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退婚后,太子他偏执又撩人 > 第三十一章 冷 淡

第三十一章 冷 淡


  谢柠柠直接被拉了过去,她没有抬头。
  傅廷看在眼里心想她还真的不敢抬头?想到自己说过的话就要说。
  谢柠柠继续:“我不能看太子殿下的脸。”她说得恭敬无比,不知道太子听不听得清她说什么!
  但不管他听不听得清,她姿态已经表现出来了,恭敬恭敬。
  “又是不能看?”傅廷钦一手拉她虽把她拉到怀里,但是还是不够,下一步干脆直接把她揽在身前手托着她的腰搂紧了她,让她只能贴在身上,柔软和坚硬就这样撞在一起。
  另一只手放在她的下颌那里抬起了她的头,鼻端是女人身上馨香,他身上的气息也混合在一起,女人穿着打扮没变下贱风情暴露。
  “抬头!”他淡淡的。
  谢柠柠抬头。
  “还是不听话。”傅廷钦盯着她慢慢来了句:“居然还用我自称,知道自己什么身份吧?”
  谢柠柠低头行礼:“妾没资格看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可是天上的云,她就是地上的污泥,哪里配得上看?样子要多卑微有多卑微,没有哪个丫鬟有她做得好。
  “你。”傅廷钦一声你后,不知道说什么,他也不想再抱着这个女人了,哪怕这个女人身体柔软馨香白嫩得让他意动。
  压下身体的意动,他一下子松开了手,往旁边走了几步,几步后又看见了谢柠柠这个女人写的,想了想走近看了起来。
  谢柠柠感觉到男人离开,过了会抬头发现男人在看她写的画的,心想还好自己很小心,一个人在屋子里也并没有写什么画什么,她就是练了下字,画了一下山水。
  傅廷钦看了一会,修长的手在写的字以及画上点了点,不知为什么突然想到从前,从前他不了解谢柠柠这个女人的时候,以为她什么也不行,根本比不上周婉。
  觉得她在外面能和周婉相提并论,不过是有人捧着!
  后来无意中知道谢柠柠这个女人画画得极好字亦不错后意外过,这个女人也画过一幅画送给他,还画过他,她以为他是画的他,很是不屑一顾差点扔掉。
  之后要不是看她可怜他不会留着,可后来却知道画的并不是他,是另一个男人,是另外的男人,这个女人眼中看到的他不是他。
  想着想着就气,没有男人接受得了,他眼神冷淡了下来。
  谢柠柠发觉了没在意,继续看着地面。
  傅廷钦想完一转头看见女人的样子,更冷的走到榻边坐下:“过来。”
  谢柠柠看他。
  “过来!孤让你过来要孤说几次?”傅廷钦阴冷了一张脸。
  谢柠柠看向他一步一步走过去,走到他身前跪下来,低眉顺目的跪在他的面前:“太子殿下想做什么?”
  “服侍孤,讨好孤,让孤高兴。”傅廷钦说着说过的话,手没有动,只看她。
  “太子殿下需要妾做什么?”想要她做什么?想着前一日柠柠问。
  傅廷钦伸出手来。
  谢柠柠看着这双手,手很大很修长很有力,她不知道他要做什么?恭敬望向他。
  傅廷钦凝着她这一个眼神躺到了床榻上,慵懒的躺着,让她给他好好按一下:“孤累了,很累,一路过来。”他今日可以说累了一天,事太多,忙到后来居然时不时想起这个女人,想这个女人在做什么。
  是不是在这里,还是想要跑?是不是不见了!想完他来了。
  若不是这样也不会来!
  谢柠柠应了按起来,按着按着发觉他身体都没有放松下来。
  傅廷钦发现了,冷着脸浑身放松了下来。
  谢柠柠接着继续按,只是她根本就没有学过怎么按摩,只好就自己理解的觉得哪里需要就按哪里,什么手法穴位什么的都不管。
  最终。
  傅廷钦感觉到盯着她:“不会按?没有学过?”这是什么按法?按得他的手更痛了。
  谢柠柠心想说她看起来像学过的?她哪里学过!
  “也对,是孤想多了忘了,像安阳县主谢柠柠你这样怎么会,你这样的女人只会享受只会过好日子像从前一样,你这个女人。”傅廷钦手抬了一下她的头,轻笑着冷嘲热讽了一番,瞄了她一眼。
  谢柠柠不语。
  “孤让人教你,好好学学。”傅廷钦说这话不是为了让她按,就是想折辱她。
  谢柠柠应了声听话低头,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没有话要说?”傅廷钦跟着问,他说的她没听见?
  谢柠柠——
  “谢柠柠。”傅廷钦叫了她一声。
  谢柠柠——
  “太软。”傅廷钦突的道。
  谢柠柠闻言动作缓了下,用了些力,用力按在男人手上还有要按的地方。
  “太重。”傅廷钦出声道。
  谢柠柠放轻松力道。
  “还是不对,软了,力道松得太快。”
  “......”
  “重了。”
  “......”
  “软了。”
  “......”
  “再加一点力,没吃饭没有力气?这都不知道?”
  “......”谢柠柠不知道自己按了多久,用了多少力,反正面前男人躺着闭着眼享受得很,她呢。
  她几次不想按,按到自己渐渐没有力气也按不动,力道轻下来,男人才睁开眼盯着她。
  “太子殿下。”谢柠柠无声。
  傅廷钦不言不语凝着她,好久后一声方才一声可以了放过了她让她停了下来。
  谢柠柠想甩手,她的手酸胀难忍,隐隐作痛。
  男人黝黑的眸锁着她:“这就是你的服侍?”
  谢柠柠抬眸:“殿下还要什么?”
  男人大手伸过来,一把抓过她的手,低头看了一眼:“痛了酸了?”
  谢柠柠摇头。
  “痛了就说酸了就说。”男人抓着她的手揉了一下,竟替她按了按,谢柠柠见状想收回手,抽不回来。
  片刻傅廷钦丢开了她的手坐起来,伸了伸自己的手脚。
  谢柠柠望过去。
  “不知道要做什么?”
  傅廷钦冷声问她,让她给他更衣。
  谢柠柠:“是。”一件一件艰难的帮他脱掉,服侍了他。
  傅廷钦脱完看向她,让她自己脱自己的,谢柠柠滞了下自己脱起来,一件一件再一件,从外衣到里衣再兜衣全都薄得很,只是脱完更难堪!
  她刚压下难堪。
  “上来。”傅廷钦往里躺了躺声音沙哑的看着她说了。
  谢柠柠上了榻。
  男人伸手拉过她,让她自己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