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一蛇得道 > 第三十一章 暴乱起

第三十一章 暴乱起


  白蛇心疼的看着这些日子积累起来的信力飞快流逝。

  支持一城及数州之地降雨所需要的信力消耗实在太大,拳头大小的信力并没能坚持太久。

  半刻不到,信力耗尽,赤衣的天赋重新占据了优势,雨云逐渐消退。

  单凭天赋能力,如今的白蛇和赤衣比起来还是有差距。

  此时距离比试结束还有三分之一炷香的时间。

  白蛇已经证明了自己的求雨能力,虽然持续时间并不长,但雨确实是下下来了,而且覆盖范围几乎囊括国都及周围数州之地。

  “护国圣兽~”

  “护国圣兽,万岁~”

  “圣兽!万岁!”

  “国泰民安!”

  “……”

  上万围观的百姓亲眼见到了这一场奇迹,无数张嘴巴同时高呼圣兽之名,丝丝信力从百姓体内飘出,却没有去寻那白蛇,而是飞上天空,在云端汇聚。

  这些信力都是万民献给护国圣兽的,非圣兽不可取。

  但同时如若不是白蛇当圣兽,所得的信力也会大打折扣。

  天上肉眼不可见的国运巨龙低头看向高台上的白蛇。

  圣兽之名已被万民和龙气所认可,现在只缺国君开口白蛇便能与坎国之运相连。

  但当众人的目光投向国君之时,不少知情人的脸色都是一白。

  因为国师司马晋此时正站在国君身侧,低头正与国君耳语。

  国君的脸上不时闪过纠结、恼怒等情绪,最终变成决绝。

  李文志见势不妙,带着陈老将军向国君而去,但却被羽林卫拦住去路,只能站在原地干着急。

  趁着这短暂的间隔,白蛇也终于有时间仔细看一看司马晋到底是何模样。

  浑身湿透,明黄色的道袍贴在身上,露出衣服下略微发福的身材,发冠歪在一边,手里的浮尘被雨水粘连在一起……最难堪的却是司马晋脸上的浓粉被雨水打湿,现在全都花了,观之如同厉鬼。

  就这?

  这也能当一国之师?

  真是让蛇笑掉大牙,如果它有的话。

  正在与国君耳语的司马晋若有所感,回头看向白蛇,竟发现白蛇在耻笑自己,顿时怒火中烧,一丝黑气从司马晋体内渗透出来。

  随后黑气越来越多,越来越浓,几乎就要将司马晋和一旁的国君淹没。

  白蛇瞪大着金色竖瞳不敢相信的看向司马晋,差点从高台上跌落下来。

  能看到他人承负这个技能白蛇已经许久没有发动过了,几乎都要被它所遗忘。

  没成想今日突发奇想发动了一次,竟然就找到了这么个黑货。

  如果一道黑线代表着一条生命,这司马晋身上的黑线足足有数十万条。

  这是有多蠢才会为了龙气担上如此巨量的承负?

  白蛇简直不敢想如此多的承负加持到天劫之上能提升多少威力,它只知道如果现在司马晋要渡劫,自己绝对会躲得远远的,再挖个大坑把自己埋起来。

  国师和国君的耳语终于结束,司马晋到底是发现了自己身上的狼狈,连忙告辞躲到屋内换衣服去了。

  国君唤来一旁的老太监开始交代。

  这老太监是宫中的老人,当年李洪安还是皇子的时候就跟在他身边,一辈子忠心耿耿任劳任怨,也是国君最亲近的人。

  旁人没有听见刚才国师对国君说了些什么,但一直伺候在国君身边的老太监却听得一清二楚。

  司马晋竟然用丹道长生威胁国君毁约,并要求册封赤衣为护国圣兽,最心寒的是国君居然答应了。

  听着国君的旨意,老太监的眼睛越瞪越大,两行浊泪从眼角流出。

  “陛下不可呀!”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这护国圣兽一职兹事体大,国师司马晋明显有逆国篡位之心,如若让那红衣怪物当上圣兽,必将国之不国,到时候殿下也只能沦为那国师的傀儡……”

