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退婚后,太子他偏执又撩人 > 第九章 不 来

第九章 不 来


  她也让两个丫鬟下去休息,不用在这里服侍她了。
  这两个丫鬟慢慢的不再像第一次见面那么问什么也不怎么回答她,经过两次相处,熟悉了很多,相信时间再久点会更愿意回答她问题。
  “姑娘不需要我们陪了吗?”两个丫鬟问。
  谢柠柠点头,说她要休息了不需要,还是让她们下去。
  红叶绿腰两个丫鬟小心退出去。
  谢柠柠一个人休息。
  休息的时候她想到自己还是不知道在熏香里下药的是谁。
  昨晚用桌上的布盖住熏香后,早上起来她是没有取那块布还是放在那里,丫鬟们进来收拾看到了也没有表现出什么。
  直到现在也没有让她发现什么。
  翌日。
  谢柠柠起来后第一个见到的还是两个丫鬟!
  两个丫鬟过来服侍她。
  她和两个丫鬟说了说话,又趁机打听了一些事,可惜并没有知道更多,问她们要文房四宝笔墨纸砚写些东西。
  两个丫鬟并不能做主,说要问问。
  谢柠柠只好让她们问,她们出去问了,说要去采买,让她等等,那就等好了。
  到了下午晚上眼看要热闹起来,两个丫鬟问她要不要换一身。
  谢柠柠摇头,和昨日一样就行了。
  不久花枝招展的婆子扭着腰进来了,进来后仍是上下打量她一番:“今天也不错,和昨天一样美,安阳县主长得就是好,从前就听过你的美名还有才名,说是和另一位姑娘并列,只是昨天贵人没来,今晚不知道如何,要是再不来。”
  再不来会如何她没有说,但笑容敛了一点,意味深长。
  谢柠柠不语。
  两个丫鬟看了婆子一眼后低下头去,好像有点怕这个婆子。
  谢柠柠不知道为什么。
  婆子笑完又对她:“县主前晚是不是没有服侍好贵人?”似乎很想知道,也很担心贵客会不来。
  谢柠柠是恨不得那个男人再也不来,可这些人呢,却非常想他来!
  “县主?安阳县主?”婆子见她不语又叫她,皱了眉看着她。
  谢柠柠:“我怎么知道?”什么叫服侍好没有?
  “你不知道?县主你哪会不知道,贵人来是你服侍的,你还是好好服侍好,不然贵人不来你知道自己会有的下场吗?”
  婆子一时有些生气,主要是安阳县主都这样还端着,她指着下面,说着猴子脸似的老脸缓了下来。
  想到贵人还是缓了下。
  接着她:“县主还是注意点。”
  谢柠柠看她。
  婆子看她又不说:“安阳县主。”
  “还有话要说?”谢柠柠问。
  “安阳县主还是不要太端着了,想一下自己现在身份。”婆子最后警告了一下。
  谢柠柠像没有听到一样。
  婆子张了张嘴,脸变了变,最终只能教训了两个丫鬟一声:“你们有什么和我说。”扭腰走了。
  她一走。
  两个丫鬟才抬起头:“姑娘。”
  “你们很怕这位妈妈?你们是叫妈妈?怎么回事?”谢柠柠问。
  “我们,奴婢俩人不怕,有什么好怕的,姑娘看错了,不还是有点怕。”
  两个丫鬟说着,张嘴闭嘴再张嘴说了。
  谢柠柠慢慢的:“是对你们很严还是说?”
  “这,没有没有。”
  两个丫鬟一起看着彼此摇了头。
  谢柠柠不知这是不想说或者不能说?
  “姑娘。”两个丫鬟见状不由叫了声。
  谢柠柠:“怎么?你们还有话说?”
  “姑娘最好还是让贵人来看你,不然。”下场不会很好,两个丫鬟想着见过的,心中有些担心想提醒一下眼前姑娘。
  安阳县主她们开始见时是害怕的,现在觉得安阳县主很好。
  “是吗?你们见过知道?”谢柠柠装作不知问。
  两个丫鬟再度点头看了对方。
  谢柠柠轻轻询问:“不知道会如何?”
  “会强迫姑娘接客。”两个丫鬟小心说完这话后再也不说了,嘴闭得很紧。
  谢柠柠也不再问她们,再问下去就是强迫她们了,这一晚时间流逝得很慢,只是再慢时间也到了头。
  也到了休息的时候太子傅廷钦没来。
  谢柠柠松口气,两个丫鬟脸色不好:“姑娘。”她们想说话。
  谢柠柠阻止了她们开口。
  她知道这里的人应该都觉得是她没有服侍好太子,可是她为什么要服侍好太子?再说太子也可能得到她后不想再来了。
  这些人应该想得到才对!
  至于自己的处境,谢柠柠只有一个想法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她的心思不会改变,也不会向太子求饶。
  没必要也不可能!
  因为求饶没用!她不会对太子说一句让他放开她,放过她,放手!
  过后两日,傅廷钦都没再来这里。
  谢柠柠觉得他不会再来了。
  教坊司的人似乎也这样觉得,和她一样的想法,婆子也好两个丫鬟也好,对她态度都发生了转变,婆子是看着她再没有好脸色,又过来问了她两次,不再过来。
  两个丫鬟则更替她担心忧心。
  谢柠柠想安慰她们说没事也没办法安慰,没想到自己不在乎这两丫鬟却如此在意,可能事关她们今后?
  本来她想再问一下笔墨纸砚的事的,看来不行了。
  之后门外来了人。
  “这里是安阳县主呆的屋子?”有人在外面说问。
  外面守着的人不知道说了什么,门打开,几个女人进来,一身的风尘味,一看都是教坊司的人,看谢柠柠眼神带着嫉妒还有别的:“安阳县主你好,我们是和你一个楼里的姐妹,你来了几日都没有这样当着面打过招呼,今天过来和你打个招呼。”
  “是啊,安阳县主,听说你才来第一晚便服侍了贵人,只是第二晚贵人就不来了。”另一个女人捂着嘴笑了笑,带着嘲讽。
  “不知道是不是没服侍好还是怎么?妈妈也不让我们教下你,要是说了我们义不容辞教你安阳县主,是这个词吧姐妹们。”
  “是。”“对。”
  谢柠柠等她们说完淡淡的:“说完没有?”
  两个丫鬟:“姑娘。”她们不敢说话。
  “安阳县主怎么这个态度,我们大家今后可是姐妹,再怎么也不能这样啊,现在不是以前你也不是县主,和我们一样了。”几个女人不满了。
  谢柠柠:“请出去。”示意两个丫鬟。
  两个丫鬟忐忑不安的上前。
  “你,你竟然。”几个女人更不满,盯着两个丫鬟就要骂。
  “在说什么?”这时婆子来了,扭着腰看了在场众人很不高兴:“一起跑这来干什么?自己好好等着客人来。”把人赶走了。
  走前瞄了谢柠柠一眼:“今晚可能会有新的客人过来。”
  谢柠柠明白她意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