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病娇皇子赖上门 > 第85章 垂死病中惊坐起

第85章 垂死病中惊坐起


  薛贵妃迟迟没等到废后旨意,急了!
  她下了这么大的赌注,不惜伤害自己的身体,皇帝的怒火也是真实的。没道理这么长时间过去,一点动静都没有。
  难不成……又像过去无数次那样,皇帝只是嘴上喊着废后,实际上还是下不定决心?
  不行!
  不能再让皇帝继续欺骗她。
  这一次,无论如何也要做个了断,张皇后必须滚出未央宫。皇后位置是她的,她的。
  十几年前那个位置就该是她的。
  “派人去建章宫打探消息,多花点钱。必要的时候让人在陛下耳边吹吹风。”
  薛贵妃一口气说完,累得额头直冒冷汗。
  这一次下的本钱有点多,小产,身体虚弱不堪。
  毕竟不是年轻人,没有那么耐造。
  心腹太监领命而去。
  皇长子刘璞在寝殿外急急忙忙。
  母妃坐小月子,他身为一个成年男子不方便近前伺候。母妃也不让他靠近,说是污秽不吉。
  他站在门口喊道:“母妃,儿子该做什么?”
  “去建章宫,面见你父皇,在你父皇跟前哭诉。有多伤心就哭多伤心,只说心疼我,旁的什么都别说。半个字都不许提未央宫还有老三。记住了吗?”
  “儿子记住了。母妃这里……”
  “本宫身边有人伺候,轮不到你来操心。记住,这一回我们母子能不能心愿得偿,就指望着你这一搏。”
  “儿子明白,儿子这就去见父皇。”
  “若是你父皇不肯见你,你就跪在宫门外。只要你父皇一心软,剩下的事情便是水到渠成。”
  刘璞一一记住,然后急匆匆赶往建章宫。
  咦?
  气氛有些古怪,没有想象中的剑拔弩张,怒火震天,反而显得很平静。
  怎么会如此?
  他脑子一转动,没急着求见元康帝,而是找到熟人王少监打听消息。
  “怎么回事?我听说朝臣求见,全都被父皇驱赶出宫,废后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这会怎么没了动静?”
  王少监叹了一声,“殿下来迟一步。三殿下早来过了。”
  “他来了又如何。”刘璞冷哼一声,不是他看不起刘珩,就刘珩那分量根本不足为虑。
  一开始,刘珩养好身体回京,他还担心了好几天。
  后来发现父皇根本不在乎刘珩身体是好是坏,反而因为对方身体好转采取了打压手段,他立马就放心下来。
  刘珩空有嫡子身份,却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连做对手的资格都没有。
  王少监悄声说道:“殿下低估了三殿下,他找到了破局的办法。看陛下的态度,似乎废后一事有所松动。”
  “你说什么?”
  刘璞不敢置信。
  “到底怎么回事,你快告诉本殿下。刘珩他怎么可能破局?张家都没办法了,他哪来的办法。”
  “三殿下的办法还真是出其不意,殿下没想到也不意外。三殿下请旨赐婚,他要娶叶慈为妻。”
  “那个天煞孤星?”
  “正是!”
  刘璞瞪大了眼睛,仿佛听到了世间最不可思议的事情。
  “他竟然要娶天煞孤星为妻?”
  怎么可能?刘珩怎么想得出来?
  “父皇就因为他要娶天煞孤星,于是改变了心意?”
  “就是这么一回事?”
  刘璞脸色变了又变,青了白,白了紫。
  “那我现在该怎么办?我和母妃怎么办?难道此事就没有挽回的余地?就没办法让父皇下定废后的决心吗?”
  “所以咱家说殿下来迟了一步。若是殿下早点来,只要比三殿下早半个时辰,废后的旨意恐怕已经到了内阁明发天下,那就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三殿下就算娶十个天煞孤星也无法挽回局面。”
  明发天下的旨意,没有收回的可能。又不是国家存亡之际,还能朝令夕改。
  只能说时也命也。
  王少监暗自叹息,运气啊!
  本来已经死定的局面,竟然让三殿下成功突围破局,简直是神来之笔。
  虽然娶了天煞孤星,坏了名声前程,总比丢掉性命强。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只要人还活着,就有无限可能。虽说最终翻盘的几率很低,但总比现在就被处死强多了。
  刘璞都懵了。
  敢情这事还怪他,怪他姗姗来迟。
  他哪里知道刘珩会突然发神经,竟然想到娶天煞孤星为妻,以此破局。
  他低估了对手。
  刘珩的确没资格做他的对手,但是却有实力和他打擂台。
  他气得心肝脾肺肾都在疼,疼得他干呕不止。
  王少监也是同情,叹息。
  安慰道:“殿下想开些,事已至此,想想怎么补救吧。”
  “还能怎么补救?张皇后依旧是皇后,他刘珩依旧是嫡出皇子。”
  “殿下应该这么想,三殿下娶了天煞孤星等于是自绝前程。你想想啊,那可是天煞孤星,岂能到陛下跟前碍眼,万一妨碍到陛下如何得了。自然是要远远打发了。”
  “王公公的意思是?”
