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人间守 > 第一章 人间

第一章 人间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过安生日子对于老百姓来讲已经是个奢望了。

  天色渐暗。

  日头伴着连绵的火烧云低垂在天边。

  一场大雪纷纷而来。

  伴随着大雪而来的,是人们长长的一声叹息,今年的冬季又是一场严冬,仿佛在惩罚着世间的罪恶。

  荒郊野岭的没有丝毫人烟,就在此时一阵车轮碾过的声音响起。

  迎面而来的是一辆马车,赶车的老人面颊如同皮包骨一般干瘦,穿着一件补丁摞补丁的灰布袄子,从破线的针脚露出的不是老旧的棉花,而是一团团发黑发霉的絮草,蜷缩在车上活像一只穿着衣服的老猴儿。

  一边缩着脖子一边赶车,不管怎么缩进衣服里,凄厉的寒风还是能找到空隙钻进衣服吹凉他的身躯。

  马车上坐着一对青年男女,看着像是一对夫妻,不出意外就是老人的儿子和儿媳妇儿,二人的打扮比老人能好一点儿,但也是及其破旧。

  连绵的战火摧垮了附近村庄的住民,哀鸿遍野。

  木轮子碾过雪地,留下了两条长长的车辙,仿佛蜿蜒的巨蟒,一眼望不到头。

  半掩的雪地里透漏出几根人骨,还有一片血肉模糊,破烂的衣裳,碎裂的骨头,散了一地,几只野狗争抢撕咬。

  车轮碾压过去发出了“咯噔”的响声,惊退了抢食的野狗。

  这景象颇有些“枯藤老树昏鸦”的感觉,荒凉且触目惊心。

  老人绷着脸,仿佛早已司空见惯。

  就算是车杠上的夫妻二人看到这样的场景,眼中流露出的也仅仅只有麻木。

  此时世间正值乱世,妖魔四起,民不聊生。

  老人叹了口气:“这日子,没法过了,你俩去了城里,可别胡说八道,安生的找份活儿,小心说话没把门的惹了不该惹的,掉了脑袋。”

  车上两人“嗯嗯”的应着。

  男人憨头憨脑的笑道:“爹,你说啥呢,我和小翠儿不是那种乱嚼舌根子的人。”

  老头板着个脸想要严厉的呵斥,却直打哆嗦。

  “你...你俩啥样,老子还不知道,你就是个耙耳朵,小翠儿说啥你听啥,真要闹出祸端,那可就是掉脑袋的事情了,小翠儿一定要管住嘴,那里可...没有你七大姑八大姨的,出了事情也只有你二人自己受着。”

  小翠儿听了,拉着个长脸,明显是不太爱听的。

  打着以后也不知是冻得还是怎地,三人就再没说过话了,一时间只剩下了车轮滚动的声音。

  沉默终究没有维持多久。

  “爹,去了城里就能过上好日子吗?”男人嘟哝着。

  老头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最终变成了一声叹息。

  “总归是好过一点,至少城里,比村子安全。”

  老头干瘦的脸颊露出一丝苦涩,他知道,这句话只是个安慰,城里不比村子里安生。

  男人似乎也知道,闷闷的没在说话。

  女人看着沉默不言的两人,眼中是说不尽的愁绪。

  一路前行,眼看着离城里还有二十里路,老人就加快了赶车的速度,眼瞅着就要天黑了,荒山野岭的,到时候不光是野狗,可能还要遇上什么孤魂野鬼,不干净。

  前方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城墙,老头醒了醒鼻涕:“到了城里,先找个客栈住下,明天一早再去找房子,夜里终究是不安生。”

  “我晓得。”男人点了点头:“爹,你为啥不跟我们一起去城里。”

  “城里啊…”老头眯了眯眼:“城里太自在,老头子过不惯,再说了,我去了给你们徒增麻烦,不去不去。”

  老头摇了摇头,只是他眼中闪过的一丝苦涩,似乎是有什么苦衷。

  “你们再撑一会儿,一会儿就到城里了,然后好好吃顿饭,他娘的,以前日子好过的时候真觉得没什么,现在一想到就羡慕,每天做梦都想。”

  老头狠狠地骂了一声,眼神里尽是追忆。

  男人也望着天似乎在回忆以前,那时候他还小,天是蓝的,水是清的。

  不像现在,饿殍遍野,百姓怨声载道。

  在村子里,不知道那天就要被野兽袭击,被妖当做血食,被鬼吸取阳气。

  他娘的世道。

  夜深了,只剩下马蹄与车轮的声音,多少有些寂静。

  “咔嚓”

  道边树枝被踩断的声音打破了这难得的宁静。

  老头小心翼翼的停下了车,满脸的凝重。

  “虎子,拿大枪来,怕是有什么东西。”

  男人也是一脸的慎重,从车架子上抽出两杆大枪,扔给老头一把,自己将另一把紧紧握在手中。

  只见那林中走出一道人影,看衣着,像是个道人,看到二人如临大敌的模样也是一愣。

  缓缓举起双手表示自己并没有伤害几人的意思,远远的招呼道:“老丈,不必如此,我只不过是过路游方道人的,这地儿太偏的了,就想搭个车。”

  闻言,老头儿将虎子拦在了身后,缓缓走上前去,看着道人的面向清秀温和并不像什么坏人,但是他背后的长剑和身上的血迹还是让老头警惕的停在了一个安全的距离。

  “那道人,这天寒地动的怎么还游方访道。”

  道人扯了扯嘴角,难道要说自己是迷了路,好不容易找到了官道吗?

  “修仙寻道自然不可轻易半途而废,但是,自家马让野狗给撕了,这好不容易逃了出来,看到老丈几人就想搭个车,不白坐,给钱。”

  说罢,扔过去一个钱袋,里面装的是一些铜板,出门在外,自是要些盘缠。

  道人倒也没说谎,他的确遇到了几只野狗,只不过让他一剑穿了个糖葫芦,自己身上的血,也是野狗的。

  老人远远的捡起钱袋,颠了颠,随后将那钱袋扔给了虎子:“过来吧道人,以后赶路莫要往林子里钻。”

  上了车,老人语重心长的嘱咐着道人:“道人,以后赶路莫要往林子里钻,现在兵荒马乱的,你虽然不怕那孤魂野鬼,但不说野狗,那林子里也多的是劫道的山匪,少说丢了钱财,多说可是要丢命的。”

  道人闻言挠了挠头:“我也是刚出山门,那里还没有什么战乱,也不知道这么多规矩,多谢老丈了。”

  老头点了点头,随后四人又陷入了沉默。

  那道人上车后,打量着车上的几人,这年轻夫妇还好,只是这老人...

  深深的看了一眼,没在多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