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明知做戏 > 第45章 第 45 章

第45章 第 45 章


天气转凉, 沪都作为一线都市,人不少,十个里有九个穿上了符合季节的针织衫和套头卫衣。

航站楼外, 白日燥热被将黑的夜幕掩盖,太阳慢悠悠的下山, 华灯初上, 向更远方, 机场城郊的交叉的高速上, 一辆辆车飞驰而过。

接机口处,有人高举着牌子在线外等待,有人低头玩手机等听广播。

声音准时响起来, 出口处慢慢有人出来, 周妩摸着肚子张望, 看到有个不紧不慢的身影,她盯着她看,啧。

来人走到她眼前, 对她绽开笑容, 她还是啧。

孟照照挑挑眉, 忍不住笑,这机场大厅灯光都要为这抹笑亮上几分。

褪去青涩和婴儿肥,美少女已经不负期望,变成了风姿绰绰的美人了。

眉眼清艳漂亮, 眉毛修的规整有形, 肤质白而透亮, 收紧的下颌尖了点,更精致了。特别是她还会化妆,眼角略红的眼影, 卷翘的睫毛都为容色增分不少。

周妩感叹,“你去了美国,我还以为回来能看到欧美妆呢。”

欧美妆性感开放,重点是浅色的饱满的唇,但审美偏西式,东方还是喜欢妆容是不淡不浓,清透柔和些。

孟照照打量着她的肚子,一边解释说:“我试过,但不太适合我。”

周妩点评,“不止呢,你这身衣服也很酷啊,比你当时天天卫衣牛仔裤时髦多了。”

孟照照看了眼自己,“有吗?”

高帮绑带十二孔马丁靴,纯黑色的,很拽。

里面配套性感的短黑裙,齐大腿。

外面搭了一件松款的软白色渔网针织长裙。

一身小性感和舒适,品味大大长进。

最关键是一头海藻般乌黑长发,齐腰,蓝色发圈扎的高高的,搭配单边的蓝水晶耳坠,活泼又仙女。

国外的生活让她改变很大,笑容更真诚,说话更随性,眼里跃动的光和浑身的书卷气完美融合,是个不呆板的书呆子样了。

孟照照接受她肯定品味的赞美,看向自己拎着的那个小行李箱,“我就带了两套衣服,包括身上这件。”为了节省行李。

周妩:“那我们先约好哪天去逛街!”

孟照照笑笑,“行,你定,我们走吧。”

她看了眼前面。

周妩不动,一只手扶着腰一只手朝她张开。

“你认真的?”

“多少时间没见啦?快点!”

孟照照无奈,俯身抱住她,尽量注意不碰到小家伙。

真是煽情呢!

拥抱过后,陌生感乍然消失,仿佛给定锚点。

孟照照心里觉得,这个拥抱才是漂泊归定的感觉。

这些年周妩自己创业,富家子弟的习性慢慢消失,身边的狐朋狗友也渐渐不来往,她恋爱结婚怀孕,于生活里沉淀,意识到金钱也不再是一切,逐渐开始缩小社交圈,自吹和一些“文化人”来往,比如孟照照,加上孟照照又帮忙她的品牌事业,两人关系更甚从前。

可以说是老朋友了。

周妩今天还真是自己开车来的,孟照照都觉得她胆大。

她坐到驾驶座,“我来开就是了,你坐着吧。”

孟照照又睨了眼周妩,依旧是很为人考虑的性格,又多了分自在潇洒,“你真是乱来。”

六个月孕妇还敢一个人开车。

“你有驾照?”

“有啊,”孟照照开始倒车。

“外国驾照?”

孟照照:“有,但国内也有,我去年回来的时候考的。”

不愧是学霸!

不过,去年?

周妩想到周缺那些话,忍不住确认,“你去年是不是去过德国?”

这会孟照照是真的诧异了。

刚好上了高速,车上有个孕妇,倒车总是要很小心。

她稍放松,问,“确实去过,你怎么知道?”