  “借着这个机会,彻底将三殿下赶出皇宫,赶出京城。本朝可从未出现过藩王继承皇位的历史。三殿下去了封地就藩,殿下从此以后高枕无忧。就算后宫还有一位皇后娘娘,你就当是木头牌坊。”
  刘璞细细琢磨这番话。
  的确是这么个道理。
  “但,母妃提醒我,今儿什么都别提,只做孝顺。”
  “理应如此。殿下该去面圣。”
  “麻烦王公公替我通报一声。”
  “应该的。”
  ……
  元康帝不复一开始的愤怒。
  见到刘璞,他眼神慈爱。当刘璞哭诉薛贵妃身体沉重,他忧心如焚的时候,元康帝好生安慰了一通。
  “你先回去守着你母妃,此事朕自会给你们母子交代。”
  “母妃怕啊!父皇,母妃说她心里头怕得很。儿子从未见过母妃那般可怜无助。儿子只恨自己无能,不能保护母妃。”
  “说什么胡话。贵妃是朕的女人,朕会保护他。你告诉你母妃,叫她不要怕,朕会安排好一切。”
  刘璞哭着离开了建章宫。
  这个夜晚,京城无数人难以入眠,全都盯着位于城北的皇宫方向。
  刘珩破局的消息还没有大范围传出皇宫,众人忧心如焚。元康帝到底废不废后?
  无数窥探的目光在张家门外伺机而动。
  似乎,只等张家落难,就要冲上去咬一口。
  ……
  薛贵妃气得从床上坐起来,生动诠释了“垂死病中惊坐起”这句话的含义。
  她身体虚,太医嘱咐了要静养,不可激动。
  怕就怕流血不止,伤身还耽误事情。
  结果……
  她苦心谋划的大计,本以为万无一失的计划,竟然被三皇子殿下刘珩给破了。
  她岂能不气,差点就要气死了。
  她喘着气,质问道:“此事当真?刘珩真的要娶天煞孤星?”
  “儿子不敢欺瞒母妃。”
  这个时候也顾不得污秽与否,刘璞来到床前禀报打听到的消息,以及皇帝的态度。
  薛贵妃一口气没提上来,身体一软,直接倒下去。
  吓得满寝宫的宫人个个胆战心惊。
  又是灌药,又是扎针,好半天薛贵妃才喘匀了气息,再也不敢任性起床,害了身体。
  无论多着急,多上火,这会她都得老老实实躺在床上。
  苦啊!
  累啊!
  不甘心啊!
  这事换成任何人都不甘心。
  就差临门一脚,却被刘珩给破坏了。
  她咬牙切齿,“本宫早就说过老三阴狠,果不其然。他好大的胆子,竟然摆了本宫一道。可怜本宫未出生的孩子啊!”
  “母妃息怒!既然老三想要自绝前程,我们何不成全他,让他永远滚出皇宫滚出京城,永世不得翻身。他日,等儿子掌权,直接下旨赐死他,为母妃出这口恶气。”
  薛贵妃不哭了,心里头又开始活动起来。
  她眼珠子一转,“你说的没错,本宫只是暂且输了一局。不不不,只是打了个平手。刘珩还没有资格赢下这一局。人长大了,心眼就多,加上身体好转,小动作接连不断。不能再让老三继续留在宫里,是时候给他安排一个去处。”
  薛贵妃想通了,不争一时长短,她只做笑到最后的那个赢家。
  “暂且都忍着,先看看陛下怎么做。”
  ……
  次日,元康帝下了一道旨意,怒斥张皇后性格残暴,无容忍度量。心胸狭窄,手段残忍,不配母仪天下,更不配为天下表率。这等恶毒女人,就没资格坐在皇后的位置上。
  但,念在帝后夫妻多年的情分上,念在三皇子刘珩孝心可嘉的份上,念在家国大事不可轻易废立的规矩上,皇帝勉为其难开恩,不废皇后。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夺皇后金印,夺取权柄。
  从今以后,没有旨意,皇后不得走出未央宫一步。
  自此,后宫由薛贵妃统领。
  薛贵妃没有皇后名分,却有了皇后实权。
  元康帝又下了一道口谕,嘉奖皇长子刘璞,夸他仁孝,是皇子们的榜样。
  废后一事,就此揭过。
  这个反转,朝臣们都懵了。
  不过,没有废后,没有乱了嫡庶,很好,非常好。
  朝臣们所求的无非就是一个嫡庶名分。只要不废后,不引起朝堂动乱,后宫的事情皇帝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臣子们就不插手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