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人间守 > 第二十一章 引诱

第二十一章 引诱


  “行...行须,我二人于你无冤无仇,你若打杀了我二人,就不怕你这活佛的名号上天上一分血色么?”两人惊恐的看着那和尚锃亮的光头,心里一阵发虚。

  “秃驴,你不是说自己不会记错人吗?三年前张家一家五口被灭口,张小姐更是惨遭侮辱,想起来没?”说话的是一位衣着偏偏的浊世公子,看那身后的长剑十纯阳的一位道长。

  “你这样一说我想起来了,夺命刀张绣对吧,这位施主倒是陌生,不过多谢陈道长提醒了。”行须那和蔼的面容在张绣的眼里却如同是夺命恶鬼般可怕,当即跳起将王二揽在怀里抽刀架住他的脖子。

  有了人质,张绣说话倒是硬气了些:“还是认出来了啊,不愧是人屠金刚,不知旁边的是?”

  “道爷我叫陈白衣,江湖中给面子的称一声云鹤散人,不给面子的叫我祸害。“陈白衣将长剑抱在怀中,一脚踩到凳子上,一副不着调的模样。

  “如此,便认识了,那可请张施主,城外一叙?”行须依旧是那一副水波不兴的神色,却说出了张绣最害怕的话。

  “呵,当我无知小儿?我若真是随了你们心愿,我张绣就是棒槌!”张绣将刀刃往一脸惶恐的王二脖子上靠了靠:“我跟你们说啊,老子现在有票子在手,你们若是强迫我,我就撕票,大不了拉一个垫背的,是吧王二,在下面在和我一起做兄弟。”

  “我....我呸,谁要和你这样的采花贼做兄弟,大师少侠不用管我,打杀了这厮,我王二也算是一条好汉了。”张绣的话语刺激到了王二,竟不顾自己安危反身将张绣抱住,拼命向渡尘二人大喊。

  “王二,你个狗贼,你莫不是想要害死我,放开!”张绣死命的将王二推开,却不曾想自己失去了唯一的生存机会,剑光一闪,一丝血痕出现在张绣的脖子上,随即大片的鲜血染红了衣襟。

  “阿弥陀佛。”行须看着倒地脸上还残余这一丝不可置信和万分惊恐的张绣,默默道了一声佛号:“陈道长,你又杀生了。”

  “磨磨唧唧的,看着就烦,一剑杀了干净了当,你这人屠还讲劳什子道理,打杀了便是。”陈白衣掏了掏耳朵,满不在乎。

  “倒不是说要讲道理,这张绣也是死有余辜,但你这一剑杀了,我二人还要赔偿店家,城外找个野地一杀,顺手埋了入土为安,还干净。”行须无奈的摇了摇头。

  “麻烦,道爷知道了。”陈白衣不耐烦的摆了摆手,顺手掏出一锭银子走到柜台递给惊恐未定的账房先生:“五十两,够你们洗地的了。“

  “记住了是记住了,道长怕不是下次还敢。”说罢,行须默默走出店门,见血了,影响胃口,换一家酒楼吃饭。

  “聒噪,唉?我就抱怨两句,秃驴你等会儿我!”陈白衣看到已经走远的渡尘,快步追了上去。

  另一家酒楼,陈白衣和行须坐在二楼的雅座。

 “和尚,你说,你这是为了什么呢?入世修行可没让你杀人啊?”浅饮了一口酒,陈白衣看着对坐的行须,他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透这个和尚了。

  “杀生为护生。”行须夹了一块牛肉放在嘴里细细品尝。

  “那你这喝酒吃肉?”

  “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

  “说不过你。”

  “且不说我,道长刚才演技可差的很,轻浮过头了。”

  行须扒完最后两口饭,缓缓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僧衣。

  陈白衣眸子低垂看着眼前的茶汤:“还请大师见谅,小道也是第一次演戏,多少会有些拿捏不准。”

  行须无奈的摇了摇头:“此番策划真的能引出蓬莱龙族吗?”

