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人间守 > 第十八章 庙锁无量光

第十八章 庙锁无量光


 “那小和尚你可知,那群佛孽是,是我造就的,早些年的真和尚死前竟然没有一丝哀嚎,但灵台落尘,血肉美味呀,嘻嘻嘻。”

  那难听的声音继续说道。

  行须闻言寻声而望,只见着一串黑烟席卷,原本让贺兰晴雪收拾干净的小庙又变的杂乱不堪。

  黑雾笼罩,陈白衣有些看不清周围环境。

  只能看见那黑雾中隐隐约约透漏出的两点猩红血光,隐约能见的是一匹巨狼趁着黑雾逞凶。

  陈白衣右手拔出点绛唇,刚要一剑刺去,就见的一阵金光驱散了黑雾。

  一匹巨大的白狼从黑雾中显出了真身,而散发金光的,正是行须。

  只见他脑后光轮浮现,散发着浓郁的功德金光,面色不似菩萨般慈祥,反倒是一副金刚怒目,即将斩业的模样。

  “小道长,此妖且让给我,贫僧不斩此妖,意难平。”

  说罢,通体金光四放,整座小庙熠熠生辉,仿佛有无量光。

  一尊大佛缓缓从行须背后升起,手持戒刀,怒目圆睁。

  那巨狼阴森一笑,黑雾一转,幻化出十尊分身,头戴玉冠身披黑色蟒袍,一副地府阎王模样。

  “小和尚,你有佛法,我也有我的门道,尝尝我的十殿阎君法相!”

  说罢,十道分身体冒玄光,冲着行须袭来。

  一时间哭丧棒,御坂,掌印,纷纷向四人袭来,陈白衣抽剑抵挡,面露冷笑,此妖法还敢宣称十殿阎罗?

  “笑话,且听我说,华严第四会,夜摩天宫,无量菩萨来集,说偈赞佛,尔时觉林菩萨,承佛威力,遍观十方,而说颂言。”行须一步一莲华,走到了几人面前,口中咏颂着《地藏王菩萨本愿经》。

  一刀,斩在转轮王分身头上,头颅落地,转轮王惊愕的眼神还未散去,大好头颅便做了酒杯:“斩业非斩人。”

  剩下九个神色惊惧,朝着行须和陈白衣四人冲了过来。

  行须跟上一刀:“二刀,杀不孝之徒,呼我法号唱我功德,杀生为护生。”楚江王头颅落地如滚地皮球。

  “三刀,杀不义之人,高戴法冠,做水陆法事,静你不义之心,颂我经文。”行须于人群中闲庭信步,又一刀,秦山王倒地。

  “四刀,杀无信之人,身披袈裟,行金刚之怒,堕阿鼻地狱,渡人世间不净。”行须一步一随,如历世佛陀,咏颂心中大义,都市王身死。

  “五刀,杀不忠之人,清净烦恼,如浊世青莲,不妖不厌,光明昭昭。”第五刀,平等王身死道消。

  “六刀,杀不仁之人,浮世众生,应有仁心,不落业火,不垢自身。”六刀,卞城王殒命,只一刀,干净利落。

  “七刀,杀奸 淫掳掠之人,人立于世,当有善心,不行恶习,不学恶事,佛光耀耀。”七刀秦广王身死,眼神中有着大恐怖,剩下三人,看着行须,那口诵经文戒刀斩人之行,不似佛陀,倒似那尸山血海里的修罗。

  “八刀,杀肆意妄为之人,人立于世当行规则,不行规则之人如恶鬼,当斩!”八刀,宋帝王倒地,如今十大阎罗只剩下那两人,慌不择路,看着那闲庭信步般的和尚。

  “九刀,杀乱嚼舌根之人,人立于世,当温润如玉,不生事端,惹是生非,搬弄口舌之人,当斩!”仵官王死于刀下。

  “十刀,杀不人不义不忠不孝不涕之人,人立于世当生如君子,忠于信条,不忠不义如此之人,不孝不涕如此之人,何颜立于世?当斩!”白狼所化的阎罗王看着行须,身穿血衣,手持戒刀,在尸山血海中闲庭信步,那血滴在地上,渐出一朵朵血花,犹如染血莲花。

