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明知做戏 > 第30章 第 30 章

第30章 第 30 章


孟照照在门外看到了林清挽男友的室友, 没记错的话,是那个染了一头粉毛,被逼着换了的那个。

“魏灵均?”她问。

对方有一幅不错的样貌, 眉毛浓密俊俏,意气风发的健气大男孩, 他笑, “哈!学姐记得我呢, 徐岚枫让我等你, 怕你走错了。”

一口京片子。

进来时补过妆,倒不担心脸上什么痕迹被看穿,孟照照便跟在他身后, 同他讲话, “你不是本地人?”

他扬眉, 开朗道:“学姐,这你可猜错了,我还真是。”

孟照照略显惊讶, 这表情让他看到了, 魏灵均便笑, 得意洋洋的说:“你是不是觉得我是首都来的?不过我倒是真在那儿长大的,不过,根还是在这边呢。”

孟照照点了下头,“原来是这样。”

她情绪不怎么高涨。

魏灵均从她脸上收回探究的视线, 虽然不说, 但他觉得和刚刚街角的那个男人有关。

当然, 这和他没什么关系,不过从小到大,魏灵均就富有好奇心, 虽然对男女八卦没兴趣,但据室友徐岚枫所言,这位学姐是个文艺安静的小姐姐,还是历史系的,和他一个专业。

惊讶,原来他对学历史的女生有刻板印象呢,他总是觉得喜欢学历史,一定是带着厚厚的眼镜,成天捧着书,不爱打扮也不爱玩,见到孟照照的第一眼,他差点都惊呆了。

按照他朋友的说法,就是好酷一女孩,染着蓝毛学历史。走在历史中的弄潮儿。

孟照照在进包厢之前,准确的说,是在电梯上,就知道了对方也是历史系的,直系学弟不说,竟然还选修了她导师的课。

蛮厉害的,年纪轻轻喜欢历史。

孟照照说:“你不大像我们专业的。”

魏灵均默默地看了眼她的头发,委婉说:“学姐,你也不大像。”

是说她头发,想到魏灵均之前一头粉毛,彼此彼此。

这会孟照照终于是笑了下。

她长得一直好看,是那种不需要左看右看,确认是美的。世间万物,美就是美的,即使本人气质和蓝色头发不搭。中国式的五官也不是高鼻深目,没有比例很大的眼睛,过分收紧的下颌

魏灵均看的有点太肆无忌惮,孟照照的神色开始转为奇怪的时候,他终于意识到了,不好意思的笑笑,两人没有再说话,电梯安静上行。

-

庭院内,周妩感叹路终于是修好了,前段时间还在修的时候,每次到正厅都要绕好大一圈,费功夫还费腿。

“要我说也是,当初你二叔说给你爷爷奶奶换个别墅,偏偏你爷爷不肯。”简月也抱怨。

“鹿山那边的环境又好,空气也好,更别说那边的地方大,别墅直接开车就能进去,根本都不需要走路的,住这边房子小气的很。”

“妈,”周妩有理有据,“这叫小气哦?这是中式庭院,造价跟格调都比鹿山别墅高多了行不,院里那几棵树别的地方根本没有,你看看江淮他们家,他爸想在这买还没有资格呢,要是真的让给二叔,我看你不肉痛。”

她嗅嗅空气,“而且这边空气怎么就不好了,隔壁就是湿地,全沪都这里空气最好了好不好?”

简月一棒子打翻开发商,“不能开车进来就是不好。”

周妩说:“这叫精致。”

说完,手机上来了个电话,周妩一连嗯了好几声。

挂了后,简月问,“你爸到哪了?”

今天是每个月规定来这边吃饭的日子,简月和周妩一起来,周至文是从研究所过来的,谁知道车子半路跟人刮蹭,耽搁了,简月有点担心。

“我刚刚打电话给二哥了,他说去看看,大概没事吧。”周妩迟疑的说。

简月:“阿满啊。”

简月心里怪不好受的,为什么打电话给周缺,那是因为他们家的话语权肯定是比不上周缺一家的,想想周至文出了事,儿子周刻帮不上什么忙,倒是侄子去了。

周妩拿着手机外放歌,哼哼的心情挺好。她妈下一秒却问她,“你说他跟孟小姐分了,你二婶和你二叔知道吗?”

周妩:“不知道吧。”

简月:“不知道?是不是周缺没说?”

