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人间守 > 第六章 军营,扬州

第六章 军营,扬州


  “你哪懂什么护理和医术,倘若伤口在撕裂,你又要躺上十天半个月,你那些前线下来的伤员又要等你好转才能进这医务营,所以,你还是老老实实的躺着吧。”东方清怜轻轻的将晨曦扶了起来,将身上的新伤细细的用草药敷过,缠上了崭新的纱布。

  “那,就麻烦姑娘了。”秦白羽蹩过头去,自己以前在军营,受了伤,就拿那烫红的剑往伤口上一贴,流血受伤在战场上再正常不过了,自己粗粗的处理一下便罢,那受过如此精细的处理。

  看着东方清怜认真包扎的身影,秦白羽不由的有些发痴,呸,臭不要脸,人家一个清清白白的姑娘,我个大老粗在想什么,秦白羽定了定神。

  “看我干嘛?莫不是,我救了你,你一见钟情?”东方清怜看着秦白羽瞅着自己发痴,也嗤嗤地笑。

  看着那天策将士,东方也不由得一阵心慌,她从小就喜欢的是那有永有为的男人,而秦白羽刚好符合,听那楚聆琅说他还未有心上人。

  不知...

  “姑娘莫笑,我天策府虽有女将士,但比汉子还汉子,那见过如此美丽的温软女子,还为我细细的处理伤口,一时间有些发呆,姑娘莫怪。”那铁血的汉子,竟恍若害羞的邻家男孩,也会羞涩,也会动心。

  “你可知道,我为了救你,可是切了离经,你可是我第一个救的人,你可有什么报答的?”东方看着秦白羽,双眸似水,不似那天策女将的豪爽,不似藏剑小姐的自傲,是那江南女子的温软,一眼,便深深陷入其中。

  “在下身无长物,姑娘可有看重我这些杂物中那个?赠与姑娘便是。”秦白羽有些手足无措,他哪有什么值钱物件,些许杂物,便是全部家当。

  “谁看你那些破烂,本姑娘有。”东方清怜靠近秦白羽,在他耳间软语,那温热的风,有些刺激,秦白羽的脸刷的一下子红了。

  “倒是你这颗心,是我想要的。”东方纤纤玉指点了点秦白羽胸口,轻声的说。

  “姑娘又不是剜人心魄的妖女,要在下这一颗心作甚。”秦白羽似乎在装作不知,天策将士,不知何时就要马革裹尸,哪配的上。

  “本姑娘可不管你在不在装傻,反正,你这个人就是我的了,都说,救命之恩以身相许,可不能反悔。”东方清怜一挥袖子,翩翩而去。

  留下秦白羽一人在床上呆楞着,忽然嘴角一勾,泛起一丝微笑:“知道了,在下不会反悔,等在下正式和你说出那句话,在此之前,在下绝对会活着回来。

  帐篷的帘子内外仿佛两个世界,一面春暖,一面冬寒。但帘子隔住了人,却隔不住心,那二人心心相印。

 赵仙之凝视着扬州城:“如今扬州也出现尸人了,天一教的行动开始了。”

  身旁一年轻一点的道人点点头:“不止于此,还有尸道人,修习邪功虽让他拥有了六境甚至七境的实力,但命不久矣。”

  “食尸邪功!服用尸体练成的丹丸可延年益寿,甚者可让人长生不老。”

  赵仙之眼眸微沉,天一教联合尸道人究竟是为了什么,那如今扬州内的尸人...

  扬州暗巷淡淡的血腥味飘散出来,尸道人看着地上被自己抹了脖子的几具尸体,放上面滴了几滴绿色的液体。

  做完后那道人冷冷一笑:“扬州好热闹啊,那我就让它更热闹一点吧,桀桀桀...”

  话音刚落,那几具男女老少的尸体便蹒跚站了起来,双眼布满猩红的血丝,眼眶周围青筋暴露,仿佛择人而噬的野兽,这就是尸人,全身布满尸毒,被其咬伤抓伤就会死亡。

  几个尸人蹒跚的站了起来后,用力的嗅着周围的空气,捕捉着周围的生气,而附近的生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尸道人,便作势扑了过来。

  一个闪身躲过,将腰间的小罐子打开,里面飞出了一只奇形怪状的虫子,看着像是一只黑蝉,但有又长着一只长长的独角,这只小虫子飞出来后,这几个尸人仿佛受到了操控一般,停了下来。

