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拯救黑化仙尊 > 第94章 太后

第94章 太后


江少辞说:“其实也不难猜。牧薇是言大夫人的侍女, 能接触到的男子就那几个,而且怀孕后,言大夫人并没有冷落牧薇,反而借着玩伴的名义给你母亲最好的待遇。这样缩减下来, 人选没有几个。”

言家人丁稀少, 言瑶的祖父言澄是家主, 仅有两个儿子, 大儿子言雩,小儿子言霁。言雩是言瑶的父亲, 夫人乃卿族文家的嫡长女,言霁在言家出事前, 尚未成婚。

嫡系男丁实在太稀少,言家为了增强家族实力, 会把旁系有天赋的孩子接到本家来,一同培养。当时言家除了嫡系, 还有一些外来的男子, 比如言适就是其中之一。

牧云归眼眸垂着,默然不语。江少辞忽然正色, 煞有介事说:“我饿了。”

他的话题跨越度太大, 牧云归怔了一下, 才反应过来:“你刚才没吃饱吗?”

“不是没吃饱。”江少辞道, “是压根没吃。他们的东西太难吃了, 喂长福都不吃。”

刚刚被放出来透风的长福:“……”

隐约觉得哪里不对, 但是又不敢反驳。

江少辞对好吃的评价标准非常单一, 北境口味清淡,饮食习惯偏向酸、苦、淡,江少辞肯定不喜欢。牧云归其实也没怎么吃, 如果只有她一个人,她忍一忍就算了,但是江少辞也没吃好,牧云归就说:“那我们去做饭吧。”

江少辞愉快地答应了。

侍从听到牧云归要去厨房,眼睛都瞪大了,慌忙问:“姑娘你想吃什么,奴等这就去吩咐御膳房。”

“不用。”牧云归说,“借我厨房用一下就好。”

出门在外,空间里常备食材是基本操作,牧云归只需要找个地方蒸煮烧烤。牧云归清点了一下储物项链里的食物,问:“你想吃什么?”

“随便。”

言家的厨房空荡荡的,干净整齐,唯独没有烟火气,更遑论新鲜时蔬。牧云归看了看,说:“做面点吧。酪酥怎么样?”

“太干了。”

“蒸糕怎么样?”

“太淡了。”

“芝麻流心包呢?”

“太腻了。”

牧云归抬起眼睛,静静看着他,这就是他所谓的“随便”?江少辞有些不好意思,说:“芝麻太麻烦了,里面可以包糖。”

“不要。”牧云归矢口否决,“太甜了,最后做出来又得齁嗓子。”

两个人出现分歧,一拍而散,各做各的。然而江少辞就是嘴上说说,让他打下手还行,真让他自己行动,他就不会了。

江少辞看着牧云归熟练揉面,重重一巴掌打在旁边长福的后脑勺上:“看了这么久,你为什么还不会?”

长福幽幽说:“明明你也不会。”

江少辞搞不定面粉,搞定长福还是绰绰有余的。眼看江少辞又要挽袖子霸凌傀儡人,牧云归忍无可忍,说:“你不要为难他了。这里有多余的面,你来捏你想要的东西吧。”

江少辞毕竟是一个学习能力很强的人,他动手之前,先看牧云归如何动作,然后学着她的样子捏面,竟也学了个像模像样。江少辞捏了一两个后,自信心开始膨胀,他始终觉得他在做饭一途上有着不俗的天赋,只是没机会实践而已。江少辞很快不满足于捏中规中矩的糖心包,而是大展宏图,开始捏人。

牧云归动作又轻又快,很快就见底了,而江少辞那一团面还停留在原地。牧云归随意瞥了一眼,看清江少辞手里的东西,吓了一跳:“你在做什么?”

他手里躺着一坨花花绿绿的面,上面隐约能看出来是脸,只不过形状扭曲,龇牙咧嘴,红色的植物涂料染得到处都是,看起来可怕极了。江少辞觉得嘴有点歪,在另一边补了一点红色涂料,果不其然,看起来更恐怖了。

江少辞看着自己掌心的作品,稀奇问:“你竟然没看出来这是谁吗?”

牧云归听江少辞的话才知道这竟然是个人。她盯了一会,着实很难从形状上猜出来这是谁,只能试探着问:“长福?”

长福猛地支棱起来,两只眼睛抗议地闪动:“我是甲级傀儡人,请尊重傀儡,不要丑化!”

长福情绪激动,江少辞同样非常嫌弃:“我捏它干什么。你真的猜不出来吗?”

