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明知做戏 > 第44章 第 44 章

第44章 第 44 章


窗外鸟儿叽叽喳喳, 风绕过叶片,吹的墙面光斑轻晃。

“最近怎么样?”

异口同声的话,在以前, 彼此会觉得巧合,相视一笑之后, 然后是无尽缠绵, 甜蜜留在唇齿间, 但这是现在。

孟照照回过神, 看到周缺定定看着她,他头发有些乱,胡茬倒是刮的很干净, 他扯扯嘴角, 自嘲道:“你觉得呢?”

他不怎么样, 显而易见。

孟照照承认,她有片刻为难。

该怎么说,答应蒋灵的事, 不是那么简单。

周缺还是受到偏爱, 即使有些倦色狼狈, 消瘦许多,但鼻梁仍是挺拔的,眼神仍旧是蕴有意味的。

这种忧郁和颓丧让他和以往不太一样。

但仍旧是会惹人多看一眼的长相。

孟照照看着他,突然发觉两人过去的事就像轰隆作响的绿皮火车, 在耳边嘟嘟的跑远了。

“我要出国念书了。”她说。

周缺抬头看她, 语气平静, “哦,是打算不回来了吗?”

孟照照摇摇头,“回来的, 外婆还在国内。”

不过要是外婆不在,还真的有可能。

这个沪都,该爱她的人都在这里伤害过她,实在算不上什么值得留恋的地方。

“念几年?”他哑着嗓子开口。

孟照照想了想,“博士还是看什么时候让我毕业,差不多就三年吧。”

“哪个专业?”他眼底泛红,轻轻问。

孟照照:“欧洲文明历史。”

周缺点点头,“这是你喜欢的。”

恋爱时,他对她的生活其实不怎么感兴趣,但摆在那里的书还是会翻一翻。孟照照挺奇怪的,她一直喜欢读各种各样的历史,无论国内国外。

孟照照轻声说:“对,我一直挺喜欢的。”

好久不见,关系改变,也没话可谈了。

孟照照看了眼窗外,最早的蝉开始鸣叫,让夏天的到来有了底色。

下午还要送外婆回绍城,她要早点回去。

她手不自觉弹了弹床边栏杆,“那我先走了,你好好养伤吧,以后也不要喝那么多的酒,身体是你自己的,不管怎么说,爱自己很重要。”

周缺沉默,“是蒋总让你来的。”

孟照照嗯了一声。

他宁愿她不要回答。

“这是谁的施舍?你的还是她的?”

孟照照发现确实如此,提到蒋灵,他就格外像孩子。

她想了想,“周缺,不管父母怎么样,你的生活还是要自己过。有的时候,不是非得揪着一个人不放,要是这样,天底下爱而不得的人都没办法好好过日子了。”

周缺听懂了她的意思。

可是,不甘心。

在他的注视下,孟照照转身离开,到了门边,突然被一股大力拉住,男人像一棵树,把她全部抱住,他的脑袋窝在她的肩窝,硬发戳着软嫩的后颈肉,有点刺人,动作强硬却语气比想象中狼狈可怜。

她也清楚他的冷静是假象。

当爱的位置被调换,孟照照发现周缺也是如此容易被看穿。

高傲的恶魔爱一个人,都要低下头颅。

“对不起。”他终于当着面认真的说出口。

孟照照已经收到过很多遍对不起,但她知道,他的道歉不止想要换得原谅。

贪心又骄傲的前男友。

她只能顺着说:“没关系,外婆的事很谢谢你,就算做一笔勾销,而且你头发戳到我了,先松开吧。”

他不敢让她生气,很快听话松开,只用手掌虚虚握住她手心,不知道在对谁说,只是低声道:“我爱你。”

“千真万确。”

孟照照愣了下,但很快回了神。

这是他第一次说这三个字。

以前他吝啬说,孟照照学他,也不说。

那时的她患得患失,要是真听到他的一句表白,一定会很快乐,现在他终于说了,可是她已经不需要。

她眼前突然出现那天楼下一闪而逝的火光,他所谓的策划书……

或许,也是有过真心实意。

不过,就像她曾经和廖青说的,替身的人没有错,她会更快走出这段感情。

她走出来了。

“可惜我不爱你了。”

空气停滞,他的呼吸也变重。

她转过身子,忽略他红着的眼角,抬手遮住他的眼睛,轻声说:“不被爱也要被尊重,我希望你能做的比我更好……”

“周缺,酗酒打架,放浪形骸,这都不能赢得尊重……我希望这次之后,我们对待感情都能更成熟……,”她轻声告别,“就这样吧,再见,周缺。”

孟照照是感激蒋灵的,但也只能言尽于此。

说完,她收回手推开门,门边站了一堆人,孟照照和许漠对视一眼,皱了皱眉,没仔细看他们奇奇怪怪的表情,快步离开了这里。

经过一棵香樟树,孟照照松开手,在耀耀光斑下,手掌心的湿润微微闪光,她抽出纸巾擦干净,拿出手机给外婆拨去电话。

-

周妩怀孕六个月,工作室的一堆事还是放不下心。助理特意打印了纸质版的服装样本,一早来老板家让她挑选。

周妩翻完册子,脸越来越沉。

“这季是谁做主设的?怎么推出的主打款式时代都混了?”

