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她的信息素有毒 > 第39章 41 拷问

第39章 41 拷问


死寂。

乐殷南躺在床上, 大量的失血让她看起来无比苍白。好像居无定所的独狼,所有的尖牙厉爪都被拔掉,虚弱无比, 蜷缩在密林的暗处,等待死亡将她吞噬。

如果乐殷南初见给她的印象只是阴郁的话,那么现在已经可以用阴冷来形容了。

这股强烈的死寂也将严笑压得几乎喘不过气。

这时乐殷南下了逐客令:“我累了, 如果严小姐目的达到了, 那么请回吧。”

那姿态, 就好像这里她才是主人一样。

严笑嘴唇动了动, 望着眼前前所未有苍白的, 虚弱的,厌憎的乐殷南, 最终无话可说。

……

乐殷南以为严笑离开了。

她紧绷的神经终于彻底放松, 大失血让她即便在盛夏的夜晚也觉得有点冷, 她躺在黏腻的汗渍与干涸的血液中, 觉得自己快要变成腐烂的肉块。身边还有大量茶香味信息素的残留,偶尔让乐殷南在昏沉间觉得自己或许会变成被腌制后的腐肉。

也许就这样腐烂也不错。

半梦半醒间, 乐殷南忍不住想。

就在这时, 严笑回来了。

察觉到浓重的水雾朝自己逼近,乐殷南疑惑睁眼,看到去而复返的严笑:“?”

严笑去洗了个澡。

她换了件长长的睡袍,短发被水打湿, 妥帖地别到耳后,眉眼难得柔顺。

“怕你死了。”

严笑说着, 便取了件干净的湿毛巾,朝乐殷南走来。

她的水珠顺着发梢滑落到锁骨,濡湿衣襟, 乐殷南很难不移开视线。

“手能抬起来吗?”

单独冷静了一会儿,严笑的语气又恢复了往常的讥诮。

“抬起来做什么?”

乐殷南不解,但还是照着严笑的话试着抬了抬。

没了信息素的麻痹,一股钻心的疼痛顿时从四肢传到骨髓。

就在她准备回答时,严笑已经率先将她手腕拉起来。

omega的手掌不大,无法尽数包裹。好在严笑只是捏着她的手,她发梢的水珠滴在她手心,带来丁香花的香气。

乐殷南不合时宜地走神。

她的眼睛捕捉到严笑衣领上沾染的丁香花瓣。

很小的碎花瓣,影影绰绰贴在瓷质般肌肤上。

乐殷南忍不住猜测一定是严笑洗澡时洒的花瓣调香。

严笑的手心带着微凉的湿意:“清洁伤口,然后上药。”

她目光低垂,语气微讽:“如果s级alpha因为成了废人羞愤自尽,可救枉我费心救你一场了。”

严笑下了猛药。

那药膏贴进血肉,钻进骨缝,乐殷南瞬间疼出一身冷汗。

她忍不住想把手缩回去。

“别动。”

严笑擒住她的手腕,让她动弹不得。

“你已经伤到了骨头,如果还想留这只手,就忍着。”

她上药时有种近乎冷酷的强横。

乐殷南凉气直灌,她强忍四肢蚂蚁般的疼意,试图转移注意力:“可以治好吗?”

她以为这样的伤势是不会好了。

严笑一脸严肃:“不知道。”

乐殷南:?

“你是s级alpha,恢复力强,我是医药师,有上好的药。足以一试。”严笑解释道,“总比就这样死了好。”

乐殷南闻言默了默。

随着严笑的动作,沾在她衣领上的丁香花瓣也落在她眉梢。

乐殷南眼角有些微痒。

她迟疑开口:“……你很怕我死吗?”

乐殷南仔细回忆了与严笑见面以来的所有对话。

她不止一次乞求严笑杀了自己,但严笑每次听到这句话就像被踩中尾巴的猫,浑身长刺,变得尖酸又刻薄,不惜以羞辱进行打压,让她摆脱这个念头。

严笑将绷带一圈圈缠在乐殷南伤口上,系了个漂亮的蝴蝶结。

她听到乐殷南的问话,手指忍不住加大了力道。

在乐殷南吃痛的闷哼中,严笑后知后觉绷带又被她捏出一圈血。

——伤口裂开了。

严笑盯着伤口,觉得胸腔有一大片蝴蝶翩翩起舞。

“抱歉。”

严笑难得道歉,连忙换了一只手。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乐殷南不依不饶。

严笑轻轻捏了捏乐殷南的手腕——力道不大,不会伤及经脉,但这就足以再让乐殷南再起一身冷汗了。

严笑冷着脸:“闭嘴,再问你就自己包扎。”

乐殷南:“……”

严笑一言不发地擦着药膏。

两人的手指其实都不算细腻。

乐殷南指腹有常年训练的茧,而严笑手心也有一小截短短的伤疤。

这时当年救“母亲”留下的伤痕。

那段记忆是空白的。

她听到熟悉的声音在喊“救命”。

回过神来,她浑身都溅了那群畜生的血,那个被她称作“母亲”的女人躺在浑浊中,眼睛有些空洞,看到严笑来了,竟然还笑了下。

这个笑深深刺痛了严笑的眼睛。

就和过于用力,嵌在她手心的碎石块一样。

“好孩子。”女人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声音虚弱,“杀了我吧。”

严笑知道女人活不长了。

女人本身就有顽疾,近些年每况日下,凌晨回家有好几次都咳血昏迷,还是严笑把她扶到床上休息的。

如今又遭了这么一劫,伤势这么重,即便活下来也是等死。

——“救我。”

——“杀了我。”

严笑不明白,明明是同一个人,为什么会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发出两条截然相反的恳求。

为什么她们总能心安理得向别人提出如此过分的要求。

“那你呢?”