牧云归看着江少辞隐含期待的眼神,不可置信地转向那坨面人:“难道是你自己?”

牧云归和长福都震惊极了,江少辞对自己的认知未免太过可怕。

江少辞啧了一声,不顾手指上的面粉,轻轻点了下牧云归额头:“是你啊。”

牧云归一听脸就皱起来,不高兴地蹭脸上的面粉:“我才不长这个样子。”

江少辞低头看自己的作品,依然坚称:“虽然五官不是完全一样,但是神似。”

牧云归嫌弃极了,她伸手欲抢:“给我。这个还是扔掉吧,太难看了,我才不承认这是我。”

江少辞抬起胳膊,拦住了牧云归的动作。江少辞比牧云归高,只要抬起手牧云归就够不到,牧云归看着那张猩红大嘴实在头疼,猛然用上轻功,脚尖轻轻一跃,探向面人。

江少辞没料到她竟然用轻功,躲闪不及,就这样被她抢走了。牧云归一击得手,立刻打算撤退,可惜她忘了这不是普通障碍,而是一个人。

江少辞伸手,直接将她拦腰抱住:“你出息了,竟然偷袭?”

江少辞沉迷创作,手上全是面粉,他两只手环到牧云归腰上,顿时在她衣服上蹭满了面粉。牧云归惊呼一声,忙道:“快松开,你弄脏我衣服了!”

江少辞才不管,他伸长手臂去抢牧云归手里的东西,牧云归弯腰躲避,又是痒又是笑:“放手,技不如人,还好意思耍赖?”

长福站在一边,看到这一幕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忽然觉得自己无比多余。

做饭就做饭,怎么还夹带私货呢?

·

慕策单手负后,长袖压在衣摆上,层层叠叠,华贵庄重。他刚从藏经阁回来,亲自给牧云归准备了功法和灵药,一会还要召人过来挑选授课夫子。慕策走上台阶,进入宫门,一个侍从快步走到慕策身边,轻声低语。

慕策听完,微微愣怔。他早就知道牧云归没吃好,他回来的路上还在想让御膳房以别的什么名义给牧云归送吃食,结果他理由还没想到,就得知牧云归自己去厨房了。

这么生活化的事情,在北境压根不可想象。北境即便食物都冰冷优雅,只做成一小口,保证吃的时候端庄优美,根本没有连汤带水的东西。至于下厨做饭更是天方夜谭,即便士族女子都不会接近厨房,遑论从小被十来个人伺候着的卿族贵女。恐怕唯有凡人,才会亲手做饭。

可是那两个人却在厨房打打闹闹,丝毫没有嫌隙。慕策停在檐下,他抬头看着前方的宫灯,忽然想起某一年千秋节,牧笳跟在他身边侍奉,她看着外面五光十色的冰灯,道:“陛下,外面准备了好些灯。听说人间也有一个灯节,叫上元节,那一天阖家都要出去观灯,一直闹到天明才止。”

那时候他是怎么说的?他已看过太多类似的节日,毫无兴致,淡淡道:“凡人的节日,有什么可过的。”

她霎间噤了声,慢慢垂下头去,道:“陛下说的是。”

那时慕策心中只有未处理完的折子、明日的朝会、自己的修行,根本没留意到,她的眼睛渐渐黯淡下去。

她入宫一千年,大部分时间都随侍在慕策身边,闲暇的时候忙碌,节庆的时候更忙,一年到头少有自己的时间。慕策曾经觉得她识趣懂事,从不会做过界的事,千秋节想出去看灯是她难得的放肆了。

即便如此,慕策刚刚流露出不耐,她就立马停下。

宫灯还在风中轻轻摇晃,慕策望着灯,心中已近麻木。现在,即便他想出去看灯,那个人也不在了。

昨日刚得知牧云归的存在时,很多人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内侍安排牧云归的衣食用度,不免抱怨牧笳自私。所有人都理所应当地觉得,牧云归留在皇室,才能拥有更好的人生。

慕策不会怨牧笳,但他对牧云归的愧疚,说白了也基于这种想法。他们都觉得牧笳剥夺了牧云归本该有的帝女人生,可是现在慕策意识到他们太自大了,或许,牧云归长在无拘无束的外界,长在全心全意爱着她的母亲身边,才是她最好的人生。

侍从见慕策许久不动,试探地唤道:“陛下?”

慕策回神,很快收敛起心绪,刚才的波动仿佛从未发生过一般,大步往宫殿中走去:“去查江子谕。”

侍从有些拿不准,试探地问:“陛下,查他为何会出现在帝女身边吗?”

