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人间守 > 第十九章 听雪阁

第十九章 听雪阁


“洛阳城。”

不二眼神低沉,“没想到安史两人已经打到了这里吗?发展依旧不乐观啊。”

  一路赶来,不二已经筋疲力尽,身上白衣也有着许多暗红的色块,那是战斗时沾染上的鲜血。

  “一路见红,好兆头啊。”

  天色泛起鱼肚白,地面上升腾着浓重的阴气,折断的长枪,堆叠起来即将消散的鬼怪断肢残骸,触目惊心之余,也让不二了解了此地天策军与江湖人士的具体水平。

  都是凝聚了灵力的士兵,在普通士兵中都是以一敌十的好手,现在却变成了凌乱满地的残肢。

  随手捡起一把长剑,不二开始在村子里逛了起来,为的是寻找还活着的士兵,只有聚集起了士兵,自己才有在这战场中杀出去的资本。

唉,好好的一场云游,竟然会变成这样。

  暮然间,不二单手提剑朝着一个一处尸堆摸去,他听到了一丝声音。

  那是一只通体黑色的鬼怪,正埋在尸堆里啃食着,人类的尸体,鬼怪的残骸,来者不拒,随着它的进食,身上的气息也越来越浓重,眼看就要晋升了。

  就在不二慢慢靠近那个鬼怪的时候,那厉鬼猛然一回头,血红的双眼散发出诡异的光芒。

  “艹,被发现了。”

  不二连忙一个侧身躲过厉鬼的爪击,反手将长剑挡在自己身前,厉鬼的尖牙在剑身上摩擦出一丝火花。

  双膝跪地,身子掠过飞扑的厉鬼,长剑一挑,在它腰间划过,一丝阴气从厉鬼的腰间喷涌而出。

  只见到那厉鬼从腰间到大腿被划出一道长长的剑伤,阴气泄露之下,鬼体也变得有些发虚。

  那厉鬼在地上滚了两圈,眼中古代红光越发强盛,大有跟不二拼个鱼死网破的打算。

  不二看了一下自己被尖爪划伤的脸颊,面色有些阴沉,自己虽然有法衣护体,但是并不能防护脸部。

  从背包中拿出一张黄金面具戴在脸上,苍白的火焰从面具眼瞳中窜出。

  不二冷漠的声音从喉咙中挤出:“畜生。”

  从地上的唐军尸身上撕下一块布条,将长剑绑在手中,随后向厉鬼冲了过去。

  刚才的交锋中,不二的手臂被反震震得手臂酥麻,几乎握不住剑,只能用布绑在手臂上,

  就这么一会儿功夫,他以经到达了厉鬼面前,长剑撩起一丝微风,狠狠的向厉鬼的腰间砍去。

  趁你病要你命,不二只攻击厉鬼受伤的部位,这让厉鬼一时间苦于防守,有些手忙搅乱。

  偷学来的武当剑法在对付这类鬼怪的时候,格外的得心应手,青色灵力不断激荡。

  长剑携带着剑鸣不断的斩来,厉鬼一个不慎被当场腰斩。

  阴气四散之下,厉鬼的上半身竟然在空中打了个转,朝着不二扑来,速度快的惊人。

  不二眼中厉鬼的獠牙离自己越来越近,眼中猩红的光也占据了绝大部分视野。

  长剑上撩,却是故技重施。

  厉鬼余势不减,在不二身后分成两瓣,消散在空中。

回到扬州。

稀疏的灯火,照亮有些昏暗的房间,书桌前的楚晦君在细细编写这什么,还未缝制的湛蓝色书皮上龙飞凤舞的写着几个大字,《四雅琴曲》。

  书桌前的男子衣冠楚楚,萧疏轩举湛然若神。

  正写着,却见楚晦君眉头一皱放下手中的毛笔看向窗口:”阁下不知道非请勿入是何意思?来我听雨内阁何事?“

  只见那窗上赫然坐着一位背负长剑剑的身影,那人听着楚晦君的话,从窗上跳下来,走到了屋里细细打量着书桌前皱眉相望的楚晦君:“人人都说听雪阁阁主从不见人,都在猜想着阁主是何等容貌,却不想阁主竟是这样年轻的一位。”

  “却不知阁下到底是哪位?”楚晦君从座椅上站了起来,不动声色的拿起桌上的玉箫。

  “阁主不必紧张,我乃纯阳弟子此行至此只为交个朋友。”那男子从昏暗处缓缓走出,好一位偏偏而立的玉公子,瞧着眉眼也不过二十三四岁模样,潇洒不羁当是描绘此人最恰当的词汇了。

  “纯阳弟子?我听雪阁一向避世不出,不干涉江湖恩怨,何来交朋友一说。”楚晦君仍然眉头紧皱,自家听雪阁这戏子小厮虽说都有传承武功,但都未曾展示只当是普通勾栏,纯阳此来说是交朋友他是一个字都不信的。

  “我说的可字字都是真话,阁主若是不信,我也没什么能解释的,小道陈白衣,敢问阁主尊姓大名?”陈白衣微微拱手,表示自己并未有别的想法。

  “好个纯阳弟子,当不得气宗首席一声尊姓,我名楚晦君,首席此行来我听雪阁可不只是交朋友这么简单吧。”楚晦君轻笑一声。

  见陈白衣如此放低姿态楚晦君也算是稍微放下了心,纯阳在江湖上也算是颇有善名,倒也不用太担心对方有什么歹意,但依旧不可大意,还不知其来意。

  “那我也就不瞒楚阁主,阁主可听说过蓬莱仙岛?”陈白衣缓缓坐在了桌子上,语气略微深沉。

  楚晦君微微一愣,抄起桌上的茶壶,倒了两杯茶对陈白衣示意:“蓬莱仙岛?蓬莱龙族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你打听他们作甚?“

  “只为求雨,如今年末,中原地区仍然干旱,乃是求龙王降雨,我知道听雪阁曾是情报组织,也知道阁主虽带人隐退但是仍然有着情报系统,此次求的就是扬州龙族位置。”陈白衣浅饮了一口茶,毫不犹豫的说出了自己的企图。

  陈白衣从之前的表现来看,也算知道这听雪阁阁主是个心思缜密的人,直白的说出自己的意图是最好的,遮遮掩掩不是自己的性格,徒遭人怀疑。

  楚晦君将茶杯放回桌子上,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并未一口答应下来,心中似乎有着什么考量。

  “首席可知我这答应了你,对于我听雪阁是何做法?“楚晦君看向陈白衣眼神微冷,他今天如果答应了纯阳的请求,那就代表着听雨阁不再是隐士门派,将踏入江湖这一滩浑水中。

  “这点我当然知道,我纯阳敢保证不会让听雪阁陷入两难之境,江湖中,我纯阳说话还是有些分量的,况且阁主这听雪阁也不是吃素的,当年那风光,我可是听家师说过不少。”陈白衣对于这点问题他还是能做出保证的,江湖中在世名门正派中排名第一的纯阳当然有这个面子让其他门派不去打扰听雪阁。

  “好!有首席一句话,我自然不会再去推脱什么了,龙族位置稍后奉上。”话都说到这里了楚晦君也是飒然一笑,对着陈白衣拱了拱手,他也不是什么委婉性子,能干脆一点自然要干脆一点。

  “如此,在下告辞,一切劳烦阁主了。”陈白衣拜别,翻身消失在窗外。

窗外,陈白衣皱眉。

童沁…不是听雪阁的人。

一时,迷雾重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