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明知做戏 > 第43章 第 43 章

第43章 第 43 章


孟照照和许漠之间, 准确的来说,定位是男朋友的朋友和朋友的女朋友。

不过孟照照倒是挺清楚,这种人一派的傲慢, 他们的家世和金钱总让他们自觉凌驾于众人之上。

当然,这是这个社会普遍的认知观点。

好像一个人要是出身富贵, 本性就会是好的。

倘若对方有不错的皮囊, 那他的骚扰也是风流的注脚。

孟照照在和周缺关系存续的时候, 对许漠的“另眼相待”有一点容忍的意思, 但这时,她乌黑明亮的眼里藏着火焰,清高和厌憎都一目了然, 让许漠看了也愣了下。

他勾着唇角笑, 歪歪脑袋对她说:”阿满宁愿被他爸惩罚, 也要和你分手,你这性子,还真得改改。”

真是塑料好友。

孟照照冷笑, 她走过去捧起林清挽的脸, 她脸通红, 眼神迷茫,没有焦距,孟照照叫她的名字,“清醒点, 我们回去。”

许漠坐在沙发上, 玩着一把水果刀, 语气轻飘飘的,“孟照照,她是你朋友啊?”

孟照照看他一眼。

许漠看她眼神, 就知道她在心里揣测呢,便好意解释,“我是看到了她手机屏幕,让她叫你过来,不过她死活不肯,还以为我要对你做什么坏事呢。”

林清挽意识还不清醒,不知道是喝醉了还是被下药了,孟照照冷冷看了眼进来就一直旁观在侧的徐岚枫,“过来扶她,送我们上车。”

徐岚枫看向许漠,脚步犹豫。

许漠饶有兴致的看着孟照照,心想,怎么没了周缺做靠山,还是这么拽啊。

他看着她,她已经忘记了他们第一次见面了。

那时周缺最开始带她出来玩,在一个高尔夫庄园。

周缺和程旭燃他们都玩好进去了,他才到。

不凑巧,他在小花园里抽烟的时候,下了好大的雨,许漠还在想着让人头疼的一桩生意,嫌经理烦,自己一个人待着。

小花园的绿植修剪成一个u形状,天降暴雨,许漠的烟被浇灭,他站在那个u形的里面,把帽子随意套在头上,正准备打电话找人来,突然面前走过一个没穿鞋的人,脚踝白的在雨中反光,像珍珠一样漂亮,她举着伞拎着鞋,还抱着毯子跑过去。

他没注意看,过了十几秒,有人跑回来。

雨幕连成片,雨水裹挟灰尘,从伞面重重往下落。

这人递伞过来,说:“这么大雨没法工作的,实在不行撑个伞吧。”

她以为他是守在这条路上的保安。

许漠扫过细细的踝骨,那里绕着一根反射光芒的银色脚链。

之后他进去,摘下帽子,她没认出,头发湿漉漉的。

做好事的小朋友,还以为把伞给了保安,自己用毯子遮着走回来。

她扭头和男友说话,还说她今天看过天气预报,就说不适合出来玩的,周缺坐在她身边,用毛巾擦她的耳尖,男人不够细致,帮她擦头发就像捣乱,女孩几缕呆毛便翘起来。

许漠走过去,眼神漫不经心打量狼狈的她,语气嘲弄,“阿满,之前拍下那么贵的首饰,不会就给这个女的了吧。”

他从那款设计别致的脚链上移,看到对方皱着眉,因为听到这种轻慢之言而不怎么愉快的脸。

有些熟悉的脸,和“白月光”很像啊。

而后他听到发小轻轻笑,“你给我嘴巴注意点。”

这语气不轻不重的,那就是不怎么重视的人了,许漠这样想到。

孟照照一个人还真托不住林清挽,她看到徐岚枫的态度,更是一股无名火,什么男朋友。

徐岚枫顿了顿,走过来想要扶林清挽,沙发上的人咳了咳,徐岚枫又退回去。

孟照照转头看许漠。

许漠握着拳头笑了声,“你这头发是怎么回事啊?学我的吗?”

