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臣领旨 > 第108章 第108章 刘诗蕊

第108章 第108章 刘诗蕊


第108章刘诗蕊

下了早朝, 宋卿源往明和殿去,鸿胪寺卿邵德水在明和殿外求见。

“老师有事?”宋卿源是没想到他会第一个来。

老师已到了颐养天年的年纪,是因为朝中无人, 才被他请回的的朝中。

邵德水在明和殿外求见, 旁的朝臣都会自觉侯在邵德水之后,以示尊重, 所以早朝后宋卿源第一个见的人便是邵德水。

“会盟之事,老臣已简要列明, 来请陛下过目。”邵德水上前,双手呈上册子。

宋卿源意外。

会盟出行之事,昨日才定下来告诉老师, 今日早朝后便已经简明列出,是昨晚很晚才休息。

老师年事已高,宋卿源接过,觉得手中有些沉甸甸的。

宋卿源一面过目, 邵德水一面道, “此番会盟,临近诸国各有所求。老臣是认为, 南顺在其中求稳即可。临近诸国里,大都相互制衡, 要谋求的利益更多, 届时少不了博弈,但南顺此次, 只重申滨州八城之事为上策。滨州八城只涉及南顺和东陵的利益,旁人有求于我南顺,势必在滨州八城之事上附庸……”

邵德水在鸿胪寺多年,素来稳妥。

宋卿源听完, 一面继续看着册子,一面颔首道,“老师的意思,朕明白了,容朕斟酌。”

邵德水拱手。

宋卿源又道,“老师若是没有旁的事,朕想后日离京,早些去滨江八城。”

邵德水颔首,“老臣可伴驾同行。”

宋卿源点头,“那今日老师将鸿胪寺内的事情交待鸿胪寺少卿一声,明日休沐一日,不必早朝,后日同朕一道离京。”

“是。”邵德水应声。

“小田子。”宋卿源又唤了声。

“陛下。”小田子入内。

“让钟宇谭来见朕。”宋卿源吩咐一声,又同小田子道,“还有,让人替朕送老师一程。”

“是,陛下。”小田子朝邵德水拱手,“邵大人,请随奴家来。”

钟宇谭是现任禁军统领,此行无论是往滨江八城也好,还是朔城会盟也好,都需要禁军随行。

昨日宋卿源已经点过钟宇谭,让他尽早做准备,眼下,让他早作安排……

等钟宇谭的间隙,又有内侍官来了明和殿中。

是他寝殿的内侍官。

宋卿源看他,“怎么了?”

在他寝殿司职的内侍官一般不会来明和殿,除非是他跟前行走的大监,小田子几人。

内侍官躬身道,“陛下,许小姐说想念岑夫人了,想先回陋室一趟,等今日晚些再回宫。”

宋卿源指尖握笔,微微顿了顿。

前一句无妨,听到后一句“晚些再回宫”的时候,心中莫名舒坦。

遂问,“大监呢?”

内侍官应道,“大监同许小姐一道出宫去了。”

“好。”有大监在,他没什么好担心的。这两日朝中事多,后日又要离京去滨城,他原本是想下午空出来同她一处的,但她回陋室见岑夫人去了……

正好内侍官拱手,准备推出去。

宋卿源又出声,“等等。”

内侍官连忙转身,回了御前。

宋卿源吩咐道,“你去趟陋室,同许娇说一声,朕今日忙完去陋室一趟。”

“是。”内侍官应声出了明和殿中。

宋卿源目光落在桌案上的那株仙人掌上,温和笑了笑。

他明日就要离京了,回来差不多就是大婚了,于情于理,他也应当抽时间去岑女士,也就是自己岳母面前见个面,打声招呼,才算尊重……

宋卿源唤了声,“小田子。”

小田子入内。

宋卿源嘱咐道,“所有的安排到未时为止,朕稍后有事我出。”

小田子会意。

大监安排了宫中的马车送许骄回陋室,陋室在京郊,要穿过京中集市。

“大监,在东市时等一等,我给岑女士带些栗子糕回去,岑女士喜欢~”许娇叮嘱一声。

“好,奴家省得了。”大监应声。

马车便往东市去。

京中原本也安稳,跟去的侍卫不多,就连大监也换了便服,如邻家老叟一般,只是没有胡须……

买栗子糕的时候,许娇又朝店家道,“我还要一些荷叶糕。”