  他这十尊分身,可都是他辛苦收集的第四境强者的尸身所制,每一尊都附带着自己的一丝神魂,以供驱使,但没想到让行须手持戒刀,背靠大佛几刀斩杀了。

而陈白衣则冷笑着,高声道:

  “位列震宫,尊居卯位,执掌风雷地狱,权衡霹雳之威,行善者作于青篇,作恶者标于黑簿,考察无私。”

  “位列离宫,尊居午位,执掌火医地狱,威专烈焰之权,音沓冥选,莫靓破幽之烛,茫茫苦海,难逢济险之舟,生死殊途,轮回不免。”

  “位列兑宫,尊居酉位,执掌金钢地狱,威司考掠之权,涂量功德,了无毫发之私,报对冤仇,备极再三之间,善篇有记,罪积无差。”

  “位居坎宫,尊居子位,执掌滨冷地狱,权衡冰雪之威,城峙四周之铁,欲出无门,剑生万树之傍,实观有惧,众生无赖,五苦难逃。”

  “位列垦宫,尊居丑位,执掌镬汤地狱,威张煮溃之权,七情六欲,难逃业境之分明,五体四肢,最苦风刀之拷掠,死生判注,善恶攸分。”

  “位列巽官,尊居幽府,执掌铜柱地狱,威专足履之刑,辨明善恶,如日月之无私,注判姓名,若风雷之莫测。凡有众生,难逃六道。”

  “位列乾宫,尊居阴府,执掌火车地狱,威司运转之权,设衡石而考功过,平等无私,主夙人以判升沉,磨研有当,无私无曲,不顺不逆。”

  “敕合乾元,德隆坤域,执掌普掠地狱,威张炽盛之权,三百六旬之黜陵,事事难明,一十八地狱之经由,人人战傈,凡积愆于平日,必定罪于斯时,九地轮回,三途往返。”

  “位尊幽都,名尊十帝,执掌罗丰之府,权衡宪法之严,有生有死,两分而入之机,无党无偏,三等幽冥之拷,他时所造,此际何逃。”

“以上诸方天尊的神性职守,已体现出地府冥王之职能。为治理九幽泉曲冥府神鬼之事,遂化生十方冥王、真君。上述,汝可做到?”

伴随着陈白衣的高喝,行须一步一步的逼迫着阎罗王,滴血的戒刀指着他,只见行须与背后大佛,一位面带微笑,一位面色疾苦。

  一位为行功德而笑,一位为众生疾苦而悲,恍若诸佛菩萨,但是身后的血海,清楚的告诉白狼,这并非菩萨佛祖,而是血海修罗,那慈悲的面孔下,是那尸山血海,是那杀伐无数。

  白狼早褪去法相,妖气弥漫,在那角落里蜷成一团,行须站在他身前,举起戒刀,一刀,血花在空中撒出优美的弧线。

  行须面容慈祥,神色和善,缓步走出大堂,陈白衣,贺兰晴雪在前面等着他,身后,是那染血的佛堂,如同血狱一般。

  如今举刀....生于意难平,只为平己心,斩业非斩人,杀生为护生,那血,是业果,也是罪恶。

  贺兰晴雪看着行须那月白色的僧衣染成血红,俊俏的脸上不粘尘土,再看那佛庙燃起的熊熊大火,心里舒了一口气。

  陈白衣一手拎着长剑剑一手搂着渡尘:“小和尚,你厉害,我服了。”笑声爽朗,仿佛那血海修罗一般的行须并未给他造成什么影响,一如既往。

  行须看了一眼众人,那笑脸与血迹,露出了少年一般羞涩的神情:“我没杀人。”

  “斩业非斩人,我们懂。”一时间,欢声笑语与那熊熊烈火,涛涛血海共存。

  庙锁无量光,山雾生罪孽。

  倒也不突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