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她的信息素有毒 > 第44章 46 傲慢

第44章 46 傲慢


严笑其实没什么胃口。

她不明白明明都在船上了, 餐食连条新鲜的鲫鱼都没有,只有咸得发齁的咸鱼。剩下的肉类无非就是鸡和肉,炖得跟干柴有一拼, 很难说它们和法棍哪个更难嚼。

环境也很糟糕。

吃完的餐桌被人霸占成了牌桌,麻雀牌咕噜噜的声音不绝于耳,甚至还有人围观赌牌。

烟雾缭绕, 好不热闹。

严笑本就体弱, 又有些晕船, 否则也不可能因着那阵晃动就倒在乐殷南怀里——她说什么也不可能倒在乐殷南怀里!

好像她对乐殷南投怀送抱一样!

一想到这儿, 严笑更没胃口了。

她胡乱吃了点东西, 勉强填饱了肚子,迅速离开了喧闹的餐厅。

船舱外此刻已然一片莺歌燕舞。

下午起了风, 头顶上一直积攒着一团厚重的云, 但雨迟迟不见下, 临到傍晚却出了太阳, 舔舐着金边,好似一团炭烤只剩银灰的火烧云。

于是在江面上讨生活的人也都陆续出动。

轮船稳速前进, 周边逐渐聚集了许多花船。夜色越沉, 江面上的星光也越是吵闹。

呕哑嘲哳的,吃茶喝酒的,迎来送往的,井然有序, 灯火云集,浩如星海。

严笑原本只打算在甲板上吹风, 但临到夜晚,轮船船速越是减慢,周边花船愈发多了起来, 脂粉气也越来越重,颇有种回到花楼街的感觉,严笑不悦皱了皱眉,转身返回船舱。

她刚好碰到出来打水的乐殷南,严笑诧异看着她的房号——203,又看了看自己的205,心道不会这么巧吧,却听乐殷南提前抢了话:“没想到我们舱房就在隔壁。”

之前怎么没见到?

严笑后悔没带阿萱出门,起码这时候还能换个船舱。

她现在一点也不想见到乐殷南!

“嗯。好巧。”她冷着脸,点点头,脱口而出,“船上隔音不好,你晚上安静点,不要吵到我。”

乐殷南眉头拧成“川”字型。

她盯了严笑好一会儿,才说道:“我晚上睡觉安不安静你不知道吗?”

她们都同床共枕过那么多次了,到底是哪次给严笑留下了她睡觉吵闹的印象?!

“你晚上最好把你那张嘴巴封上,省得说梦话。”严笑义正言辞地说。

乐殷南:……?

她很爱说梦话吗?

她怎么不知道?

“母亲,救我。父亲,看看我。”

严笑声音冷淡地吐出一个又一个词组,乐殷南起初一愣,随即耳尖爆红,她连忙打断:“够了够了别说了,我知道了。”

乐殷南心中惊恐,自己真的什么都往外说吗?

她之前不会泄露了督抚府的机密吧?

如果这是真的话以后出门在外真的不能睡觉了!

她这就回去拿胶带把嘴巴缠上!!!

乐殷南丝毫没有怀疑严笑只是随口捏造的恶作剧。

——事实上除了那句一闪而过的微弱的“救我”,乐殷南几乎没有说过梦话。

她更多只是眉头紧皱,仿佛随时会被人陷害似的,连梦里都是那副阴郁深沉的模样。

不熟的让人看了倒胃口。

熟悉了却让人看着有些心疼。

其实真正喜欢说梦话叫“母亲”的是严笑。

但乐殷南每次都被梦魇缠绕,严笑的信息素又能给她极大的安定作用,自然很难听见严笑微弱的呼喊。

“知道就好。”

严笑冷淡点头,径直回房,躺在床上心情大好。

一更过后,在外面玩的人开始陆陆续续回到船舱。

二更过后,五魁八马的声音已经弱了许多。

三更过后,一道惊雷从天而降,狂风骤起,暴雨倾盆。

积蓄了整整一天的暴雨终于在深夜倾巢而出。

素来平静的江面变得起伏不定,汽鸣和马达声被呼啸的江水吞没,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里,恐惧被无限放大,只有呜咽的风声猛烈撞击钢铁的嘶吼在空旷里无限盘旋。

严笑从噩梦中惊醒,在黑暗的床头愣了许久,才后知后觉地头晕,想吐。

她把床头电灯打开。

透气的小方窗被锁死了,暴雨如战鼓砰砰砰吹来,似乎随时都会把玻璃垂碎。

她彻底睡不着了。

舱房像个摇摇欲坠的避风港,夜晚的江面奇冷无比,严笑披了件坎肩还觉得冷。

她跟着摇晃的江面惊魂起伏。

就在这反复拉扯的时候,严笑突然听见短促的,高频的,微弱的……猫叫?

这的确是猫叫。

s级omega的敏锐五感让她迅速确定了来源并定位好方向。

反正睡不着,严笑索性披了件外套出门看看。

然后她就在门口遇见了正提灯关门的乐殷南。

“……”

一阵沉默后,乐殷南率先开口:“晚上好。”

能在半夜三更同时出门也算缘分。

严笑矜持点头:“晚上好。”

又是一阵沉默。

乐殷南问:“你也听到了猫叫?”