孟照照拿出手机,准备问魏灵均他到哪了。

许漠又说:“你不会是给阿满打电话吧,他最近我都找不到人呢。”

孟照照烦他,扭头看他,“关你什么事。”

骂人都这么乖。

许漠无奈,他指了指徐岚枫,“喂,你要不要这么不分青红皂白啊,你朋友快要被她男朋友送到别人床上去了,是我救她的好不好。”

孟照照:“什么?”

许漠终于看着她的视线对着自己,露出笑容说:“我看到她手机的照片,那是你,我救了你朋友,你要谢谢我吧。”

神经病,孟照照暗骂一句。

她拿出手机,点开视频,看向徐岚枫,压住愤怒,克制的问:“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孟照照的手机对准他拍,徐岚枫脸立刻白了。

许漠催促道:“你说啊。”

然而徐岚枫并没有把话说出口。

大门被推开,有人进来,速度很快的接近了许漠,玻璃破碎。

劲瘦有力的胳膊用了技巧,一把把人摁在地上,骨头接触地面,发出一声脆响,许漠闷哼一声,艰难仰头,看到来人,怒骂道:“我□□爹,周缺,你疯了吧你。”

男人,至死都要做对方的爹,或者想要对对方的爹做一些过分之举。

孟照照吓了一跳,“周缺?”

周缺转头,对着所有人说,“滚出去。”

他眼角绯红,眼底都是血丝,虽然有醉态,但眼神还是冷冽清醒的,让包厢温度瞬间降至零点。

两人间的剑拔弩张吓到了所有人,包厢里的人惊叫一声,又立刻出去。

程旭燃迟来一步,看到里面,皱眉道:“阿满,问清楚再说。”

孟照照看他蛮横有力的姿势,绷紧的背充斥力量和躁怒,像一只蓄势待发的狮子,显然怒气不小,她心生忧虑,开口解释,“周缺”

他视线被她声音吸引,看向她,但依旧冷酷不带温度,“出去。”

孟照照蹙眉,程旭燃拉住她,低声道:“你先出去。”

身后有人帮她扶林清挽,走到门口,她又听见男人声音,语气平静,但却是风雨欲来,“你走什么?”

孟照照转头,看见有个人走也不是留也不是,身高不高,脸色苍白,长相轻浮,她认出来这人是谁,许亚,那个因为偷拍她被开除的别墅保安。

再见到他,她还是觉得心底涌上不适。

他和许漠有关系?

老板的脾气克制不了太久,特别是磕了半瓶酒的老板,张非从深知这点,他立刻帮忙扶着林清挽先出去。

穿过走廊,外面还下着雨,酒吧灯光旋转,这样的场景再见,孟照照不免尴尬,张非丛倒是很淡定的扶了扶眼镜,过了会包厢又出来一个人,和张非丛的打扮很相似。

然后孟照照听到这两人分别联系律师。

一个为周总做事,一个为许总。

张非丛打完电话,还和对方点了点头,打完招呼,他转头照顾孟照照,“车联系好了就在外边等着,先去医院给你朋友做个检查,然后送你们回宿舍。”

孟照照看向走廊尽头,犹豫了下,声音很轻,“那他们?”

张非丛说:“没事,这个你不用操心,律师们很快就到。”

律师到的场面孟照照没看到,她陪着林清挽,对方喝了一杯加料的酒,这会刚处理过。

她靠在椅子上,想着今天的事,沉沉睡着,一觉醒来,听见抽噎声,她忙走到床边,躺着的林清挽眼睛都哭红了。

昨晚视频还没拍,周缺就进来了,没有证据,但徐岚枫昨晚表现确实有问题,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和林清挽开口,要是真的像许漠所说,那徐岚枫不是渣男了,该是个人渣。

她刚想开口,林清挽就哭着看着她,“小照,还好你来了。”

孟照照也心疼了,坐到床边温声细语安慰,在她的讲述中,知道了昨晚了的事。

林清挽是个网红up主,说话幽默,长得也好看,气质活泼,粉丝不少。

徐岚枫带她泡吧,上个月认识了一个富二代,比他家世要好,富二代看上林清挽,骚扰了好几次。

林清挽和徐岚枫说过之后,表面上的徐岚枫斥责那人,没想到昨晚又带她去有那人在的聚会。

聚会上那人出言不逊,徐岚枫却一言不发,这人让林清挽喝酒,徐岚枫也视而不见,她气急了反抗,手机掉落,让在座的另一个男人看到。

这人是许漠。

许漠本来不打算出手,看到她手机,便帮她拦下,让林清挽叫她室友来接她,林清挽不知道许漠和孟照照认识,以为他别有用心。

她一口气喝下那杯酒,抵死不从,许漠一时也觉得无语,他就是想让孟照照出来接人,顺便见她一面,谁知道林清挽能干出这样的事。

在林清挽的哭诉和张非丛的解释下,她算是听懂了,孟照照叹息,拍拍林清挽肩膀道:“好在没什么事。”

