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一蛇得道 > 第五十一章 白蛇化形 中

第五十一章 白蛇化形 中


  浩然正气从未在这个世界如此绽放,就连天道都在颤栗。

  无数玄青色的光芒几乎要将天上的雷云冲散,第三道天劫还未靠近白蛇便已经消失在空中。

  与此同时,天外虚无之中,一位儒士猛地睁开双眼,明慧般的目光几乎要看穿无尽的虚空。

  一旁的圣人若有所感,道:“亚圣可有所觉?”

  亚圣微微点头,思索一番后却重新闭上双目。

  须发皆白的孔圣见之轻笑道:“亚圣不若回去看看?这边有我便行。”

  沉默良久,亚圣才开口道:“圣人言:可与共学,未可与适道;可与适道,未可与立;可与立,未可与权。如若真的有缘,莫需我去寻它,它自会来寻我。”

  孔圣哈哈大笑,道:“这话,我可没曰过。”

  圣人长寿,谁会去记自己说过什么话。

  先不管天上的圣人们如何,地上的白蛇却已经精疲力竭。

  浩然正气驱散了数到天雷,终于是力尽而消。

  如今白蛇身上只剩下它本身的妖气,而天空上还剩下最后一道雷劫未落。

  刚才领悟了刚强之志的白蛇自然不会因此而退缩,即便这最后一道雷劫才是九重天劫中威力最大的一道。

  进则生,退则死。

  张开血盆大口,对雷云发出厉声警告。

  极少会露出来的两颗獠牙如同两把匕首直指云霄。

  刚才赶到的萧鼎才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画面。

  惊叹于天劫之威的同时,也感叹于蛇妖的不屈,恍然间心中的某处禁锢出现了些许松动。

  入元婴境十载,如今只是一个画面就让他撬动了化神期的瓶颈。

  道家无为,虽不宜落入心劫,但每一次晋级都是一场旷日持久的磨炼。

  不知不觉中,萧鼎才竟然欠下了白蛇一个大大的人情。

  最后一道天雷落下,白蛇蜷起的身体猛地弹出,巨大的蛇妖化作白色利刃直插云霄。

  血红色的妖力和白蛇瞬间被雷电吞没。

  地面上的李若南双腿一软,捂着嘴巴跪坐到了地上。

  国君李文志身体也晃了几晃,还是一旁的太监眼疾手快一把扶住才没有跌倒。

  “完啦,一切都完啦,白蛇死了,坎国的大势也没了……”

  京城百姓无不痛哭流涕,有胜者更是要寻短觅死。

  这时,却有一小姑娘笑着拍起手板。

  李文志一愣,随即想到一个可能性,急道:“赤衣,告诉朕,白蛇仙安否?”

  小赤衣也不回话,从裤兜里取出“棒棒糖”边舔边向圣兽殿外跑去。

  国君见之大乐,喜道:“圣兽安,圣兽安……贴皇榜,鸣鞭炮,告世人!传令下去,朕要大赦天下……”

  大殿之中太监四散帖榜,国都里百姓奔走相告。

  刚还一片哀泣之声的国都,欢呼声以皇宫为中心向周边传播,直至传遍全国各地。

  “萧师兄,你们怎么在这里?”

  青云剑宗的女弟子从胭脂铺走出,正好看到了门外站着的萧鼎才与林舒。

  萧鼎才皱着眉:“师妹,你照顾一下林舒,我有些事。”

  未等那女弟子拒绝,萧鼎才脚下亮起剑光,身体遁入天空眨眼便消失不见。

  刚逛完胭脂店的女弟子与被丢下的林舒大眼瞪小眼,一时无语凝焉。

  遁入空中的萧鼎才一路向城外飞去。

  凡人世界的国君与百姓只看到白蛇被雷劫吞没,萧鼎才却分明看到雷劫消失后,一条金龙驮着白蛇架云西去。

  为了避免惊世骇俗,萧鼎才是走进的北郡城,错过了前两道天劫,并不知道坎的存在。

  天劫完后看到龙将白蛇救走,心中难免有些担心,毕竟才刚欠下白蛇的人情。

  如果金龙有意加害,出手救下白蛇倒也算是人情两空。

  而且,不管是传说还是神话都充斥着龙的身影,就连他青云剑宗竹峰一脉其中一招绝学也是以龙命名,却从未在现实世界中看到过龙的存在。

  天上的萧鼎才御剑才刚出北郡城,地面上一个小姑娘也出了城门。

  咽下最后一口棒棒糖,找准方向撒丫子奔跑起来,速度竟不比上天御剑飞行的萧鼎才慢多少。

  躺在坎背上的白蛇悠悠醒来。

  这天劫终究是度过来了,虽然白蛇感觉自己全身的鳞片已经没有一处完好,有些地方甚至已经皮开肉绽露出里面的骨头,但这条命终究是保住了。

  只是不知道下一次渡劫还能不能安稳度过。

  承负这种东西果然还是少沾为妙。

  “嘶嘶嘶。”

  白蛇虚弱的让坎回地上去,雷劫度过接下来就是化形,龙背上可不是合适的化形地点。

  坎担忧的回头看了看白蛇。

  百般确定白蛇无大碍后才终于盘旋着向一处山间小河。

  小河边有一猎户,家中老母亲正在河边洗涮衣衫,眨眼一个巨大的阴影将其笼罩。

  下一秒,十多米长的金色巨龙驮着一条白蛇落入河中。

  猎户家中往日凶神恶煞的猎犬见之夹着尾巴躲进了茅屋,两股战战不敢探头。

  河边洗衣的老妇人哪里见过这般神话中的生物,手里的木盆哐当一声掉入河中。

  又惊又恐的跪在河边磕头,嘴里不停念叨:“神龙保佑、神龙保佑……”

  听到声音的猎人手持弓箭冲出房舍,却怎么也拉不开手中的长弓。

  坎用余光淡淡的看了两人一眼,便顺着河流向上游飘去。

  不知过了多久,猎户才终于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及忙走到河边搀扶起老妇人。

  “娘,您看清楚了吗,神龙背上所背的可是白蛇仙?”

  猎户并没有见过白蛇,但老娘年轻时参加过祭天,与白蛇有一面之缘。

  年事已高的老妇人眼睛圆瞪,拍着手道:“我儿快去拿香烛来,老妇老眼昏花竟是没认出来……”

  顺着河流一路向上,沿途不少农户都看到了巨龙与白蛇。

  震惊的同时不少人也认出了白蛇仙,毕竟此地距离北郡并不算远,每年的祭天大典还是有人会去北郡参加,也见过白蛇仙。

  再不济,通过白蛇庙里供奉的雕像和画像也能猜测出来。

  反倒是充满王霸之气的五爪金龙并没有那么引人注目。

  坎又行了十数里,终于在一处水湾之中找到了一钟乳洞。

  洞外鸟语花香,洞内宽敞明亮。

  有一暗河流经洞底,洞顶钟乳环绕,不时有滴水穿石之音绕梁而不散。

  金龙对着山洞吹出一口龙气,顿时里面的蛇虫鼠蚁被惊的夺路而逃,灰尘细石也一扫而空。

  坎这才小心翼翼将背上的白蛇放在了洞中的水潭边,屈身将白蛇护在怀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