严笑点头:“是。”

“一起?”她提着灯,昏黄的灯光将她的面孔照得忽明忽暗。

乐殷南看起来很精神,只是眼圈底下有层睡眠不足的浅青。

相反严笑就显得没精打采得多,嘴唇都是泛白的。

“也行。”严笑回道。

两人的脚步声淹没在雨幕中。

乐殷南身上的咖啡香味直勾勾地往严笑鼻腔里钻,严笑忍不住怀疑是因为下午闻多了乐殷南身上的咖啡味——所以她才大半夜精神抖擞根本睡不着。

“咖啡香是不会让人失眠的。”乐殷南客观评价,“除非你大晚上喝了咖啡。”

严笑没想到自己竟然把内心想法说了出来。

她沉默了一瞬,还没开口,又被乐殷南抢了话头。

“或者喝了浓茶。”

严笑:“……你很闲?”

“我在试图缓和气氛。”乐殷南有礼有节,“而且是你先挑起的话题。”

“我自认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而且,也没必要把关系闹得这么僵。”她语气听起来似乎颇为无奈,“你看上去似乎很不待见我,到底为什么?”

真是见了鬼。

严笑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她如果知道就不会对乐殷南如此避而不及了。

理亏的人总是会丧失先机。

严笑自诩从来未曾要过脸面,但却头一遭觉得自己面对乐殷南是理亏的。

“你为什么这么晚还没睡?”

话题已经挑起,再冷下去未免太尴尬来些。

先前那个不知道该如何作答,严笑干脆重开了个话题。

乐殷南像是被按下某个开关,危险地看着她:“说起这个,你骗我。”

严笑:?

乐殷南:“我回房后思来想去是否曾有说梦话的习惯,后来我意识到无论是十七还是军营里的伙伴都未曾告知我这个陋习。更何况——”

她语气微妙一顿:“我母亲生我时便难产去世了。我甚至都未曾见过我母亲的模样,更遑论梦中向她寻求帮助。”

严笑眨了眨眼。

她好像胡诌时确实随口提了一嘴“母亲救我”之类的屁话。

“所以我得出结论,你在骗我。”乐殷南总结道。

严笑觉得自己总归是不要脸的。

至少面对乐殷南这种质问时,严笑毫无戏弄人的自觉,反而发出疑惑:“这就是你大半夜不睡觉的原因?”

“这很重要。”

“我就随口一说。”

“……”

这天彻底聊死了。

还好她们已经走到走廊尽头。

外面瓢泼大雨,猫声呼救愈发明显。

“在甲板后面。”严笑眼疾手快地指道,“得想办法过去。”

她打量了一下距离,正准备冒雨把猫抱回来时,却被乐殷南往回一拉:“我来吧。”

严笑被拉得猝不及防。

乐殷南准备离开,却发现自己被严笑拽住。

严笑瞪了她一眼,义正言辞:“不用。”

她强调:“我一个人可以。”

说罢就不管不顾地闯入暴雨。

乐殷南没办法,只能提了灯匆匆跟上去。

猫叫声很微弱,货箱很多,如果不是乐殷南提了盏灯,严笑恐怕得慢腾腾排查很久。

她们在货箱的夹缝里发现一只瑟瑟发抖的黑猫。

两人一前一后把三花带回船舱。

严笑自然而然地想把猫带回自己舱房。

两人浑身都湿透了,呼吸间只剩寒气。

乐殷南提议:“要不猫先放我这里,你先去换身衣服?”

严笑犹豫片刻,还是同意了乐殷南的建议。

乐殷南把猫带回自己的舱房,快速给自己换了身干衣服,又把猫浑身擦干,发现它后腿受伤了,难怪夹在货舱里跑不出来。

她简单处理了下伤口,等严笑换好衣服,敲响了隔壁的舱门:“它受伤了,你有药吗?”

严笑从随身医药箱里取出药物包扎了伤口。

她熟练地倒了点水和干面包,黑猫很快发出咕噜声,躺在严笑的怀里睡着了。

严笑的短发似乎稍长了一些。

卷发垂到脖颈,浸了水,梳到耳后,露出光洁的额头,灯光细细镀上她的鼻尖,乐殷南甚至能看到她鼻尖细小的绒毛。

乐殷南觉得自己被电了一下。

她连忙收回视线,随口问道:“你喜欢猫?”

严笑想了想,还是说:“我小时候家里就有一只猫,红鹤经常不回家,就捡了这只猫给我作伴。比如这种雷雨天,我就经常抱着猫睡觉。再后来我入狱,出来后就找不到它了。”

乐殷南迟疑地问:“你害怕雷雨天?”

严笑被刺了一下,漆黑的眼睛看着她,就和怀里的黑猫一样敏感又孤冷。

“没有。”她矢口否认。

说完,严笑忍不住连打三个喷嚏。

乐殷南盯了她很久,叹了口气:“严笑,偶尔示弱也没有关系的。”

“就像找猫,随便一个人就可以,没必要弄得自己……如此狼狈。”

乐殷南发现刚认识严笑时她还会像花楼街里的omega那样刻意示弱,博取同情。

但越是熟悉,严笑越不会“刻意流露”。

而且在她分化成omega之后,对旁人或许还会示弱,但在乐殷南面前,她永远是强势且不容置疑的。

“你一个alpha,没有资格规劝我。”

严笑冷冷下了逐客令。

“你可以出去了。”

alpha生来就理所当然地占据主导地位。

即便示弱一万次,她在旁人眼里仍然强大,独立,不好招惹。

但omega只要一着不慎,便会满盘皆输。

“任何一个alpha规劝omega示弱,都是属于alpha的无知傲慢。”

严笑曾被人如此教导过。

她对此深信不疑。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通天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1-08-24 21:54:31

读者“heart”,灌溉营养液+642021-08-25 21:21:18

读者“”,灌溉营养液+92021-08-26 11:57:37

读者“常笙”,灌溉营养液+202021-08-25 21:43:15

读者“heart”,灌溉营养液+642021-08-25 21:21:18

江流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1-08-25 23:27:06

江流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1-08-25 23:27:00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