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人间守 > 第五章 扬州外

第五章 扬州外


乌云在天际嘶鸣着划破雷电,血红色的腥味弥散在死寂片刻又喧闹的废墟之上。刚刚消散的哀鸣和剑影又在风中绽开,堆积的残体狰狞而可怖,浓重的气息让人几乎窒息。此刻,双方的余兵都已陨半,两边阵前对峙着的头领疲惫而决绝,一片又一片人的废墟,残檐断壁般的支离破碎。倒下的人,眼里映出妻孩那浅笑着的模样,随即成为破灭的灰烬。而那还在挥舞着武器砍杀的残兵们,只有绝望的呼喊和幻灭在身盼响起。在那战场的中心,两方将士早已杀红了眼,只有杀出去,才能活下来,遥远的彼方是那崩毁的城墙和地平线。

  “镇守山河!啸如虎!”两名天策将士背靠着背看着眼前虎视眈眈的敌军,向他们这样被包围的将士还有很多,左边的兄弟右臂上插着一支箭,却用不熟练的左手死命地砍着,面目狰狞;右边的兄弟杀红了眼,大声的吼叫,嘴角甚至流出血来。

  这便是战争。要维护的始终是国的安宁,却又有多少人想过那些新鬼烦冤旧鬼哭的场景。恐怕,那些达官显贵们是不会想的吧。

  “秦白羽,你可莫给老子死了,冲出去,老子还等着喝你喝酒呢!”说话的是楚聆琅,任谁都能看出,这二人早都是强弩之末了:“老子还有个女儿等着老子呢!”

  “可别关心我了,你也好不到哪去,对了黑鬼,风诀里的虎啸你还是没用出来。”秦白羽一边说着,一边将一个冲上前来的敌军捅了个对穿。

  “操,知不知道什么叫做有几率!”楚聆琅守着秦白羽背后将敌军一个个挡开:“白羽你小子还单身呢,杀出去了,你就娶个媳妇儿,老子喝你喜酒,叫上你那纯阳兄弟好好大闹一场!”

  “好说,舍身赴死!灭字枪!”秦白羽大喊一声给自己壮胆舞出一个枪花。

  二人身边早已尸横遍野,终就剩他二人背靠背无力的坐在尸堆上,有一搭没一搭的喘着粗气。

  “咱..咱哥儿俩活下来了?”秦白羽拄着早已残破不堪的灭字大旗,靠着他的楚聆琅已经没了声息,一番血战下来,体力早就透支了,此时这一放松晕死了过去。

  “楚...楚聆琅,你可莫吓我...怎么...我也。”秦白羽摇了摇楚聆琅,探了一下脉搏,发现还活着,终于是松了口气,眼前一黑,也晕死了过去了。

新亭又落飞花瓣,醉卧妆台等君还。自古沙场兴风浪,请君还记久情长。一代豪杰数十秋,谁家才子尽风流。江湖万古人皆笑,文字平生事已休。老树以非秦陇时,孤城犹带楚关风。平田北漠千家雨,旧院荒凉百感丛。却忆昔年湖海意,今朝重上大明宫。

  此战,天策府惨胜,京畿道六千将士,余三百残部,亡五千七百余人,敌军全歼。

 “师姐,战场那么残酷吓人,我可以不可以不去呀。”万花谷支援前线的行进队伍中,一位少女拉着师姐的手似乎很是害怕的样子。

  想来也是正常的,医馆弟子,自小熟读四书五经春秋,而医馆所在又是一个和平安定的隐居圣地,弟子世代行医救人,哪里来过如此残酷血腥的地界。

  “傻师妹,正式因为战场残酷,才需要我们来支援,我们入门时的誓言是什么?”那女子将少女拉入怀中,轻轻的安抚着。

  “我为医者,须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若有疾厄来求者,不得问其贵贱贫富,长幼妍蚩,怨亲善友,华夷愚智,普同一等,皆如至亲之想,亦不得瞻前顾后,自虑吉凶,护惜身命。见彼苦恼,若己有之,深心凄怆,勿避艰险、昼夜、寒暑、饥渴、疲劳,一心赴救,无作功夫形迹之心。”在女子怀中的少女似乎被誓言坚定了心神,眼神复有清澈明亮:“我知道了师姐!正因战场残酷,才需要我们前去救治伤患,争取把他们一个不落的安全带回!”