助理犹豫说:“现在汉服都不怎么按照制式,自己改的话都算原创,稍微错一点也没有关系吧,做的规不规范现在也不算是特别着重的评判标准了。”

周妩气得头疼。

“不行,日常是日常,规范是规范,这条定制线特点就是规范,要是为了一个季度的销售,那之前的支线定位就要全部推翻。”

助理还要再说:“但这几款调查反响很不错,而且这位设计师也是之前特意找来的归国设计师,他之前拿的奖……”

周妩沉吟片刻,这人确实是他们第一次合作,要是没谈好确实有麻烦,但在这之前她也强调过设计的第一要求,周妩心烦道:“不符合的地方还是得改了,真得罪他我们可以补偿。”

助理自然说好。

她跟着周妩三年多,陪着她一手创立这个牌子,做好做大,也觉得她有道理,只不过现在市场被设计师头衔裹挟,搞联名是为了市场,大牌设计师都是在国外牌子任职,讲究西方的审美文化,到了国内,不知道出于不熟悉还是不愿意,主动上门要求和传统服饰牌子合作,却不肯好好设计。

就david的设计而言,其实工作室内部也有人有意见,但插进来的人多了,想掌控品牌方向的思路也就多了,特别是周妩怀孕不怎么管事的这段时间。

“老板,你先前每次都把设计给你历史系的朋友看,那个朋友还在国外念书没回来吗?”

小朴都听她念叨好几次,而且周妩还挺得意的,说自己朋友专业能力过硬,搞这种传统服饰的研究也很厉害,等回国就让她来工作室上班。

周妩起身倒水,回答小朴的话。

“要回来了,不过来我们这儿就不太可能了。”

小朴大惊小怪,“为什么啊?搞设计的和搞研究的合作,我们也需要一个这样的人才啊。”

周妩把水递给她,“你也知道是人才,你让她来我们工作室当顾问?”

小朴捧着杯子,出主意,“我们可以开高工资啊!”

周妩看她一眼,“再说吧,我联系联系她。”

周妩的询问在一周后得到拒绝。

她不大开心,对着电话那边道:“你要回国的消息居然还是江淮跟我说的,你说得过去吗?”

对方轻笑,解释说:“是我朋友兰亭,她男朋友刚好是江淮在美国的同学,托我带东西回来,他们和江淮说的,我也准备告诉你了啊。”

周妩摸摸肚子,靠在沙发上,“那工作又是怎么一回事?”

电话那头不知道是在哪,蹦出几句英文,然后接着道:“是我供稿的那家杂志社,你知道的,那本书卖的不错,我也算是有份额,他和一个筹建好的新场馆有一个合作,邀请我帮忙策划一个展览,我很有兴趣,你的顾问业余时间找我就可以,不用非得去你们工作室上班的。”

周妩说服她,“我可以出钱啊。”

她便笑,“你肯定要出钱,不过可以打折就是了。”

周妩哼了声,“行吧,那你定好机票就告诉我,我去接你。”

对方爽快道:“好啊。”

她又嘱咐一句,“不过你怀着孕,不方便就不用来。”

周妩:“知道知道。”

周妩回老宅吃饭的时候,陆朝开车送。

到了门口,她催他下车一起去。

陆朝温和笑笑道:“我不去了,阿姨看到我可能要生气,你吃饭要注意,有的不能吃,我都发你手机上了,等会八点多来接你,走路慢一点,刚下过雨。”

周妩男友陆朝,沪大毕业高材生,名下有自己的小公司,有车有房,但和周家还是差的远。

简月对女儿的心动男嘉宾一开始就挑剔来去,总之是看不上。

周妩认定真爱,一意孤行领了证,但没办婚礼,简月以为还有回转余地,但没想到周妩竟然又刚好怀孕,简月再不愿意也没办法,虽然如此,还是对陆朝看不顺眼就是了。

周妩被他扶下车,一边说:“你好啰嗦。”

她六个月,肚子不小,陆朝又犹豫,“我送你进去吧,下雨了地有点滑。”

周妩无奈,“算了,你又不吃饭,进去还要被骂。”

她往前一看,看到那边的人,挥手大声道:“二哥,过来一下。”

孕妇相当有地位。

靠着车边抽烟的男人蹙了下眉,陆朝刚说别麻烦他,对方就摁灭了烟,走了过来。

“二哥。”陆朝跟着周妩打招呼。

周缺点点头,他对陆朝没什么嫌弃的,还算欣赏,当时他公司的第一笔资金,还是周缺投的。

周妩嗅嗅他身上,没什么烟味,即便如此,挎着他胳膊往前走的时候,还是劝说:“二哥,你看陆朝,让他戒烟就戒了,你也干脆戒了吧,尼古丁容易导致弱_精,你又不小了。”

周缺面无表情看她一眼。

孕妇无所畏惧,周妩还要说。

周缺淡淡道:“你有没有发现,你成为了自己讨厌的那种人。”

周妩:“我讨厌哪种人?”

