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退婚后,太子他偏执又撩人 > 第二十六章 自 尽

第二十六章 自 尽


  谢柠柠被扔到马背上浑身一痛,她想起来。
  一动间头上扮成男人系着的布掉落,一头秀发散落半遮住她的脸也在马背上散开。
  看到散落的头发她才想到自己扮成了男人不说还抹黑了脸,傅廷钦这个狗男人居然仍然认出了她,提前派人围住了她,想着他的样子。
  男人这时跃了上来,上来后傅廷钦阴鸷冷漠盯着她,扣住她的下巴:“你居然敢逃,以为扮成这个鬼样子孤就不认识你了就能逃掉?你觉得凭你能逃去哪里?不管你这个女人装成什么样子逃到哪里都逃不出孤的手掌心!相信吗?”手在她的脸上一抹。
  这是什么鬼东西?他带着嫌恶甩开手,把她脸往底下压。
  谢柠柠忍着疼痛被他压着就看向别处,知道自己此时样子肯定狼狈难看,不过比起游街那日这算什么?根本不算事,她让自己躺好一点。
  “再给孤跑一次让孤抓到——”傅廷钦抓着她下颌再说了一声,再次盯着她一字一句的道让她看着他。
  谢柠柠喘了口气不想看他:“太子殿下觉得我不该跑?太子殿下,咳,你怎么找到我的?”说完说不出话了。
  “孤怎么找到你这女人的?你就算跑到天涯海角,孤也一样会把找到你这个女人!”
  傅廷钦抓着她下颌的手一紧再一松。
  谢柠柠落回马背上。
  男人看向别的人,咳了声,让人和人说叛贼抓到了,多谢大家的帮忙,温雅得很,都不像他了,至于那辆马车还有驾车的人一并带走。
  “是。”有人应了去了。
  谢柠柠想要说话。
  傅廷钦盯了她一眼,一声驾:“回去。”马跑了起来,所有人离开这里。
  谢柠柠也是。
  她身下是马的背,耳边是风,马跑起来跑得越来越快,她浑身越来越痛,她忍不住不停咳嗽着,是累的病的虚弱的被掐的,一时顾不上别的,驾马车的人只能说抱歉了。
  “咳咳咳。”之后不记得自己咳了多久,一行又回到楼外面。
  接下来,阴冷的傅廷钦翻身上下一把拉扯过她,把她从马上扯了下来,根本不管她站不站得稳拖着她就往里去,她痛得咳不出来了,男人步子没停。
  再看整个天香楼被烧了一部份,好在别的还是好好的,灭了火,到了里面,里面并没有被烧坏,不少人站着,鸨婆也在,一身的灰黑在和人说着话。
  红叶绿珠也是,她们低着头。
  看到她们好好的,谢柠柠松了口气。
  而见到他们到来。
  红叶绿珠俩人抬头想要过来,满脸担心,不过鸨婆拉了她们,看向傅廷钦,随后低着头行礼话都不敢说明显害怕得很。
  谢柠柠理解她们的害怕,太子太狠,什么都做得出,一把刀杀了全部的人都有可能!
  她知道自己逃跑可能还是会连累她们,她也自私。
  被男人硬拖着上了楼,身后是一道道目光,进到原来的房间,房间没变和她离开时一样,没有人。
  只有她和傅廷钦!
  下一秒傅廷钦这个可恨的男人陡的扯着她手一甩,用力的把她甩下,砰一声响,谢柠柠披头散发坐在地上抬头看他。
  “怕了?看孤做什么?”男人上前一步一步走向她,那样子像要把她吃了,她呼了口气刚要起来。
  傅廷钦到了她面前扯了她一把她扯起来,再压在她身上红着眼:“谢柠柠说实话孤真的很佩服你!告诉孤谁给你的胆子?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你竟然敢逃跑,从孤身边逃走!”
  谢柠柠不说话。
  “说!”男人再一声,低喝的抓住她的脖子:“你要要是逃就逃得远点,逃到孤抓不到的地方,不要被孤抓到!既然被孤抓到就不要怪孤对你做什么!”他说完。
  谢柠柠回了他:“是我自己想逃。”
  “那你说孤又该怎么惩罚你的不乖?”傅廷钦听完后,拍着她的脸,砰砰砰中眼中闪过寒光。
  “随便你!”谢柠柠话落,忽然眼神有了坚定看着眼前男人。
  她没必要再继续了!
  傅廷钦被女人这样看着,忽然不知为什么觉得有哪里不对,手一动想要再困住她,还没有行动,女人当着他的面狠狠的用力咬了什么。
  “谢柠柠!”他一声大喝。
  谢柠柠当没听见般,再用力咬住了自己的舌头,直接把舌头咬伤,下一步恨不得咬断。
  她要死!死在这个男人面前,看他还怎么报复她折磨她!
  死后只余尸体,他再要做什么她也不知道了。
  “谢柠柠你这个女人你在干什么?”
  傅廷钦脸色再一变,看出这个该死的女人想死!这个女人居然想死,他大手一动就要掐住女人下颌让她张开嘴。
  只是还是迟了一步。
  谢柠柠闭了眼晴,不再看面前男人也不再想别的,如今她脑中只有死这一个念头,嘴角慢慢扬起来。
  嘴边慢慢有什么涌了出来,是血,是血流了出来,她知道!
  就是因为这样她才在男人面前的,鲜血带腥的味道在嘴里弥漫,再弥漫到空中,更有血往喉间去。
  傅廷钦整个人看到流出来的血一怔一僵,本来要做什么的,手脚僵住后。
  “你居然想在孤面前去死?”他阴冷不已大手一把扣住她的下颌抓了她起来,拖着她让她不能闭嘴。
  只有这样才不会让血流下喉间窒息而死。
  咬舌是不会死的,主要是疼,她竟一点怕痛!以为这样他就会让她死?他不会让她死的!
  同时让人去找大夫来:“马上去给孤找大夫来!滚!”
  “是,是,殿下。”
  外面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去了。
  傅廷钦随后看着眼前还在不停从嘴里涌出血来的女人,手不怎么竟有些扣不住,心里也颤了颤慌了慌,他一下松开了扣住她的手。
  松开后谢柠柠往地上去。
  傅廷钦一把搂住,把她搂在怀里抱着,看着她苍白的脸看着她的血,颤着手慌乱不堪的一把捂住她的嘴。
  “谢柠柠你太大胆了,逃跑不说自尽?”
  “......”
  “谢柠柠!”
  他一声大吼,接着声音低下来。
  “不要流了,不要流了,不要流了知道吗谢柠柠!不要这样!你再这样下去孤不会放过你!“
  “你怎么敢怎么能,你给孤睁开眼看一眼孤,你怎么能这样?”
  傅廷钦声音越来越低,越来越柔,捂了一会手上也沾染上了血摊开手一看,疯了一样替女人擦起血来。
  一边擦一边:“不许睡不许这样!你这个女人孤并没有真拿你怎么样!孤还没有报复够你没有折磨够你,你怎么敢如此,你!”
  “谢柠柠。”最后他看着女人见她不回答,亲了亲把女人紧紧抱在怀里,抱了很久。
  等到外面来了人。
  傅廷钦苍白着脸猛的看出去,抱着女人站了起来:“全都给孤滚进来!”绝不能让这个女人有任何事!居然自尽,咬舌自尽!
  她就这么想摆脱他想离开他?想——
  他不会放过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