿,在一次出行中,他为了救言家大郎君,也就是言瑶的父亲而死。

言家无论男女,每一个武力都很废,言瑶的父亲言雩回来后心有余悸,要不是牧野,他必死无疑。言家对这位舍身救主的忠仆十分满意,给牧野赐姓耿,牧薇由此改名耿薇。

言家惦念着牧野的情谊,言大夫人把牧薇留在身边,派人教导她读书习武,不再把她当成一个普通奴婢。言大夫人这样做,一来是报答牧野的救命之恩,二来是牧薇逐渐长大,展露出不逊于其父的修炼能力。无论是修炼速度还是战斗天赋,都比言家高了不知道多少层。

言家一个比一个弱,随便一个人就可以威胁他们,而言大夫人还是女眷,所以这种会拳脚、擅修炼的女仆就非常重要。牧薇没有辜负言大夫人的期望,她长大后通文识字,机敏忠心,修为进步也很快。虽然不能和那些精心培养的世家小姐比,但是平时在帝御城内保护言家女眷也足够了。

牧薇在言大夫人身边很受重用,言家大夫人出门、赴宴、交际都带着她。牧薇已不只是一个奴仆,更像是一个副手。连言家的掌上明珠言瑶也和牧薇十分亲密,视牧薇为干娘。

但是有一年,牧薇忽然消失了一段时间,回来后带着一个女儿。牧薇消失时正赶上言瑶出生,她的女儿也和言瑶差不多大。未婚先孕,生父不明,出生时间还这般暧昧,牧薇的名声一度很不好听。但是言大夫人依然把牧薇带在自己身边,处处倚重她,并不见疏远。而且,还把牧笳送到大小姐言瑶身边,和自己的女儿一起开蒙学步,蹒跚长大。

在高墙大院里,主人的态度就是仆人的态度,众侍女见牧薇毫不失宠,她女儿还和大小姐一起长大,以后多半也是大小姐身边的侍女兼护卫,内宅里立刻变了风向,众人争先恐后讨好她们母女。

那个时候,牧笳在言家的姓名还是耿笳。

牧薇母女风光无二,这种境况一直持续到言家倾圮。言瑶的祖父触怒当时的皇帝慕景,言家被举家流放。嫡系还要更惨一点,男子赐死,女子充入掖庭。

言家年志上最后的记载,就是言瑶入宫为奴,家中仆从俱散,牧薇带着自己的女儿不知所踪。

牧云归早就有所猜测,看到这里,她终于确定了:“牧薇带走的,才是真正的言瑶吧。”

江少辞扔下泛着细微腐味的年志,冷笑一声,讽道:“应该是了。可真是忠仆啊。”

牧云归先见了言适那一支人,言适的说法明显和宫中的记载有出入。言适说言瑶被言霁带走了,还被他们视为家族复兴的希望,而宫里的册子却说,言瑶被没入掖庭,充为奴籍,并在多年后蒙受皇恩,一步步升到雪衣卫统领。

言霁的事倒是有记载,言瑶的祖父、父亲俱饮鸩而死,连言瑶的母亲也自尽了。言老爷子主动求死,为次子迎来些许生机,言霁在其他亲故的奔走下,并未赐死,而是以“失踪”定案。宫中得知言霁失踪,也未曾追捕。

牧云归原本以为,言瑶的母亲自尽是为了掩护小叔子逃离,现在想来,她哪里是为了言霁,分明是想一命换一命,用自己的死来换取宫中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里面唯一牺牲的,只有那个出生在烈火烹油的言家,似乎离富贵荣华很近,却始终只是小姐的牺牲品的牧笳。

入宫受罚的是牧笳,真正的言瑶被带走了,以牧薇女儿的名义。

牧云归身边堆满册子,目光充满不解。牧云归能理解言大夫人为了保护女儿不择手段,但是牧薇在做什么?牧薇也是一个母亲,她怎么能心安理得牺牲自己的女儿,来换一个和她并没有血缘关系的主家小姐?

牧云归想不通,皱眉问:“言家查抄这么大的事,难道宫里都不查的吗?”

牧云归在无极派都经常核验身份,北境是宗族社会,对身份的盘查只会更严。牧笳第一次进宫可以解释为言家买通,难道之后每年检查,她都能凑巧过关?

江少辞说:“慕策走时不是留下了一个史官吗,叫进来问问。”

牧云归原本不愿意接受慕策的示好,但是这些事靠她自己不知道要查到什么时候,她便也默认了。牧云归叫人进来,问:“女眷入宫为侍,可有要求?”

史官不假思索道:“自然。皇族血统不容玷污,尤其是女子,入宫者都有可能生下皇嗣,故而宫女的血统盘查是严中之严。士族以下不得为奴,卿族以下不得为妃。”

“通过了就不用再查了吗?”

“怎么可能。”史官不知道这位年轻的帝女为何会问出这样幼稚的问题,他拿着给小孩子启蒙的耐心,解释道,“宫中每年都要检查血统,卫道司独立于所有部门,不受任何人差遣。其他地方便罢了,在宫里想要弄虚作假,绝无可能。”

史官说完后,试探地打听:“姑娘,您问这些事做什么?”

牧云归面无表情摇头,一点波澜都不漏地让史官下去。等人走后,牧云归看向江少辞:“我母亲是言家人。”

“显然。”江少辞幽幽道,“要不然你的破妄瞳怎么来的。”

牧云归嘴唇动了动,眉尖拧紧,觉得十分离谱。

她从小不知道生父是谁,天南地北走了一圈,终于找到生身父亲了。然而刚刚解惑,她竟然还要找母亲的生父是谁?

作者有话要说:  留言抽30个红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