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一蛇得道 > 第四十章 嘴贱的下场

第四十章 嘴贱的下场


  此时的天禄阁已经烧无可烧,所有木材和一切能够被点燃的东西都化成飞灰,以前繁华的宫殿楼阁如今只剩下一大片条石地基。

  不但如此,火光笼罩的范围还在继续扩大。

  再这样下去整个国都都会被烧尽。

  地基最中间,一个人影抱着双膝坐在地上,周围铺满了红色的布条和还未烧尽的金色符箓。

  赤衣找到了,现在只需要想办法如何切断火焰领域的源头就行。

  白蛇仰起头,用尾巴从地面抽出一块条石,先来个投石问路。

  一米多长的条石被白蛇投了过去,重重砸在赤衣身上。

  赤衣身体一震跌倒在地,正在扩张的火焰领域瞬间停止。

  有用!

  白蛇心中一喜,又抽出一块条石欲要投过去。

  却听到一阵似有似无的哭泣声。

  能在这光球核心部位存活的生物只有两个,不是白蛇哭的,那自然就是赤衣。

  “为什么,为什么要打赤衣,赤衣很听话的……呜呜呜……”

  说着,倒在地上的赤衣慢慢爬起身,却哪里是什么怪物,而是一个如同天使般一丝不挂的女孩,看起来约莫只有十岁左右。

  小姑娘泪眼婆娑,如同一条无助的小犬般看着白蛇,眼中满是委屈。

  白蛇尾巴上卷着的条石却是再也丢不出去了。

  但凡赤衣长得稍微恶毒一点,白蛇都不会有丝毫的犹豫,但这般模样是什么鬼。

  说好的邪兽呢?怎么是个小菇凉?还是一个不穿衣服的小姑凉……

  白蛇看看小小的赤衣,又看看尾巴上的条石,心中升起一丝罪恶感。

  现在该怎么办?

  打肯定是下不去手……尾了,但不打,外面的领域又会开始蔓延。

  忽的白蛇想到既然领域是赤衣放出来的,那她自然可以收回去……吧?

  想到这里,白蛇从介子袋中取出水果,还有烧鸡慢慢靠近小菇凉。

  在逗小女孩这方面,白蛇有丰富的实操经验。

  白蛇:“嘶嘶嘶?”

  却没想到小女孩看都没看两样食物,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白蛇身上的白色信力。

  难道她喜欢信力?

  白蛇不确定的从灵台中取出一团信力举在尾巴上。

  信力散发出的白光立刻就吸引了赤衣的注意。

  小姑娘摆动着两条洁白的短腿,围着白蛇转到尾巴的位置,蹲在地上伸出小舌头竟是在信力球上舔了一下,一部分信力随着赤衣的舌头进入了赤衣的嘴里。

  这是在吃棒棒糖!

  莫名的,白蛇脑袋里浮现出了这么一句话。

  试探性的将信力举高,小姑娘也顺势站起身。

  白蛇来了兴致,尾巴左摇右晃,上升下降。

  小姑娘的脑袋也就这么跟着白蛇的尾巴晃动。

  一个十岁的三无小菇凉,伸着舌头想要舔白色棒棒糖,嗯……怎么看都有那么一丝涩情。

  终于白蛇玩够了,将光球放回地面,小姑娘这才重重松了一口气,重新蹲到地上,满足的小口舔舐信力球。

  虽然不知道小姑娘为什么这么喜欢信力,但不管是水果也好,烧鸡也罢,只要有对方喜欢的东西,这事就有得谈。

  白蛇:嘶嘶嘶~

  小姑娘歪了歪脑袋:“收……收回?”

  白蛇急忙点头,这小姑娘难道也是一条蛇妖,居然能听懂自己的蛇语。

  赤衣一脸苦涩,指了指地上快要灼烧殆尽的金色符箓:“被烧了,收……收不回来了。”

  白蛇听懂了,意思是封印她的符箓被烧毁,她自己也收不回释放的力量。

  见白蛇愁眉苦脸,小姑娘犹豫的指了指白蛇的额头:“这个……可以收回。”

  白蛇一愣。

  我能收回?不对,不是说我,是我额头上的佛珠。

  这佛珠还是当初白蛇为刘春报仇时被两个人类修士追赶,对方非但没有杀自己,而是赐给了自己这个玩意。

  佛珠一直都隐没在白蛇的额头,除了隐藏他身上的妖气外似乎并没有其他作用。

  这么多年来都快被白蛇遗忘了。

  没想到这玩意还有这作用。

  白蛇:“嘶嘶嘶。”

  赤衣歪着脑袋:“不……不用抠下来。”

  说罢,小小的赤衣赤裸着身体靠近白蛇,白蛇下意识后退却被赤衣抱住脸颊。

  很难相信一个小姑娘能有这么大的力气,白蛇居然挣脱不得。

  下一刻,小姑娘的额头贴上了白蛇的额头。

  一个金色的“卍”字佛咒在一蛇一人之间炸开。

  一圈一圈的大乘佛光以两人为中心四散开来。

  焚音在耳边想起,又似有万千僧人在四周诵经。

  赤衣身上的热量迅速消退,笼罩着天禄阁的火焰领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熄灭。

  解决完,小姑娘急忙丢下白蛇,重新回到了信力球边,小心翼翼的靠近信力,一副享受的模样。

  这……这就结束啦?

  白蛇看着周围正在消散的热量,有些懵。

  事情似乎比它预想的要简单不少。

  总感觉还差一场酣畅淋漓的大战才对……

  就在这时,一张金色的符箓直向白蛇飞来,白蛇下意识一躲,避开了符箓,却听到身后传来一声痛哼。

  转头,却发现符箓的目标根本不是自己,而是身后蹲在地上舔棒棒糖的赤衣。

  被符箓帖中的赤衣倒在地上痛苦的挣扎,却怎么也摆脱不了金色符箓。

  白蛇金色的竖瞳一凝,这符箓的模样好生面熟,不就是之前贴满赤衣全身的那种吗?

  下一刻,无数符箓从远处飞驰而来,意图将赤衣再次封印。

  白蛇自然不会袖手旁观,尾巴一卷拦下符箓。

  却只觉得尾巴上如同被雷劈中般疼痛难忍,几乎就要晕厥过去。

  几张符箓便能造成如此剧痛,可想而知小赤衣被填满全身是在经历怎样的痛苦。

  阴影之中传出一声冷笑:“居然敢接镇妖符,真不怕死,本以为这旱魃释放了体内精气必死无疑,却没想居然被你给镇了下去,难道你这孽畜体内也有上古血脉?算了索性把你也收了去。”

  说话间,几张符箓向白蛇投来。

  白蛇不敢再硬接,连忙躲闪。

  但阴影中符箓如同不要钱般飞来,一波又一波,白蛇躲避不及被数张符箓封印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解决完白蛇,敌人将目光重新投到了赤衣身上。

  与白蛇比起来,封印赤衣的难度明显要高许多。

  数十张符箓还未近身便被赤衣身上的高温烧制毁坏。

  阴影中的敌人话音中带着肉疼:“孽畜,封印了你这么多年竟然敢反抗,还不束手就擒!”

  赤衣站在原地,身体周边的空气都因为高温而变形扭曲:“赤……赤衣,不想回黑屋子里去了……”

  “敬酒不吃吃罚酒。”

  敌人也顾不得浪费了,大喊一声:“封!”

  更多的符箓从黑暗中飞驰而出,冲破赤衣身边的高温层,眨眼便将赤衣压制。

  白蛇趴在地上肠子都要悔青了:“这就是嘴贱的下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