  国君没想到对自己忠心耿耿的老太监会忤逆自己,还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一时间有些愣住。

  看着跟了自己一辈子的老人痛哭流涕,国君的思绪竟然有所清醒,但常年来服用国师的丹药早已荒废了精神,半天抓不住重点。

  一直守在国君身边的太师观弟子没成想会有如此变数,恼羞成怒从衣袖中抽出一张符箓抛向老太监。

  符箓御风变大,贴在老太监后背猛地窜起赤红色的火焰。

  老太监一声惨叫扑倒在地,没挣扎几下就被烧成了黑炭。

  国君目眦欲裂:“你敢杀朕的小桂子!来人将这刺客诛杀之!”

  一众羽林卫纷纷拔刀,结成战阵向国师观的弟子杀去。

  只是那国师观弟子也不是吃素的,衣袖中的符箓不要钱般扔出,常人沾上死碰上亡,众多羽林卫不得近身。

  但符箓毕竟是外力,没一会便消耗殆尽。

  国师观那弟子的额头上也冒出汗水,目光闪避之下寻找逃跑的机会。

  眼睛一瞟正好看到换好衣服补妆归来的司马晋。

  “师父救我!”

  弟子用尽全力跃过众羽林卫头顶,向师父逃去,脸上带着劫后余生的庆幸。

  “逆徒受死!”

  噗呲~

  话音刚落,一具烧成黑炭的尸体同时落到了地上,不是那弟子又是何人。

  司马晋丝毫没有袒护弟子的意思,甚至亲自动手将一直跟在身边的弟子烧成了灰。

  国君也被眼前的变故惊了一跳。

  “贫道已经将这逆徒诛杀,国君无需担惊。”司马晋落到国君身边,轻言道:“还请国君颁旨。”

  “这……还容朕再考虑考虑。”国君没敢看司马晋的神情,大声对手下羽林卫道:“朕乏了,回宫。”

  众多羽林卫立刻将国君围在中央,缓慢向后退去。

  司马晋眉头一皱,眼底深处滑过一丝狠意。

  没想到自己去换个衣服的功夫竟然出了这么大的变数,这该死的阉狗坏贫道好事。

  一直静候在祭台周围的百姓们还在等待册封圣兽的旨意,但一等再等都不见传话的太监,也不见帖榜的卫兵。

  现场不禁开始有些嘈杂起来。

  随后不少人又看到国君方向出现了混乱,甚至有浓烟冒起,不多时便有羽林卫结阵厮杀。

  围观的群众混乱更甚。

  有过了少时,有太监高喊:国君起驾回宫。

  现场再也控制不住了。

  万民好不容易盼来了能降雨的瑞兽,国君非但没有立刻下旨册封,反而要起驾回宫,这是要置万民于水火而不顾。

  本就对坎国皇室积怨已久的百姓纷纷震臂高呼,在有心人的带领下,甚至有人扬言要推翻国君暴政。

  这话喊出,不管是真是假都形同造反,当诛九族。

  士兵手持长刀就要拿人,却被百姓拦住去路。

  “窝藏叛贼,妨碍公务者斩!”一年轻校尉手持长刀,高声道:“左右随我抓人。”

  喊了半响,校尉却发现手下并没有听令行事。

  瞪眼一看,手下竟全都目光躲闪,几欲后退。

  “你们在干嘛?想违反军令不成?”

  “去NM的军令……”

  “官差打人啦……”

  一声惊呼,激起千层浪。

  年轻的校尉站在人群中不知所措。

  他还什么都没干呢。

  噗通

  校尉不知被谁推翻在地,还未等他解释,无数双脚已经从他身上踩了过去。

  国都北郡,暴动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