周妩语重心长道:“妈,说没说也和我们没关系,你别掺和这件事了,你以为二哥跟哥性格一样温吞啊,他发起火来吓死人的,二叔都弄不过他。”

前段时间因为这事,周妩还担心受怕了好久呢,就担心他把分手这件事怪到她头上,现在好不容易都过去了,周妩是真的不想搞事了,而且她听小伙伴说,江柔的演奏会就要开了,他们都说这次二哥大概会去,算是坐实恋情,虽然真假存疑,她也没敢去和二哥确认,但二婶和二叔总会知道的,指不定还要和周缺吵架。到时战火波及到她,那她多无辜啊。

简月说行,周妩和她嘀咕,让她千万别骗人。

简月翻了个白眼,就这么不信她。

周妩和简月到的时候,周至武和蒋灵早就在那儿了,这两人在不奇怪,周妩一直觉得奶奶是是很喜欢二叔一家的,原因就有二叔和二婶的孝顺。但是周至瑞这次也来的很早。

稀客稀客。

周妩和她关系最好了,开心的叫,“小姑,你怎么这么快回来了?”

前段时间周至善才出国,还秀了一把她家的私人飞机。

周至瑞拨拨头发,露出漂亮的手指,染了低调的灰紫色,她笑着招呼周妩,“把lucas和lily送回去我轻松多了哦,小孩子烦人。”

周妩好奇,“那谁照顾他们啊?”

周至瑞摊手,“他们daddy呀,照顾孩子又不是女人专门的活计,男人也能做的。”

周妩赞赏,“可以,小姑你的思想觉悟走在人前一大截呢。”

简月翻了个白眼,自己想玩就自己想玩,她老公是银行家,简月可不信能回家照顾孩子,反正无所谓,也不是她孩子,简月把包放下,找了个座位,和最近的蒋灵搭话。

蒋灵一直都挺冷淡的,最开始简月也挺不爽的,但是久了,发现她就这个性格,她说来的路上周至文遇了点麻烦,阿满已经去帮忙了,谢谢还没说出口呢,就看到和周至善讲话的周妩冲这边用力的眨眼睛。

知道了知道了,她冲周妩瞪了眼,她就是试探试探,又不是要告状。

简月飞快转了口风,说起周刻最近做什么,但这番变换被蒋灵看在眼里。

她蹙眉,最近没有找人问他的情况,所以也不知道周缺又惹出什么事来。

周至文和周缺到了后,直接开饭。

周家人很奇妙,健谈的和不喜欢说话的是一对一对的,比如周至文就不喜欢说话,简月健谈,周至武也擅长活跃气氛,蒋灵就不怎么说话,周至瑞也健谈,但她那个外国丈夫也不喜欢说话,到了小辈这边,周刻属于内向的,搭配的也是会说话的。

周妩也是喜欢讲的。

所以饭桌上,这几个人讲的话最多,现在的主力军是周至瑞。

周至瑞刚把手机和lucas他们视频,看周妩逗他们,说他们可爱,特别自豪,“很可爱是不啦,混血都很漂亮的呀,到时候阿妩我给你介绍,你也生个混血宝宝,自己养。”

饭桌上的都看向周至瑞。

周开扇脸色不大好看,张蕴之倒没什么。

简月拒绝道:“不要,找什么外国人,嫁那么远,我们想她怎么办,而且又不是混血就一定好看,我们中国宝宝根本不输的。”

周妩打圆场,“是啊是啊,再说我还年轻呢,生孩子什么的,不到三十岁我都不考虑的。”

周至瑞也知道刚刚那个话题她爸是不想听的,口风也转的很快,“确实啊,年轻人事业最重要,阿满今年不是二十八了,也是要考虑结婚的事了。”

周缺来的时候,周至文倒是一直在和他说话,他答了好几句,和自己的父母却一句没讲。

周至瑞话音落,饭桌上气氛略显凝滞。毕竟上次父子二人才刚因为这件事吵过。

正主没开口,蒋灵也神色未改,周至武倒是笑呵呵的,回道:“还真是,不过我和他妈妈说话他是完全不听的,你是姑姑,多帮忙劝劝。”

周妩心里一紧,借着夹菜偷看周缺脸色,果然,冷漠jpg

周至瑞很早出国,几乎都在国外呆着,不怎么了解家里情况,更不知道他们的紧张关系,还大惊小怪,“怎么会的呢,阿满不是不懂事的小孩啊。”

周至武笑,看了眼儿子。

青年手背上的筋脉已经绷紧,显然很烦周至武这样的做法。

张蕴之刚要结束战争,一直不说话的蒋灵突然转向周缺问了一句。

“小照怎么没来?”