有事的另有其人。

张非丛接完律师电话,他们的律师说许漠坚持要上诉,非得给自家老板弄进局子待几天。周总这边,他不肯说因为许漠派人偷拍这事,张非丛知道是这两人分手,周总失意很长一段时间,性格也硬,不想再打扰前女友。

但闹到局子里,不仅是这对发小的事,还有周家和许家之间的关系。

张非丛手机电话响个不停。

早上接过周开扇的询问,还有张蕴之的,之后是程旭燃打来,说许漠他爸表态不计较,许漠的意见别管。

蒋灵是最后一个打来的。

蒋灵和张非丛的通话记录,说实在的比和儿子要多上好几页。

张非丛犹豫再三,说了许亚的事。

他努力解释说,主要还是因为许亚偷拍,而且是许漠指使,被窥伺私生活,而且还事关女朋友隐私,这才让周总绷不住。

蒋灵心道这次周缺行为挺对,便耐心问:“他现在怎么样?”

张非丛说:“肩膀骨头也断了一边,腹部被酒瓶划了口子,但是都处理过了,但周总这段时间情绪不好,昨晚又喝了很多,伤口发炎,估计要休息一段时间了。”

“我听说他胃喝酒喝的损伤了,这段时间他酒局很多?”

张非丛愣了下,“不是,这段时间周总都没来公司,精神看着很差,可能是……失恋。”

蒋灵沉默,片刻,嗤笑一声,“活该后悔。”

她挂了电话,张非丛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想了想,点开通讯录,找到孟照照的号码,犹豫片刻,还是没拨出去。

-

回到学校,林清挽颓废了一个礼拜,心情就恢复的差不多了。

孟照照陪了她一个礼拜,刚好周末打算回去,她回来许春梅满面笑容。

她没问柳禾的事,也不想知道这段时间她是不是来过这里,许春梅也不问她为什么不理柳禾,她们像以前一样,一起去买了菜,回家烧饭。

今天许春梅特意做了糖醋排骨,清蒸鱼,摆了满满一桌菜。

饭桌上,孟照照开玩笑问今天怎么这么隆重,许春梅说吃完饭再说,孟照照听到,心下微沉。

这几天柳禾都给她打电话,还有孟海潮,是因为这个吗?

吃完饭,许春梅收拾好碗筷,孟照照帮忙洗碗,听到身边人说,要回绍城乡下。

孟照照一愣,“绍城?”

她张了张嘴,“为什么?”

许春梅慈爱的看着她,“囡囡,我娘家在绍城,你外公走的早,我孤孤单单一个人,以前是你在这,这边教育条件好,现在你都长大了,我也要有自己的日子,我的兄弟姐妹都在绍城,虽然是乡下,但是你舅外公他们说给我留了屋子住,我们兄弟姐妹以前没能在一个地方,老了想想住到一起,这没什么不好的。”

孟照照看着她,问:“外婆,你是真的这么觉得吗?”

许春梅向来顺从她,但这会儿她笑呵呵问她,“你想想,去年过年,我天天都笑。”

唯一不笑的时候,是他们提起失踪的女儿。

但柳禾已经回来了。

孟照照眼眶微红,“是不是我让您为难了?”