大监喜欢荷叶糕。

“相爷还记得~”大监暖昕。

许娇笑道,“当然记得了~大监喜欢荷叶糕,还喜欢桂花酒。”

大监“啧啧”两声表示赞同。

许娇道,“抱抱龙不在东宫的时候,我夜里饿了就去找大监,大监有两回偷偷带我去东市吃独食,我见大监吃了两回荷叶糕,还偷偷喝了桂花酒……”

“咳咳咳……”大监轻咳两声,“相爷还记得……”

大监拎过店家递来的栗子糕和荷叶糕,问了声,“上马车吗?”

许娇道,“前面是千层酥,给抱抱龙带些千层酥回去。”

大监当即笑了笑起来,“哟,陛下喜欢。”

就在不远处,两人没有上马车,而是踱步过去。侍卫也远远跟着,没有近前。

临到千层酥铺子前,听身后有人唤她,“许娇?”

应当不确定是不是她,语气中带了疑惑。

许娇转身,见是那天来陋室的衣香鬓影之一,但许娇怎么都记不起来……

许娇轻轻皱了皱眉头,大监会意上前,在她伸手悄声道,“是刘国公的嫡亲孙女,名唤刘思淼。”

许娇当即笑了笑,“思淼~”

她能应付官场,应付这些京中贵女自然也容易。

只是许骄刚唤完,大监又悄声补充道,“她早前心悦相爷……”

许娇当街石化:“……”

她方才还这么热情同人家招呼……

“我怎么不知道?”许娇唏嘘。

大监叹道,“相爷你一心都扑在朝事上,两耳不闻窗外事,连陛下您都不怎么上心,哪里会上心这些事?但凡相爷在的,女眷又能出席的场合,刘小姐近乎都在。刘小姐仰慕相爷,但相爷这不一心都在朝中嘛,也凉了人家的心,后来相爷过世,刘小姐还伤怀了好一阵子。这不,前不久,刘小姐的亲事才定下……”

言辞间,刘思淼也行至跟前。

刘思淼没想到对方还记得自己,许娇的浅笑嫣然里,既礼貌又亲和,还顶着一张同许相很像的脸,刘思淼略微怔了怔,遂也笑道,“真的是你,我方才还以为看错了……”

许娇大方道,“正好在这里买千层酥。”

许娇言罢,刘思淼才看到许娇身侧的大监,刘思淼连忙行礼,“大监。”

大监拱手,“陛下让奴家陪同许小姐。”

大监说完,刘思淼便心底澄澈,大监是御前行走的人,伺候的是天子,如今跟着许娇,足见许娇在天子心中的位置。

多半,也应当是许相的缘故。

刘思淼叹道,“许娇,你同相爷真有些挂像。”

许娇莞尔,“我哥嘛,娘也说我像他。”

大监心中轻叹,应得无懈可击。

刘思淼也跟着点头,“那有时间多走动。”

“好啊。”许娇应声。

刘思淼朝许娇颔首致意,又大监福了福身,这才转身离开。

许娇刚准备移目,又见不远处,有人朝刘思淼唤了声,“姐姐!”

刘思淼多温婉,声音里也都是温和,“你去哪里了?”

刘诗蕊应声,“去看书了呀~”

刘思淼叹道,“小心看书看傻了。”

刘诗蕊笑道,“才不会!机灵着呢!我今日发现了一本讲算数的书,妙着!”

刘思淼打趣,“赶快把你的书收起来,免得去梁城的时候,让你外祖母担心。”

“嗯嗯~”刘诗蕊点头。

许娇原本也在等千层酥,便不由多看了一眼,许是见对方得了一本算数书,说了一声妙着的缘故,她有些好奇。

大监会意,“那也是国公爷的嫡孙女,名唤刘诗蕊。刘思淼的母亲是原配,刘诗蕊是填房的女儿,但后来的夫人待刘思淼亲厚,所以姐妹两人关系融洽。”

在许娇的印象里,宅斗文看多了,这样的关系少见……

大监又道,“说来也巧,刘诗蕊的外祖父曾是早前的工部侍郎潘蕴潘老大人,退养后,一直在梁城。”