在周至瑞开口问小照是谁之前,周缺就已经开口,“分了。”

神态平静,语气也是。

周妩和周围人的表情都是这样的:ovo

蒋灵眼睛移到周缺脸上,定定地看着自己的儿子,眼底藏着什么,“理由?”

这两个字硬邦邦的,说实话不像是母子。

有一刻,周妩觉得,其实战争早已经开始。

今夜不平静,周妩拿着手机躺在椅子上看月亮,简月和周至瑞两人从雕花窗缝隙中偷看,没看出什么名堂来。

周至瑞看周妩这么躺着,一副她都不吃瓜吗的惊讶表情,“诶呀,阿妩,你二哥干什么了,怎么他爸这么生气啊,难道是我那句话说错了?”她神色疑惑。

周至瑞走到石桌边坐下,拍拍周妩。

周妩移开手机,叹气,“可能是二哥不想结婚,但是二叔想让他结婚吧。”

“天哪,”周至瑞感叹,“二哥这个脾气真是的,小时候就硬的很,老了还是这幅样子,不结婚嘛,小事而已,这对自己儿子都下得去手,二嫂就这么看着,要是james这么打lucas,我会心痛死的。”

刚刚那一巴掌真是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饭都没吃了,二叔和周开扇在书房说了什么,周开扇就把周缺叫了进去,然后张蕴之也进去了。

毕竟是二叔家的事,他们不好多听。

周妩默默吐槽,反正她是不觉得是因为分手那两个字的,一定是蒋灵知道了什么,关于外面那些风言风语,以及二哥这件荒唐事,蛮不尊重人的,周妩都看不过去,长辈肯定会更生气。

最关键是,孟照照可讨二叔二婶喜欢了。

不止一次,简月和周妩唠叨这件事,怎么一个普通女孩子,会入他们这对难说话的夫妇的眼。

周至瑞也在旁边说这事,这下想起来了,“阿满的女友,是不是去年来这边吃饭的女孩子?是不是家庭条件很好不能得罪的呀?”

这就能解释为什么周至武蒋灵那么生气了,生意人嘛,利益为上。

简月知道的很清楚,“没有的事,本地人,还住在咸水巷那边,拆迁都没有的。”

过了会,有人出来,是周至文和周至武,周至文拉着周至武说什么,动作幅度挺大的,似乎是在劝弟弟,但是周至武似乎不听,腿一跨,瞬间翻到了回廊扶手外面去,掰了几根铁树的树枝,扯断叶子,又翻了回去。

周至文大惊,伸手拽他没拽住,周至武很快又进去了。

吃瓜的三人的表情是这样的:_

周至瑞以为自己看错了,“二哥掰树枝是去打人?阿满都二十八了,这是在外面嗑药了还是杀人了。”

周妩:卧槽卧槽卧槽。

她忍不住掏出手机,点开微信,找到孟照照给她发过去。

[周妩:jesus!照姐,释怀的机会来了!]

对方大概也在玩手机,回的还挺快。

[照姐:……?]

作者有话要说:  照姐slay!

不是不要对周至武蒋灵有什么误会啊,这对父母确实就是不称职的那种,还有评论说这对以前是不是误会啥的。

并没有,这对结婚很早,把婚姻当成生意,儿子当下属,甚至彼此在外面各玩各的,但二十年后反而有了感情。但和儿子的关系一直没有修缮。

虽然父母不怎么样,但是周缺用这招气父母也有错,这种事情本身就很不尊重人,所以长辈肯定会生气

虐身虐心,虐身先让暴躁老爹来吧。

在这里道个歉,一直没敢看评论,给大家的追更造成这样的不愉快的体验很抱歉。也不找什么理由,其实就是懒,磕了三对cp,又搞hp和咒回和漫w,还格外真情实感,被纸片人搞的天天不干正事,也告诉自己下次不存稿就别开文了。

我算了下之前的更新,一共是158个点,我发红包返还大家200,解v是很麻烦的,要告诉编,而且她觉得我更新了就不会给解,晋江返还也只有一半。

这章底下评论给大家返还全部点数,再次谢谢你们的宽容,自己也引以为戒,不再做出这样浪费信任的蠢事,感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