夹在失踪十几年的女儿和抚养十几年的外孙女之间。

许春梅像她还小的时候一样,摸摸她柔软的发,“囡囡,在外婆心里,没人能比你重要。你不要觉得我是因为你妈妈。”

“她失踪了,反倒是我的心事,我想着我得帮她照顾好你,但她回来了,我知道都是她的错,你受了委屈,我就不想你跟着我受委屈了。”

“她是你妈妈,但是做的事情甚至不如一个邻居,你不理她,我觉得没错,但她也是我女儿,我狠不下心以后不见她,但实在也被她伤了心,不想天天见到她。我是真的想回绍城了,那里有我的家人,以后你要是想外婆了,你就回来,邵城是外婆的家,就是你的家。”

孟照照忍不住抱她,小声呜咽。

许春梅拍拍她的背,“听周缺奶奶说,出国对你有好处,我想我在这里,你也不放心,外婆不想拖累你,我就在乡下等着你,你学好了回来,我就跟着你,给你烧饭吃。”

几分钟前,孟照照还以为外婆会帮柳禾说话。

她止不住的流泪,天底下,其实一直有人最爱她,一直会坚定的选择她。

或许是忙完了学期的所有事,又决定了未来走怎样的路,孟照照前所未有的轻松释然。

在蒋灵打来电话,询问她时,孟照照说自己打算出国,蒋灵很惊讶,邀请她出来,她也同意了。

她们在学校外边见面。

一见面,蒋灵冷淡的眼里就有了笑意,“上回张教授见到你,还说你染了蓝发,怎么这会儿又变成黑的了?”

当然是因为许漠。

她染蓝发时,可不记得许漠也是。

上次之后,想了想还是染回了黑色。

蒋灵细细询问她要去哪里,又用自己的见解帮她做了规划。

孟照照受益匪浅,向她道谢,蒋灵停下说话,突然叹口气,眼神温柔的看着孟照照的脸。

“小照,很长时间以来,我以为我们之间都会有更深的牵连。”

孟照照微怔,听她继续说。

“第一次见你,我就很喜欢你,说实话,你的性格是我和周缺父亲想象中的孩子的性格,我们甚至私底下讨论,要是你和周缺性格换过来,我们的家庭关系也不会到这个地步。”

孟照照一愣,觉得她这种话有点微妙。

世上除了孟海潮和柳禾,会有人对自己的亲儿子有这种想法吗?别人家孩子再好,终归不是自己的。

就算是柳禾,她也只是不爱孟照照,对自己的另一个孩子还是宠爱的。

蒋灵很快就说:“说起来,你和阿满其实很像。”

看孟照照皱眉,蒋灵喝了口茶,笑笑说:“其实很多人,如果你不知道他们的过往,就会被他们的现在蒙蔽,在你心里,我可能是个十分开明,相处起来非常舒服的男朋友妈妈,但事实上,以前的我也不是这个样子。”

孟照照顺着她问,“您以前是什么样子?”

“我以前?”蒋灵想了个形容词,“不负责任吧。”

“我听说过你父母的事,现在想想,其实我和他们也没什么不同。”

孟照照略惊讶,她是觉得周缺和父母关系不好,但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要说不负责任,还能有和柳禾比的吗?

蒋灵笑笑,缓缓道:“我和周缺父亲结婚的时候,彼此都很年轻,也没有任何感情,生下周缺后,选择的是开放式婚姻,有各自的伴侣。当然,我和周缺父亲都秉承一个观点,那就是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所以我们的婚姻状态,享受爱情的自由都和周缺没有任何关系,过分的放肆,也伤了他的心。”

各自有伴侣?

孟照照忍不住问,“你们让周缺知道这件事了?”

蒋灵点点头,“是的,很小的时候他就知道父母的婚姻状况,而且那时我和周缺父亲没有感情,自然彼此对周缺也不会很关心,在他十几岁之前,他为此受过很大伤害,并且一直没有原谅我们。”

孟照照沉默了下,“这一点或许也不能怪他。”

蒋灵说:“但因为这个,他也做错了事,比如伤害你。我不喜欢江柔,他就要装作喜欢,我们喜欢你,他就要装作不喜欢。他的不成熟也让我们觉得后悔和愤怒。”

孟照照低头喝茶,虽然听了这话,她也不觉得对方是要来做说客。

“我们认识你的时候,自然也知道你的事,有时和周缺父亲会说,同样是少年时期缺少爱,为什么周缺不能像你一样,他受到过伤害,就再也不愿意原谅我们,性格桀骜不驯,浑身带刺,这样的儿子让我们觉得无法接近。”

孟照照还有童年,周缺一想想,就知道没有。

虽然她和周缺已经分手,但她总觉得蒋灵这话太理所当然。

塑造一个孩子时,并不用心,你想用心了,他已经变成大人了,这个时候他必须要按照你所想的变成什么样吗?