  但随后少女又呜咽了一下:“但我是毒医呀!师姐~”

  女子调笑道:“清怜,莫闹了,谁不知你天赋出众,你个小丫头敢说你医经的心法没有学会?”

  少女憨笑的摸了摸脑袋:“师姐,你莫戳穿我啊,我就这么一说,就这么一说。”

  夕阳西下,一片金黄,残留着些暖意。

  高大的柿子树上,叶子已经落了许多,一枚枚已经成熟的柿子,仿佛橙黄色的小灯笼,沉甸甸地挂在枝头,坠弯了树枝。

  熊烈战火升起的浓烟,滚滚着弥漫了整座城池。那风中猎猎招展的‘灭’字纛旗,已然残破褴褛,似乎顷刻间就会坠落。城楼之上更是死尸伏地,血流不止,却无人向前清理,浓浓的血腥味与汗气味相互夹杂着,充斥在空气中,刺鼻难闻。

  这一切给东方清怜带来的压力极大,她可以想到厉的嘶喊,疯狂的杀戮,炽热的烽火,无力的瘫坐在地上:“师姐.....他们还能活着吗?”双眸失神,抬头看着那女子,眼神涣散,目光的焦点仿佛落在了远处的城池上,那灭字大旗依旧挺立在城头,显而易见,这场战争,是天策赢了,可这满地遍布的尸体残骸无不诉说着,这场战争的残酷,赢了.......但也许没人可以看到了,只有他们这样后来的人才能知道,才能见证,这些死去的,战死在沙场的,这些天策将士们的英姿。

  “有...一定有!还有活着的人!”这样惨烈的场面,那医馆师姐似乎也是第一次见到,心神也是有些震荡。

  但,随后所有愣在原地的医馆弟子便向疯了一般的在那众多的尸体中,翻找着还有生息的人,只要还有生息,我们就一定不会让死神带走你,只是现在所有花谷弟子们的心声。

  “清怜!莫愣着!快救人!”师姐一个提纵落到了远处的战场,开始翻找着,翻找着。

  一定要坚持啊....我们来了,你们一定要坚持啊。

  少女缓过神,毅然决然的快步来到战场中央灭字大旗处,神色凝重,她知道,灭字大旗不倒,那附近一定有活到最后的人。

  一打眼,便看到了那互相依靠的二人,探了探脉搏,活着,少女松了口气。

  “太素九针!第其身而封其末!缝针!给我!活!!”东方清怜取出自己随身携带的针包,封住二人周身大穴,牵和经脉,疏通淤堵,引生气入体,一套操作行云流水,可见医术早已融会贯通。

  “救回来了.....师姐!担架!两个伤员!”彻底将心中的郁气排除,东方的语气轻松了不少,连忙喊过师姐,将秦白羽楚聆琅二人抬回营地。

  随着担架回了营地,东方清怜是要继续照顾她救回来的这两个人的,同样的营地,还有两个分别是七秀和五毒,随着战火的蔓延,中原,苗疆,几大门派已经在合力对抗着反军,妖魔四起天下大乱,什么人都想从中分一杯羹。

少林的僧兵,道门下山上阵,这....也许就是江湖吧,争斗不断,却又可以因为强敌而又联合起来,战场上以无侠士恶人之分,来者皆同袍,来者皆兄弟,是可以将后背交给对方的人。

  人有同归路,月有别样圆。

  “你醒了?”东方清怜将换洗的衣物放于床边,秦白羽迷茫的看向四周。

  看着秦白羽那迷茫的样子东方清怜特不由得嗤嗤一笑。

  自己照顾他多日,还未曾想醒来竟然是这副样子。

  “这是哪?楚聆琅呢?”秦白羽缓缓地起身,身体还是有着少许不适,连夜的作战和重伤,哪里会好的那么彻底。

  “楚聆琅?和你一起负伤的那个天策将士吧,他醒了,已经在外面放风了。”东方用温水沾湿白布,轻轻的擦拭着秦白羽的身子,满身伤疤历历在目。

  “姑娘,我自己来吧,男女授受不亲。”秦白羽看着细心照料自己的楚花楹,不由得有点羞涩,那在战场上,舍身忘死,流血流汗的天策铁血男儿,竟会脸红。

另一边,陈白衣手中拿着一张纸条,字条上的内容触目惊心,随后在一阵火光中燃成灰烬。

“乱世,终究是来了。”

道人双眸在烛光下明灭不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