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人间守 > 第十七章 佛孽

第十七章 佛孽


 行须禅房,今天多了两个人。

  “行须大师可是来自少林寺?”

  行须捻起一撮茶叶,轻轻置于紫砂壶底,随后用滚烫的热水冲泡开。

  “贫僧的确来自少林寺。道长此次去东海为何?”

  陈白衣卧在一处矮塌上细细研读着一本医书,一身白袍,边角绣着青云,肌肤雪白,微微透着淡红。

  面容俊美柳眉星目,眸子低垂仔细看着手中医书,墨发凌乱的披下,倒是有些不休边幅。

  不过人长得帅一切都驾驭的住,这么看去倒是有些像儒家仙人的感觉。

  周身气息平和温润,散发着一种可以让人心平气和的感觉。

  闻言陈白衣抬起眸子:“我说为了国民百姓你信吗?”

  行须微微一笑,佛道两家的气息都是如此相同,中正平和:“小僧信,说出来了,就肯定有想做出来的想法。”

  夜晚。

  皎洁的月光透过树影照亮林间小路,小路尽头是一座破庙。

  陈白衣四人早在中午就启程前往东海了,如今出了城夜晚的树林还是有些阴森的。

  树影婆娑,在地面上随着月光渐渐扭动,黑暗中明灭的闪着幽幽绿光,仿佛有人在林子里观察着陈白衣等人,窃窃私语。

  小庙简陋,屋檐破败,是青石垒成的,也不知多少年头了,香火早就破落,灰暗一片。

  屋漏偏逢连夜雨,赶夜路本就十分的艰难,偏偏老天还下起了小雨。

  陈白衣一行不得不朝着那座破败的小庙前进,准备进去躲躲雨,虽然简陋但也算是可以祖峰挡雨。

  小庙简陋,里面也是破败不堪,灰尘遍布,几人稍微收拾出一块空地,陈白衣与渡尘向着那台上的神像拜了拜,才缓缓升起一团篝火。

  虽然到了几人的修为境界后都不俱寒冷,但是依照这陈白衣的话来讲,深处人世间,还是要有一些“人味儿”。

  雨势之下,夜晚气温骤降,山间林中逐渐升起了一层淡淡的薄雾,幽幽磷火点缀其中,说不出的诡异。

  庙里供的是观世音菩萨,菩萨身上的金箔早已让人刮走了,就连小院中那半人高的铜钟都已经布满青苔,修饰斑驳了。

  只剩下那苍劲的老树依然茂盛,蜿蜒的藤蔓缠绕着树干,怪异而惊悚。

  众人无言的围绕着火堆,周围的景象实在是惊悚,让人不由得打一个寒颤。

  吃着买来的酒菜,几人都略带警惕的看着周围。

  俗话说,月黑风高杀人夜,在这样的场景中几人必然会警惕着是否会有诡异出现。

  “阿弥陀佛。”

  一声苍老的佛号陡然响起。

  相比行须的佛号,这声佛号更加苍老,也没有那种令人心安的感觉,相反,却让人毛骨悚然。

  火堆前的几人突兀的转头看向那苍老的古树,贺兰晴雪看向渡尘。

  “和尚,你看古树下面。”

  渡尘凝重的看着古树下不知什么时候坐着一具枯骨,身上的袈裟表示着他以前的身份。

  “道长,你与医馆的姑娘要小心了,这是尊佛孽。”

  陈白衣细细观察这古树下的枯骨,血淋淋的腐肉挂满肋骨,头骨上青筋抽搐,没有面皮的肌肉不住的抽动着,袈裟染血,眼眶中并无眼球,乃是两个冒血的窟窿。

  “佛孽?长得倒是挺别致。”陈白衣摸了摸下巴,点评道。

  “佛孽,波旬弟子…”

  陈白衣凝神望着周围,果不其然,周围的环境在缓缓的转变着。

  自己几人坐的大堂房梁上,挂着几具僧人尸体,点滴血迹顺着双脚低落在地面上,染出一丝殷红。

  古树上缠绕的藤蔓下垂,上面陡然挂着一颗颗头颅,全部都是僧人的,比起生前的平和,现在他们全部面色狰狞,吐着长长的舌头。

  “哼!”

