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一蛇得道 > 第三十三章 起因

第三十三章 起因


  这还是白蛇一百多年的蛇生中遇到的第一个像朋友一样的角色,不自觉的用纸笔和李若南闲聊起来。

  “还要烧鸡吗,要不咱们去厨房吃刚出炉的?”

  白蛇:善!

  一人一蛇出门,向着后厨而去。

  门外的丫鬟小翠急忙跟随。

  看着沿途的侍女、家丁被巨大的白蛇吓得惊叫连连,李若南就越发高兴,不时咯咯直笑。

  白蛇与李若南相处的越发融洽。

  一房之隔的前殿,气氛却沉闷的几乎快要滴出水来。

  “……殿下,国君已经完全受到了司马晋的蛊惑,局势至此,再犹豫下去只会白白丢了先手,如果让那司马晋再整出什么幺蛾子,我等恐怕就再也没有翻盘的机会了,还请殿下即刻下定主意。”

  须发花白的陈定远一脸坚定的看着李文志:“现在唯一能救这个国家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逼国君退位。”

  李文志的身体摇晃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倒下,脸色凄凉道:“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即便是在李文志对国君最失望的时候他都没有想过要篡位,更没有想过弑父弑君。

  如今父皇欠坎国万民的,等他当国君,他有信心加倍补偿以抵消父皇的罪过。

  可现坎国竟然不知不觉走到了这一步,已经没有时间等老国君退位了,逼宫成了最后也是唯一的办法。

  陈定远摇头:“老臣此次回京早已做足了准备,从边军中选出了五千精锐铁骑,现在已经以镇压暴乱的名义入城占领了所有关键位置,禁军和御林军中统帅也大多出自老臣之手,现在只等殿下决定。”

  李文志求助的看向好友。

  许温书知道现在自己的意见将会决定一个国家的走向,也知道弑父弑君大逆不道。

  但正如陈定远所说,这个国家已经没有时间再留给李文志了。

  如果现在不下决断,等暴乱平息,私自带军队入京之罪必将遭到清算。

  私自入京和带兵入京的性质天差地别,有国师司马晋从中作祟,陈定远这一次不可能再全身而退。

  “司马晋谋国害民必有所图,如今朝堂已被司马晋控制,大局已成,我等靠常规的办法却是没有翻盘的可能性了。”许温书沉声道:“要想破局救国,唯有你登上王位,方可力挽狂澜,在这种时候妇人之仁只会丢掉最后的机会,而且……”

  “而且什么?”

  “而且,你父皇已经没有多久可活了。”

  “什么!”李文志不可置信。

  “司马晋所炼的丹药根本不是什么延长寿命的灵丹,而是催命的毒丹,短时间服用确实能激发生命潜能,让人重返年轻,但长期服用就如滴水穿石害人性命,而现在国君早已毒入骨髓,药石无医,时日恐怕不多,你根本就没有弑君弑父的机会。”

  李文志浑身颤抖:“药石无医,你为何不早说?”

  许温书苦笑一声:“我也是昨日见到国君后才发现的。”

  许温书的话让李文志陷入震惊,但立刻又冷静下来。

  李文志并不是一个蠢人,反而十分聪明,在摆脱了弑父弑君的阴霾后,思绪变得异常清晰。

  忽的,李文志想起一件事,急切道:“父皇时日无多这件事你能看出来,那国师司马晋能看出来否?”

  “只要略懂望气之术便能看出来,而且施毒的就是司马晋,他应该比我更清楚才……”话没说完,许温书也抓住了重点:“你是说司马晋要……”

  李文志深吸一口凉气:“来人,立刻派人时刻监视司马晋的动向,如果司马晋入宫,立刻禀报。”

  守在门口的太子护卫领命离开。

  “陈将军,之后就拜托你了。”

  “遵旨!”

  陈定远右手抱着头甲,大步流星的离开了太子府,鲜衣墨甲,腰挎长刀,翻身上马一路疾行。

  沿途不断有黑甲兵士加入其中,很快陈定远身后便跟了数千骑,如同一道黑色激流直逼国都羽林卫营而去。

  陈定远说谎了,羽林卫中根本没有他的门生。

  身为守护皇城最强的中坚力量,太子要造反最大的障碍就是这支羽林卫。

  而陈定远的目标就是为太子登基扫平所有障碍。

  ……

  国师观中,司马晋坐于炼丹炉前,十多位童子全身大汗拼命向丹炉中煽动芭蕉扇一刻也不敢停。

  炉中的火焰几乎要将房梁引燃。

  炼丹炉中却不是在炼制丹药,而是在烧人。

  随着火焰越来越热,不断有惨叫声从丹炉中传出。

  声音极度痛苦凄凉,直听得周围的童子两股战战。

  这丹炉中到底练的是什么,被烧了这么久居然都还没有死。

  司马晋满脸凶恶,对着炉道:“孽障,你竟敢不听贫道指挥,还白白输了比试,让贫道不得不亲手杀了爱徒,今日我要将你炼成丹药进补修为,哈哈哈哈……”

  说着伤心的话,司马晋的脸上却只有兴奋。

  他早在得到赤衣的时候便有将其炼丹的想法,只是碍于将赤衣交到他手中之人一直不敢下手。

  如今计划已经到了最后一步,且又有了借口,就算杀了赤衣,那人追究起来自己也能辩解。

  而且,等自己真的炼化了坎国龙气,何须还要看别人脸色?

  想到这里,司马晋不禁咧嘴大笑起来:“门派里的那一群老古董,等我修成正果定要将你们全都踩在脚下碎尸万段,方解当年废我修为之仇。”

  司马晋出身自一个名为黄老宗的门派,这个门派并不算大,所修的功法战斗力也不算强,但在修士界却也算得上小有名气。

  只因为黄老宗专修丹道,宗门内更是掌握着几种修界稀有的秘药。

  以前司马晋是黄老宗的弟子,一个最普通的下层弟子,既不受重视,也没有机遇,聊聊众生而已。

  只是谁都没想到,司马晋这个小弟子竟然会走上弯路,研究起了用童子心血为引的邪丹,幸而门派提早发现,念其宗门之情,再加上司马晋研究时间尚浅还未实施,便将其废除修为驱逐出宗门。

  却没想司马晋贼心不改,离开门派后依然悄悄炼制邪丹,在残忍的炼制了数百个童子后终于略有小成,不但恢复了修为,甚至略有精尽。

  也就是这个时候,一个神秘修士找上了他。

  送了他抽取龙气的秘法,又将赤衣交到他手里。

  正苦于修为进度缓慢寿元将尽的司马晋与那神秘人一拍即合,转眼盯上了极北之地无门派坐镇的小国坎。

  这才有了后来的国君沉迷丹道,坎国极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