  陈白衣浅饮一口茶汤顺气,白了行须一眼:“那张家少爷可是蓬莱女婿,当初蓬莱岛上可是放出了悬赏,悬赏这张绣呢,如今让我们杀了,自然会有人找我们。”

  “如今晴雪已经混入了听雪阁,借助她们的线报,找龙族不难。”

  行须点了点头:“如此便好。”

扬州临海,容纳龙族并不难。

坐在海面礁石上望着月亮,她曾见过腐肉堆上讨食的野狗成群,也见过山火烧光深林,死去的青年面色疾苦,恍若怨恨上天的不公。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以乌蒙贵为首的天一教勾结安禄山等人做出的。

  后面竟还有些山海界的影子,世界错综复杂,方月可能看不太懂,但是她知道一件事。

  谁敢在她面前伸爪子,自己就可以把它剁下来喂狗。

  想着,方月拿出一副青铜面具,缓缓扣在脸上,脸上冰冷的触感,让方月安心下来,她是龙王之女,群龙之首,可以悲天悯人,也可以杀伐果断。

  腰间铜铃响起,今夜注定无眠。

  “天字一号龙首令,今夜一战,且要尽兴。”

夜中的急行军是无言的,黑衣黑甲,就连刀剑都是消光的,月光隐隐约约,仿佛不愿见到今晚的杀戮,照在地面上,亮的朦胧,却照不亮这群人,仿佛黑夜的化身,仿佛那吞噬一切的黑暗。

  到了巴陵,早已是四更天,连夜急行,仿佛对他们来说并不少见,微微喘了口气,陆离腰间铜铃响的清脆,众人仿佛是夜中的乌鸦,随风潜入夜,杀人....细无声。

  房中,那正气会的首脑并未睡去,不知为何,他总觉得今夜会不太平。

  房外,那一个个睡眠中死去的人,证实了他的想法。

  “来者何人,报上名来。”白秋声执剑,对着门外那小小的身影问道。

  “蛟龙龙首,龙王方月。”方月手执玉骨冰伞,在门外表情淡漠,看着白秋声的身影仿佛在看一个物件,已死的物件。

  “你就不怕,今夜命丧于此?”白秋声开门,二话没说一剑刺去。

  方月伞剑一挑,破开剑招:“人之一生,当死则死。”

  弃伞合掌,双掌翻飞,打在白秋声身上响声清脆,仿佛龙吟,那一招招犹如翻江倒海的蛟龙,一腔孤勇。

  降龙掌法,丐帮的绝学,讲究的是连绵不绝,只有浑厚的灵力才能驱使出来,降龙掌一出,只能向死而生,每一掌都要打出去,强行收招,只会反噬自己,轻则重伤,重则经脉逆行而死。

  这是方月于丐帮求来的,本身身为龙族,这降龙掌法却也是和她相辅相成,灵力形成的龙影也带着浓烈的龙威,这是丐帮弟子没有的。

  方月从未想过死于不死,一生的颠簸流离,一生的孤勇,早就不在乎自己的性命,以前,是为了复仇,现在,是为了天下。

  掌风撕裂夜空的平静,拍折了白秋声的左臂,猛烈的风刮起方月满头白发,眼中闪烁着猩红的血芒,又是一掌,拍入白秋声的胸膛,深深陷了进去。

  刺穿,方月不管,一掌接着一掌的继续向前。

  一往无前!

  双掌齐出,亢龙有悔!

  最后一掌拍在白秋声的脑袋上,炸裂的仿佛西瓜,又仿佛是血色的烟花。

  血染巴陵。

  但想来,这次就没人敢惹龙族了吧。

  方月松了口气:”多说无益,要你命就是要你命,哪来那么多话,老娘要一掌拍死你,就一掌拍死你。“

  正午,小木屋的楼顶,方月站在上面,懒懒的晒着太阳。

  下面,是忙碌的龙族众人,一声吆喝将方月惊醒:“殿下!吃饭了!今天有你想吃的红烧排骨!”

  方月微微抬头,这个白发苍苍的年轻少女,看了看太阳。

  阳光洒在身上,很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