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人间守 > 第十一章 梦幻泡影

第十一章 梦幻泡影


 夜色逐渐笼罩大地,陈白衣等人终于将兽潮击退。 

远处,一个隐秘的山洞里。

  黑漆漆的一片,只有几点惨绿色的鬼火照亮有限的区域,忽然见的黑暗中闪现了两道红光,仿佛一只狰狞的巨兽张开了双眼,散发出强烈的威压。

  阴惨惨的声音飘荡于洞中:“,武当剑法纯阳符箓,还有那不知名的异术,有点意思。”

  随后一道干枯的身影席卷着浓浓的血气飞出古洞,洞中的鬼火随之一暗,陷入了一片漆黑。

  整个城内,夜晚灯火通明,即使是宵禁了,各家各户也会点起灯笼烛火,刚经历兽潮,只有着微弱的光亮才能给众人一丝安慰。

  一股阴风拂过,不知为何,原本是在外的风却能将屋内的烛火熄灭,整个扬州城陷入一片漆黑寂静。

  浓重的威压压在人们的心头,喘不过气来,城外一大片乌云袭来,遮盖住了月光,这仅剩下的光亮没有了。

  陈白衣左脚踩右脚,一个梯云纵落到了城中最高的阁楼顶,遥遥看着远处飞来的身影。

  于此同时,远处的城主府内飞出几道身影,落在了陈白衣身边,正是城主秦广逸以及一位佛家弟子,看样子好像也是出门历练。

  几人屏住呼吸,交换了一下眼神,随后凝重的看着云端那干枯的身影,那就是兽潮霍乱罪魁祸首,不出意外的话这妖兽潮也是天一教搞出来的。

  “小道一进城就看到城内阴气浓重,不出意料,果然是天一教的手笔。”

  陈白衣站在高塔房檐,缚剑而立,好一纯阳道人。

  城主秦广逸笑了笑:“让道长见笑了,我这虽为城主,单靠自己很难对抗天一教,还望道长助我等一臂之力。”

  陈白衣瞟了一眼秦广逸,眼神意味难明:“好说,天一教以人炼尸,一直是我道门大敌,城主不必客气。”

  就在陈白衣众人如临大敌的望着那半空中的身影时,那道身影也在望着他们。

  眼中有些玩味,那人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破烂黑衣,张开了干枯的双唇:“桀桀桀,杀我手下鬼将,坏我兽潮,你们好大的胆子。”

  声音嘶哑而又轻微,却准确的传达到了众人的耳中,仿佛并未将几人当作可以正视的对手。

  陈白衣浮尘一打,对着那人辑了一礼:“不知是天一教哪位长老?我等虽为敌对,但还望告知名号。”

  “嘿嘿嘿,我知道你,陈白衣,上次佛道两门围攻天一教时我见过你。”那人看了一眼陈白衣,惨绿的眼眸幽光一闪:“至于名号,嘿嘿嘿,吾乃天一教南疆一部九长老。”

  听到此话,陈白衣倒是没什么反应,反倒是城主秦广逸先是大吃一惊:“九长老!旱魃阿难左?”

  阿难左背手站立在半空中,看着塔上几人,大手一挥,城外空地顿时黑烟四起,从黑烟中冒出无数穿着盔甲的干尸,大举向众人袭来。

  “多说无益,做过一场便是。”

  陈白衣几人见此,也不多说,一个纵越跳到了战场里,秦广逸手中双枪舞的虎虎生风,或挥,或挑,或勾,或拦一时间众多干尸乱作一团。

  倒是那佛家弟子直接找上了阿难左,一柄九环锡杖起舞,阵阵铃声响起,与阿难左打的难解难分。

  干枯的利爪挡住了袭来的长杖,阿难左心中有些暗惊:“光看到了陈白衣那小道,却忘记问你是何人了。”

  佛家弟子飒然一笑,随手一杖点地远离阿难左:“禅宗,行须,可别忘了。”

  说罢,行须便消失在阿难左的视野里,再出现,便是在眼前了。

  阿难左利爪一挥,只见行须的身体分成了两半,但却没有利爪砍入身体的触感。

  “残影?”

  阿难左凝重的看着周围,眼中鬼火森森跳动。

  又是一阵清脆的铃声响起,那声音近在咫尺,仿佛就是从耳边传来,腰间一痛,只见的行须又出现在了面前。

  阿难左黑袍一挥,浓郁的阴气遍布战场,仿佛领域一般,阴气所过之处阿难左尽收眼底,就连那雪花也看的真切。

  但唯独不见行须身影。

  “怎么会?”

  阿难左眼中难免露出惊恐的神色,自己展开了阴气领域,领域之内的一切他应该都可以看见,但是行须呢?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尔时世尊…”

“金刚经。”阿难左鬼脸上扯出一丝恐惧。

  周遭的一切仿佛幻影一般晕开,露出了真实的面貌。

  只见行须并没有靠近自己而是一直在远处观望着,眼神中还带着一丝笑意。

  仿佛在嘲笑自己。

  只见那战场上横尸遍野,自己双手上沾满了干尸漆黑的血迹。

  之前所感受到的一切,也不过是自相残杀罢了。

  那佛家弟子并未攻击自己,反而阿难左自己却将自己的手下砍的魂飞魄散。

  “幻术!你是怎么骗过我的阴气的!”阿难左眼眶中的鬼火幽幽一闪。

  早在他找不到聆琅身影的时候就用过了,但是依旧没有破除幻术。

  这到底是什么鬼玩意儿。

  行须轻笑一声:“幻术?无知。”

  轻摇手上的铜铃,行须又消失在了阿难左的视线里。

  清澈的铃声响起,恍若仙乐,阿难左感觉自己身上的阴气不断消减,真真幻像频出。

  不多时,只见的阿难左自己将手插入自己的眼眶里,狠狠一捏,一声难听的响声传来。

  阿难左自杀身亡,一身旱魃赤地千里的本事完全未使出,便死在了幻音之中。

阿难左身死,周围的阴气消散,行须的身影也慢慢浮现。

眼眸低垂,双手合十。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禅宗绝技,佛音幻阵,叨扰了。”

  那百十个干尸早已倒地,陈白衣一身月色道袍,仗剑而行,所过之处,紫霞隐隐,淡蓝色剑气环绕周身,普通干尸未等反应便被陈白衣的护体剑气斩成两截倒地,即便是那几名不逊于阿难左的鬼将也是在这天地正气所凝成的剑气下难以抵抗。

  乌云渐渐变淡,流露出丝丝月光照射大地,陈白衣眉头一皱。

  这月亮,不对劲,抬头望去果然见这月亮并非普通的月亮。

  竟是一轮血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