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一蛇得道 > 第三十九章 火球

第三十九章 火球


  万米高空,由无数信力汇聚而成的银色巨蟒突然腾云而下,如实质般的躯体几乎照亮了坎国的半个天空。

  无数百姓都亲眼目睹了巨蟒坠云的景象。

  国运加持,白蛇若有所觉的扬起蛇头,下一刻,巨大的银色巨蟒与白蛇相接,没入白蛇体内。

  灵台之中,早已枯竭的信力飞速增加。

  苍穹之上,水汽汇集,不一会便化作无数雷云。

  盘旋在皇城上空的火云如临大敌,不再向人间飞落流星火石,反将火焰喷向雷云,企图在雷云聚集完成之前将其驱散。

  但雷云也非等闲,一道道雷电在其间翻腾,水龙喷涌而出,将火雨浇灭。

  太子……国君李文志从军阵中走出,立于废墟之上,手中长剑直指苍穹:“火云之威已解,众将士随我杀入皇城,绞杀逆贼司马晋。”

  “杀杀杀!”

  轰隆

  皇宫原本坚不可摧的百年铁木大门不知是年久失修还是偷工减料,突的裂开一道缝隙,撞门的士卒收手未及,攻城锤猛地撞在破损的城门上,顿时活扣脱落,两扇万斤大门便向后仰倒。

  门后众多已经准备好秘法的道士来不及逃脱,被压在门下成了肉饼。

  剩余道士被吓得肝胆欲裂夺路而逃,却被银甲士卒衔尾追杀一一砍倒在地。

  李文志眼中爆发出强大的杀意,司马晋该死,国师观的道士更是一个也不能放过。

  大量兵卒涌进皇城,搜查皇宫大内任何一个角落,却没有发现国师司马晋和赤衣。

  李文志带着许温书和白蛇一路向前走。

  越走,众人便越发觉得不对劲。

  周围的温度似乎在升高,整个皇宫就如同巨大的火炉。

  “殿下,我们在路边发现了此物。”

  一兵卒将手中物递给了李文志,白蛇凑过去一看,竟是一片贴满了金色符箓的红布。

  有些眼熟,貌似是赤衣身上的。

  很快,士兵们便发现了更多的红布散落在周围。

  许温书拿起红布研究了一阵,忽的大急道:“这是封印用的符箓,快找司马晋,他要解开赤衣身上的封印。”

  虽然众人并不清楚解开封印后会有什么后果,但既然是司马晋一心要做的事情,他们自然要阻止。

  这时,一队兵卒回到李文志身边,将一道人押解到李文志面前。

  “道长别来无恙。”

  那道人面如死灰,抖若筛糠。

  他是司马晋的弟子之一,算是最受器重的弟子,常年跟在司马晋身边伺候,所以李文志一眼就认出了对方。

  “无需紧张,我还不会杀你,但我正在找你师父,你可知道他在哪?”

  那道人显然不是什么视死如归之辈,否则也不会在其他道人抵抗的时候独自找个角落躲起来。

  道人战战兢兢道:“师父……司马晋又回了天禄阁……”

  天禄阁?那是国君处理政务的地方,士卒在搜寻的时候确实漏过了那里。

  一行人急忙加速。

  行至天禄阁时,却见大门突然推开走出一道人,正是国师司马晋。

  此时的司马全身的衣服布满了烧灼的痕迹,保养极好的须发也被烧焦卷成一团,身上散发着淡淡的烤肉味。

  而他身后的天禄阁中,火光四溢,里面就如同有一颗缩小版的太阳。

  司马晋吐出一口鲜血,看着匆匆赶来的众人哈哈大笑。

  “李文志,你终究是慢了一步,赤衣身上的封印已经全部被贫道解开,坎国已经完了,哈哈哈……咳咳。”笑着笑着,司马晋吐出一口鲜血。

  李文志目眦欲裂:“妄我父皇对你百般信任,封你为国师委以重用,你却一心只想亡我坎国,为什么?”

  “为什么?”司马晋抬头看向天空。

  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想当初加入黄老宗的时候他也有不过一葱葱少年,所想之事也不过励精图治报效宗门。

  也曾想过长剑、美酒、伊人相伴,逍遥自在。

  可自己到底是怎么走到如今这般田地的?

  好像似乎是在山洞中捡到那本炼丹术开始吧,没过多久就被废除修为逐出师门。

  一个没有修为的普通人却能抓到数百童子用于炼丹,后又得禽龙幡,赤衣。

  越想,司马晋就越发觉得不对劲。

  这一路走来似乎太过顺利了,顺利到让他觉得自己一个小小的筑基期修士能够颠覆一个国家,控制一条龙气。

  直到现在司马晋才终于反省,自己用毒丹控制了李洪安,可自己似乎也是一个被控制的人,一个被欲望控制的人。

  只是谁会来算计自己这个小小门派的小小修士?

  无论如何,走到现在这一步,是不可能用一句我被算计了的话就能结束的。

  他与坎国,与李文志早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来吧,就让整个坎国与我陪葬吧。”司马晋面若疯癫。

  天禄阁中的光团已经燃烧到了极限,整栋天禄阁冒起白烟,不少地方开始熊熊燃烧,光团范围也开始扩大。

  不少靠近一些的士卒只觉得面上一热,人已经被烧成了黑炭。

  “退,快退!”

  士卒们大声喊道,纷纷丢盔卸甲夺路而逃。

  这些士卒并不怕死,但像这样毫无意义的死去却没有人愿意。

  “许兄?”李文志看向一旁的许温书。

  脸色发白的许温书摇摇头,别说他现在灵力已经消耗耗尽,就算全盛时期也不可能阻拦得了这个光球。

  除非圣人在,否则不可能挡得住。

  “去死吧,都去死吧,一个也逃不掉,哈哈哈……嘎!”

  司马晋充满邪派气息的笑声戛然而止,逃跑的士卒也纷纷侧目,就连李文志和许温书都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景象。

  当火光越发膨胀的时候,一直站在李文志身后的白蛇突然爬向火团,然后就这么钻了进去。

  没错,钻了进去……

  无数火光砸在白蛇身上,却被一层若有若无的白色流光阻拦。

  “这?”

  许温书目光呆滞,白蛇的修为他清楚,最多不过星火期,也就相当于人类的筑基期,绝不可能扛得住这个光球的灼烧。

  这个光球别说筑基期,就算是化神期大能前来,也唯有避其锋芒。

  但白蛇有的可不止是修为,还有它说不清道不明的天赋能力。

  在信力的加持下,白蛇的天赋简直就是赤衣的克星。

  信力疯狂喷涌,在白蛇身体表层形成一道屏障,光球中足以融化钢铁的高温对白蛇来所如同无物。

  “怎么可能,你到底是什么怪物?”司马晋惊恐的看着已经爬行到自己面前的白蛇。

  在他的周围,铺满了金色的符箓,全都是从赤衣身上撕下来的。

  这些符箓形成了一个光罩,正好将司马晋保护在其中。

  本以为这司马晋已经视死如归,却没想到在钻空子。

  还好白蛇进了火球,否则还真有可能让这邪道给逃了。

  嘶嘶嘶

  白蛇咧了咧嘴,做出一个轻蔑的表情,看都没看司马晋一眼,爬过司马晋身边后尾巴轻轻一扫,将其中一张金色的符箓打乱。

  炽热的高温顿时从破损处疯狂灌入。

  司马晋惨叫一声瞬间被烧成了一坨黑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