“不用。”慕策知道天绝岛是什么地方,江少辞为什么跟在牧云归身边,他大概能猜到。慕策要查的,是江少辞出来后又做了什么。

慕策交代完侍从,侍从领命退下。慕策在殿中站了一会,叫人过来,说:“把帝阁所有的夫子都唤来。”

雪衣卫领命,正要离开,迎面走来一个衣着精美的侍女。雪衣卫见了对方,微微躬身让开。

侍女看起来已有些年纪,但眉目依然精致美丽。她对着慕策行礼,缓声道:“陛下,太后有请。”

太后是慕策的亲生母亲,两人的关系十分冷淡,但太后发话,慕策不能不给这个面子。他去往长乐宫,在宫门外时,正好遇到慕思瑶从里面出来。

慕思瑶看到慕策,抬手下拜,姿势优雅端庄,一丝不苟:“拜见王叔。”

自从牧云归回来后,慕策一心都扑在女儿身上,此刻见了慕思瑶,表情略有些凝重。他微微点头,难得没有询问慕思瑶,直接进去了。

这在以往是从未发生过的事情,慕策视慕思瑶为接班人,每次见了必然要盘问功课、修行。今日,他却一句话都没说。

慕思瑶身边的侍女皱眉,不由凑在慕思瑶耳边道:“郡主,听说陛下昨日接回来一个女子,身份仿佛不一般。您要早做打算了。”

慕思瑶闻言,脸上表情丝毫未动,静静道:“此事王叔自有章程,先做好自己的事情吧。”

侍女被慕思瑶这话臊了个大红脸,连忙低头:“是,奴婢逾越,郡主恕罪。”

慕思瑶向长乐宫望了一眼,平静朝外走去。慕策将人藏得很紧,但慕思瑶知道那个女子是谁。

早在无极派姑胥城的时候,她们就见过。那时候慕思瑶就觉得眼熟,果然。

又见面了。

长乐宫内,太后已经在等着了。慕策给慕太后行礼,慕太后见了,一板一眼唤他起来。两人如同戏台上的人,行着最标准的礼节,言语间却没有丝毫感情。

慕太后知道慕策不耐烦听,便也没有兜圈子,直接开门见山道:“听说昨日你找回来一个女子,为何不带进宫里看看?”

“母后想看什么?”慕策微微垂着眼睛,姿态恭敬,但语气里一点不见客气,“您不必查了,她的母亲是耿笳,有凡人血脉。您当年始终不同意耿笳,如今她的女儿回来了,您又要做什么?”

慕太后手指捏紧,紧紧攥着扶手,养尊处优的长指甲掐得发白:“你还在怨恨我?”

当年言家移花接木,其实宫里心知肚明。慕太后看在言家为先帝效忠多年,大房又都死了的份上,对宫里那个假言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没想到,慕策竟然提出要娶那个假货。

卿族以下不得为妃,士族以下不得为奴,假言瑶是凡族和外人的后代,就算她的生父是言家人,也不能掩盖她血统卑贱。这样的人连位分都不配有,而慕策居然要娶她。慕太后坚决反对,慕策和慕太后关系一度紧绷,最后,假言瑶失踪了,算是皆大欢喜。

自然,这个皆大欢喜,是慕太后认为的。

慕策不说话,但态度昭然。慕太后怒道:“你竟然为了一个女人,怨恨于我?她是卑贱的凡族混血,连言家的姓氏都不配冠。这样的女人你竟然要以正妻之礼迎娶,你让其他世家如何看我们,皇族以后又要如何服众?”

慕策听到这里,忍不住冷笑出声:“她从来没想过冠言家的姓。她失踪后给自己取名牧笳,那个孩子跟着她姓牧。你们在意的东西,她从来不在乎。既然母亲只想要血脉传承,无所谓我的喜好,那我何必娶亲,只要挑一个能传承血脉的人就够了。”

“你!”慕太后拍案,气得站起来。二十年前牧笳失踪的时候慕策就是这样说的,正好慕思瑶出生,慕策把慕思瑶抱进宫里,按皇女培养。那时候慕太后以为慕策赌气,他正当盛年,怎么可能不娶妻?但是慕策当真再也没动过娶女人的念头。

慕太后终于意识到,他是说真的。慕太后重重呼吸,过了一会,她坐回座位上,近乎是放弃一般叹息道,“找个时间,把那个孩子带进宫里看看吧。”

作者有话要说:  留言抽30个红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