她是客观的人,甚至有点为他生气,“蒋阿姨,你有没有想过,世界上很多人都能伤害到一个孩子,但是最能让他伤心的,就只是他的父母。”

蒋灵承认,“我和他的父亲都不是很有耐心的人,很多时候也不知道表达亲情。”

孟照照摇摇头,其实蒋灵夫妇对她就很好,也很会表达,言辞举动都能让她觉得受到关心。

她轻声说:“你们都更喜欢我,那是因为你们没有做过我的爸爸妈妈,我对我的爸爸妈妈也怀有怨恨,那是因为我期待过他们的爱,所以我在他们的面前,就像周缺在你们面前一样,总是很笨拙,很愤怒,很斤斤计较。这和我们的个性没有关系,只是因为对我们而言,你们是特殊的。”

蒋灵自然听说过柳禾的事,也懂了她的话。

她不是不懂这些道理,但或许就像张蕴之说的,他们三个人成长为大人,都太过独立,所以裂痕也就尤为深刻,难以弥补。

她目光如水,轻轻叹息,“那你现在对他们,还是这样吗?”

孟照照摇摇头,“我必须往前走。”

往前走,那就代表着身后的人已经没那么特殊。

他们生下来有血脉相连的情谊,但已经消磨殆尽,特殊迟早有天会变成平凡。

面前的孟照照想通了,但周缺呢?

他跳出年少不被爱的怪圈,又伤害了真正想要把握的人。

而这次,解开他怪圈的人蒋灵想做也做不了了,这也是为什么她来找孟照照。

骄傲的蒋总能说出母子之间的沉疴,也只是希望女孩能心软片刻。

蒋灵心绪摇摆,突觉怅惘,回过神来,她朝孟照照真切道:“小照,帮我劝劝周缺吧,也让他往前走,不要再沉湎于痛苦了,我想这也是我能为他做的最负责任的一件事。”

-

许漠年少曾为周缺打过架,周缺也为对方挨过伤。这对发小的情义从喜欢上一个女人开始崩盘,最后要闹到进局子。

自然是很遗憾。

于是吃瓜吃的兴致勃勃的圈里人纷纷劝和,都道是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许漠是不屑这句话的,但被旁边小伙伴三催四催,还是来看望。

朋友们是这么说的:今天是好日子,六一儿童节,你来探望周缺,一起回忆回忆从小长大的那些事,争吵也就过去了。

许漠身上还疼,但他们又说:别说周缺打你,你想想觊觎发小女友,这事本来也就不地道,还把手伸到人家里去,挨顿打也不亏,再说,周缺人躺医院,比你伤的还重。

许漠心里暗骂:一晚一瓶半伏特加,喝死了也算不到他头上,什么打的重。

朋友又劝:谁伤的轻,谁伤的重,也不是你找人偷拍发小女友的理由啊。

许漠按灭手机,怒气冲冲,“他不喜欢我不能喜欢?他不要我不能要?”

朋友们觉得这架势又要吵起来,纷纷叹气。

发小三人组另一人程旭燃凉凉道:“你看他失恋这样,是不喜欢?”

许漠冷笑,就算白月光论调是假的,他也不信冷心冷情的周缺能喜欢上什么人。

最后许漠用一张支票来赔礼,怪没有诚意的,程旭燃帮忙订了鲜花和水果,拿着来到医院。

到了门口许漠一脸烦躁,就要推门进去,却被程旭燃拦住。

他皱眉,对方却看了眼里面,淡定道:“有人。”

身后的一群人顿时停了下来。

有人问,“谁啊?”

就要去看。

许漠转头从门缝里看到人影,眼神变深。

程旭燃刚好开口:“前女友,”他看了眼这堆人,提醒道:“我们走远点。”

这群人想到许漠也喜欢孟照照的事,就忍不住八卦的眼神。

三角恋,永远让人兴奋。

主人公之一——许漠面无表情,在门边找个位置坐下,一群人小声说话,也坐下来,耳朵还是竖着,听里面的动静。

照一般情节发展,这一定是前女友来探望顺势和好的戏码,圈子里只听说女伴不肯分手的,还没听说富二代变成舔狗的,大家将同情眼光投向许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