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明知做戏 > 第33章 第 33 章

第33章 第 33 章


周妩果然说的对, 十九洲和苑在城郊。

向城郊开一路也没有堵车,用了十五分钟就到了门口。

魏灵均本打算先帮她送外婆上去。

这边是富人区,不少别墅群都落在这边, 这边的医院条件更好,服务也很周到, 他们刚扶外婆到门口, 站在门口的服务人员就立刻请他们稍等, 很快推来一辆轮椅。

有了轮椅, 外婆上楼就方便多了,孟照照推着外婆,示意魏灵均别担心。

他接到电话, 说是沪都白天骑摩托, 他需要交罚款, 孟照照打算等照顾好外婆,就把钱转他。

周妩停好车过来,“走吧走吧, ”她晃晃手机, “江淮在三楼等我们。”

这次周妩真的帮了很大的忙, 孟照照表情真诚,眼神柔软,轻言细语道谢,“谢谢你周妩。”

周妩推她的背, 这会没工夫跟她八卦, 只道:“别客气了, 走这边。”

大厅中间就有电梯,一路上到三楼,周妩大概是来过, 熟门熟路的领她右转,左手边的玻璃门,有人靠着桌子翻着什么,看背影就是江淮。

门打开,江淮见到孟照照,点了头算是打招呼,没有过多寒暄,而是径直问她们在哪摔的,怎么摔的,哪里接触到了地面,疼的部位又是哪里。

孟照照当时不在,所以也不知道,她拍拍外婆的肩膀,宽慰柔缓道:“外婆,你回答一下江医生的问题,说的仔细点。”

她弯腰,一缕蓝色的头发搭在耳侧,脸不大,而且侧脸白的很通透。

除了表情还有残余的紧张焦急,江淮粗略的一瞥,很快收复心神。

原来是外面巷子有水,外婆穿着胶鞋,按理说不会滑倒,偏偏因为脚底沾了水,到了二楼,抱着东西下楼梯,没看清,一半的脚掌踩到楼梯边缘,一下子滑了,摔了五六级楼梯,脚在摔倒之前撑了下,后腰撞到突出的楼梯角,也是脚踝和后腰伤的比较重。

江淮附身仔细的查看,十分钟后,一边拿笔记录,一边道:“等下还是去拍个片子让我看看,不过估计问题不大,但也要重视。”

“接下来最好不要做重活,再就是不能再摔了,老人家的关节和骨质都比较脆弱,是不能承受二次伤害的,而且他们的活力已经比不上年轻人,年轻人还有伤筋动骨一百天呢,她恐怕恢复的时间就要更久了,最好找人专门照顾,要是留下隐患,可能下雨天都会疼。”

孟照照听的很认真,心里紧成一团,冲江淮点点头,“谢谢,我都记住了。”

江淮看她表情,也有些叹息,“还是要在这里住一个礼拜,观察后续,你去办一下住院手续吧,你外婆就在我这里,也别担心。”

孟照照:“好。”

她走出去,周妩过来拍拍她肩膀,“没事吧。”

孟照照简单的说了下。

办好住院手续,外婆在拍片。

孟照照坐在外边走廊的长椅上。

走廊外是一排的格子玻璃窗,玻璃选料很大,一片连着一片,私立医院的占地很大,一共是九层楼,围成四面,中间的地方种满了绿化,每一层的中间都是一片小花园。

三楼的外面也有好些人推着轮椅,或者是背着手在外面散步,这里风景很美,绿树高低错落,植被覆盖,条件很好,风从窗户吹到走廊,打在人脸上,气味有种绿植充盈的舒服。

但孟照照兴致缺缺,没有欣赏的心思。

“真谢谢你,要不是你来得及时,恐怕到时候外婆的伤要过好几个小时才能处理。”

周妩拍拍她肩,“行了,别说谢谢了,是朋友吧,哪有帮朋友忙,一谢再谢的。”

孟照照朝她笑笑,转回去又沉默下来,“要是我陪她回去就好了,或者我把钥匙拿走,她就不会一个人跑到那边去,又摔倒。”

孟照照很低落,“搬了家之后,外婆就和我商量过,把那边长租出去,或者放到网上,当作是airbnb的房源,我打算找个时间找人装修的,但总想着等放假再做,外婆大概是自己想弄,就回去那边,又觉得我忙,也没有叫我。”

周妩语重心长的说:“你这是什么话啊,你想想要是你之前不坚持搬家,外婆摔倒的风险不是更大,再说了,在这之前你和外婆不都住在那边,也没有摔倒过,这次摔倒就是意外,全部算到你的头上,那外婆就不会摔倒了吗?根本不是这个理。”

孟照照咬了下唇,捂住脸,“周妩,你知道吗?我只有外婆了。”

她像只小狗,黑亮的眼珠子里流下几滴泪,湿漉漉的可怜。

她没办法抑制自己的无助,“听说老人最不能摔,外婆都七十多岁了。”

周妩也知道这个,老人是不能摔的,她想了想,提议,“你要不要打电话通知和别的亲戚说一下?你现在读研二,还有课,外婆在这边也没人照顾。”

孟照照说:”外婆是绍城人,嫁到沪都来的,所有亲人都在那边,而这边我外公和他的兄弟姐妹都不来往了,我爸爸,我爸爸不怎么管事,外婆唯一的子女,就是我妈妈”她顿了下,语气略有些麻木,“她失踪很多年了。”

以前和孟照照关系一般的时候,周妩是听到过这些事的。

群里都八卦好几回。

这一次亲耳听她说,她心里也觉得很难受,周妩想了想,“你上次想要找的人就是你妈妈,对吧?”

“你和我说说,有什么线索,我认识的人多,不乏有些人有歪路子,帮你找找。”

真找到了,对老太太也是一个安慰。

孟照照不明显的笑了下。

对啊,其实上不需要找,她知道外婆唯一的子女在哪。

但因为她的心结,她不愿意认她,但外婆愿不愿意呢?

外婆老了。

即使她不愿意发生,但外婆还是从楼梯上摔下来。

老人家摔过一次,身体就不如以前硬朗了,她的人生已经在往下走。

她是想见到失踪十多年的女儿的,孟照照不能让她再有什么意外,也不想她有什么遗憾。

她转过头,看到灯光明亮,干净宽阔的办公室。

江淮,江柔,柳禾。

她不得不做出一个决定。

作者有话要说:  补了一点,我继续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