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人间守 > 第九章 刀剑

第九章 刀剑


赵仙之回头看了一眼那巨大的坑洞,叹了口气。

  “只怕是这再来镇的村民都填了这毒坑。”

  不二闻言点了点头:“邪魔外道,我等正道弟子必定要除魔卫道。”

  赵仙之看着不二那一脸正气的模样,仿佛看到了以前的自己,年轻啊。

  “年轻人果真还是火力旺哦,我就一个云游道人,只求着吹吹笛子听听戏,求得是平稳度日。”

  二人一边向着大堂内部走着一边小声谈论。

  “此事一出,只怕是天下也是难以消停了。”不二叹了口气,只怕是赵仙之的算盘要落空了,如今出此大事,赵仙之想要独善其身也是麻烦的很。

  话音刚落,那内屋里传来了一声长笑。

  “哈哈哈哈哈,我道是谁,原来是一大一小两个道士,来我这天一教,怎么要除魔卫道?”

  “咔嚓”大门应声而碎,从里走出一人,红衣红发,全身被红布裹得是严严实实,除了一双布满血丝的双眼,啥都看不见。

  不知为何,那男子一出来,外面就下起了瓢泼大雨,这红衣男子缓缓走出通廊,来到了赵仙之等人所在的庭院内,当即不二便觉得一阵烈风夹杂着水蒸气扑面而来。

  赵仙之早在大雨刚下之时,就在三人身边布下了符阵,以免衣服浇湿比较尴尬,这雾气能透过符阵打在脸上,可见来人血气强胜。

  雨下的瓢泼,阻挡了众人的视线,只有楚晦君可以看见,从内屋走出的红衣男子周围布满了雾气,仿佛一个炙热的太阳,蒸发了雨水。

  “那道人,来我天一教据点,可不是闲聊如此简单吧,除魔卫道,可不是靠嘴皮子。”

  那人缓缓的走近,不二等人更直观的看清了这名男子,浑身上下竟没有一处被雨打湿,身体散发着强烈的热气。

  “原来是你啊,不曾想就连你这样的高手都转投到天一教门下了吗?”赵仙之看清了来人,终于认出了他是谁。

  听闻此人修为高强,不二也不敢大意,举起手中的长枪,摆好架势以待进攻。

  “多说无益,要打便打!”红衣男子一甩身上的红布露出了狰狞恐怖的上身。

  那人全身上下布满了恐怖的疤痕于疥疮,在那肌肉上纵横交错,血管鼓胀欲裂,通体散发着不正常的青灰色。

  “你也把自己炼成了半尸,刀王分野。”赵仙之凝神一望,不由得大惊。

人啊,这到底是怎么了,为了最求实力,连人身都可以放弃。

  “桀桀桀,说了多说无益,接我一刀!”分野咧嘴一笑,带起了脸上的刀疤,说不出的狰狞恐怖。

  急速的一刀横斩向二人砍去,不二也不敢大意,将长枪一抽,只听“叮”的一声,长枪携着绽开的水花迎上分野的大刀,炸裂出丝丝火花。

不二身后也浮现出了一具蛟龙虚影,山海册召唤出的异兽能力也附着在了枪劲上。

  “不二小哥,不可大意,此人刀法极强,且待我助你一臂之力。”赵仙之微微后退,拿出自己的玉笛,放在嘴边,声声笛曲从那赵仙之的玉笛中传出,体内修为灵力带起的音波在水幕中一览无遗,除去不二所在之地,在灵力的鼓动下暴雨中以赵仙之为中心一圈涟漪扩散起来,仿佛大海浩瀚,万里无波,远处的浪潮缓缓推近,其后洪涛汹涌,白浪连山。

  分野自然是中了招,那笛声仿佛魔音贯耳,让他的鼓膜一阵一阵的向外胀起,一波比一波猛烈,让他的耳朵几近炸裂,心烦意乱之间,分野抄起长刀甩出一片刀气,刀光冲天而起,翻涌所过之地虽在雨中但皆被掀起阵阵土灰,可见其强悍。

  眼见着刀气离着赵仙之越来越近,赵仙之长剑之上凝起一阵青光,随即脚尖一点来到那刀光面前。

  “青莲剑歌!”

  只见赵仙之挥舞着长剑恍若剑舞,仿佛一朵开在冷雨中的莲花,寂寞,孤独,美丽,而又充满了圣洁,配合着碧海潮声,如同歌舞一般,那剑光如同青莲的花瓣一般飘散在空中,将刀光慢慢消去,随后凋零。

  见刀光消散,赵仙之松了一口气:“青莲居士的剑法,绝妙。”

  曲声慢慢消散,那碧海潮声如同海啸最后的猛扑,夹杂着众多凝聚而成的音刃朝着分野劈头盖脸的砸去。

  分野有心回防却被不二的长枪连点制衡住,枪出如龙,每一次挥出都夹杂着猛烈的劲风,发出铮铮如同龙吟一般的轻吟,出招依旧是沿袭军中的毒辣,招招奔着分野命门而去,让他不得不防。

  分野心中一狠,长刀迎着奔自己面门而来的枪头猛力一劈。

  霎时间,不二这一枪与分野的长刀撞在了一起。

  叮!

  两股巨力猛然相撞发出一声清脆的打铁声,暴雨之中,一圈肉眼可见的气劲涟漪扩散开来,抵消了一小部分不是很猛烈的音刃。

  但更多的音刃破开涟漪狠狠的斩在了分野的身上。

  一时间,刀片入肉的声音不绝于耳,分野的身上亦飞溅出片片血光,散在雨中。

  咔嚓。

  只见分野无力的跪倒在地,长刀早已断裂成碎片四散,周围流出的血液伴着地上的雨水如同一弯红色的湖泊。

  “嗬...嗬。”分野张了张嘴,要说些什么,但自己的脖子早被音刃斩开,血液回流到喉咙,说不出话来。

  赵仙之收起玉笛,掸了掸袖子:“两军交战,不斩乐师,这等道理,你不懂吗?”

  不二扯了扯嘴角:“赵道长说笑了,就你这样的乐师,两军交战不斩了你,也赢不了呀”

赵仙之白了秦不二一眼:“少扯犊子,如今扬州附近的天一教据点头子已除,尸人斩杀了吗,坑埋了吗?再废话我让你淋着雨回去!”

  不二一缩脖子,最开始认识的赵道长还是如此随和的一个人,怎么最近就变成这副德行了。

  不多时,暴雨停息,三人就地取材,燃起一把大火,在内力鼓动的清风中,火势熊熊,那扬州厉鬼门据点,便被楚晦君付之一炬,只剩下些许残骸告知世人此处发生的一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