严笑手上一圈圈缠着绷带,心里却有些分心。

最后她的目光不偏不倚落在乐殷南锁骨上的刺青上,忍不住用视线描摹着上面的荆棘。

乐殷南闻言,稍微侧了侧头,漆黑的瞳孔将她完完全全包裹在其中:“什么?”

严笑喉咙一动,嗓子发干。

她忍不住问:“你呢?我好像还没问你,你在老金手里的代号是什么?”

乐殷南望着她,扯了扯嘴角:“你害怕我会同十七……阿九那样,也死了吗?”

严笑指腹从她手心浅浅滑过,在放下乐殷南手腕前捏了捏她的手指,声音笃定:“你是我的奴隶,你不会死的。”

“既然如此——”乐殷南懒得和严笑争辩其中的措辞。

她别过头,闭上眼睛,笑意很轻,带着一丝倦意:“我叫什么……这些都不重要了。”

严笑心头被刺了一下。

s级alpha的恢复能力超出严笑的想象。

她原本以为乐殷南即便不会残废,至少也会落下一些病根,但她的伤口却肉眼可见地好转。

严笑留在檀香阁的时间不多。

谈判三方都没放过她,因为在商讨细则的第一天三方就因为互不妥协差点又酿出血案,最终还是请了严笑出面控场,从中斡旋。

严笑十分心累。

谈判是场漫长的拉锯战,而就在这段时间,乐殷南凭借惊人的恢复能力在短短一周后已经可以扶着床缓步复健。

这点让严笑大为惊讶,甚至一度起了歹念想把乐殷南解刨看看s级alpha到底是什么构造。

日子在紧张中过得飞快。

某天傍晚,严笑刚从谈判毫无进展的原督抚府中离开,便得知黎之杏终于安顿好了西南方,即将抵达江北。

“太好了,南军终于有个能拍板的人了。”对此严笑只是懒懒打着哈欠,拖沓着脚步推开房间的门。

黎之杏一直在后方安置转运的omega,江北虽说全权交给方茁负责,但朝廷和共治军并不相信方茁的话语权,所以谈判一直没有进展。

而黎之杏的出现无疑久旱逢甘露,严笑终于可以放心大胆地准备自己北上京城的寻香之旅。

“你在做什么?”

严笑难得心情大好,却在推门的瞬间愣住了。

乐殷南已经恢复了小半,虽然还不能跑跳,但走路拿些轻物品已经没有问题了。

而如今,乐殷南穿着一身青黑色的纺绸长衫,袖口微微卷起,站在镜子前拿着剪刀,反向对准自己。

“你疯了?!”严笑又惊又惧,她连忙夺过乐殷南手里的剪刀,“你想做什么?!”

乐殷南无奈扶额:“我没想自杀,你把剪刀还给我。”

严笑盯着她,压下心中骇然,强作镇定:“做梦。”

乐殷南叹了口气:“真的,我只是按你的要求剪发乔装罢了。”

她拢了拢头发:“刚剪了一点,你看。”

严笑这才注意到地上的发丝……以及乐殷南脑后被狗啃一样的头发。

“……你剪得真丑。”她松了口气,毫不留情地吐槽。

乐殷南没忍住翻了个白眼:“我手还没好,而且一个人总归有些不方便。”

“为什么不叫阿萱她们帮忙?”

“这点小事,便不劳烦旁人了。”

乐殷南语气淡然。

严笑听出了她的弦外之音。

她终究还是个骄傲的alpha,之前还是乐小将军的时候便不喜欢把日常用度假手于人,想必此时也很难接受让人看见自己的无能。

“把剪刀给我。”乐殷南别扭地说道。

严笑抬了抬眉毛,玩心大起,剪刀在递出去时突然倒了个个:“我来吧。”

乐殷南声音更加冷酷:“不用。”

严笑恶作剧般走到她身后,扶着乐殷南的肩膀,看着镜中人脸色铁青,在乐殷南耳边吹气:“有什么关系嘛,反正你什么样我没见到过?”

“严笑!”乐殷南呵斥。

一圈淡淡的信息素横扫开来。

严笑浑身一凛,感到轻微的压迫。

她下巴搁在乐殷南肩上:“呀,还学会用信息素威胁人了。”

严笑比划了一下,毫不在意地嘲讽:“那也改变不了你现在剪得奇丑无比的事实。”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通天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1-08-20 23:52:09

读者“通天”,灌溉营养液+122021-08-19 21:23:55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