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一蛇得道 > 第九章 人类

第九章 人类


  偶来松树下,高枕石头眠。

  山中无历日,寒尽不知年。

  不周山脉延绵无边,毒虫猛兽肆虐,相传上古时期此间有一部族,名为共工氏,人首蛇身,长发赤红,坐骑为两条巨龙。

  这共工氏虽被称为水神,却性情暴烈,经常无故发洪水祸害百姓,惹得怨声载道。

  某日水神共工率兵与死敌火神祝融开战,本以为水能克火,却不想屡战屡败,直至退到海中水宫,却不想火神祝融架起两条火龙直逼水宫,所至之处海水翻腾纷纷避退。

  无奈共工只好硬着头皮应战,最终祝融大获全胜,共工手下大将一死一逃。

  共工氏心力交瘁无心再战,狼狈逃窜来到了不周山,刚坐下准备休息,回头一看追兵却已追到。

  共工又羞又怒,却又自知不敌,羞愧之下一头撞向不周山,轰隆一声巨响,不周山竟然被共工撞塌了。

  不周山乃是一根撑天的柱子,柱子一塌,半边天空都塌陷下来,露出天外的混沌,顿时日月颠倒,天水倒灌灾难降临,人间死伤无数。

  这才有了后来女娲炼五彩石补天的故事。

  而那倒塌的撑天巨柱就变成了如今的不周山脉。

  ……

  某日,从未有人踏足过的老林中迎来了无数年来第一个踏入此间的人类,一个采药人。

  年轻的采药人腰间挂着六疾馆发放用于预防蛇鼠虫蚁的药囊,手持柴刀一步一步艰难前行。

  到不周山脉腹地采药并不是年轻的采药人找死,实则是无路可走方才出此下策。

  大汉盛世两百年,历代君王死社稷,励精图治,人民安康乐业。

  但天下哪有永远昌盛的王朝,百年帝国最终还是迎来了衰退期。

  中央朝廷贪腐严重,宦官当道民不聊生,北方臣服的游牧族屡屡叩边,边军连连败退,南方数州产量之地滴雨未下,粮食颗粒无收。

  旱魃为虐、焦金流石,草木枯黄,稻田开裂,河道干枯可见鱼骨。

  灾民易子而食,耕牛跪地农人悲戚,遍地枯骨,家家挂丧。

  大旱过后便是大灾,蝗灾遍地、瘟疫四起。

  原本百姓还能啃树皮,吃草根艰难度日,蝗灾过后连草根和树皮都被吃了干干净净。

  城中的百姓尚有官府和世家、豪族救济,实在不行卖地、卖籍、卖子、卖女还能图一时果腹。

  但城外的百姓就只能靠自己。

  即便正道门派全力施救,但对整个大汉乃至天下来说修士的数量实在太少,上千正道修士落入整个大汉国就如同杯水车薪,甚至没能溅起一点浪花。

  灾区能动的人在口袋里踹一捧家乡的黄土离开了,留下的都是动不了或不能动等死的。

  而采药人就是不能动的人其中之一,他的婆娘怀孕了。

  逃难的路不好走,带个怀孕女人上路就是找死。

  走投无路之下,采药人只能告别了婆娘,背着背篓到往日门口罗雀的六疾馆报道,寻一门生路。

  六疾馆乃是大汉处理传染病和瘟疫的部门,哪里有疫病哪里就有他们的身影,往日六疾馆是最不受待见的朝廷部门,但现在却是灾区最后的希望。

  六疾馆的活路很好寻,那就是采药。

  却不是寻常的药材,而是长在密林深处对疫病有治疗效果的药材。

  灾区金钱无用,一株药材能救一条命,能换一石粮食,也就是现在的二十斤。

  不多,但不管是官府还是难民对这此都没有异议。

  人命贱如草,灾区一条命就只值一石粮。

  采药人嘴唇干裂,带出门的干粮早已耗尽,但直到现在他依然没有采到一株需要的草药。

  常年在山中采药的采药人清楚,没了粮食再往前走就回不去了,但他没有停下来的打算。

  如果没有药草,即便他回去了,等待他们全家的也只有一条死路。

  采药人如同行尸走肉般在林间穿行,行至一处断壁前,随着断壁抬头一看,一株绿中带红的草药正长在断壁之上,正是他要寻的赤叶连翘,也是清瘟败毒饮最关键的一位药材。

  采药人瞬间激动起来,顾不得身体疲惫和腹中饥饿,他知道再拖下去恐怕连最后的力气和勇气都会随时间消失,取下身上不必要的物品开始攀爬起来。

  不知是上天保佑还是命不该绝,采药人一路竟然非常顺利,很快就到了药草生长的地方。

  伸手采下赤叶连翘,眼里满是对生的期望。

  有了这株药草,至少还能多抗半个月,至于半个月后该如何,采药人没有想也不敢想。

  将药草放入背篓,采药人开始在峭壁上搜寻起来,期望九天玄女保佑能再找到一株。

  但采药人终究是高估了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不知何时采药人的手臂已经异常酸软,卡在岩缝间的双腿也在颤抖。

  这是力竭的前兆。

  男人开始向下移动,但距离地面还有十多米,他已经没有力气了。

  恍惚间,男人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婆娘和孩子正对着自己微笑、挥手,男人很想回应,但双臂却怎么也举不起来。

  下坠感传来,采药人终究是松了手。

  吾命休矣。

  “嘶嘶嘶……”

  奇怪的声音在采药人耳边响起,一阵诡异的飓风凭空出现,飞速下坠的身体猛地一缓。

  虽然最后还是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全身都在剧痛,但既没有生命危险,也没有摔断骨头。

  自认必死无疑的男人躺在地上喘着粗气,一抬眼差点被吓得魂飞魄散。

  一白一青两条巨蛇正竖立在距离自己不足五米之外,两对竖瞳冷冷的注视着自己。

  经常出入深山老林的采药人对蛇并不陌生,绿色的那一条头成三角形,竖瞳为赤红色,分明是一条剧毒竹叶青,但竹叶青哪里能长到这么大。

  至于旁边那条白蛇,椭圆形的脑袋,一对金色的竖瞳,鳞片似玉非玉,在阳光下反射着乳白色的光芒,最奇特的是白蛇的头上竟然还带着一个草帽,这种蛇采药人还真没听过,更没有见过。

  但能长到这么大绝对不好惹。

  “哎呀!”

  一声惨叫,男人很想夺路而逃,奈何刚才的高空蹦迪后遗症还没有消退,再加上两条巨蛇的惊吓,在地上挪动了半天都没能成功站起来。

  想用柴刀防身,却不知掉到哪里去了。

  无奈,男人只能一边小心观察两蛇的动静,一边在地上蠕动。

  蠕动了半天也只挪动了不到十米的距离,至于两蛇自然是没有动的,不但如此,采药人在竹叶青眼里似乎还看到了一丝讥讽。

  采药人自己也不清楚自己是怎么从一双冰冷的竖瞳中看出情绪来,但他敢肯定青蛇就是在鄙视自己。

  爬了半天,见两蛇并没有攻击的欲望,采药人总算是勉强冷静下来。

  知道自己逃不掉,也不挣扎了,费力起身跪在地上磕头,不断念叨着蛇仙保佑、蛇仙保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