周妩眨眨眼,“猜的,你去德国干嘛?”

孟照照并不追问,笑笑说:“去参加一个文献展览,在德国的卡塞尔,直飞勃兰登机场,到目的地还坐了火车,很麻烦。”

周妩似懂非懂的,“哦,这样。”

她掩饰的打了个哈欠。

孟照照贴心询问,“空调要不要调高点?”

周妩翻了个白眼,“我开车来的,我发现你们真的是,平时对我也就一般,怀了孕个个把我当公主了。”

周妩猜她会问除了她还有谁,她就能顺势引出二哥。

孟照照没问,“当公主感觉怎么样?”

周妩拍拍肚皮,“特别好。”

“在家我就是老大,爷爷奶奶都很关心我,二哥让着我,我妈也不骂我了。”

孟照照嘴角带笑,询问,“爷爷奶奶怎么样?”

周妩:“挺好的啊,身体也硬朗。”

孟照照看着前面,手握方向盘,“那就好。”

周妩歪脑袋,“你是不是还没问完?”

“有吗?”她继续问,“你妈妈还好吗?”

周妩:“也还好。”

孟照照突然轻笑出声,顺着孕妇,“你二哥呢?”

周妩正经回答,“他嘛,也还好,很有钱啊,很帅啊,但是还是单身嘛。”

孟照照熟练拐弯,点头,“那我就放心了。”

放心什么啊放心。

孟照照解释,“你的家人都好,你心情就好啊,你可是我好朋友,我肯定关心你啊。”

周妩大呼,“你好过分哦,奶奶知道了肯定很伤心。”

孟照照轻笑,她去年出版的那本书张蕴之还给她写了序,怎么可能关系不熟,只是为了逗周妩罢了。

周妩似真非假的说:“这三年,我二哥完全都是单身呢。”

不是现在单身,是一直单身。

孟照照看了眼导航,专心开车,分心回她,“所以呢?总不该是因为我得了什么恋爱ptsd吧?”

“那没有,”周妩突然回忆往昔,打趣她道:“你记不记得当年,你还跟我说什么灵魂论,就因为还忘不了他。”

孟照照:“亚里士多德,真的是当年,也太远了。”

她语气平淡,还带着笑。

淡淡调侃自嘲,和那个坐在酒吧角落,神情空洞,拿着一杯玛格丽特发呆的孟照照大相径庭。

无所谓,就是不在意。

沉浸在爱和伤感里的时候,以为释然是那么遥不可及,其实来的那一天,也就那样。

当时的周妩想要告诉对方这个道理,或许她不懂。

但现在完全是这样了。

并不是忘记对方,而是提起来已经不算什么,伤痛都不算,只是经历。

但孟照照做到了,周缺呢?

那天他提起德国,真是让周妩也忍不住唏嘘。

三年来,他从不和她说起,也没有从她这边打听,但越是深刻,越是隐秘。

周妩心知肚明,心里却悄悄感叹,二哥啊二哥,最好做好心理准备,女人绝情起来,像是吹进旷野的风,想抓也抓不着。

第二天刚好又回去吃饭,饭后,周妩感叹孟照照改变真大,她形容半天,又找不出来准确的词汇描述。

周缺没说话。

晚上回去,和孟照照约好时间,她点开周缺微信,打字道:“二哥,明天我们要出去逛街,陆朝要上班,你的司机能不能借我用用啊?”

对方回,“可以。”

孟照照白天把林之余拖她带的电子产品给了江淮,又给外婆打了电话,说这段时间要租房子和谈工作,可能要过年回绍城,外婆知道她回来了,还说代她去看看钱奶奶,前段时间钱奶奶进了医院,突发心脏病。

孟照照把钱奶奶孙子钱树的微信加上,问了对方地址,去连锁店买了面包,回到酒店,顺便跟她的编辑说自己回来的事。

对方暂时没回,她想了想,从床上坐起来,摸了摸头发,还有点湿,她随手扎的很松,下楼自己打车去了咸水巷。

她想看看那里怎么样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