过了会,她自己恍然大悟了,“催婚啊。”

周妩想了想,沉吟道:“还真是,不过也不对,我二十六岁被催婚是不合常理,但你三十一快三十二了,也该结婚了吧。”

周缺懒得理她,对迎面走来的人点头打招呼,“大伯母。”

简月虽然看不爽女婿,女儿还是很疼的。

她接过周缺的活,帮扶着周妩,动作很小心。

嘴上很阴阳怪气的说:“要是知道你为了结婚随便找个对象,你三十岁我都不催。

简月这是听到了。

周妩无奈,“怎么怎么着都是你有理。”

她语重心长道:“妈,你是不是忘记了,你之前还是个女明星,有点风姿仪态好不好,总是计较这计较那,讲话得理不饶人的。”

简月扭头,眉头一拧,就要发作。

周妩迅速转移话题,“不过我算是结婚了,也算是完成您对我的要求了,你得劝劝我两个哥。”

周妩亲哥周刻离婚带娃,周妩堂哥周缺已经单身三四年,距离婚姻都遥遥无期。

想到周刻,简月又愁绪上头,倒觉得女婿是糟糕了点,但对周妩确实是好,脾气也温和。

但周刻和妻子吵架不和,离婚都一年多,周刻也说对婚姻没有期待了,想和堂弟阿满一样,做单身一族,奉行不婚主义。

简月一直觉得不婚主义都是小孩子说的,谁不要结婚,男的要结,女的也要结,到了年纪没个伴,有的心酸。

简月生气的说:“你哥是个木头脑袋,劝了也不听,什么不婚主义,都是没碰上喜欢的,给他介绍对象,又不肯去,真是要气死我们这些当妈的。”

简月年轻是女明星,在娱乐圈如鱼得水,嫁入豪门后反倒没那么高情商了,这些年越发脾气大,她和周妩说她跟蒋婶婶学的,周妩就无话可说了。

简月一说起来,就止不住话头。

冲旁边的周缺径直道:“阿满啊,你也是,够让人操心,实在喜欢之前那个,你就再追啊,阿妩不是说她念完书要回国了?”

周妩目瞪口呆。

不是说好了让你别乱讲的吗?

简月还努努嘴,示意她说:“是吧。”

周妩:“……”

她严肃瞪了眼她妈,和周缺道:“我妈乱讲的,二哥,你可千万别放在心上。”

对方眼神深邃冷淡,只是沉默片刻,才道:“没事。”

吃完饭,周妩和陆朝打视频电话,在走廊上随意走走,过了拐角,庭院颜色转深,一院的秋风,吹落几片银杏叶,周缺靠着栏杆抽烟。

周妩看他神色,以为是生意上有事心烦,刚想假装没看到,身后人却开口说话。

“去年六月,我在机场见过她。”

周妩立刻懂了他说的是谁,“她去年不是没回国?”

没回国吗?

周缺不知道。

他没有她任何一个联系渠道。

周缺把烟灰抖落,轻轻说:“我不知道,那次见她是在德国。”

周妩愣了下,德国?

孟照照不是在美国吗?

她忍不住问,“你和她打招呼了?”

“当然没有。”他说。

她说死缠烂打不能获得她的尊重,他就保持自尊,不再去打扰。

尊重有了,但那又怎么样?

她连她外婆的抖音都要设置私人账号,微博号都要注销,所谓的尊重,不过是再无关联。

于是很多日夜,她的形象都是虚幻的。他没有渠道了解对方的信息,也不知道对方在他不生活的国家,不适用的时差,和不认识的人发生怎样的故事。

这个新故事有没有盖过他们的旧故事。

这份惶恐留在心里,印下深深烙痕。

真怕有关联时,她已经爱过别人。

作者有话要说:  即使不被爱,也要被尊重。

我看小妇人电影艾米说的话。

里面劳里被乔拒绝,劳里放浪形骸,醉酒度日。

艾米就说即使你得不到爱,也要被尊重。

我觉得这句话蛮好的,其实就这段感情而言,周缺确实有爱小照,但他没有尊重。虽然是假替身但欺骗就是不尊重了。分手后如果他变成了无所事事,喝酒堕落的人,那他也不会获得孟照照的尊重。

虽然这样,但是不联系的好几年,作为孟照照第一个喜欢的人,周缺也会想,如果她结婚了,如果她爱了别人,那他是不是和对方没有可能了,这样的错过肯定是他会觉得痛苦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