难怪方才说要去梁城见她外祖母。

正好店家将千层酥递给她,许娇接过,笑了笑,“走吧,大监。”

等回家中,许娇郑重其事将圣旨塞入岑女士怀中,\"岑女士,给你看!\"

岑女士狐疑接过,一面碾开圣旨,一面打量着她

许娇在案几对面托腮,笑盈盈看她。

梁城?巡察使……

岑女士的目光落在圣旨上,久久未曾挪开,如何许娇想的那样,眼眶倏然便红了,又深吸一口气,一手握着圣旨,一手捂住鼻尖,能听到轻微的哽咽声……

爹当年就是梁城的巡察使,娘亲当然记得。

岑女士一面看着她,一面看着圣旨,喉间哽咽,似有些说不出话来……

许娇轻声道,“娘!我梁城的巡察使了,我能去梁城,替爹做完他没做完的事情了……”

岑女士如何不知晓?

岑女士双目朦胧看着她,从早前的哽咽到泣不成声。

许娇连忙起身,伸手替岑女士擦了擦眼角,温声道,“岑女士,爹若是在天有灵看到了,一定会为我骄傲,子承衣钵,女儿也可以呀……”

许娇轻声道,“我替爹去巡察完梁城,看完梁城安好再离开,好不好?”

岑女士泪如雨下,出不了声,就拼命点头。

许娇这才上前,从身后搂住她脖子,“娘,八月是爹的忌日,我们六七月完成巡察,就去梁城祭拜他,同他说,我要成亲啦,让他放心。”

岑女士轻嗯。

许娇也不再说话了,只是脸贴着脸,从身后挂在岑女士脖子上。

……

许久,岑女士方才的情绪才过去。

但眼底还是略微有些红,鼻尖也如此。

许娇撒娇道,“岑女士,我是女官了~”

岑女士叹道,“陛下什么都依着你的性子,跟着你胡闹!”

许娇赶紧坐直了身子,一本正经道,“抱抱龙才不是胡闹,他是真的想在朝中设置女官了,不是单纯文书类的女官,是真正的女官,真正有才能,可以出入朝堂的女官……”

岑女士想到自己的女儿,不由唇畔微微勾了勾。

岑女士的反应让许娇备受鼓舞,许骄继续道,“娘,你想啊,日后有女官多好,就不用像我一样女扮男装了,一样可以出入朝堂,一样可以为百姓谋福祉。”

岑女士莞尔,“女官可以做什么?”

许娇笑道,“女官可以做的很多啊,女官可以做地方官,因为天生的亲和力,会让百姓感到亲切;如有所长,还可以入户部,工部,刑部,甚至兵部……而且,还可以自立自强,封侯拜相。”

仿若说的自己。

岑女士笑了笑,而后道,“你是在东宫做伴读,所以念了很多书,增长了很多见闻,陛下也信赖你,若是换了旁人,哪能这么容易?”

许娇颔首,“所以才需要能有一处地方,可以求学,可以接触到政史经纶,可以丰富学识,增长见识,提前参与到朝政议论中来。”

岑女士又道,“但即便入仕,女子也会成亲生子……”

许娇道,“遇到情投意合的,当然可以成亲生子,女子也可以有产假,即便会暂时告别朝中,也能选择是否回来。”

许娇笑道,“娘,我觉得眼下很好,在做自己喜欢的事,又不仅在做自己喜欢的事,也在日后更多的许娇做力所能及的事。”

岑女士看着她,憧憬时,眸间似有夜空星辰,眼中亦有光亮。

“你高兴,娘就高兴了。”岑女士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苑外,正好宫中的内侍官前来,同大监在苑中说了两句,而后大监便入内,“夫人,相爷,陛下说他后日要离京,走之前要看看夫人。”

岑女士和许娇都有些意外,但很快,岑女士笑起来,“我去做几个菜。”

许娇仿佛也反应过来,“娘,他不喜欢吃鱼。”

大监连忙道,“眼下喜欢了。”

许娇:“……”

黄昏前后,宋卿源真的乘马车到了陋室。

岑女士做了一桌子的菜,许娇如临大敌,这是头一回三人在一处吃饭。

宋卿源吃饭的时候不怎么说话,许娇怕冷场,就一直在给宋卿源和岑女士夹菜。

一面夹菜,一面找话说。

忙坏了许娇。

终于,临到一顿饭快结束,宋卿源才朝许娇道,“阿娇,我和娘在一处吃过饭。”

许娇:“……”

目光看向岑女士时,岑女士笑着颔首,“在西关的时候。”

所以,她方才是表演耍猴了是吗?

