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人间守 > 第二章 阴兵借道

第二章 阴兵借道


  正想着,陈白衣眼睛一瞬间看向了一处树丛,几个精瘦的汉子一脸凶恶的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陈白衣也是没料到,刚才老汉还说有劫道的,这就让自己遇上了。

  老汉也是吓得不轻,看着劫道的几人血气十足,身上还散发着一种诡异的气息,这种气息他直在一种人身上看到过。

  这些狂徒竟然食人血肉!

  老汉面色阴沉,难道自己自己动手了吗....

  还没等老汉有什么作为,就听到一声嘱咐:“你三人后退。”

  那道人一蹬车杠,噌噌噌,只见的雪地里留下几道轻微的鞋印,就窜到了几个劫匪的面前。

  “几个违背人理的**,枉为人子!”

  没等那几个强盗放什么狠话,道人就将背后的长剑抽出握在手上,朝前冲去。

  天将黑,月以明。

  一丝夜色笼罩了整个大地。

  之间地上的白雪映照出一丝亮光!

  月光的照射下,剑锋染红,几道身影前行的动作戛然而止。

  未等那几个劫匪说出什么话来,就被道人一剑封喉,鲜血上涌至口中,一时间说不出话,便倒在地上。

  道人温和的脸上挂着溅射而出的血迹,一种诡异的反差感涌上那两个年轻夫妻心头。

  强忍着没有出声。

  将尸体扔到林间给野狗分食,随后坐在车上,用那劫匪身上撕下来的破布擦拭自己的长剑。

  “老丈,我这剑法,还算出色?”

  老人默默的走到了车前赶马:“后生可畏啊,小老儿谢谢恩人了,如若不是你,我三人恐怕不仅要丢钱财,还要成为别人的口粮,不知恩人姓名?”

  闻言,虎子和小翠儿二人不由得打了个哆嗦,成为口粮,那岂不是刚才的那几个人吃....

  道人擦拭好长剑重新背回背上,淡淡的瞟了一眼老人。

  “贫道法玄,道号白衣,叫我陈白衣就行,谢就不必了,你肯好心带上我,我顺手帮忙,都是人之常情,只不过接下来该如何,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闻言,那老头握了握自己的右手,随即松开,飒然一笑:“小老儿自然知道,多谢恩公。”

  风雪渐浓,老汉终于赶车进了城里,转过几个弯,到了夫妻二人在此的落脚点,是一个小作坊,离市场很远,胜在精致。

  陈白衣一言不发的下了车,面带愁容的看着周围的天气,果然不出自己所料,天降连绵大雪,必定是遮盖着什么东西。

  看到这满城的阴气和尸气,陈白衣终于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如今,老汉将自己儿女送进了城,倒是放下了心,城里虽然不安生,但是至少比自己那村里安全 村里虽然热闹,但是那里已经没有“人”了。

  眼看着小两口进了院门,大门紧紧的闭合上,老者悬着的心终于是落在了肚子里,转过身来向陈白衣行了一礼,只是这面容却不像之前一般。

  只见那老汉脸上那还有一块好肉,鲜血淋漓,身体也散发着难闻的气味,从他举起的手来看,恐怕已经腐烂了,转眼间化作一团飞灰消失于人世间。

  “唉…” 陈白衣想要说什么,但最终还是淹了下去,变成了一声深沉的叹息,无可奈何。

  找到一家还开着门的客栈,要了间上房住了进去。

  陈白衣就沉沉的睡去了,今夜事情太多,已经不想多管,有什么事儿,明天再说吧。

  “梆梆梆”

  却说三更鼓响,街头巷尾一片寂静,只剩下那打更的更夫缩着脖子抱着自己的小锣行走在路上。

  “子时已到!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一边喊着,一边从袖子里掏出白日里打的烧刀子,如今的天气,没有烈酒暖身,自己怕是坚持不了一夜就要冻死街头了。

  刚喝下一口,烈酒入喉身体感觉暖了许多,就见着一股黑风吹过,那更夫的身体仿佛被吸了精气一般只剩下一只干尸。

  尸身直挺挺的倒下,手上的小锣“梆啷”一声落在了地上。

  周遭黑风散去,正是一支阴森森的军队,只见的那军队中的士兵不像是活人,全是一副骷髅面孔,那领头的大将更是半张人脸血肉模糊,胯下的是一匹披着马铠血淋淋的马骨。

  阴兵借道!

  那坊间开窗听时辰的窗口吓得一个个迅速闭了起来,躲在被子里瑟瑟发抖。

  一时间,城内只剩下那支阴兵队伍,领头的将军“嘎嘎”的笑着,令人毛骨悚然。

  陈白衣沉睡中皱了皱眉头,随后起身朝外面走去。

  “我道是谁,原来是一队阴灵,不好好的赎罪投胎,到人间来搞什么幺蛾子。”

  陈白衣刚要休息就碰到这一码事,不由的有些恼火,声音中带着些许愤恨。

  阴兵队伍并没有打理陈白衣的意思,一个小道士而已,自己这一队兵马,撕了他还是简单的。

  见那领头的鬼将并不说话。

  陈白衣二话不说,抽出长剑,在半空中画出一道符箓,天有三光日月星,借助自己的法力沟通星光凝聚成符箓浮尘一招,无数星光符箓,落向鬼群。

  一时间,金光四射,许多阴灵被星光符箓打的魂飞魄散。

  符箓对阴灵有着强大的杀伤力,普通的朱砂符箓都能配合着桃木剑击杀厉鬼。

  更别提陈白衣这种沟通天上星光凝聚而成的符箓,即使是在凶猛的恶鬼,也无法在众多符箓中坚持很久。

  一时间,那鬼将不由得有些惊恐。

  一双腐烂的大手胡乱的往前一挥。

  数道阴气如同透骨的钢钉急速向陈白衣飞去。

  见自己的法术生效,鬼将裂开大嘴嘎嘎一笑,一手捂着伤口处破碎的铠甲,右手一撑,一个懒驴打滚远离了陈白衣。

  陈白衣见着阴气凝成的钢钉袭来,也不慌张,缓缓刺出一剑,似微风轻浮,只见那剑光在空中一分为二又化三,转而又化作无数剑气,打散了阴气,同时如同暴雨一般落在鬼将身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