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退婚后,太子他偏执又撩人 > 第四十四章 下 旨

第四十四章 下 旨


  一只手拿着一颗棋子,左右博弈。
  似乎所有心思都在棋上面没有注意到他没有心思看他。
  他站在门口看了会,对着身后的人说了声,示意了一下,所有人人下去,关上了门。
  他眯了眯眼,走了过去。
  棋谱棋盘棋子都是他昨日给的,她一直在看在下棋?对于这个女人会左右博弈知道。
  为了了解这个女人早查到了。
  周婉也是会的!
  想着他走到她近前,此时整个房里格外安静,听不到多少声音,连楼下的热闹也变得很轻微,没有其余人没有男人。
  柳昱没在这里!
  他想过他会不会来了这里!因为以柳昱那样子除了府里他最大可能就是来这,来救谢柠柠这女人。
  为了以防万一他把人救走他要增加盯着的人了。
  想完见谢柠柠依然像是没有发现他,仍在左右博弈着,白嫩的小手拈着两颗棋子,棋子温润似玉,衬得她的更白嫩细滑。
  让人喉间发痒,右手执黑,右手执白,同样玉质的棋盘上面白子黑子相互纵横,仔细一看并不是普通的棋局。
  好像是——
  傅廷钦看完,发觉旁边放着一本棋谱,那是他派人送来的几本棋谱之宝,这是照着棋谱上面摆的?
  “这是棋谱上的残局?”
  “太子,殿下。”
  谢柠柠这才像醒过神来,看向他,行了一礼。
  傅廷钦不知道她是真的浑然忘我投入到棋局里去了还是装的,看了她一眼,让她坐下,苍白的手拿过了她手中的白子。
  谢柠柠:“殿下?”你要做什么?
  “怎么想右左博弈自己和自己下?”傅廷钦问起来,同时坐到她的对面,谢柠柠见状低敛下目光,没去看他阴暗深沉的目光。
  “这里没有人能和妾对弈,妾便自己下了,反正妾以前学过左右手相博,殿下相信吗?”她淡然的道。
  “这里是没人。”
  傅廷钦想了想开口盯着她:”什么时候学会的?”
  “很久前,一个人没事时瞎琢磨的。”谢柠柠没说自己是穿到古代后,想到曾听人说过左右博弈学的。
  也是和周婉比一比,周婉和她擅常的有些不同,有些一样。
  “孤和你对弈。”傅廷钦越是和这个女人相处,越是回想起查到的。
  谢柠柠想站起来:“妾不敢。”她低头。
  “孤让你和孤下。”
  傅廷钦冷眼看她。
  谢柠柠坐了回去,再行一礼:“太子殿下想要妾和你下,妾奉陪就是。”
  傅廷钦不说了。
  他下了一个子。
  谢柠柠也同样落下一子。
  接着傅廷钦没有停留,谢柠柠一样,俩人越下越快。
  一盘残局被俩人下到最后余下几颗棋子都不分输赢。
  谢柠柠拿着最后两颗棋子。
  “殿下该你了。”她看过去。
  傅廷钦修长用力的手指按下,啪一声,白色的棋子刚好在谢柠柠方才落下的黑子旁边。
  一时没有说话。
  “殿下,妾输了。”
  谢柠柠起身行礼。
  傅廷钦抬起她的下颌:“你没有输,孤和你几乎齐鼓相当,你说是不是太让孤惊喜了?孤都不知道你这么厉害。”
  谢柠柠一声没有。
  傅廷钦手拿起棋子把玩了一下,拉了她起来,让她再来一次,谢柠柠坐回去,和他一起重新布了一局。
  “棋谱上的?”
  送棋谱来的时候傅廷钦只是让人随便挑几本,没想到有孤本?谢柠柠嗯一声后示意太子殿下先。
  “你先来。”傅廷钦出声。
  谢柠柠没有推辞,她落了白子,傅廷钦落下黑子,他们你来我往一盘棋下到最后,天色不早了。
  谢柠柠输了。
  傅廷钦看她。
  “殿下你又赢了,妾比不上殿下。”谢柠柠望过去,傅廷钦:“是吗?”他拉了她过来,抱紧她亲了亲。
  谢柠柠前些日子舌头没有完全好亲起来都不敢太用力,男人同样不敢太用力亲她,不敢深吻。
  只能用唇辗过亲了亲就是。
  再激烈再如何只是如此,现在。
  傅廷钦松开,看着她酡红诱人的小脸,摸了她的面颊,搂着细腰:“没有那么瘦了,圆润了一些。”
  “太医说都好了。”
  谢柠柠回他,面颊嫣红羞涩。
  傅廷钦一听看在眼中,神色柔了不少:“那就好,那你来服侍孤,用嘴。”他低哑着声音说完,说他等了多久。
  谢柠柠一时羞耻一时想咬死他,最后亲了过去,亲得很动情。
  傅廷钦一样。
  不知何时俩人一起到了软榻上。
  这次他们没有上床榻,而是在窗子被薄纱轻抚的榻上。
  俩人一起。
  渐渐月光从微开的菱木花窗外照进来,下面彻底没有声音,谢柠柠睁眼,抱着她的男人放开手。
  谢柠柠刚要离开。
  “这两日听出你出门下了楼?“傅廷钦握住她的手,拉到怀里问道。
  谢柠柠昂头,男人靠在榻上,清冷高贵苍白如玉,少了一份阴冷,多了一分慵懒,身上没穿她没有多看。
  修长有力的双腿整个榻都放不下。
  “太子殿下知道。”她看向别处。
  “说一下出门如何。”傅廷钦手掰正她的头。
  谢柠柠望着他柔柔的:“还不错,房中呆太久像是傻了,脑子也迷糊了,整个人没有精神,出门下楼看了看走了走逛了下好多了,心情同时好了,膳食也能多用。”
  “哦。”傅廷钦没再问。
  谢柠柠:“殿下,你说可以出门。”
  “这么想出门?”
  傅廷钦又低首凝着她。
  谢柠柠:“要是可以的话。”她还想出天香楼,这要缓缓。
  傅廷钦:“还有什么想说吗?”
  谢柠柠摇头。
  “没有就行。”傅廷钦话落:“柳昱孤派的人没抓到,不知道人去了哪里,孤来时想过他会不会在这里,现在看没在,但可能会来找你,你要小心。”
  他抬起她的脸靠近。
  谢柠柠闭上眼:“知道,殿下放心。”
  心中在想柳昱去了哪里?
  他们再次滚作一团。
  谢柠柠听到他在她的耳边低声问放心?
  她没回应,这一晚上过去,谢柠柠在楼子里听说了宫里下了旨,太子殿下大婚日子定下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