宋卿源低眉笑笑。

岑女士也道,“阿娇,陛下难得来一趟,你陪陛下去湖边走走吧,我做些糖水,等回来可以用。”

“哦。”反正许娇刚才也窘迫到不行,正好牵起宋卿源的手逃离现场。

……

六月里,夜风都带着暖意。

两人绕着苑中的湖泊散步,湖泊很大,走完一圈至少得一个时辰。

两人并肩踱步,许娇问起他朝中的事,他问起许娇今日做了什么,两人已经再熟悉不过,也分毫没有违和感。

许娇想起那年宋卿源生辰,就在湖边,他背着她,绕湖整整一圈,还有湖上的小船上,她攀着他,轻风细雨,随着小船摇曳……

许娇出神时,宋卿源正好驻足,“上来,我背你。”

她不知道宋卿源是不是也想起了那个时候……

许娇轻声,“我娘在。”

宋卿源看她,“娘让我们来这里的。”

许娇语塞,听话趴在他背上。

她是很喜欢他背她,他也一直记得。

这次,许娇靠在他背上,没有说话,他也没有说话,先前两人就绕湖小半圈,眼下,又静静得绕了大半个湖。

夜风静谧,舒心惬意。

她有些舍不得他。

“你晚些……还回宫吗?”她终于开口问他,明日还要早朝,这里又离得远。

“你想我留下吗?”他温声。

许娇脸红,“想……”

宋卿源笑了笑,“那我留下。”

许娇溪中唏嘘。

宋卿源问,“不怕岑夫人说你?”

许娇叹道,“你是我男朋友啊,我们是恋爱关系……”

宋卿源纠正,“我们是夫妻。”

“……还没成亲。”

“成没成亲都是。”他介意。

许娇同他拌嘴劲儿的兴头又涌了上来,“没成亲可以分手啊,成了亲还可以和离~”

“许娇!”宋卿源终于恼意。

许娇连忙道,“不离不离~”

有人险些要龙颜大怒了。

许娇笑道,“逗你的,生气了?”

宋卿源没有应声。

许娇咬他耳朵,“真生气了?”

“没有。”

“那你在想什么?”许娇寻根究底。

宋卿源道,“在想,你唱歌怎么那么难听?”

许娇:“……”

许娇想起那句小小鸟……

许娇解释,“那时破音了。”

他笑,“嗯,五音不全。”

“谁说的?”

宋卿源还是忍不住笑。

许娇看了看他,轻声哼道。

—— 喜欢你,给我你的外衣,让我像躲在你身体里;喜欢你,借我你的梳子,让我用柔软头发吻你;喜欢你,那微笑的眼睛,连日落也看作唇印……

—— 我喜欢这样跟着你,随便你带我到哪里。你的脸,慢慢贴近,明天也慢慢地慢慢清晰。

—— 我喜欢你爱我的心,轻触我每根手指感应。我知道,它在诉说着你承诺言语。

……

“五音全吗?”她蹭他。

他回神,“你脑子里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但其实,他喜欢到不行。

回了厨房,果真见岑女士在熬糖水,许娇支吾道,“那个,娘……抱抱龙刚才扭到脚了,晚些再看看,好了就走,没好,可能要明晨再走……”

她不尴尬,就都不尴尬。

岑女士看了看她,没有戳穿,“把莲子羹端去吧。”

“哦,好~”许娇巴不得撒腿就跑。

岑女士看了看她,摇头,女儿大了……

“岑女士给你的莲子羹。”回了屋中,许娇放下。

宋卿源一面喝,一面皱眉。

许娇诧异,“不好喝吗?”

许娇也尝了一口,很好喝啊……

宋卿源笑道,“我是想在,明明是岑夫人的女儿,怎么做的东西差这么远?”

