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她的信息素有毒 > 第13章 13 糜烂

第13章 13 糜烂


乐殷南的声音宛如毒蛇吐信,每一个字都淬着垂涎欲滴的毒素,从表到里无处不透露着赤裸的恶毒与侮辱,严笑却在最原始的欲望中嗅到一丝情难自已的渴求。

——你最好早点求我。

——你不能将我拒之门外。

——我在渴求你的渴望。

“……滚1

严笑扇了乐殷南一巴掌,力道却绵软无力,羽毛般地扫在她脸颊上,晚风勾起轻微的痒。

乐殷南眼红得要滴血。

严笑微怔。

乐殷南的肌肤,眼睛,气息……她的一切仿佛磁石,信息素的配适性吸附着严笑难以收手。

严笑立即抽回手,面露凶狠:“你最好求着我让你救我。”

乐殷南气笑了,她发出了同乐家当晚分化时严笑同款问话:“凭什么?”

“如果我死了,你去哪里找人纾解呢?”

严笑大脑钝钝的,在绝对的逼兀和暧昧的热浪里,温和从窗边流入的晚风竟然能带来几分清明。

“抑制剂已经被我用了,从这里距离闹市路程并不短,我相信你也不愿意见到明日晨报惊现乐家二小姐‘难抑发情,夜袭马朝的新闻吧?”

乐殷南热血上头,被严笑反将一军。

她脸立即黑了。

的确,这里荒郊野外,别说一个omega了,连一个路过的普通人都没有!

她“噌”地一下直起身,黑着脸撩起窗帘,让更多夜风涌入车厢。

江风带着潮湿的雾气鱼贯而入。

克制。

克制。

这种情况下,没有人可以全力思考。

乐殷南此刻脑内只有一个念头:

她绝不会让严笑得逞。

就在这时,被无限放大的alpha感官带来了新消息:

那些追兵去而复返了!

出于礼貌性习惯,乐殷南刚刚吓唬完追兵就直接把信息素收拢,没想到这些追兵又回来了?!

严笑也察觉到去而复返的危险信息素。

也许是因为认识乐殷南。

也许是笃定自己有制衡乐殷南的手段。

所以明明乐殷南也是alpha,严笑却有种胜券在握的笃定和心安。

“你不会饥不择食去找alpha吧?”严笑这时还不忘讥讽。

“闭嘴1乐殷南咬牙切齿。

她红唇一张一合,惹得人心慌。

乐殷南干脆别开眼。

“虽然alhpa发情期确实可以通过暴力来缓解,但,恐怕这几个alpha远远不够。”严笑还在火上浇油。

乐殷南气急败坏地吼道:“都说了闭嘴1

她不耐地捶了下车壁,木头做的车厢哐当作响。

一阵摇晃中,乐殷南起身:“我去看看。”

说完就干脆离开。

严笑闭上眼睛,她感到现在就连呼吸都是灼热的。

之前只是听说发热期难捱,而且等级越高便越难受,但她没想到本能却能可怕到如此地步!

她的意志浑然忘记了对alhpa的厌恶,本能在一步步蚕食心智,她满脑子都是面前有个高品阶的alpha。

占有却占有不能。

吞噬却无法吞咽。

痛与欲纠缠不休,简直比小时候在大牢里受拷打还要痛苦!

严笑又狠狠朝手臂划了几刀,却一点效果都没有。

……得快点控制毒素蔓延。

又是一阵昏沉,回过神来严笑已经将刀尖对准了小腹。

如果有绷带或者绳索就好了,这样就能拦截延缓血液流速。

她迟钝想着。

刀尖正反在小腹上贴了两次,肌肤本能激起一阵战栗。

严笑态度坚决。

她也不可能把命运交给乐殷南。

既然不能指望,她得自己把控命运。

严笑左右比划两下,深吸一口气,刀尖没入腐肉边缘。

分化期对身体本体的感知异常敏感,只没入一寸,严笑就倒吸一口凉气。

失血的冰冷和刀尖的铁锈味混成了股冰凉的寒意。

严笑刚要动手划开一道口子,乐殷南就挑开门帘从外面钻进来:“你疯了1

严笑手一抖,没拿稳,刀落在地上。

铿锵一声。

嗡嗡作响。

“你……”

“我看你是真不要命了。”

乐殷南手上全是鲜血。

显然她刚刚发泄了一通。

严笑无力去想那群倒霉蛋追兵的下常

她只是盯着乐殷南手上的鲜血,依稀闻到不属于她的信息素的味道。

渴望。

血顺着指缝滴在地上,沟壑纵深成深不见底的渴望。

虽然乐殷南信息素给她的感觉最舒服,但严笑毫不怀疑,任何一个alpha凑近都足以让她丧失理智,奋不顾身。

“没等你把毒肉挖开你就会失血过多身亡。”乐殷南浑身紧绷,刚刚的发泄只是杯水车薪,甚至反而加剧了她的狂躁。

废话。

还用你教?

严笑想翻个白眼嘲讽,却发现自己连翻白眼的力气都没了。

她感到生命在迅速流逝。

操。

严笑满身心的烦躁,她想干脆破罐子破摔,让乐殷南临时标记一下也无妨。

——总比被那些来路不明的alpha标记了要好。

“你……”

她张了张嘴,气若游丝。

然而乐殷南根本没听她说话。

在她张嘴同时,乐殷南径直俯身。

黑影扑来,严笑眼前瞬间闪现无数个画面。

鬣狗分尸,群鹫盛宴。

一瞬间,她想起母亲在花楼街被一群喝得烂醉的水手团团围祝

她站在圈外,看不见圈内,周遭苍白无声。

她看到阴沟里的老鼠瞪着豆绿的眼睛大快朵颐。

她僵在原地,直到鼠群听到响动,仓惶四散,她才能够感受到手上浸染的鲜血,大脑回荡着早已停止的尖叫、啜泣和狂欢。

“……去死。”

严笑伸手去够刀柄,尾音却被吞没了。

乐殷南把她手拍开,匕首被她轻易夺走,扔到一旁,然后俯身,贴在她伤口,一点点吸走她体内的毒血。

温热的触感被瞬间放大。

她浑身仓惶地掀起无边寒潮,千尺冰川却又被唇舌寸寸消弭融化。

匕首落地。

理智崩塌。

迷雾从窗外层层倾轧,严笑感到意识如蛇一般躲藏,触觉如藤蔓蜷曲缠裹,心跳如擂鼓般紧密作响,将全部神经罗网似的收裹。

她陷入云梦湖泊般的蒸腾水雾里,星月夜恰如泥浆糜烂荡漾。

马车嘎吱作响,在摇摇欲坠的自我放逐中,严笑恍觉自己徘徊在奈何桥川,死亡飘逸荡开,好似连根外拔。远远地,远远地,她嗅到天边奔涌呼啸的生命浪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