  没等行须念经,陈白衣冷哼一声,身上阴阳二气转动,在身后形成一副阴阳鱼的样子,随后向外扩撒着。

  下一刻,被阴阳二气扫荡后的地方异象全部消散,众人周围又回到了之前那破落的景象。

  只是那古树上缠绕的哪是什么藤蔓,分明是一个个吊在树杈上的僧人尸体。

  “唉。”渡尘轻声叹了口气,不顾外面下着雨,缓缓坐在古树下,口念经文。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忉利天,为母说法......是时如来含笑,放百千万亿大光明云,所谓大圆满光明云、大慈悲光明云、大智慧光明云、大般若光明云、大三昧光明云、大吉祥光明云、大福德光明云、大功德光明云、大归依光明云、大赞叹光明云。”

  随着经文声,行须月白色的僧衣逐渐散发出光芒,秃亮的后脑勺也逐渐浮现出许多梵文纹身,身上佛光大亮,树上挂着的僧人尸身脸色缓缓的从狰狞转为平和,化为飞灰。

  隐约可见行须面前有着数十位僧人与他一起打坐默念经文,仔细看面相,就是当初挂在树上的僧人。

  “时觉华定自在王如来,告圣女曰:汝供养毕,但早返舍,端坐思惟吾之名号,即当知母所生去处。”

  《地藏王菩萨本愿经》完毕,众多僧人起身缓缓行了一礼。

  “阿弥陀佛,我等多谢觉者。”

  转眼,那僧人魂魄消散,飘渺的向西方行去。

  行须对着西方微微一拜,随后一言不发的回到了众人围绕的火堆旁。

  贺兰晴雪担忧的看着他。

  渡尘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随后缓缓开口。

  “佛孽是波旬弟子,你们可知佛孽是如何形成的?”

  两女摇头,只有陈白衣若有所思。

  “据我所知,佛孽的形成极为苛刻。”

  行须点了点头:“说来话长,这与波旬和佛祖的对话有关…”

行须神色追忆,这个故事是师兄讲给他的。

魔王波旬说:“你涅磐后,我一定要破坏你的佛法。”

佛说:“佛法是正法,没有任何力量能破坏。”

魔王波旬说:“呵呵,正义永存,邪恶也不会消失。你在世时也不是人人都信仰你,我的徒子徒孙不也很多吗?人性本恶,学坏容易学好难。你入灭之后,信仰你的人会越来越少,信仰我的人会越来越多。”

佛说:“你破坏我的佛法对你没好处。佛光是普照之光,照耀着善良的人,也照耀着邪恶如你之人。如果正法时代一旦结束,你的福报也就完了,等待你的就是无间地狱,你会在地狱中受无量种种苦。”

魔王波旬:“我知道佛祖是不说谎的,但是,佛祖你也知道命由心造。我会设法避免地狱之苦的。”

佛说:“多行不义必自毙,哪里能避免得了!”

魔王波旬:“圣人无常心,以百姓心为心。波旬亦无常心,以百姓心为心。在顺应百姓方面,佛祖你是比不上我的。你戒律森严,极力强调贪欲的危害,教人远离贪欲。而我顺应百姓的欲望,满足百姓的欲望。众生没有贪欲那里有我波旬?”

佛说:“我有佛经留世。”

魔王波旬:“经典是死文字,要教化众生,还是需要人来解释。”

佛说:“我有僧宝留世。”

魔王波旬:“你要教化众生得引进新人吧。你老人家不会拒绝我的弟子接受你的教诲吧。”

佛说:“不会。”

魔王波旬说:“到你末法时期,我叫我的徒子徒孙混入你的僧宝内,穿你的袈裟,破坏你的佛法。他们曲解你的经典,破坏 你的戒律,以达到我今天武力不能达到的目的……”

佛祖听了魔王的话,久久无语,不一会,两行热泪缓缓流了下来。

  “想不到你这小和尚还有这样的见识。”

  就在此时,小庙大堂内陡然响起一声轻笑,声音如同夜枭,沙哑刺耳,如同刀片划过玻璃,令人难以忍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