许娇:“……”

宋卿源舒坦了。

许娇用手盖着他的碗,不让他继续喝了,他看她,许娇道,“这叫术业有专攻,你让我娘去做巡察使呀!”

宋卿源:“……”

宋卿源好气好笑,正好岑小清来了屋中。

岑小清熟悉宋卿源,他身上又有许小骄和许小猫的味道,岑小清上前蹭他。

难得今日不用看奏折,宋卿源摸了摸岑小清的下巴,岑小清舒服仰首。

“恃宠生娇。”他轻声笑道。

许娇险些噎道。

……

夜里,许娇去沐浴洗漱,宋卿源同岑女士进行了亲切友好的女婿与丈母娘交谈,回屋的时候,许娇正好出来。

宋卿源替她擦头,她乖乖听话。

等擦完,他抱她上了床榻,“睡觉。”

许娇睁大眼睛看他,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他吻了吻她唇角,“丈母娘这里,要留好印象。”

许骄戳破:“你早就没有好印象了。”

宋卿源:“……”

宋卿源将她揉在怀中,“吵死了,睡了。”

许娇笑不可抑。

……

翌日,宋卿源很早就醒,许娇还似懒猫窝在被子里,他亲了亲她脸颊,“朕走了,晚些早朝。”

“嗯。”许娇睁眼失败。

宋卿源还要回宫更衣,没做耽误,到苑中的时候,又见岑女士。

晨间从许娇房中出来就见岑女士,多少有些尴尬,“娘。”

岑女士笑了笑,上前将手中食盒给他,“晨间太早,路上吃。”

宋卿源意外,大监上前接过。

“多谢娘。”宋卿源微怔。

“走吧,怕迟了。”岑女士笑了笑。

宋卿源颔首应好,临上马车,宋卿源还有些出神。

“陛下?”大监见他出神。

宋卿源低声道,“没什么,就是,忽然想起母后了……”

大监随着笑了笑。

宋卿源又道,“朕先回去了,大监,你陪许娇晚些回宫。”

“是。”

等许娇醒来,天色都已大亮。

葡萄惯来是八卦中心,许娇一面喝粥,葡萄一面悄声道,“夫人今晨特意给陛下拿了早餐……”

“噗……”许娇口中的粥呛到。

“怎么了?”岑女士刚好入内。

许娇连忙擦嘴,“没事没事。”

就是有些惊悚……

岑女士方才其实听到,“陛下这一趟太早,回去未必能赶得上吃东西。”

“嗯嗯。”许娇点头。

等岑女士说完,许娇又道,“娘,我晚些要入宫一趟,陛下明日离京,还有些事情要商议。”

许娇补了句,“我明日晌午就回来。”

岑女士看她,温声道,“阿娇,你日后总要留在宫中的,也不能时时都在娘这里。”

许娇叹道,“怎么会?我想回来看娘的时候,就回来看娘呀~”

岑女士叹道,“娘家是时时都能回的?”

许娇娇嗔,“抱抱龙又不会说什么,是不是大监?”

还叫了大监佐证。

大监笑容可掬,“是是是,陛下都听相爷的。”

岑女士头疼。

……

晌午过后,许娇同大监一道离开。

许娇后两日也要离京了,朱昀的忌日,傅乔带了小蚕豆去寺中,不一定能赶回来,许娇想,走之前可能见不到傅乔和小蚕豆了。

马车慢慢往宫中去,许娇昨晚睡得早,今晨起得晚,不怎么困,一直看着马车外。

忽得,似是想起什么一般,唤了声,“大监,停车。”

马车停下,大监问,“相爷,怎么了?”

“刚才路过路遥书局了,我前两日让掌柜帮我找了本书,应当到了。”

明日不一定有时间,眼下又刚好路过,许娇下了马车,同大监一道去。

行至书局门口,正好听书局掌柜在叹气,“二小姐,这书真的是被人订了,约了这两日就来取,不是我不想给您,是早前的老主顾了。”

刘诗蕊笑道,“那你告诉我是谁,我同他换,他要是不想换,我问问可不可以先借我两日,两日,只要两日就好。我马上就要离京了,再回来都不知什么时候了,我就等着这书续命呢~”

作者有话要说:  相爷的徒弟来啦~

——————

歌词那段是多出来的,没收费,别担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