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一蛇得道 > 第十二章 杀人

第十二章 杀人


  某日,刘员外又进了山。

  他的背上背着背篓,腰间挂着一个破破烂烂还不起眼的布袋子,这是白蛇给他的最小号介子袋,里面有几立方米的空间,有了介子袋刘春能带进山的东西就多了不知多少。

  也正是如此,白蛇手里的赤叶连翘早已经被换完。

  现在都是用其他药材,或者直接用黄金与刘春兑换。

  但这次刘春并不是来交易的。

  到了熟悉的地方,刘春取出新置办的奉桌,摆上香炉,点上香烛,找到那块石头坐下安静等待,不时查看一下背篓里的小家伙,眼里全是幸福。

  不多时,白蛇慢悠悠的穿过森林,扭动着身体,在地上留下S形痕迹。

  远远的便在空气中嗅到了第二股人类的气息,顿时火冒三丈。

  这刘春居然带其他人来见自己!

  听到熟悉的嘶嘶声,刘春连忙起身跪下:“白蛇仙大人,刘春又来啦。”

  和刚接触相比,现在的刘春再见到白蛇要镇定得多。

  “嘶嘶嘶……”

  虽然听不懂白蛇的话,但刘春能感觉到白蛇的不满,有些疑惑。、

  这是谁惹白蛇仙生气了?

  就在这时,一声婴儿的啼哭声从刘春身后响起。

  刘春大急,连忙从背篓中抱出婴孩一看,果然是尿了,顿时欲哭无泪。

  沉重且缓慢的呼吸声在刘春身旁响起,转头发现蛇仙大人的脑袋居然就在身侧,即便是现在已经熟悉,但刘春还是止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白蛇仙大人的鳞片真漂亮……心惊过后刘春心里突的生出了这样的想法。

  “大人,这是小的的孩子,是个女娃儿。”刘春将孩子抱到白蛇面前:“这次带来希望您能为她取个名字。”

  刘春早就知道白蛇能听懂人言,更能用尾巴卷起树枝在地上写字,有时白蛇会在沙土中写下自己想要的东西,刘春下个月也就带进来。

  白蛇如同没有听到刘春说话般依旧看着襁褓中的孩子,小家伙见到这么个大家伙也不哭了,伸出莲藕般的小臂冲着白蛇咿咿呀呀。

  传说婴儿的眼睛能看到常人说不能见的东西。

  旁人见白蛇自当它是一嗜血巨兽,最多不过如刘春般将它视作妖、仙。

  只有如小家伙般的婴孩,能够直接看到白蛇的内心,和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

  这次进山刘员外很高兴,他的女儿也有了大名,名为刘一菲,至于为什么取这个名字,自然是白蛇心里的恶趣味。

  但不管怎样,刘员外很喜欢这个名字,毕竟他大字不识几个,取名也大多是如狗蛋、铁锤、富贵之流,一菲这样的大名就算他磨破脑袋也是想不出来的。

  也正是如此,如同一菲这般有些超脱时代的名字才会被刘春欣然接受。

  离开不周山脉,小女娃一菲的脖子上多了一块实心的金锁,这是白蛇从一大堆金器里面找出来的,

  这几年白蛇又去了几趟妖皇宫,即是为了祭奠文师,顺便也搜刮一番妖皇宫。

  你还别说,妖皇宫里的宝贝确实不少,只是有几个明显是藏宝库的地方设有禁忌,白蛇能看不能动,急的直跳脚。

  按照白蛇摸宝的欣赏水平,金锁的样式不算好看,但胜在一个重字。

  原本是挂在幼妖脖子上几斤重的金锁挂在人类小女婴脖子上,要不是刘春给拖着小女孩脖子都能给吊折咯。

  回了家,首先将女儿脖子上的实心金锁取下小心翼翼放在供桌上,供桌都被压得发出嘎吱一声。

  隔天意气风发的办了孩子的满月酒,刘府所施粥里也多了几块肥肉……

  只是刘员外不知道的是,前来赴宴的人里面可不止有诚心祝贺的,也有心怀不轨的。

  树大招风,财大招贼,名大招祸

  原本只当一个采药人只是引别人嫉妒,可现在刘春办起了药行,因为有六疾馆在背后支持。

  最重要的是,刘春每个月都能拿出一些百年药效的药材。

  每一株都能抢破头。

  如今,县内大多数药铺都开始在他这里进货,赚了不少钱财,也得罪了不少人。

  俗话说得在理,同行是冤家。

  其中得罪最深的当属原本给药铺供药的药商们,首当其冲的就是最大药行的老板李掌柜。

  皮笑肉不笑的和刘春相互恭维一番,离开刘府时就有四个壮汉围了上来。

  李掌柜与带头的壮汉耳语几句,等对方点头应下,大笑着就离开了。

  四个壮汉也都隐入了人流。

  小小的浪花似乎并没有引起什么改变。

  ……

  一个月后,刘员外按习惯又一次告别家人上了山。

  只是这次刘春不知道自己身后跟了四条尾巴。

  入山没多久,四个歹人四把刀,说了一句你惹了不该惹的人,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以前的采药人,如今的刘员外倒在了自己的血泊中。

  风起,将血腥味带出很远很远,不周山脉蛇虫鼠蚁兽何其之多,不多时便传来了野兽粗壮的喘息声。

  一只斑斓大虫从林间窜出,还未断气的刘春捂着刀伤等死。

  突然间,大虫发出一声悲鸣,受到极大惊吓般窜入林间很快就消失不见。

  一条巨大的白蛇占据了它的位置。

  “咳咳咳……呼呼……白蛇仙,救……救我……”

  刘春每说一句话都带着抽风的声音,他的肺已经被刺穿了。

  白蛇微微摇头,它的介子袋中有很多药材,但它不会救人,更不会用药。

  刘春的脸上留下两行浊泪,白蛇仙如果说不会,那就真的没救了。

  可叹他的幸福生活才刚刚开始,他的女儿才刚满月,昨晚他还在和婆娘商量再要个儿子,可今天……

  突然,奄奄一息的刘春瞪大了双目:“白……蛇仙大人,我……我女儿,我婆娘……”

  歹人敢杀他,自然敢杀他的家人。

  即便不杀,没了男人的刘家遗孀守不住这份家业。

  白蛇点点头,刘春松了一口气,却再也没有进气。

  刘春的尸体躺在地上,白蛇没有表情,它也做不出表情,但心中的怒火几乎将它吞噬。

  刘春是它的第一个人类朋友,也是唯一一个人类朋友。

  当刘春把自己不满月的孩子递到它面前的时候,这份情两边都算是认下了。

  可只是过了一个月,刘春却死在了自己面前,而且那歹人竟然还要对刘一菲下手。

  白蛇深呼吸,将空气中残留的四道气息记在心里,轻轻托起刘春逐渐冰凉的尸体,到了往日交易的岩壁下,取出锄头挖了个深坑将其埋下,算是落叶归根。

  当初要不是白蛇控风将落崖的刘春接住,一年前刘春就应该丧生在此处了。

  现在兜兜转转一年有余,最终又回到了这里。

  缘起缘灭,命中注定,何时生何时死,谁又能说得准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