  “嘿嘿,有我的黑蝉蛊在,你们就要乖乖的听我的话。”尸道人指挥着黑蝉,黑蝉又传令给尸人,却也不知是什么原理。

  几只尸人,受到尸道人的操控,蹒跚的走出小巷子,闻到了大量活人的气息,尸人兴奋的抽了抽鼻子,没等李胜下命令便朝最近的几人扑了上去,狠狠的撕咬起来。

  顿时,人群骚乱起来,几只尸人在混乱的大街上横冲直撞。

  “去吧,去吧,我的小可爱。”尸道人一边说着,一边对尸人咬死的尸体滴上几滴绿色的药水。

  是的,他想象中的尸潮可不是一只两只尸人就可以做到的,需要更多的尸人,所以他需要更多的...死人。

  与此同时,一道火红的信号响彻在天空上,城内巡逻的天策士兵很快的反应了过来,拿起重盾和长枪围堵尸人以及有秩序的疏散群众,很快,街道上只剩下十几名天策军,以及数十名刚刚站起,饥饿难耐的尸人。

  尸道人站在一处高楼上注视着自己的成果:“桀桀桀,十几名天策就像阻挡我的尸人?我的尸人可是无坚不摧的!”

  “任何存在的事物都有自己的弱点,我奉劝你还是担心一下你自己吧。”就在尸道人准备让尸人开始大杀四方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名男子的声音。

  来者正是那年轻的道人,与陈白衣不同年轻道人右手手持长剑,左手却是托着一本厚厚的书一身玄色道袍,漆黑的斗笠下眼神冷的如同冬季的寒风。

  “闹出如此大的事件,先担心你自己吧,天策军可不是那么好惹的。”

  正说着,几名天策军就动了起来,手持大盾迅速向前,将长枪插在背后抽出腰间的堂横刀,将尸人用盾压在身下,一刀插入尸人脑袋。

  不得不说,对着脑袋用功是对的,在长刀插入头颅后,这几名尸人便一动不动的躺在了地上,但很快,空隙就被更多的尸人填补进来,十几名天策军在市井中很难对付近百名尸人,这是无解的现实。

  道人看着逐渐要被尸人冲破的包围圈,向暗处投递了一个眼神,随后赵仙之的身影逐渐浮现在李胜身后。

  “我去帮忙,你且先看着他。”

  道人点点头又隐没于暗处,随后一点脚向下方街道飘去,在半空中仿佛缓缓飘落的飞絮,这正是武当的独门轻功《梯云纵》,是此界中一等一的轻功。

  轻轻落地道人进入了天策军的包围圈:“我且来帮你们一帮。看好了。”

  长剑出鞘,一道剑气斩了出去,那尸人的脑袋便炸裂开来,没有鲜血,那脑袋炸开只有一团黑雾,好似一朵黑色的烟花配上黑衣,倒也算是合适。

  另外几只尸人很快就到,挥舞着带有尸毒利爪,冲向了陈白衣。

  剑气分发,风儿吹过,落叶飘零,空中就像是凭空炸出了十几朵黑色的烟花。

  而陈白衣,至始至终,只有一剑。

  一剑,仿佛白云排浪,一丝剑光闪过。

  十数具尸体倒地。

  叶随风动,剑随叶动,那剑如同天际间的云烟。

  酣畅淋漓!

  有道人下去帮忙,天策军很快就将剩余的尸人一一斩落,众人终于松了一口气。

  “此行,多谢道长了,如若不是两位道长通知,我们未必,还不知道长姓名?”天策军队正,对道人拱了拱手。

“不二,军爷客气了。”不二长剑入鞘,冷冷的看着尸道人。

  这次真的是帮大忙了,天策士兵身上的功夫全是军中战技,不适合在狭窄的市井中施展,很难甩开长枪一战,有了不二的帮助众人才能如此迅速的歼灭尸人。

  然而就在众人打扫战场之时,周围的小道突然涌现了更多的尸人,李胜在赵仙之愤怒的眼神中笑道:“嘻嘻嘻,你们以为这大的扬州,我就布下了这么一点尸人?如今有着百十来的尸人,就不信你们还能负隅顽抗。”

  百十来个尸人组成的尸潮,虽然看起来行动缓慢蹒跚,但如此多的数量,对于不二等十几个人是无法抵抗的。

  “艹!”赵仙之愤恨的骂了一句,在李胜惊恐的眼神中分开长剑,抽出藏于剑内的另一把小剑,一剑袭来,剑光炸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